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了看姜正权,刘伟名心想,楚宣说了要给自己加担子,县长再加担子可就是书记了,也不知道楚宣打算把姜正权安排到什么地方。 . v o d t w .
再想到姜正权是谢逸的人时,刘伟名同时也在猜想,也不知道谢逸面对着楚宣的要求,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想到这里时,刘伟名又明白了楚宣的一个心理,他这是有意要这样做,是要做给他的父亲看的,这也是一种叛逆的行为吧!
想明白这些,刘伟名的嘴角情不自禁就流露出了一丝笑意。
这个楚宣,这次的上位肯定是谢家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他心知肚明这件事情,就是要给谢家上点眼药!姜正权哪里明白刘伟名有了那么一些想法,看到刘伟名的笑意,微笑道:“看伟名的样子,一定是有什么好事了!”
刘伟名忙说道:“姜书记,梦依从国外回来了,说是要我到京里一趟,私事,想跟你请一个假,几天时间吧。”
姜正权就笑道:“女朋友回来了,去见女朋友,难怪伟名那么高兴了!”
听着姜正权打趣的话,刘伟名尴尬似一笑道:“让姜书记见笑了!”
姜正权又笑道:“行,你去吧,临走前把工作安排一下。”
“工作上的事情到是没什么要安排的,打个招呼就行了,反正有姜书记在这里掌舵,出不了问题!”刘伟名小小的奉承了姜正权一句
姜正权哈哈大笑道:“每一次伟名到了京里都能搞到一个项目,我可是希望这次也不要空手而归的。”
两人都笑了起来。
请了假出来,刘伟名就朝着县一中赶去。
车子到了门口,刘伟名让司徒羽把车子开回,他也很想用一个老百姓的身份了解一下县一中的情况。
今天估计是由于报到的日子,整个的一中门口停满了各种各样的小车。
刘伟名身上穿的是一套很一般的服装,皮鞋上更是还有着一些泥土,跟一般的家长也没有太大的区别,甚至看上去就是家庭条件并不是太好的人。
谁也没有想到县长私下跑到了这里,大家都忙着为孩子报名。
向着里面走入,刘伟名询问了一些学生,知道高一年级的方位,就走了过去。
刚走到一处地方,刘伟名一眼就看到了一些春竹乡的学生。
那些学生身上的衣服比起城里的学生就显得简朴了许多,正有一群人站在那里,一些家长也跟在他们的身边。
刘伟名走过去时,其中有几个学生一眼就看到了刘伟名,每一个人的脸上都透出了激动。
“刘老师!”
就有学生大声喊了起来。
刘伟名微笑过去,笑着与大家打招呼,看到都是自己教过的孩子时,刘伟名的心中是兴奋的。
“怎么都聚到了这里?”刘伟名问道。
听到询问,大家的脸色就微微一变。
“怎么了?”刘伟名问道。
一个家长看了看自己的孩子道:“一中今天的生员多,学校分了尖子班、照顾班和普通班,尖子班肯定是师资力量最强的了,我们正在合计,是否让孩子到尖子班去!”
刘伟名疑惑道:“不是按成绩吗?”
一个学生就说道:“刘老师,今天学校规定了,尖子班有三个班,每一个班限定五十名学生,不过,如果缴两千元钱,就可以进入尖子班,照顾班的师资稍差一点,不过,也是很不错的,缴得少一些,只需要缴一千元就能进入,如果不缴这笔费用的话,就只能进普通班了,据说普通班的师资力量差不少。”
刘伟名的目光是瞬间有了一股杀气,自己还真是不知道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正当刘伟名要发怒时,就见到有一个年轻人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一边记着一边走了过来。
刘伟名一看时,只见这周围也有着不少的看似农村的人在那里,看上去跟春竹乡的这些人差不多,仿佛也是在想着分班的事情。
“各位家长,听说草海县一中在分班时要收取高额费用,不知你们是怎么看这事的?”
那年轻人竟然就从包内拿出了一个小型的摄相机对着了那些家长。
一愣,刘伟名的目光就是一凝。
“你是什么人?”一个家长就对那年轻人问了一句。
刘伟名也很想知道这年轻人是什么情况。
那年轻人从包内拿出了一个证件亮了一下道:“我是省报记者,得到消息后,我们报社非常重视,这次我们就是来了解这件事情的。”
刘伟名心中已是暗惊了,省报记者?
自己就在这草海县都不知道有这样的事情,省报的记者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看情况这次到来的还不仅只是一个记者,应该还有不少这样的人!
这事透着怪异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一中搞出的这种收取费用的事情如果真的捅了出去,很有可能就会引起舆论的讨伐!
刘伟名已经不会把这件事情看成是一件小事了,他感到这事很有可能就是一种预谋性的行为。
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搞事情,必须要用最快的时间快刀斩乱麻的把这件事情平息下去!
刘伟名的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看着那年轻人在人群中采访,更是看到其它的地方也有人在向家长们问情况,刘伟名更感这是一次有预谋的行动,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把草海再次推到风尖上面。
肯定是有人暗中在设计着自己!
今天不到一中来一趟,指不定真是要出什么妖蛾子!
“老孙,通知一下,让政府在家的副县长,教育局长班子成员到县一中来,我要开一个现场办公会!”
刘伟名掏出手机就拨通了政府办主任孙民富的电话。
听着刘伟名杀气腾腾的话,孙民富也是心中一惊,急忙答应了一声,忙着就快速进行着通知。
刘伟名又拨通了姜正权的电话,把自己知道的县一中乱收费的事情讲了一遍,然后说道:“姜书记,我们县一直都强调不得乱收费,县里对教育的投入并没有少他们的,竟然敢顶风做出这样的事情!另外,我还有这样的发现……”
听了刘伟名的讲述,姜正权也是一惊,竟然省报的记者就跑来了,这事肯定有内情,作为书记,如果真是搞出了事情自己也脱不了手,想到自己刚背了一个处份,再搞一个的话,还要不要仕途的进步了!
“伟名,这事你全权处理,如果情节严重,该摘帽的就摘帽!”姜正权也是急了,这事完全就是跟他过不去。
今天是各中学新生报到的日子,教育局长陈进仁坐在办公室里面正想着心事,突然就接到了孙民富的通知,把他吓得不轻。
“孙主任,就说到县一中?”陈进仁确认似地问了一句。
“老陈,不是我说你,教育的工作县长是多么的重视,你到好了,也不知道捅出了多大的漏子县长这次可是把县里的副县长们都通知到了的,还要求你们的班子成员都参加,动静可不小啊!”
陈进仁的头上已经冒汗了,一边往外走,一边让办公室主任快速通知班子成员。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辆辆的小车朝着县一中赶,谁都不明白今天刘伟名要搞什么事情,只是知道一点今天有人要倒霉了。
刘伟名通知的事情,草海县还真是没有人敢不及时到来,刘伟名早已在大家的心目中上升成杀神了。
坐在车上,陈进仁拨通了县一中校长的电话,张口就是一阵怒吼。
当陈进仁率领着教育局的班子成员们到来时,已经到了不少领导了。
再看看一中的那些班子成员们也都到了大家大气都不敢喘地站在一旁。
刘伟名今天的动静搞得很大本来就是新学期的新生报到,家长就很多,一下子搞出了这样大的动静,很快就聚集了一大批的人。
刘伟名注意观察了一下,看到那几个记者模样的人也都挤了过来。
要的就是他们到来!
常务副县长李永卫匆匆赶来看到搞出了那么大的阵仗,不解道:“县长,发生什么事情了?”
刘伟名这才看了众人一眼,说道:“今天,我们就当着家长们开一个办公会议。”
“同志们,草海县是一个贫困县一个贫困县要发展起来,首先就得重视教育,在这件事情上县委政府是高度重视的,也做了大量工作的,现在全县的学校改造工作全面展开,上级也支持,投入了大量的资金支持县里一再强调,在办教育上不能以赢利为目的,更不能制造名目乱收费,可是,今天我大开了眼界了我们的一中竟然搞出了尖子班、照顾班和普通班的名目,更是针对各班的情况收取着数额不低的费用,同志们啊,办教育难道非得收取这样的费用才能够办得成?我就不明白了,县一中是要培养什么样的学生,是要办哪家的教育!”
刘伟名的声音提得很高,差不多要骂人了。
陈进仁这才知道是这么一回事,心中暗想,当时自己是知道了这事的,想着的是生员较多,也无可非议,真是忘了刘伟名的思想了,糊涂啊!
看到刘伟名杀气腾腾的样子,陈进仁的腿就有些发抖,心中暗想,完了,自己这次是要有事了!
另外一个担心的是主管教育的副县长吴晓平,在调整工作的时候他是分来负责教育这一块的,听到了刘伟名的这席话,心中一惊,就看了一眼刘伟名,难道说刘伟名要对自己动手了?
吴晓平是知道自己的情况的,自己与刘伟名有着过节,前段时间查小伟到来之后,还以为查小伟有大后台,自己及时投了过去,也讲了刘伟名不少的坏话,做了一些事情,难道说刘伟名要整自己了?
其实,大家都没明白刘伟名的意思,今天这事明显是有人要借着搞事,不做出姿态,估计草海就热阄了。
刘伟名当着家长们讲了一阵,然后大声道:“草海县的教育事业就要做到公开透明,要让每一个孩子都能够上得起学,能够有一个好的读书环境,我们现在有些人把教育进行了歪曲的理解,仿佛没有钱就没有好的老师教授了,如果真是这样想,他们就卒错了,草海县就是要打破这样的惯例,老师是干什么的,就是传道授业的,就是为人师表的,县里自问并没有亏待他们,工资是超过了公务员的,在这样的条件下,就得把心思用在教学上!谁如果还不满足,他就没有资格来充当传道授业的工作,就让他去找更适合他的事情!”
刘伟名也不怕得罪一些老师,他也知道学校这样收费,有一部分会发给老师,老师们是高兴的,但是,他就是要尽自己的努力去改变这样的情况。
大家都静静听着。
刘伟名继续说道:“县一中是全县最好的中学,就不能辜负这个称号,在全县的教育工作中,你们县一中缺人给人,哪一个老师优秀都被你们挖来了,还说什么师资力量不行,既然有老师不行,就优胜劣汰,别在这里误人子弟!分班我不反对,但是,借分班来收取钱财,这就是一种,就是一种私欲!”
刘伟名的话震得大家心神大乱,特别是一些涉事的人们。
陈进仁这才发现,刘伟名并不是要把问题扩大化,是有意识地控制在了一中,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到刘伟名看过来的目光,陈进仁忙说道:“县长,这是我们的责任,一定尽快在全县范围内进行清查,存在这样的问题立即纠正!”
刘伟名又说道:“我们办的教育是人民的教育,教育本来就是为人民群众服务的,拿着政府发的工资,这本就来是应尽的责任,再收取费用,这就很过头了,在草海县,这样的事情要坚决杜绝!”
副县长高占金道:“县长说得好,草海的大多数家庭都不容易,巧立名目收取他们的钱财,这会大幅增加大家,特别是贫困家庭的负担,决不能够让他们再花这种冤枉钱了!”
刘伟名看向副县长们时,大家都纷纷谈了自己的看法,看到那么多的家长在这里,大家更是对一中的行为加以了批评。
反正知道刘伟名要对一中开刀,这种事情又不涉及自己的利益,再说了,同意了这事,也能获得老百姓的信任,一时之间,县一中班子就成了重点打击的对象。
大家只是感觉到刘伟名有些小题大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