第1180章肤浅的女人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苏影今天感到极不顺心,眼看着好不容易刘家的公子叫自己了,没想到来陪的却是一个这样的年轻人,再看看现在面前的刘伟名的样子,鞋子很便宜,一百零头的价钱吧,身上穿的衣服也都是便宜货,那身行头,加起来也就一两百的样子,全身上下加起来也就几百元的情况,再看看刘伟名到了这里整个就是一个乡巴佬的情况时,苏影就有些气闷。
想到林琴仙挽着的是刘凡这个刘家的公子哥,自己却只能陪着刘伟名这样的一个老土帽时,苏影的心中老大不乐意,越想越不满,多少还带有着委屈,说起话来就有些犯冲。
本来刘伟名有些歉意的想法,在听到苏影这话气时,皱了一下眉头道:“他们去他们的你有事就忙你的吧,我再看看。”
说完这话,刘伟名不仅没有走开,反而过去坐了下来。
这时拍卖的是一个某女明星的签名写真,刘伟名知道,这里面肯定也有着一些不可告人的内容。
听着大家的出价,一下子就到了几万元时刘伟名心想,果然是只要会想,什么地方都能来钱。
苏影站在那里,本来以为自己一说话,刘伟名就会赶紧过去,没想到刘伟名却坐下来津津有味看了起来脸色就有了更多的变化。
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多少就有些尴尬。
“你也要拍卖?”刘伟名就问了一句。
苏影道:“你要看的话,你自己看吧,我先过去了。
刘伟名摆了摆手。
苏影心中就在想,刘凡他们一伙人去那里吹牛谈天都是一些京内有名的公子哥,假如自己陪着这个土老帽,搞不好就失去了机会,刘伟名这人不去算了,自己先过去才是,搞得好的话也话就能勾上一个公子哥,到那个时候,自己的发展就会走上快车道了。
看着苏影走了,刘伟名摇了摇头,都是些什么人啊!
又看了一阵,真正了解到了这里的情况后,刘伟名的好奇感也消失了说实话,这里完全就是一个由某些人操作的一个特殊的场所,是为某些人服务的地方,完全就是披着合法的外衣在做一些非法的事情,只是有人保护而已。
想到这样的场所能够开在京城时刘伟名也有些心惊,可想而知这里的力量根本就不是自己所能影响。
有多大的力量就做多大的事情,刘伟名还没有到那种自大的程度。
失去了兴趣,刘伟名就朝外走了出去,他已经不想再看了。
出了这大楼,呼吸着外面的空气,刘伟名知道自己的力量太弱了。
站在外面等着打的,想到刘凡还不知道自己离开的事情,打了一个电话给刘凡时,这时刘凡正在与大家聊得欢。
接到刘伟名的电话,刘凡笑道:“在哪里呢?”
“我已经离开了,你玩你的,我有点事情要去办。”
刘凡就疑惑看了一眼苏影道:“是不是不高兴了?”
“没有,接到一个电话,我得去见一个人,就不影响你了!”
刘凡挂了电话时,眼睛就看向了苏影,沉声道:“你惹他生气了?”
苏影道:“他说不要我陪,自己看看,我看他在看拍卖,就先过来了。”
刘凡抬手就是一个耳光煸了过去。
啪的一声,刘凡就大声道:“臭b子的,老子让你来是陪他的,你到好,啊,不陪好人,跑这里来干什么?”
一个公子哥就问道:“凡少,怎么了?”
“妈的,老子让她好好的陪刘伟名,她到好了,人不陪,跑这里来了,搞得刘伟名自己离开了!”
说着又要打人。
苏影被打懵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况,想哭又不敢哭。
那个问话的人吃惊道:“你们家那个刘伟名?”
刘凡点头道:“老爷子今天专门安排给我的任务就是陪好他,这臭b子的,安排一个活给她都做不好!”
那年轻人一拍大腿道:“早就想结识你们家这个牛人了,一直没有机会,这臭b子真是找打,好好的机会就这样失去了!”
另外一个公子哥也叹道:“你们家这位就是一个牛人,你看看他,才县长啊,孙家那位就被他干得无法再有翻身之力,哥哥我真是佩服得很啊,凡少,你们家有了这位的存在,那就没人敢惹了!”
公子哥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着。
苏影吃惊地听着,这时她完全忘记了自己被打的事情,突然发现今天自己做了一件大错特错的事情了。
看走眼了!
苏影感到自己真的是失去了一个巨大的机会,一个真正的能人自己放过了!
“滚!”
刘凡越想越气,还不知道刘伟名到底跑哪里去了,心情就极度的不好起来,对着苏影大吼了一声。
去哪里呢?
打完了电话,刘伟名寻思起来。
“刘,刘少!”一辆宾利车停在了刘伟名的身边。
差不多是跑着就从车里下来一个人。
刘伟名一看时就乐了,却是刚才在里面见到的曹简台。
看到曹简台这个样子,刘伟名知道这小子应该是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对曹简台这个人刘伟名还是很有好感的,在那样的场合里面,自己仅只是一个陌生人,他就能够详细向自己介绍这里面的道道,这是一个可交的人!
“曹老板,不拍卖了?”
这时的曹简台真是心中爽快之极,刚才还以为自己失去了一个很好的机会,没想到这机会还会回来。
见到刘伟名的一瞬间,曹简台就在心中感慨,谁说机遇只停留几秒就过了,机遇还是会绕圈子的,这不又来了!
“刘少,你这是要到哪里去,我送你。”
“没事,就不麻烦你了,随便打个车就走了。”
曹简台忙说道:“不麻烦,不麻烦,顺路,顺路的,上车吧。”
刘伟名想到这里还真是没有的士,要过去一段才有时,笑了笑道:“那好吧。”
曹简台就充满了喜悦,快速过去帮着刘伟名把车门拉开,请刘伟名坐了进去,然后自己才坐了进去。
开车的是一个曹简台的驾驶员,整个的事情都是快速发生,从曹老板喊停车,到把刘伟名请进了车子,整个的时间很短,搞得驾驶员是开门下车,又上车关门,根本就搞不明白状况,心中不停嘀咕,今天曹老板是怎么了。
把刘伟名请进了车子,曹简台满脸带笑道:“刘少到哪里?”
刘伟名就有些迟疑了,回刘家的话,没有与刘凡一道,这事刘凡也不好交待,去郑小柔那里吧,她说了今天忙,应该有事,就不打扰了,呼延傲博他们应该事情也不少,只能是去田师傅那里了。
看到刘伟名没有说到什么地方,曹简台眼睛一亮,他也是一个察言观色的人物,就知道刘伟名可能没想好去处。
这是自己的一个机会啊。
“刘少,要不,找一个地方,我们聊聊到草海合作的事情?”
曹简台有一个感觉,只有这件事情可能是能够吸引刘伟名的。
果然,刘伟名本来就没想好去处,听到曹简台说与草海合作的事情时,就想到了对方名片上的对外贸易内容,感到如果草海县能够开展一些海外的贸易之类的事情,到是一条路子。
“行,就由曹老板安排吧。”
曹简台就笑道:“刘少,我想起来了,你是草海的县长,你看我这记性,差点就没想起来!”
这话说得刘伟名心中高兴,曹简台果然是直爽的人,对于认识自己的事情并没有隐瞒。
“呵呵,曹老板能够到草海发展的话,我们就会有更多的联系了!”
“我相信草海还是有许多的项目适合我们企业的!”
车子向前开着,刘伟名与曹简台聊得到是非常的融洽。
这时的曹简台真的是爽快之极,心中暗想,今天的收获真的是太大了,假如刘伟名陪晚餐的事情拿去拍卖,那可得花大的价钱,就算花了大的价钱也不一定能够与刘伟名形成现在的这种融洽,今天这事真是赚了,下一步要做的就是进一步的与刘伟名把关系搞好,也许我老曹下一步的发展就指望着今天的这个机遇了。
与曹简台谈得不错,曹简台表示要到草海去看看,有合适的项目,他会与草海进行合作,这也让刘伟名高兴。
虽然只是一杯清茶聊了一阵,刘伟名的感觉却非常不错,与曹简台约了再见面的事情后就向着田林喜家行去。
这次曹简台并没强求,看着刘伟名打车离去后,曹简台就笑了,这次的接触不错,有了这样的接触,下一步只要经营得法,与刘伟名之间就会形成一个亲密的关系。
曹简台已经在思考着无论如何也要与草海进行一次大规模的合作问题。
这种合作不在于盈利多少,而在于加深与刘伟名之间的那种感情。
刘伟名虽然也明白曹简台的想法,但是,对于曹简台这个人并不排斥,感觉到这人比起许多人实在太多。
坐在的士车里,刘伟名闭目沉思着草海到底有些什么项目可以与曹简台合作的事情。
曹简台的企业比较大,如果形成合作关系,草海在对外贸易这一块上肯定能够有一个大的突破。
草海还是有着许多资源的,竹编、石材、药材这些都完全可以出口到国外。
车子刚到半路,刘伟名竟然注接到了卫雄飞打来的电话。
“刘伟名,我问你,雨馨是什么情况,怎么跑国外去了?”卫雄飞的声音中透着的是一种杀气,心情明显不快之极。
忙了那么多时间,刘伟名还真是没有与卫雨馨通电话,自从那天做了那事,刘伟名也仅只是第二天与卫雨馨通电话,卫雨馨当时说她最近很忙,没事就别打电话了。
刘伟名一忙之下,还真是没有打电话过去。
听到卫雄飞这样询问,刘伟名一愣道:“怎么了?”
“刘伟名,假如雨馨出了事情我跟你没完!”卫雄飞差不多是在吼了。
卫雄飞估计是把手机都砸了。
拿着手机,刘伟名就是一阵发呆。
很快,刘伟名就拨打着卫雨馨的电话。
结果却是无法接通的情况。
不断拨打,却又根本无法接通。
回想着卫雨馨所说的那些话,刘伟名这才明白过来,卫雨馨是下了决心要离开了!
“停车!”
从车上下来,刘伟名就来到了路边坐下。
掏出香烟刘伟名狼劲吸着。
头脑中一幕幕回忆着与卫雨馨在一起的情况。
卫雨馨根本就没有从自己这里要过什么样的东西,一直都默默站在一旁,看到春竹乡发展的困难,她是全力帮助。
刘伟名有一种深深的自责,感到几个女人中,自己最对不起的就是卫雨馨。
“同志乱扔烟头罚款!”
扔了一地的烟头刘伟名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坐了多久。
听到声音,刘伟名抬头看去时,却见一个老大妈手上一个红套套,正在自己的面前说着。
刘伟名冲动得想揍人时,又想到自己做得的确不对。
“怎么的要打人?”老大妈防备着大声道。
刘伟名尽力平息着自己的心气。
“一个烟头五元!”老太妈又说道。
掏了一张百元的钞票,刘伟名递给了对方,转身就走另一个方向离
“找你钱!”
老大妈追过来,把钱塞到了刘伟名的手中。
捏着手上的钱,刘伟名漫无目的的走着。
看到一个坐在地上要钱的人,刘伟名随手就把钱放在了他的那碗里。
刘伟名这时有一种找不到目标的感觉。
走到一处开放型公园刘伟名走进去时,就看到一个长椅,全身都仿佛失去了力量,刘伟名就倒在那长椅上,
双眼看着天空,刘伟名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该做点什么才好。
刘伟名知道自己的感情生活很乱,一直都有意无意避开这事并且也有些享受置身于众女间的那种感觉,可是,随着卫雨馨的离去,一个现实的问题还是摆在了他的面前,自己的感情生活到底该怎么样解决呢?
完全就是一团乱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