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1章感情问题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几个女人在刘伟名的眼前闪过对于这些女人的情况,刘伟名心里面还是非常的清楚不管温芳和方怡梅现在是什么样的一种表现,两女其实在对自己的感情上更多的就是一种权势的影响,她们更注重的是自己的权势和发展,是谈不是纯洁的感情的。 .
刘梦依就要成为自己的妻子,刘伟名在对待这件婚姻上只能苦笑,如果说温芳和方怡梅不纯的心思有的话,自己与刘家的婚姻难道就没带有这种不纯的东西?
至于郑小柔,可能自己更多的是看中了她的美貌吧,当然了?现在也有了一些感情的成份在里面。
一个个与自已有着关系的女人盘算下来,刘伟名发现,就只有卫雨馨与自己之间是有着那种纯纯的感情,谁也没有从对方那里试图得到什么,大家都是尽力付出。
正在有了这样的一种珍惜,刘伟名也一直尽力在进行着逃避,不想把卫雨馨的c女之身占有。
走了!
她终于还是走了!
看着这天空,刘伟名不知道卫雨馨到底去了哪一个国家,想到她一个女子,身处于异域的情况时,刘伟名的那种愧疚感更深了许多。
很晚了刘伟名才来到了田林喜的家中。
看到进门来的刘伟名这个样子,田林喜有些吃惊道:“怎么了?”
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刘伟名道:“没什么。”
田林喜摇头道:“看你这样子就是那种失恋的情况,要结婚的人了,搞成这样子,就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
在田林喜的面前,刘伟名知道根本就不可能藏得住什么,叹了一口气,拿起香烟抽了起来。
田林喜微微一笑道:“每一个人都是年轻过的,谁没有碰到过一些沟沟坎坎的,如果想不开,那就真的无救了!”
想了很长时间了,刘伟名的头脑中仍然就是一团乱麻的情况,现在与田林喜坐在一起,听着田林喜这样一说,刘伟名也想找一个人说一下自己的心理话。
把温芳和方怡梅调离草海,刘伟名就明白田林喜知道了自己与这两个女人间的一些关系。
“师傅,你认为这世上有没有那种不夹杂任何水份的感情?”
田林喜一愣,看向刘伟名道:“有!”
刘伟名一呆,看向了田林喜。
田林喜指着一盆花道:“你说这盆花放在那里,你不精心的呵护的话,它能够存活多久?”
刘伟名就看向了那盆花。
田林喜又说道:“无论再深的感情也要经受时间的考验,在时间的长河中,什么样的东西都会磨灭,感情也同样!如果你一直把心放在这感情上,精心对它进行呵护的话,这感情就会保持下去。”
刘伟名抽着烟,头脑中还是有些乱。
田林喜道:“其实呢,走了一个女人,对你来说也是一件好事,至少不会让你更加为难!”
刘伟名吃惊地望向田林喜道:“你知道了?”
田林喜看向刘伟名道:“你啊,不是我说你,女人的问题上你还是要注意一些的!”
刘伟名就有些脸红了。
田林喜道:“现在的情况有些复杂,你尽快办完事回草海吧,你的根在草海,女人的事情就别想那么多了,人生如过眼云烟,把有限的时间更多的用在最有意义的事情上就行了,至于感情那种事情,放在心里封存吧!”
刘伟名道:“我明白了!”
田林喜道:“你现在仅只是县级,盯着你的人很多,如果有一天你长成了参天大树,这种女色的事情反到成了小事,现在却要注意。”
刘伟名其实也明白这道理,卫雨馨的离开太突然,让他一时无法接受而已,现在也逐渐缓过劲来,说道:“我去洗个澡。
田林喜微笑道:“能想开就好,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天塌不下来,卫雨馨不过就是去国外学习一下,你放心好了!”
啊!
刘伟名就看向了田林喜。
田林喜道:“别再搞些女人了,专心把你的工作做好,到了一定的时候,你们还会重逢的!”
看着田林喜再次拿起了桌上的武侠小说,刘伟名的心中充满了感激之情,知道这一切都是田林喜在暗中帮着自己,温芳和方怡梅他帮自己调开了,估计卫雨馨那里也是他暗中做了一些工作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在为自己着想。
“师傅……”
刘伟名想说什么时,又感到无法说出来。
摆了一下手,田林喜道:“现在情况复杂,韦宏石任红都市委书记,谢家也蠢蠢欲动,林伯诚也不是一个让人省心的人,你在草海并不是万事大吉的时候,我帮不了你什么,一切还得靠你去做,你的情况不比那些去下面镀金的情况,他们有家里罩着,再怎么也不可能出天大的问题,你却不同,出了事情就是彻底断送了仕途!”
“行,我明天办完事情就回草海!”
看着刘伟名的背影,田林喜微微点了点头,刘伟名这人的心肠还不够硬,不搞些事情磨炼一下,他的成长就不快。
现在看来,刘伟名经历了这次的一种思想上的冲击后,对感情上的事情应该会有一个更加清晰的认识。
“伟名,昨晚到哪里去了,怎么电话都不通?”
见到进门的刘伟名,黄欣关心地问道。
刘伟名忙拿出手机时,这才想了起来,昨晚到了田林喜那里,田林喜开导之后,自己就住在了田家,当时手机没电,又没有合适的充电器,也就没充成电。
“哦,手机没电了,昨晚在师傅家里住着。”刘伟名说道。
说完这话,刘伟名忙进屋去拿出了备用的电池装上,又把旧的那块电池充上电。
第一次搞这样的事情,竟然手机没保持在线!
刘伟名摇了摇头,以后不能这样搞了,万一有大事发生,自己这个县长不知道的话,就真要出大事。
其实刘伟名是有两部手机的,昨天出去时另一部也放在了刘家,这才造成了失踪的情况。
看到刘家人关心的询问,刘伟名也有些不太好意思。
电池刚刚装上时,只见手机里面果然有着太多的留言。
看到那么多的人在关注着自己时,刘伟名突然间发现,自己已经不再是独自一人的生活,关系到了太多的人了!
一个个的回着电话。
这时,郑小柔的电话打了进来,一通就焦急道:“伟名,你昨天干什么去了,怎么电话都不通?”
“在师傅那里,手机没电了!”
郑小柔就说了几句,然后道:“我妈问你有没有时间,今天过来吃饭?”
刘伟名道:“今天我打算去交通部一趟,事情处理好了的话就赶回去,刚才县里打来电话,三省协调小组到了县里,我得回去一下。”
郑小柔道:“明天再回去吧,今天无论如何过来一走,好吗?”
刘伟名只好说道:“行,我尽量过来。”
这里通完电话?刘梦依也从英国打来了电话,刘梦依急着说道:“昨天刘凡带你去哪里了,他回来说你不声不响就离开了,没事吧?”
感受到了刘梦依的关心,刘伟名的心情也开始好了起来,微笑道:“他带我去看了那种拍卖场,没太大意义?我就离开了,到了师傅家里住了一晚,手机没电了。”
刘梦依道:“到了京城,我又没在,别跟刘凡他们去那些地方,他们乱得很?算了?我还是通知小柔过来陪你好了,跟她在一起的话,至少我放心些。”
刘伟名道:“今天忙得很,要到交通部去。”
刘梦依道:“妈打来了电话,说是要先办了结婚证?你看怎么样?”
这事刘伟名也想过了,办了一个证,大家也放心一些,说道:“行,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只要你同意就行了,一切手续都由我妈帮我们去办好了?反正就那么一些事情。”
两人聊了一阵才结束了通话。
从屋里出来时,刘伟名就看到外面坐着刘凡。
看刘凡的样子很郁闷似的。
见到刘伟名出来,刘凡苦笑道:“伟名,别再这么玩我了,你不知道,昨天你不声不响走了,我可是无法交待了?被老爷子批了一顿,今天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让你脱离我的视线了!”
刘伟名就笑道:“没那么严重,我只是到师傅那里去住了一晚而已。”
从家里出来,刘凡不解道:“伟名,昨天是怎么了?突然就走了,是不是苏影那女人不对你的味口?如果你不喜欢,人多得很,我给你换一个就行了嘛。”
刘伟名笑道:“没有的事情,我就是觉得没太大意思,到师傅那里去看看他而已。”
刘凡道:“其实呢,那地方还是不错的,没钱了的话,就陪老板们坐坐,你不知道,有不少土老板没见识,听说我们刘家的情况,争着要来攀交情的,只要我承认与他们有那么一点点交情,他们在做事时就会少许多的麻烦,关键的时候说一句话,把刘家的招牌抬一下,效果很好!”
刘伟名笑道:“看你的拍卖价也挺值钱的!”
刘凡就笑了起来道:“现在不算太好了,你不知道,老爷子在世的时候,我们刘家的人那价值就非常大了,不过呢,最近又在回升了!我说你也是的,草海既然缺钱,你就陪着老板们坐坐,相信几百万还是能够弄到的!”
“我可没那么值钱!”
刘凡就笑了起来道:“伟名啊,你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情况,我告诉你好了,只要是识货的人,大家就知道了,你可是比我们值钱得很。”
上了车子,刘凡开着车就朝着交通部驶去。
一路上刘凡就把交通部的一些情况进行了介绍。
“你放心,既然庞家有了承诺,事情就不会有问题,庞家还是有那么一些力量的。”到了交通部,刘凡果然是寸步不离的样子,陪着刘伟名向里走入。
刚刚要离开停车的地方时,刘伟名就看到几个人走了过来。
“韦宏石!”刘凡小声在刘伟名的耳边说道。
韦宏石?
刘伟名就前看去。
只见为首的一人中等身材,整个人有着一些书生的气息,正大步向这个方向走着。
原来韦家与刘家也是有关系的,刘凡忙恭敬打了一声招呼。
嗯了一声,韦宏石就看向了刘伟名。
只见韦宏石的目光中透着一种特别的意味。
“这是刘伟名。”刘凡只好介绍着。
韦宏石就在刘伟名的全身上下扫视了一下,并没有说任何的一句话,微微点了一下头,然后就大步离去。
碰上了韦宏石了!
刘伟名的心中快速判断着会发生的情况,却见到韦宏石什么话也没有留下,就这样走了!
暗叹一声,刘伟名已经明白了,与韦家的关系将会变得非常难处。
从韦宏石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可以知道,这人并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可能心中还存有着对自己不利的想法。
“哼,老爷子在的时候,他时常就跑我们家来,现在抖起来了!”刘凡哼了一声说道。
刘伟名微微一笑道:“他可能是有事吧!”
“伟名,防着些吧,自从韦正光那小子死了,韦家与我们刘家就已经不再是亲戚了!”
刘伟名看了一眼刘凡,知道刘凡也是一个明白人。
“注意些就行了!”刘伟名说了一句。
刘凡道:“你不知道,韦家最看重的是韦正光,韦宏石的儿子韦尔志一直在美国,听说绿卡都拿了,他是无法接班了,可惜的是韦正光死了,这就让韦家如同断了根,他们不恨都难!”
看刘伟名道:“这事听说跟你多少有些关系,你小心一些吧!”
刘伟名心中就在想,韦家应该也在猜测郑小柔与自己的事情吧,如果知道了郑小柔与自己走在了一起,搞不好真的就会产生种种的联想。
再一分析时,刘伟名只能苦笑,以韦家的力量,现在估计已经发觉了一些情况,郑成忠在许多时候都站在刘家这方,这个时候韦家应该更能确定一些事情了吧!
碰上了韦宏石,又看到了韦宏石的这个态度,刘伟名知道自己的前进道路上搞不好就会多一个敌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