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看到大家态度一致,这才说道:“我有几个建议:一是建议针对县一中的行为,由县纪委组成调查小组进入一中,对一中的各项费用进行检查,如果情况严重,立案处理;二是对于县一中校长,建议先停职处理,待纪委检查了一中的费用使用情况后再处理;三是对于收取的费用,如数退还学生家庭,由一中针对班级和师资的情况重新进行调整;四是在全县范围内针对这种乱收费的行为进行教育局内部的自查,乱收了费用的要退还!”
“大家认为怎么样?”
常务副县长李永卫点头道:“我同意!”
其他的几个副县长也纷纷赞同。(品#书)
看到刘伟名看过来的目光,全身都被冷汗湿透了的陈进仁心中早已充满了杀气,认真道:“请各位领导放心,教育局会立即展开工作,对全县的中小学进行一次全面的自查,教育局愿意接受县里的检查!”
刘伟名微微点头道:“你们能够有这样的态度就非常好,你们要记住,我们办的教育是人民的教育!”
家长们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办公会。
听到了刘伟名的讲述,再听到对县一中的校长都处理了时,大家看向刘伟名的目光中透出了更多的信任。
一名家长大声道:“刘县长,我们支持你!”
“这事原来是下面的人乱搞啊!”
“草海有刘县长在,在家就放心了!”
春竹乡的那些家长和学生们看向刘伟名的目光中透着太多的兴奋,看到刘伟名那么的强大,大家都想对周围的人说刘伟名就是自己的老师。
杨玉仙和崔月兰等几个女学生站在那里看着刘伟名那庞大的气势,再听到了刘伟名把一个大家心目中强大的校长都拿下了时,激动得脸上都一片彤红。
几个记者站在那里却是有些郁闷,这个报道有些不太好写了,难道要表扬草海?
上了车子,刘伟名招呼一声,把孙民富叫到了车上,微笑道:“都录下了?”
看到有县电视台的记者去录制内容,刘伟名知道这应该是孙民富安排的结果。
“我通知了县电视台,他们对这事很重视。”
刘伟名赞许地看了一眼孙民富,自己忙中还是忘记了叫电视台的人过来,还好孙民富没有忘记这点,孙民富是一个好用的人啊!
自从孙民富投到了自己一方之后,一直都很忠心,这人能力很强,也好用,刘伟名也存了培养的打算,这次与楚宣介绍时,重点也推荐了孙民富。
“老孙,宣传工作是我们县的一件大事,下一步你要多操心一些。”刘伟名就点了一句。
孙民富的脸上顿时现出了惊喜。
刘伟名的这个暗示太明白了,下一步自己很有可能就会担任宣传部长!
别看只是一个部长,县委宣传部长可是进入常委的人,自己从此以后将会进入县里的核心层了!
“县长,我听你的。”
这句话代表了太多孙民富的感慨,自己终于快要出头了!
县一中的事情做完后,县里的常委们都来到了县委小会议室里。
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听到刘伟名在县一中大张旗鼓的搞事,多少都有些看法。
坐在县委小会议室里,姜正权的心情却是不安,竟然有人暗中在县里搞事,要不是刘伟名发现,这事又得在网络上炒作起来,难啊!
很快,刘伟名也进入到了小会议室。
看到刘伟名进来,姜正权就站起身来上前与刘伟名握手,一边握手,一边问道:“怎么样了?”
“应该没事了!”
姜正权这才松了一口气。
坐下后?姜正权看向了大家道:“今天发生了一件事情,要不是伟名操作灵活、快速,我们草海县又将再次被推到风尖上面,下面,请伟名同志把整个的情况向大家通报一遍。”
刘伟名环视了一下大家,严肃道:“情况是这样的??????”
刘伟名就把自己本来想到一中去看看春竹乡的学生报名情况,结果发现了问题?特别是看现了省报和省台记者的事情向大家细细说了一遍。
听着刘伟名的讲述,大家这才发现根本就不是一件小事,是有心人想要整草海了。
再想到竟然到来的是省里媒体时,大家的心中都感到了不安,肯定是省里某个大佬对草海不满了,这可是一件要命的事情!
刘伟名继续说道:“我让公安局的人查了一下?来人的身份是可以确认的!”
大家这时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到底是谁要搞草海呢?
刘伟名又说道:“有那么几个问题需要调查,第一,我们县大会小会都在说教育的事情,我不相信县一中的领导们不知道这事,既然知道了?是谁给了他们胆子这样干,这是其一,第二呢,省里的媒体为何知道我们的县一中会做这件事情,来得又那么准,是谁把这件事情通报上去的?第三,既然到来,为何不通过我们的宣传部门,或是有人在有意隐瞒,又是谁为他们提供了便利?”
对啊,这事真是太怪了!
姜正权哼了一声道:“看来有人真是希望我们的草海出事,我认为这件事情必须派出精干人员组成小组?专项调查,我就不相信了,这事真的查不出来!”他是真的急了。
陈锁源道:“这事好在刘县长处置及时有效,否则真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乱子,我认为既然把整个过程录了下来,就要由宣传部门及时把这个报道送上去,更要在县里的网站上传出,只有这样,有些人才不至于搞出事情来!”
苏全忠道:“我认为应该立即调查,对于有意要抹黑草海的人,县里要严肃处理,决不能放任!”
李永卫道:“情况的确是这样,当时我注意到真有人拿着摄像机在摄制,还以为是哪里请来的人,呵呵,我还以为是县长请来的媒体呢,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样的一些内情,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用这种快刀斩乱麻的手段化解危局,县长做得很好!”
刘伟名道:“事情我们县已及时处理了,这事应该不会再搞出事来,通过这件事情,也给我们提了一个醒,无论什么时候都一定要把县委的决定落到实处,要加强检查和监督,决不能上面一套,下面又一套,另外,各块的责任制也得加强,在位上就要谋其事,我们的有些同志就是麻痹大意,以为一切都在掌握当中!”
姜正权点头道:“我看伟名的意见是对的,这事要加强!”
刘伟名微笑道:“下一步就是我们自查了,这个需要纪委的同志和公安部门的同志来配合做。”
很快,在会上就形成了由廖歆琰为首的领导小组,针对这件事情展开调查。
事情已经做完,刘伟名来到姜正权的办公室道:“姜书记,下面的事情我就不参与了,还请你多费心一些。
叹了一声,姜正权道:“伟名啊,草海完全就是一个风尖之处,说个实话,我都干得精疲力竭了,真想找一个地方清闲一下!”
刘伟名道:“主要是我们用大量的精力在做一些与工作无关的事情,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招呼着刘伟名坐下,姜正权道:“市委楚书记今天打了一个电话给我了,可能我的工作会调整!”
说这话时,姜正权的脸色变幻不定。
应该是楚宣要开始动了!
刘伟名道:“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为人民服务。”
姜正权道:“看到草海一天天的发展起来,我真是不舍啊!”
“相信姜书记的工作市里也是看得到的,草海的发展凝聚了姜书记的心血,草海能够有那么快的发展,是广大草海干部群众团结在县委周围工作的结果。”认真说起来,姜正权到是真的没有给自己制造麻烦,刘伟名对姜正权的好感还是很多的。
“去吧,人家梦依可是等着你的!”姜正权感慨了一阵,笑着打趣起来。
刘伟名也微微笑了笑。
送出了刘伟名,姜正权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一口,看着门口的方向自语道:“前途无量啊!”
整个的情况姜正权其实很明白,今天的这件事情当然不可能是偶然的行为,一想到孙系的林伯诚时,他有一个猜测,这应该是得到了林伯诚的授意才做出来的事情,应该针对的是刘伟名,没想到刘伟名误打误碰的发现了这件事情,并且还及时破解了,这个刘伟名真的是厉害的人物,那么短的时间就想到了这样的一种破解办法,表现出了其雷霆的手段,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刘伟名政治的智慧。
不能再留在草海了,各种的明枪暗箭都针对着刘伟名,虽然不是针对于自己,但是,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受到了连累。
今天要不是刘伟名破解了,刘伟名作为县长肯定会有麻烦,自己呢,书记难道就没有麻烦了?
楚宣跟自己谈话虽然有给刘伟名腾位子的想法,何尝不是自己避祸的机会!
刘伟名这时也进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把整个的事情想了一遍,刘伟名也算是放心了一些,这事应该是林伯诚授意在搞,也有可能他并没有出面,但是,在这时候搞一下,至少可以拿这件事情达到对自己的打击
当然了,刘伟名也并不是很确定就是林伯诚搞的事情,也许是其他的人也难说,甚至还有可能是孟家的人在搞事。
想到刘凡不明不白就出了事情时,刘伟名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应该到京里去看看情况了!
拨通了田林喜的电话,刘伟名感到这件事情并不一般,还得跟田林喜说一下才是。
田林喜听完了刘伟名的讲述,过了一阵才说道:“伟名,这事你做得不错,应该是有些人有针对性的展开着一些行动,你要知道,刘家现在势弱,虽然有了转机,但是,下面的人如果出了事情,他们上面的并不会去承担责任,这都是小辈间的争斗,这种争斗,上面并不会掺合
刘伟名就进一步明白了下面层级可能会越发激烈的事情。
“我明白了。”刘伟名说了一句。
田林喜笑道:“你不是正在被暗中考核吗?我看啊,这次你应该是加分了,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有那么快的反应,做的事情又有章有法,这很不错!”
谈到了楚宣跟自己的对话时,田林喜微笑道:“这是好事,楚宣这个人也是一个有主见的人物,对他的父亲,他心中应该是有怨念的,这次有些人硬是把他调离了黑兰市,他同样也不满意,这是要有意为难上面的人,不过,现在那些人并不会驳楚宣的面子,你的进步应该问题不大。”
刘伟名听到田林喜这样一说,知道自己的进步已经进入了快车道了。
一走出机场,刘伟名就看到站在那里的刘梦依。
“伟名!”
刘梦依也看到了刘伟名,招着手喊了几声。
“早就来了?”刘伟名走过去时就问了一句。
刘梦依已是投入到了刘伟名的怀里。
两人紧紧抱了一阵,感受到四周人们的目光,刘梦依羞涩道:“我刚到不久。”
虽然两人已是那样过了,刘梦依仍然很是害羞的样子。
坐进了刘梦依的车内,刘伟名问道:“情况怎么样了?”
听到询问家里的情况,刘梦依就摇头道:“很不好,刘凡这次仕途的路可能是要断了,他爸气得真跺脚。”
“你们的项目谈得怎么样了?”
“谈成了。”
刘伟名也没有去了解他们是什么项目,这事他并不是太关心。
看向刘梦依,刘伟名道:“如果累了,就别那么拼命,身体重要。”
“也就是忙这么一阵了,结了婚,我就要做一个好太太,天天陪着你。”
刘伟名听了很是高兴道:“行啊,在草海购一处房子,你就天天在家做饭好了。”
“想得美!”
两人都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