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进了刘家,刘伟名看到刘栋流和刘栋宇正坐在那里讲着话。复制网址访问
打了招呼后,刘栋流对刘伟名道:“伟名,你到书房来,我们说会话。
直接就进了书房。
这次书房中就他们三个人。
刘梦依早已倒了一杯茶水端给刘伟名,然后走了出去。
看着刘梦依把门带上,刘栋流叹道:“伟名,现在的问题有些大,这次就是让你回来后,一家人聊聊。”
看向刘栋流,刘伟名发现他的头发又白了许多。
想到田林喜对刘家人的评价时,刘伟名感到田林喜的评价较为中恳,刘家的几个长辈都不是能稳得住局面的人。
看看刘栋流的样子刘伟名就明白,事情可能很复杂,刘栋流也压力较大,刘家由他来主持大局真是有些为难他了。
“伟名,你现在也是刘家的一员了,有些话就可以对你说了,别看我们刘家风光无限的样子其实,早就已经是摇摇欲坠的情况,我们维持起来很难!”
刘伟名心顺想,这事外人早就看出来了,只是刘家的人不承认而已。
“我听说凡哥出了事情,就是不知道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刘伟名问道。
刘栋宇叹了一声道:“这就是我们叫你回来要说的一些情况现在韦家、谢家、还有孙家为首大家都有暗中的联合,目的就是要把我们刘家的子弟阻击在基层,华老不过问事情了,老郑家对我们的帮助也很小,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能是靠我们自己的人去努力,可是,你是知道的,几个臭小子根本就没有把心放在工作上,从政的经验又差,刘凡只是第一个出了问题的人而已!”
刘伟名道:“上面的应该不会插手都是由下面的人在斗,小心一些,应该不会有大的问题。”刘伟名也明白,像华老那样的人,刘家的小辈们斗得如何,他根本就没看在眼里,就更不可能伸手帮了。
刘栋流苦笑一声道:“那几个小子有你的精明我们就不怕了,关键的是他们……”
刘栋宇也是摇头道:“你说的是对的,上面的人不会越级插手,可是,他们不动手他们会暗示下面的人动手啊!你看看小凡,在县里任一个副县长这次不知怎么的,就被人设计了一下,我们尽力保他,没想到的是事情越搞越复杂,现在他唯一的出路就只有一个,回京了!”
“换一个地方不行?”
刘栋流道:“我们这些人家的子弟其实中央都是重视的,每一个人都纳入到了重点的考察中,当然了,考察起来就更严,如果出现了重大的失误,虽然可以弄到京里一些清闲的部门,但是,其仕途也就算是全完了,小凡是无望仕途了!”
刘伟名抿了一口茶水,想着这件事情。
刘栋宇道:“其实,京内的人们互相之间谁没有一些磕碰的事情,哪一家又希望对方的子弟成器,抓住了机会可都是朝死整的!韦家如果放手,小凡还有可能过得了这一关,关键的是他们并不会放手。”
这话说得刘伟名也有些愕然。
“伟名,你那里没事吧?”刘栋流对自己的这个女婿还是非常关
刘伟名就把县一中的事情讲了一遍。
两个老人听完刘伟名的讲述,全都心惊道:“好险!要不是你发现了,又稳妥进行了处理,指不定真会发生什么事情!”
刘伟名微笑道:“就算弄到了网络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多花一些精力而已。”
刘栋宇点头道:“虽然动摇不了你的位子,却也能够制造出麻烦,如果你们的阵角乱了,对方就有了机会,这次几家人合力的力量很大,宁海的老田都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来来,加上孟家的加入,问题更加复杂!”
刘栋流看向刘伟名道:“伟名,说个实话,我们刘家现在就都在看着你了,你那里可不能出任何的事情啊!”
刘伟名微笑道:“只要认真工作,没什么大不了的。”
刘栋流就摇头道:“只知道低头工作的人,迟早都要出问题,一边工作,一边还得抬头望着。”
刘家的这些人理论上到是一套套的,到了实际的工作中后,却并不能够运用自如!
刘伟名还是有些不解之处,对刘栋流道:“爸,那谢家与刘家怎么就成了死对头了?”
“这事是老爷子时的事情了,你只需知道一点,当时我们老刘家很红,很火,谢家触到了老爷子,结果打得厉害,要不是有人保着,谢家当时就不在了。”
刘伟名就摇头这果然是世事无常,现在反过来了!
刘栋宇道:“这次除了小凡外,小政那里也出了问题,你三叔都赶过去了,估计小政的结果与小凡差不多。”
如果说刘家还有人比较有前途,刘凡与刘政就是刘家重点培养的人,现在对手们一齐开火一下子就把刘家的这两个重点人物拿下了,这当然让刘家慌了手脚。
听了一阵,刘伟名感到自己根本帮不上刘家的忙,这种事情自己的层次也太低了一些。
“查出了凡哥那里是由谁家主导在搞他?”刘伟名问了一句。
刘栋宇道:“虎丘县是韦家的势力范围,本来以为那地方安全,没想到……”
刘伟名也是暗叹刘栋宇是一个精明的人他自己的儿子肯定是要放到最安全的地方,当初韦家与刘家还是很亲近的关系的,把儿子放到虎丘,相信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够有进步,估计他都没有想到事情的变化会那么快现在一下子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刘凡就出了问题了,这的确是谁也没想到的。
“政哥应该也是在韦家的范围内吧?”
想到长天县也是与虎丘一个省,刘伟名就问了一句。
刘栋流点头道:“当初就是想要请韦家重点培养,就放到了韦家的势力范围内,毕竟韦家与刘家还是隔着一些关系到哪里也说得过去,真是没有想到韦家翻脸不认人了!
政治上从来就没有永远的朋友!
这句话刘伟名又有了深刻的理解,现在韦家是把所有的怨气都发泄了出来,刘伟名甚至想到了草海发生的事情,很有可能林伯诚也是受到了韦家的暗示。
几处瞬间出招,一下子就拿到了两人的把柄,自己也差点中招。
对于韦宏石刘伟名也生出了一种敬畏,这个老小子果然厉害,出手都是毒招!
“现在只是有一些情况,还没有定论,找点关系说道一下吧!”
刘伟名只能这样说了。
聊了好一阵从书房中出时,刘伟名就看到了刘凡坐在那里。
看到刘凡坐在那里刘伟名就走了过去。
刘凡脸色很差,估计这件事情也真是把他弄得难受,看看刘伟名,刘凡苦笑道:“让你见笑了!”
“你这臭小子,怎么就不让人省心呢,被人家那么轻易就设计了!”
“那个项目我并没有贪钱,也没有做什么事情,只是挂了一个指挥的名而已,我是经得起查的!”
听到刘凡这样说话,刘伟名暗自摇头,那地方就是韦家的天下,估计现在各种的证据都准备好了,这刘凡还没有看明白情况!
刘栋宇到是明白人,哼了一声道:“你想得简单!”
他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正好,反正我也没打算从政,有伟名顶着就行了,只要有伟名在,刘家就倒不了!”刘凡对刘伟名到是信任得很。
坐下来,刘伟名拍了拍刘凡的肩膀道:“事情还没有到最后,应该还有机会,再想想吧!”
这时刘栋流和刘栋宇都相继走了出去,他们还有着工作上的事情要处理,屋子里一下子静了下来。
看了看刘梦依,又看看刘伟名,刘凡道:“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这话说得刘梦依的脸顿时红了起来,看了一眼刘伟名道:“伟名,凡哥心情不好,你陪他去外面放松一下吧,最近几天他老被他爸骂了!”
刘伟名迟疑了一下时,刘梦依笑道:“我刚回来,公司里面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你们去吧。”
看着刘梦依离去,刘凡一竖大拇指道:“你这老婆不错,知道关心人!”
看到刘凡强作欢笑的样子,刘伟名道:“走吧,我陪你喝几杯去。”
两人就走了出。
“伟名,你不知道,我这次真的是丢脸了!”
喝了一阵酒,刘凡越想就越是郁闷,向着刘伟名述苦起来。
“你不是喜欢在京里吗,这次也是一个机会,就回京里做生意吧!”刘伟名安慰着。
“你不明白的,凡是在外面失败回来的人,在大家眼里就是掉价的人了,我这次真是没脸再见大家!”
这里是一个很自由喝酒的酒吧样的地方,看上去人很多,就算是白天也很热闹的地方。
刘伟名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看着红男绿女们围着一个大大的台子情绪高涨的样子,感觉很是新鲜。
震耳的音乐,更是看到台上女人很夸张的舞蹈,下面围着的是狂热的人群。
“这里就是一个喝酒玩乐的地方,什么样的人都有,算是京内一个人杂的地方吧!”
看到刘伟名好奇望着人们,刘凡说道。
“你喜欢到这样的地方来玩?”
“你不知道,还是这样的地方玩起来畅快,有时郁闷了,就来这里泡泡少妇,那也是一种另类的刺激!”
刘伟名就向着一些喝酒的人们看去,有几人一堆的,也有独自一人的情况。
顺着刘伟名的目光,刘凡看到的是一个看上去很性感的少妇,以为刘伟名对那少妇感兴趣,嘻嘻一笑道:“这里的女人很多也同我们一样,是来找机会的,如果你看上了就去试一下,没准能成好事。”
刘伟名瞪了他一眼道:“你现在都这样了,还乱想!”
刘凡又是一大口酒喝了下去。
刘伟名道:“我去一趟卫生间。”
刘凡摆了摆手,独自在那里喝着。
刘伟名向外走去,人们疯狂在那里伴着舞台上的那女人狂舞着,好不容易才挤了过去。
走过了一条长长的过道刘伟名发现这些房间应该都是男女们成其好事的地方。
果然是一个人员很杂的地方。
“韦尔志带我们进入那地方,完成了任务后,相信会有大笔的奖金!”
“那小子根本就不知道情况,呵呵!”
“让他进我们的公司就是等这个机会!”
关了门在里面刚蹲了一会,耳中就传来了外面两个人用英语说话的声音。
刘伟名多少还能说一点外语,听两人谈话时并不废劲。
听到有人谈到韦尔志时透过门缝看去竟然是两个外国人一边小便一边在说话。
可能他们认为这样的地方并不会有人听得懂他们的说话。
刘伟名出来时,就看到这两个老外朝着外面走了过去。
略作沉思,刘伟名快速来到了刘凡这里,小声问道:“这里的情况你熟不熟?”
刘凡不解道:“当然熟了,老板跟我是哥们。”
“你在省厅或是公安局里面有没有关系?”
刘凡就奇怪道:“怎么问这话?”
刘伟名严肃道:“你告诉我有没有就行了。”
“我们老刘家在京里那么多年当然有这方面的关系了,正好,这段路的分局副局长就是原来老爷子的警卫员,对我们老刘家忠得很!”
刘伟名目光示意了一下那两个已经同样挤在人群中狂舞的外国人,小声对刘凡道:“看到那两个外国人没有,有一个你翻身的机会就看你敢不敢做了。”
刘凡也是公子哥,加上刘家也曾经红火过,就养成了他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说道:“哥哥我都这样了,再差也就是回来闲着,这口气我得出,你说吧要我怎么办?伟名,我知道你是有能力的人,这次我听你的。”
看到刘凡对自己那么相信,刘伟名微微一笑道:“刚才我上卫生间,听到了一个事情那两个老外,估计应该是跟韦尔志一起来的听他们的意思,可能是想通过韦尔志的关系窃取点什么,当然了,现在还拿不准会是什么情况,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就是想来我国窃取机密,韦尔志应该不知不觉中陷入了进去,并且为他们提供方便了,我的想法是这样的,你通过关系找点事情,悄悄把这两个老外弄去审审!”
刘凡也还是聪明,眼睛一亮,就要挽袖子道:“如果真是这样,老子非得硬把这事往韦尔志的身上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