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吃惊之余,对于孟家的行为就多少能够有些理解了,如果华威还好好的活着的话,搞不好孟家就不敢有任何的动作,现在看到华威出现了状况,知道田林喜的后盾就是华威,只要华威去了,田林喜就再也没有了那么强的影响力在这样的情况下,孟家是必然会有自己的想法的。()
“伟名,宁海的事情我无法更多的关照,一切还得靠你自己把握,有的时候,该出手的就得出手,决不能软!”
“师傅放心我还稳得住!”刘伟名在搞明白了情况后,反而再没有了那么多的顾虑。
田林喜就高兴道:“行,我就喜欢你这态度,无论面临什么样的环境,都要有一种杀出一条血路的信心,你放心虽然我们不能过多的掺合进去但是,有些人也是有顾虑的,不会越级搞事,你那一块上只要能够确保无事,就不会有什么事情!对了方顺章那里,你让他到了京里到我这里来一趟。”
宁海果然有了新的变化!
“师傅,有一个事情我想可以提前搞一下,市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要退下了,我想让县局的局长汪凌松去接替,你看这事能不能运作一下?”
既然有了这突然的情况发生刘伟名当然得尽快进行一些安排。
田林喜道:“现在这事还是能够运作的,我来做这事吧。”
知道刘伟名想要进行一些布局,田林喜当然就要帮着把事情做了。
打完了电话,刘伟名暗自点头,韦宏石果然厉害,一出手就是一些杀招,下面弄一个人到来给自己找事上面直接就破去了孟田两方的联盟,这一招很凶残,是一大杀招啊!
上面的事情刘伟名无法参与,对于下面的事情,刘伟名知道自己要开始动手了决不能够再让查小伟搞下去。
“宁哥,我在市里有没有时间,我向你汇报一下工作?”刘伟名在电话中对宁军说道。
哈哈一笑,宁军道:“汇报什么工作啊,说吧,你在什么地方,我这就过来。”
刘伟名就是一笑,这个宁军,到了现在仍然没有完全进入状态。
过了一阵,宁军就来到了刘伟名住的这家宾馆。
进门后,宁军就看向刘伟名道:“伟名,你不找我,我还想找你的,那查小伟是什么情况?”
他也疑惑着这事。
刘伟名忙招呼着宁军坐下。
扔了一支烟给刘伟名,宁军道:“这小子有些奇怪,到了黑兰市又是打韦书记的招牌,又是表明了跟我们是一伙的,他到底是什么情况啊?我打了呼延书记的电话,他也没有说一个结果。”
“对了,前天他还专门来找过我,说是希望我支持他对宣传部的人员进行微调,宣传部是欧阳长阳的人,他要微调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到是同意了,可能他也找过其他几位了吧。”
宁军快速说出了这些内容。
刘伟名听了宁军的讲述,暗叹这查小伟的手段还是高明的,在大家不明白情况下,他采用与大家一伙的那种样子,就能够用最快的时间把他的人员架构搞好,可能还可以获得大量的资源。
自己及时到市里,果然还是来对了!
“宁哥,有些事情我还是要跟你说一下的,刘家与韦家现在矛盾很深,查小伟是有目的而来的,具体的情况我不太好讲,你能明白这些就行了。”
宁军的拍大腿道:“,搞了半天是想从内部攻破啊!”
刘伟名就笑了笑。
“宁哥,查小伟昨天醉酒中透露了一个内容,就是红都市与宁海会结成对子,到时会进行干部的交流,这里面透着一种玄机,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一个查小伟这样的人存在于黑兰,对大家并不是一件好事!”
宁军也是明白人,虽然没有进入状况,对于分析这种事情却是一把好手,瞬间就想到了刘伟名的那话里用意,查小伟在黑兰的时间越长,对黑兰市的了解就越多,让他这样长时间存在下来,到时那韦宏石与宁海的上层说一下,就很容易把黑兰市的那些与查小伟作对的干部交流到红都去,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伟名,放心吧,这事我们不知道就罢了,既然知道了,那就明白了!”
刘伟名微笑道:“宁哥厉害!”
宁军就呵呵大笑道:“这小子是一个祸根,让他再搞下去,指不定我们这些人都得交流走的!”
刘伟名笑了笑,有呼延傲博那条线的存在,宁军是不可能被交流掉的,反而是方顺章、张文祥这两个人有危险。
刘伟名这时是有着危机感的,这两个市里自己的助力如果离开了,对自己的发展就是一件极不好的消息。
沉思了一阵,宁军道:“有些事情我们来做不太方便!”
“宁哥,我打算把草海县的公安局长弄到市局来任常务副局长,你认为怎么样?”
宁军眼睛一亮道:“市里面应该问题不大,关键的还是省里面。”
刘伟名想到了郑系的省长杨升海时,笑了笑道:“这事我来操作。”
宁军就笑了起来道:“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许多事情操作起来就好办多了!”
借口有事,没有让宁军安排活动,刘伟名就向着方顺章的家里赶
对于宁军和方顺章,刘伟名是采用了两种不同的态度,宁军就是这种样子,跟他谈事就可以随便一些,但是,方顺章那种老道的人物,就不能这样了,要表现出足够的恭敬。
电话中约好了到方顺章家去拜访的事情,方顺章是感到高兴的。
刘伟名来到方顺章的家中时,方顺章早已等在了家中。
“伟名,工作还顺利吧?查小伟也到了草海,你怎么不陪陪?”
这句话问得很有水平,刘伟名听得出来,方顺章带有着试探之意。
查小伟不是讲他与刘伟名是很亲密的关系吗?他到了草海,刘伟名却跑到自己家里来了,这里面的道道就值得研究了。
刘伟名心里明白一件事情,方顺章其实是通过自己的关系与田林喜挂上钩的,他还不算是田系的核心层人员,在他的心里面肯定还是有着这样那样的想法,如果要让他感受到田林喜是把他看成了自己人,就得说一些内情才行。
“方书记,这次我师傅专门打了电话让我代他问你好。”
这句话果然就说得方顺章精神一振,眼睛也是一亮。
“田老身体还好吧?”
“他很好。”
方顺章就笑道:“田老一直都是我们的榜样。”
闲话了一阵,方顺章道:“听说昨天查部长在你们那里说了一些话?”
刘伟名就心中暗笑,肯定是县委秘书长管玉贵汇报到他这里了。
刘伟名就点了一下头道:“昨天查部长喝了不少酒。”
方顺章显得严肃道:“查部长与你交情深,你可以详细向他问问嘛,干部的交流是大事啊!”
刘伟名道:“方书记,查部长与我没什么关系,韦家最近与刘家也不是太好,如果干部交流的话,查部长了解的黑兰市情况就很方便这里的交流了。”
方顺章眼睛中散发着一股锐利的眼神,脸上带笑,微微就点了一下头道:“黑兰市的安定团结局面不能破坏,有些事情得与楚书记多交流才是。”
刘伟名道:“我师傅也说了,黑兰市有方书记在这里坐镇,黑兰市的稳定局面就不会受到影响,他说你有机会的话,到了京城一定要到他家里去坐坐。”
方顺章就脸上发光道:“最近我就要到京里去一趟。”
刘伟名道:“我跟师傅联系一下。”
“伟名,放心工作!”
听到刘伟名跑到市里去了,查小伟的脸就沉了下来,明白这是刘伟名有意做给大家看。
自己有意表现出与刘伟名是很亲的关系,就是要进行迷惑,没想到刘伟名采用这样的方式破了自己的手段。
第二天一早醒来,多少也回忆起了昨天讲的一些话,查小伟就有些后悔。
目光在姜正权的身上扫视了一下,查小伟强露笑容道:“伟名有事就算了,有姜书记陪同,我今天就到春竹乡园区去看看,听说那里的发展很好。”
姜正权松了一口气道:“行,我这就安排。”
这次查小伟到来并没有制定行程,姜正权也只能请示了他之后进行安排。
查小伟本来就是来这里寻找机会的,到了春竹乡园区,看到一进都做得井井有条的,心中多少有些不快,不过,当他看到春竹乡常务副主任林雨仙时,眼睛就是一亮。
还别说,林雨仙也是一个少见的美人,特别是那身材凸凹不平的,远看山山水水,近看更显风情。
一看到林雨仙,查小伟心中就在想,这样的女人不知道压在身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当然了,毕竟是市委宣传部长,查小伟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地方,很是矜持地握住林雨仙的手道:“你们的工作做得非常不错!”
林雨仙哪里知道查小伟的心中转着什么样的念头,忙说道:“感谢查部长来检查指导工作。”
查小伟就微笑道:“我一直都听说你们春竹乡的工作做得不错,也很想就春竹乡的情况进行全面系统的了解,抽时间你到市里来向我专题汇报一下,宣传部门就是要大张旗鼓的宣传你们这样做出成绩的单位,要树先进!”
林雨仙抽回手时,发现自己的手被查小伟紧握住并没有放手。
查小伟更是用另一只手轻轻抚在林雨仙的手背上说道:“你们很不错,不错。”
用了一些力,林雨仙终于把自己的手抽了回去?脸上就有些发红。
“同志们啊,看到了草海的发展,这让我明白了刘伟名同志工作的艰难,能够把这样的一个地方发展现来,需要付出的很多啊!”
查小伟大声对着众人说道。
“小林,一起走走,有不少的东西要我们了解。”
查小伟招呼了一声。
林雨仙今天是一条白色的牛仔裤?这条长裤就把林雨仙的身材完美勾勒了出来,本就是一个高挑身材的人,那两条大腿崩得就很紧。
查小伟一边有话无话向林雨仙询问,一边闻着从林雨仙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
结了婚的女人自然有着独特的风情,一颦一笑中,林雨仙完全就是查小伟心中想象着的那种女人。
这时的汪凌松正在山庄里与几个铁杆人物聊着。
办公室主任哈哈一笑道:“昨天真是喝多了?查部长都出了洋相!”
大家都是一笑?查小伟要求安排活动的事情也暗中在传出,这事并不是秘密的事情。
汪凌松正在想不出该从何着手时,听到办公室主任的这话,心中就是一动,这个到是一个突破口。
本来汪凌松是想找大家来布置一下如果搞查小伟的?现在听到了这办公室主任的话,再一想到人多口杂的事情,也就没有再说那件事情。
与大家吃了午饭后,就回到了县里。
一切都是秘密进行,回到了县里,汪凌松坐在办公室就在想着该怎么样做才不至于引火烧身?也不会把刘伟名卖掉。
这事的确是一件很难办的事情。
正在坐着想事,办公室主任又笑着走了进来,对汪凌松小声道:“老板,这个汪部长我感觉很好s的!”
办公室以主任就是汪凌松最心腹的人,两人平时也时常在一起商量事情,听到办公室主任伍为志这样一说,汪凌松就让他坐了下来?笑问道:“你怎么这样说呢?”
“我们的人不是负责安全吗,大家回来说了,今天那查部长估计是看上了林雨仙,拉着林雨仙陪着问长问短的,握着林雨仙的手就不想
汪凌松就脸上露出了笑容?昨天发生了那种事情,今天肯定就有不少人暗中在关注着查小伟?公安局的人本来就是这种观察的行家,下面的人在观察这种事情上还真厉害,肯定是伍为志的亲戚跑来跟他说的,脸上却表现得严肃道:“背后议论领导要不得!”
伍为志笑了笑,知道汪凌松就这样说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