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5章复杂形势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还算姜正权反应快,忙说道:“查部长一路疲乏,我们本来就安排有泡脚的事情担心你想休息,就没有提这事,既然查部长问起来,我们就先去泡一下脚去,草海到是有一家泡脚城服务不错,大家都泡泡脚去。 ”
结果却是上了车子查小伟就睡着了。
看到这情况姜正权也只好安排人把查小伟送到了宾馆。
刘伟名回到了在政府一号院的家里,坐在沙发上想着今天的事情。
如果不是查小伟喝多了,他应该并不会说出那么多的内容,从他的话里面还是得出了许多有用的东西,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韦宏石对刘家,甚至是对自己都动了怨念的,派查小伟到来,目的就是针对自己而来。
原来还以为查小伟并没有多少制点,现在看来,查小伟就有两个缺点的存在,一个就是好s,另外一个就是酒量不行,喝多了会把心里话说出来。
刘伟名笑了笑,估计查小伟的这个缺点韦宏石都不一定知道,在韦宏石的面前,查小伟应该表现得沉稳,一切都隐藏在心底,这次是一个意外而已。
拿起电话,刘伟名拨通了田林喜的电话。
田林喜听完了刘伟名的讲述,也是一愣道:“我没听说红都市与宁海市的结对的意思啊!”
刘伟名就是一惊,说这:“应该是有这么一回事情了!”
“我了解一下这事。”田林喜的语气中透着一种不高兴。
挂了电话,刘伟名微皱眉头,田林喜的二儿子田宏伟在京城二炮任军长,老婆孟庭芳是孟家的人,就算是两家有那么一些不对路的地方,这种把人放入宁海的事情至少也得跟田林喜沟通一下吧,为何突然冒出了这样的事情了?
刘伟名现在还真是猜不出内情。
面临换届的事情,难道说京里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坐在那里想了一阵,刘伟名的眼睛里透着一种毅然之色,自己一直以来都是有些被动挨打的情况,搞得郁闷之极,现在的情况已经明白了,查小伟的到来就是要对付自己的,难道还要等着他打上门来?
从与田林喜通话的情况感觉得出来,京城还是有了某些变化,韦家现在的势力大起来了,对刘家就会有一些行动,查小伟到来是要对付自己的,由他这样搞下去,会搞得自己的那些刘系人员摸不清情况,由于搞不清楚情况,弄不好就会被他搞出事来。
不管上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在自己这地界上,谁也别想搞事。
“通知汪局长到我这里来一下。”第二天一上班,刘伟名就对庞费宇交待了这事。
交待完了这事,刘伟名又拨通了姜正权的电话,对姜正权道:“姜书记,我有事需要到市里去一趟,查部长我就不陪同了。”
姜正权虽然不知道刘伟名为何突然说有事离开,但是,有一点他是明白的,刘伟名与查小伟之间并不是那么的融洽,昨晚打了电话给谢逸,谢逸的态度也含糊。
“行,有我陪着就行了,等一会我向查部长解释一下。”
打完了电话后,汪凌松说来到了刘伟名的办公室。
看到汪凌松进来,刘伟名起身道:“我们边走边谈。”
汪凌松并不知道刘伟名找自己来有什么事情,答应了一声,就随着刘伟名向外走出。
刘伟名现在对汪凌松是放心的,这小子现在算是完全投到了自己一
“你找一个通向市里的地方,我们过去。”
汪凌松有些愕然,市委宣传部长来了,刘伟名不是陪着,找自己到来,却让自己找一个地方休闲?这从何说起嘛。
不过,汪凌松还是心中明白,从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得出来,刘伟名并不待见那查部长。
转念间,汪凌松有些明白了,刘伟名是要向自己传递出一个信号,那就是查小伟与他刘伟名并不是一路的人。
这个情况很重要啊!
“老板?在通往市里的路边有一个山庄,那里不错。”
刘伟名微笑道:“行。”
车子开着,汪凌松与刘伟名坐在后面,庞费宇坐在前面,司徒羽认真开着车子,谁也没有多言。
车子很快到了这个山庄。
汪凌松显得很是熟悉?很快就安排着来到了一个鱼塘边。
刘伟名与汪凌松就坐在了一起?庞费宇和司徒羽自然去到了另一
“老汪,工作上还顺利吧?”刘伟名就问了一句。
“有老板的支持,各方面工作都很顺。”
刘伟名就笑了笑道:“你的能力是很强的,市局的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要退了。”
汪凌松的气息就有些急促起来。
偷偷观察了一下刘伟名的表情,汪凌松不清楚刘伟名是什么意思。
不过?如果能够到市局去担任常务副局长的话,肯定前途就会更
“跟着老板工作,我还是感到心情畅快的。”汪凌松忙表了一个态。
刘伟名微笑道:“人都要向前看嘛!”
汪凌松道:“我听老板的。”
刘伟名就点了点头。
看着这阳光下的水平,刘伟名道:“任何的时候,这水下面都是不平静的。
突然间把话岔到说水面之下的情况,这让汪凌松有些跟不上刘伟名的思路?看了一眼水面时,汪凌松心中一动,这个时候刘伟名跟自己谈起到市局去工作的事情,这里面难道就没有包含着一些特别的东西?
联想到今天查小伟是在草海,刘伟名不仅没有去陪他,反而把自己叫来说这些话时,汪凌松有些明白了?刘伟名已经开始市里的布局了。
再细细一想时,汪凌松的心神一震,刘伟名把自己弄到市局的一个最主要的目的可能就是要让自己去为他做一些他不太好亲自去做的事情!
现在对于刘伟名来说,市局那个地方还是一个重要的地方!
快速转念间,汪凌松的心中一喜?从这事上可以看出,刘伟名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他的核心了?这是好事啊!
“老板,有什么要我做的,你就交待吧。”汪凌松说道。
赞许地看了一眼汪凌松,刘伟名道:“这只是我的一个想法,还得看运作的情况。”
“我明白的,其实,跟着老板在草海,我工作起来更顺手一些。”
“你对下一步的人选有什么安排?”
这话也表明了刘伟名并不会过多插手县局的事情。
“我听老板的。”
“你们的事情我就不过问了,我相信
汪凌松的心中顿时感到高兴起来,刘伟名是真的有意要重用自己了。
想到查小伟的情况自己还不是太清楚,刘伟名可能会对查小伟有些行动时,汪凌松感到这件事情一定要弄清楚才行。
“老板,大家都在传言,说你与查部长的关系很深的。”
刘伟名暗赞这汪凌松的政治敏感性,这小子果然是一个人才,只要给他创造条件,肯定会走得更远,这人到是一个自己可以借用的力量。
微微一笑,刘伟名道:“其实呢,还真是有些关系,我也不瞒你,梦依家大姑叫刘雨江,刘雨江的丈夫呢叫韦宏林,韦宏林有一个儿子叫韦正光,那韦宏林的大哥现在到了红都市任市委书记。”
汪凌松的心神一震,刘伟名说的这个情况太重要了,从这关系看得出来,韦家与刘家还真是亲戚的关系,大家都听到了查小伟说他当过韦宏石的秘书,这样算下来,果然与刘伟名是有着关系的。
看了一眼汪凌松,刘伟名道:“有些事情我不太好说出来,反正现在两家之间有了一些矛盾吧。”
说完这些,刘伟名微笑道:“行了,你让人开车来接你吧,我得到市里去办点事情。”
说完这话,刘伟名站起身来向着停在那里的车子走去。
看着刘伟名的车子离去,汪凌松站在那里就是发愣,今天这刘伟名做的事情真的是天马行空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突然,又都是让自己摸不清楚情况的行为。
这事得好好的想一下了!
重新坐到了水边,汪凌松掏出香烟点燃,一边抽着烟,一边就在想着刘伟名今天把自己找来的用意。
刘伟名当然不可能把他的真实想法很明白的告诉自己,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刘伟名不可能无聊了找自己说那么一些话,更是把韦家与刘家的内情就告诉了自己。
汪凌松也是多年的公安局长了,在行业内也有不少的人脉,掏出手机就拨通了省公安厅的一个老同学的电话。
这个老同学虽然没太多的权力,却也有着不少的消息来源,聊了几句家常话,汪凌松就问道:“老同学,好像上次你跟我说起过光少什么的,当时没注意,你跟我说一下。”
那老同学就笑道:“这事猜测的地方有许多,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黄副省长的公子也涉入进去了,现在都成了笑谈了,据说黄副的公子,与光少的母亲发生了出格的事情,结果出事了??????”
两人的关系也不浅,那老同学就把情况向汪凌松讲了一遍。
听完这种带有着猜测的讲述,汪凌松的眼睛睁得老大,他终于明白了刘伟名的用意了。
打完了电话,汪凌松叹道:“原来是这样啊!”
韦家果然是刘伟名说的情况,与刘家现在就有了许多的问题了,再联想到上次到了省里听老同学谈起过的刘伟名与那韦正光的老婆在包箱里面的情况时,虽然猜测的东西居多,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韦家也会产生一些怀疑!
毕竟是公安系统的人,汪凌松就知道了其他人不知道的许多内情,越想就越感到一场大战就将展开,这次是韦家与刘家暗战了!
明白了!
刘伟名抛出了一个市局常务副局长的位子给自己,其实是在试自己了,如果自己明白了他的想法,并且做得让他满意的话,这个位子凭着刘伟名的能耐,就很有可能会落到自己的手中,当然了,如果自己做得不好,刘伟名不是还有一句话吗,他也只是尝试一下,成与不成还是两可。
把这事想明白之后,汪凌松就更加明白了,刘伟名不陪查小伟,这就是向县里的人们表明了一个态度,无论你查小伟怎么样去表明与刘伟名的关系好,刘伟名都不会跟查小伟站在一条线上。
把自己暗中叫来这里说了那么一些话,刘伟名需要自己去做的事情就是设法帮他把查小伟搞掉!
眼睛中透着厉色,汪凌松自语道:“查小伟也想来搞刘伟名,搞刘伟名就是搞我老汪,那就把查小伟也搞掉好了!”
汪凌松知道自己现在是与刘伟名完全连在了一起了,如果刘伟名不行了,自己不要说上位,就是保位都难,既然刘伟名有了这样的想法,自己是无论如何也得冲锋的,再说了,刘伟名上去了,自己就能够不断进步。
一个电话打回到了局里,汪凌松叫办公室主任把几个自己的铁杆心腹之人叫了向这里赶来。
到了市里,刘伟名并没有去市委宾馆,而是找了一家离市委有一定距离的宾馆住下。
这次到市里,刘伟名是想与一些领导见见面。
当然了,主要的还是想避开查小伟,也向草海的干部们表明一个态度。
在宾馆里刚住下,田林喜的电话也打来了。
这次田林喜明显有些不高兴,对刘伟名道:“伟名,宁海的情况变得复杂了,你多注意一些。”
“发生什么事情了?”刘伟名问道。
“有些人看到我离开了,就想巩固一下他们的力量。”
刘伟名一想就明白了,随着田林喜离开了宁海,孟家的人肯定就有了想法了。
以前田林喜在宁海时,孟家不敢轻动田系的人,现在可能是听到了一些情况,知道田林喜是不会再到宁海,就想取代田系的力量了!
“师傅,这样的事情,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发生的吧?”刘伟名就问了一句。
以孟家和田家的情况,两家联手的话,肯定就能够把持住宁海,如果分开的话,孟家的力量也不一定就能够控制住宁海,除非是有了更大的利益存在。
“哼,两方联手哪里比得过一家独大,这些小子,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情况看来是复杂了,韦宏石和谢家的人不知道许了孟家什么样的好处,搞得他们搞出这样的事情。
刘伟名多少有些想不明白。
田林喜随后说出了一个让刘伟名感到震惊的消息。
田林喜道:“老领导前段时间摔了一跤,至今卧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