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正如刘伟名所想,这时的韦宏石坐在车上,目光却注视着刘伟名的方向,那眼神中有着太多的变化。 . v o d t w .
闭上了眼睛,韦宏石回想着弟弟韦宏林向自己讲述的一些事情。
韦宏石也暗中让人到宁海进行了一些暗查,有不少的事情都与刘伟名牵连在了一起。
在韦家的人想法中,已经对韦正光的死有了更多的猜想。
肯定是郑小柔与刘伟名发生了事情,然后才造成了韦正光的神智的失常,从而发生了那一件件的事情。
如果没有刘伟名的出现,这一切事情就不可能发生!
造成韦正光死亡的罪魁祸首应该就是这个叫刘伟名的小子啊!
双手抱着小肚子,韦宏石就在思考着刘伟名的事情。
韦宏韦对于现在京里的情况还是有着充分的认识的。
这小子不简单啊!
想了一阵,韦宏石也感到自己无从下手。
田林喜那条线是对刘伟名的强力支持线,很强大,从最近的情况看,郑成忠那老小子对刘伟名也是一大支持,有了这两大支持,要动刘伟名就会有太多的困难,听说z纪委那边呼延傲博也是站在刘伟名一方的,三方的力量,自己到是有些不能轻动了。
看了一眼自己的秘书,韦宏石道:“小查,你跟我也很长时间了吧?”
韦宏石的秘书叫查小伟,听到询问,忙说道:“韦书记,有四年了!”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不到地方上去锻炼一下,对你们的成长是不利的,有没有想法,到地方上去锻炼几年?”
查小伟弄不明白韦宏石的想法,一时不敢多言。
韦宏石也明白查小伟的心理,微笑道:“到宁海去锻炼一下吧,这事我安排一下,你也有一个心理的准备。”
查小伟其实心中早已乐意,当跟班的哪有到地方掌权来得畅快。
嘴上却说道:“我听韦书记的安排。”
韦宏石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干部要进行一些交流才能促进各方的发展,红都市下一步会与宁海进行更多的互动。”
刘伟名回到草海已经好多天了,每天忙于各种的事情,也就把各种的心思放了下来。
正如田林喜所言,自己在感情的问题上心肠太软,一个官员如果手中有了权力,各色女人肯定会大量靠过来,如果每一个靠过来的女人自己都与她们纠缠,迟早真的是要出问题的。
在这事上,刘伟名也进行了认真的反思,感到田林喜说得很对,自己现在正处于上升期,一切还得以工作为本,做出了成绩就能够上去,如果做不出成绩,或者是在考察期间出了问题,止步不前或是出了问题,那些女人还会凑过来吗?
刘梦依和郑小柔刘伟名还不太好猜测,温芳和方怡梅还会像现在这样?这事刘伟名自己都猜测不到。
突然间,刘伟名对于这些事情也看淡了许多,一心为老百姓做点实事,这比什么都重要。
脱下水鞋,换了一双皮鞋进入到办公室,刘伟名笑道:“草海现在就是一个大工地!”
庞费宇也笑道:“草海从来没有像同在这样快的发展过,你不知道,老百姓都很高兴,看到草海一天一个样的变化,都说是你带来的
虽然有拍马屁的嫌疑,刘伟名还是感到高兴,如果没有自己,草海就真的没有那么快发展。
“一切建起来后就不会这样了!”
“是啊,许多地方已差不多了,城内的道路现在没问题了,就是一些城郊的地方。”
泡了一杯热茶,刘伟名坐下来看着下面统计出来的报表。
庞费宇出去后,随手也把门带上。
这次从交通部弄到的一亿资金说多也多,说少也少,就算加上庞权的一亿,同样也有很大的缺口,还得想办法才是。
刘伟名的目标很大?就是要把整个县全部连接在一起,对于一些实在是闭塞的地方,县里做的工作就是把一些零散各地的村落都合在一起,形成一些大的行政村,这样就能够节省资源,并且也好管理。
正在想着事情时,田林喜的电话突然打来了。
电话一通?田林喜就说道:“伟名,有一个事情你得重视,欧阳长阳调走了!”
调走了?
刘伟名愣了一下道:“他怎么就调走了?”
失去了孙祥军的支持,欧阳长阳在刘伟名的眼里已经是无用之人,根本威胁不到自己,没想到他突然间就离开了黑兰市。
“这次欧阳长阳是调到省委宣传部是闲置了?应该再没有多少作为!”田林喜说道。
对于欧阳长阳的去留?刘伟名并没有太在意,他在意的还是谁来接欧阳长阳那位子的事情,毕竟是一个市委常委的位子,也决不能够小视。
田林喜道:“各方进行了一些协调吧,由查小伟来黑兰市任市委宣传部长。
查小伟?
刘伟名般算了半天也没有想到这人是谁。
田林喜也知道刘伟名可能并不知道查小伟的情况?说道:“我打电话给你的目的就是要告诉你一下查小伟的情况,这人做了韦宏石的四年秘书工作,算是韦宏石比较信得过的人了,能力嘛,在秘书的岗位上是称职的。”
韦宏石的秘书来到了黑兰市任市委宣传部长?
刘伟名快速思考着。
田林喜道:“你自己多多注意一些就是了。”
说完了话,田林喜把电话挂了。
田林喜的这个电话把刘伟名的好心情也破坏了。
太多的事情一下子就涌到了头脑中?想着那次在交通部看到的韦宏石的情况,刘伟名决不相信这个叫查小伟的到来是偶然的事情。
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有其必然性,查小伟是来镀金呢?还是来搞事的呢?
刘伟名完更多的认为查小伟的到来应该是来搞事的。
黑兰市看来又不得安宁了!
这里田林喜刚打来电话,还在刘伟名沉思时,郑小柔的电话也打来了。
看到是郑小柔打来的电话,刘伟名就猜想肯定是告诉自己查小伟的事情。
果然,郑小柔聊了几句闲话就说道:“伟名?有一个事情,你们市的欧阳长阳调省委宣传部了,只是去下面的一个冷部门占了一个位子,算是没多少发展前途了,不过?新去了一个部长。”
“是查小伟吧?”刘伟名说道。
“肯定是你师傅告诉你的了,你应该知道了一些情况了?我要告诉你的是,这个查小伟非常得韦宏石的信任,这次到黑兰市应该是针对你去的!”
刘伟名笑道:“欧阳长阳都没能搞出什么事情来,他到来就能够搞得出什么?”
郑小柔有些担心道:“欧阳长阳是个人的能力问题,查小伟这个人我还是知道一些的,很精明,也很会忍耐,如果被他抓到了把柄什么的,这人出手也是凶狠的。”
刘伟名微笑道:“放心吧,什么样的人到来都没什么。”
话是这样在说,也就是安郑小柔的心而已,刘伟名的心中并没有那么轻松过。
挂了电话后,刘伟名就在细细分析着黑兰市的情况。
市长赵亦贤是谢系的人,现在来了一个查小伟,这样一来,谢系和韦系的人就算是形成了盟友的关系,也许查小伟真的要比欧阳长阳来得凶狠也难说。
为何这次是顶掉了欧阳长阳,而不是把其他的常委顶掉一个呢?
想了一下,刘伟名也就更加放心了一些,楚宣的力量是肯定无人敢动的,田林喜不发话,谁也无法动得了他的人,呼延傲博的人属于纪委一块,谁也不会没事去招惹,这样一看,也只能是动欧阳长阳了。
其实也没有太大的改变,不外就是换了两个合作的人员而已。
很快,刘伟名又想到了一个新的问题,以前是谢家与孙家的合作,现在换成了韦家与谢家的合作,这两家合作之后,会不会在高层展开一些行动,把像田林喜他们这一层次的人搞倒,只要他们不行了,对付起自己来就根本不再是问题了?
摇了摇头,刘伟名感觉自己还是想得多了一些,田林喜他们是容易搞倒的?
既然两人都打来了电话,足以说明这个叫查小伟的人不可小视。
“县长,有一个叫曹简台的老板说是跟你约好的,他要见你。”庞费宇进来说道。
刘伟名就显得高兴道:“快请他进来。”
这个曹简台果然是做事的人,那么快就到草海来了!
听到曹简台来了,刘伟名把查小伟的事情放到了一边,想的就是草海的海外贸易之事。
很快,曹简台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刘伟名站起身微笑道:“曹总亲自到来,这是对我们曹海的极大支持啊!“
两人握着手。
曹简台笑道:“不到不知道,到了吓一跳!本来呢,我还以为草海就是一个穷县,很简陋的地方,到了这里一看,好家伙!这完全就是一个快速发展中的大城市嘛!“
刘伟名就哈哈大笑道:“如果曹总这样的企业能够参与进来,草海的发展肯定会更大”
“那是肯定的,我这次到来,是带了一个团队的,我打算全面了解草海的资源情况,做一个方案出来,相信一定会合作好的。”
刘伟名就显得高兴道:“很好嘛,你没来前,我让下面的人把一些适合你们的项目都罗列了一下,你拿去看看,参照一下吧。”说着就递了一些资料给曹简台。
曹简台看了一阵,叹道:“县长就是一个做实事的人,有了这东西,我们就更有底了,我相信草海在这方案还有很大的潜力可挖。”
刘伟名与曹简台聊了一阵,又陪着曹简台吃了一顿饭,这才送走了曹简台,他相信曹简台这次是有诚意到来的,有了曹简台他们的投入,草海的物产可能真的能够走出国去。
宁军的电话打来是在刘伟名陪着曹简台吃了饭之后,刘伟名刚回到办公室,宁军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一开口,宁军就说道:“伟名,欧阳长阳要调走了。”
“我知道了,是查小伟来任宣传部长。”
刘伟名感觉宁军那么长的时间还没有进入状态,听到了这消息,还是显得不稳重的样子,心中就在想,宁军再这样下去,也许真要了出问题,也不知道呼延傲博是怎么想的!
“伟名,我刚跟呼延书记通过电话,感觉这个查小伟仿佛来者不善似的,你到底是什么情况?”
宁军还真是不知道查小伟的来头。
毕竟是一条线上的人,刘伟名就把查小伟的情况讲了一下,顺带的,把韦家与刘家不是太和好的事情也透露了一些。
听完刘伟名的介绍,宁军这才恍然大悟,对刘伟名道:“伟名,这样一说,就得注意一下了!”
刘伟名道:“宁哥,先看看再说吧。”
市里的格局在发生新的变化,省里的格局会不会发生变化呢?
刘伟名有一个预感,既然中组部把自己列入进了名单,就肯定不会让自己过得舒服,如果省里面有着对自己强大的支持,自己就不会有锻炼的可能,会不会也进行一些调整呢?
全市各级班子成员被通知来市里开会,大家都在猜测着会议的内容,当然了,有不少人还是知道了一些内情,这次市委班子又要进行一次调整了!
刘伟名与姜正权说着话向里走入,进到大礼堂时,看到已经有不少的人坐在了里面。
刘伟名现在也算是一个名人,许多县的领导纷纷起身与刘伟名握手问好。
平时大家也不时会汇在一起开会,刘伟名也算是认识了不少的人。
对于刘伟名,市里传言的版本就太多了,特别是孙家与刘伟名的争斗情况,虽然大家并不是太了解,但是,从只言片语中还是知道了一些情况,想到孙祥军最终都败了,现在看上去欧阳长阳这个孙系的人也倒了时,大家对刘伟名就生出了一些敬畏感,当然了,更多的人还有着一种与刘伟名形成一种亲密关系的想法。
刘伟名的身边一下子围了一圈人。
反到是姜正权,虽然是书记,并没有多少人与他多言。
刘伟名也与大家笑谈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