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3章往大了整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就知道刘凡明白了自己的想法,微笑道:“拿到了证据后,把证据交给你爸他们就行了,后面的事情你就交给长辈去处理,不过嘛,这种涉及到老外的事情,可能会闹大,你可得有心理的准备才是!”
刘凡笑道:“这事你放心,我还真是要把这事捅出来!”
刘伟名微笑道:“拿到了人,你立即告诉你爸他们,他们有经验,也许你翻身就靠这个了!”
刘凡迟疑了一下道:“万一不是你说的那种呢?”
刘伟名笑了笑道:“你爸他们会搞,这事你只需要拿到他们就行了。 ”
看到刘凡就要打电话时,刘伟名笑道:“这事我就不掺合了,你们自己搞吧,估计梦依还在等着呢。”
刘凡就紧紧握住刘伟名的手道:“伟名,没说的了,我欠你这个情,这事你的确不要掺合,我是烂泥一团,韦家想搞我,老子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刘伟名微笑道:“往大了整,没事!”
说完这话,刘伟名就独自走出了这个娱乐场所。
虽然并不知道那两个外办想搞什么,但是,有一点刘伟名是清楚的,刘家长辈们虽然能力不强,玩起手段来并不比自己差?自己只是提供了一个机会给刘家,得到了这样的机会,如果刘家都抓不住的话,那就只能说明刘家真该倒下了。
打了一辆的士,刘伟名就回到了刘家。
果然,刘梦依正同黄欣坐在那里聊着家常。
看到刘伟名回来了?刘梦依好奇道:“伟名,刘凡呢?”
刘伟名笑了笑道:“他有点事情要做,我先回来陪陪你了!”
刘梦依就显得高兴,笑道:“伟名,我刚刚才在跟妈说起房子的装饰事情,一起过去看看?”
刘伟名也高兴道:“好啊?那就去看看吧。”
黄欣也显得高兴?说道:“你们的婚期没几天了,房子应该尽快搞好,现在装修已经完成,屋里该忝制的东西一定要忝制。”
三个人说笑中向外走去。
其实,刘梦依新购置的新房离刘家也并不是太远?开着车子很快就到了。
看到这里环境很是优雅,刘伟名道:“不错啊,早上起来锻炼身体时,空气很清新。”
刘梦依听到刘伟名赞扬,就高兴道:“不错吧,知道你早上喜欢起来练五禽戏?专门在院内搞了一个练功的地方。”
看到这里是一幢的别墅,刘伟名也是吃惊,问道:“很贵吧?”
黄欣笑道:“这里很好,多花点钱没关系。”
刘伟名就不太好再多言了,这刘家有自己的产业,自己看上去很多的钱财,对他们来说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看了房子?又陪着这母女两人去街上逛了一阵。
这次两母女真是疯狂采购,刘伟名到是成了搬运工。
这一逛就是数个小时。
正在逛着,刘伟名接到了刘栋流打来的电话。
刘栋流这时仿佛有些激动,大声道:“伟名,你们在哪里呢?”
刘伟名就说了地点。
“你快回来一趟?有重要事情跟你商量。”
刘伟名暗自点头,那么几个小时过去了?该做的事情应该都已做了,到是不知道结果如何了。
跟黄欣她们两人讲了刘栋流让大家回去的事情时,黄欣忙说道:“正事要紧,我们尽快赶回去。”
大包小包的购置了许多的东西,刘梦依显得非常高兴。
车子很快开回到了刘家。
进门时,刘伟名就发现除了刘栋流、刘栋宇外,刘雨露也坐在了里面,屋里更有着刘凡、刘洋。
看到那么多的人聚在这里,刘伟名心中明白,自己搞的事情应该搞大了。
黄欣也感到奇怪,看向大家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最近刘家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的,黄欣也有些不安,还以为刘家又出了什么大事。
刘伟名向刘凡看去时,看到刘凡的脸上一片激动,眼睛里面都在放光。
看到刘凡这表情,刘伟名暗自摇头,这小子还是无法做到把事情沉在心中。
“伟名,你回来了,快过来坐下。”刘栋宇比任何的时候都来得客气,招呼着刘伟名。
走过去打了招呼后,刘伟名坐了下来,微笑道:“凡哥的事情应该有转机了吧!”
刘栋宇感叹道:“真是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转机!”
刘雨露也微笑道:“看看人家伟名,随意一招就解决了战斗!”
刘梦依坐下后,好奇道:“伟名今天什么也没有做,就陪我们逛了一阵街了,关他什么事情?”
黄欣也是这样的想法,从刘伟名到京到现在,最多也就是陪刘凡出去了一趟,怎么说他解决了战斗的话!
刘栋流的脸上充满着笑容道:“有些人忙一辈子都做不出什么成绩,有些人却是不同,只需要一个指点,就能够做出惊天的大事来,你们不知道啊,别看今天才几个小时的时间,可是比任何的时候都来得精彩!”
刘雨露笑道:“什么是人才,人家伟名就是人才,把京里都搅翻了天,他到好,跑去逛街去了!”
刘栋宇放声大笑道:“畅快!畅快!”
几个人说着话,除了刘伟名多少明白了一些外,刘梦依和黄欣都是满脸的不解。
房间时面充满了一种快乐的气氛,刘家的几个人一改先前的那种沉闷,显得轻松了起来。
看到黄欣她们不解的样子,刘凡笑道:“还是我来说吧,今天真是畅快,没想到啊!”
刘栋宇赞许地看向自己的儿子道:“你就说说情况吧。”
看向刘伟名刘凡道:“我从来没佩服过人,今天我对伟名真的是从心底里面佩服了!伟名,你告诉我那两个老外有问题,又教了我怎么样做,我按你的办法通知了方叔,方叔对这事很重视,第一时间就亲自带人来到了那里,又把那两个老外制服带走了,随后更是用最快的时间进行审讯。”
刘伟名微微点头,也算那姓方的是刘家的铁杆,换一个人根本就不敢这样搞事,事情还是违规了许多。
刘栋流微笑道:“你方叔在审讯方面是行家。”
刘伟名知道那个叫方叔的刘家人肯定为了这事是不择手段了,不过,这种事情刘伟名也不想多问,只要能够拿得到证据,这件事情就算是圆满了。
再看向刘凡时,刘伟名暗笑起来,还真是需要这样的人来做事情才行,如果是那些官场老油子,顾虑就太多了!
刘凡兴奋道:“方叔太厉害了,第一时间就赶到了那两人住的地方,可能那两个老外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的住处就有着一些与他们上面人物秘密往来的内容,他们这次到京城来,主要的目的就是借用韦尔志的关系进入我们的一家秘密机构,从而窃取一项军工项目的资料。你们不知道,如果我们去得晚些,那些资料就被他们传出去了,两人也没有想到会那么快就被抓住,那些拍摄的东西还没有传出去呢!”
刘栋宇看向刘伟名补充道:“韦宏石有一个堂弟叫韦海生,此人在军委工作他开出了一个条子,同意韦尔志带那两人去参观,韦尔志书生意气的,根本就不明白情况,他在那家公司工作,竟然就把资料拿给那两人看了,韦尔志同样不知道那两人把资料全都拍照了。”
刘伟名听到这里就已经明白了,这件事情果然是自己猜测的情况,只是韦尔志应该是被蒙在了鼓里而已。
刘伟名就叹道:“我们现在有许多的人一谈起留学就觉得了不起,其实呢,海归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国家培养的是建设祖国的人才大量的人在国家花了大笔的金钱培养起来后就跑去国外为别国服务了,更有一些人把国外看成是天堂,总认为外国的月亮都是圆的,人家叫他们做什么事情就不动脑筋的去做,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的教育在培养人才上是出了问题的!”
这也就是刘伟名的一种感慨了,想到韦宏石的儿子都跑到国外不回来了时,刘伟名只能是摇头。
刘栋流赞同道:“伟名说得不错,这的确已是一个大的问题了,我们的教育到底是要培养什么样的人,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刘梦依更关心刘凡的事情做得如何了忙问道:“刘凡,结果怎么样了?”
刘凡笑道:“获得了这样的一些东西,方叔很重视,立即就告诉了我爸他们,后面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了!”
刘梦依就很是摇头,搞了半天刘凡自己都不明白。
刘栋宇笑道:“我给韦宏石打电话时,这小子开始还跟我哼哼哈哈的听到我了说出了这件事情时,他才慌了手脚,立即就让韦宏林过来看那些证据。”
刘凡笑道:“可笑的是那韦尔志并不知道情况,不知他从哪里知道了两个外国人被方叔他们带走了,还跑到警察局去闹了一场!”
刘栋宇也微笑道:“听到儿子在警察局里闹事韦宏石吓得不轻,一边让自己的老婆去把韦尔志带了回去一边乘坐飞机就赶到了京城,休息都没有休息就约见了老大和我。”
刘栋流叹了一声道:“这件事情毕竟还是无法动摇韦宏石的根本!”
刘伟名也暗自点头,这件事情只是韦尔志的无心过错,算起来也不能够动摇到韦宏石,最多就是韦海生有责任而已。
果然,刘栋宇道:“这事虽然韦家在想办法压,却也还是捅到了军委那里,韦海生的工作调整是必须的,这也算是把韦宏石的一大军中助力搬掉了!”
刘伟名微笑道:“证据在你们的手中,韦宏石应该有交换吧!”
刘栋宇道:“这事我们刘家拿到了把柄,韦宏石同意摆平小凡和小政的事情,下一步把小凡和小政另外调到其他的省去,在这件事情上韦宏石算是不再动手了!”
知道刘家与韦家也有一些秘密的交换条件,更有可能隐瞒了一些对韦家不利的东西,刘伟名微笑看向刘凡道:“凡哥算是经过了这一劫了!”
刘凡就感激道:“伟名,多的话我就不说了,我心里明白,没有你的话,这一劫我是无法过的,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往后,你指什么地方我就打什么地方!”
刘伟名就笑道:“偶然的事情!”
刘栋宇严肃道:“看似偶然,其实呢,要不是伟名的设计,小凡又怎么可能搞出这样的事情,还是伟名的功劳啊!小凡在政治上欠缺的地方很多,你到是真得多跟伟名学学!”
说着话,就见一个身着警服的中年人大步走了进来。
看到这人进来,刘凡就喊了一声“方叔”。
刘伟名向这人看了过去,发现这人的双眼锐利得很,一看就是一个精明的人,心中就在想,刘家还是有底蕴的,还是有一些人才存在。
刘栋流站起身来道:“起雄,快坐下说话。”
说着向刘伟名道:“伟名,来见见你方叔。
刘伟名对于这样的人还是充满了敬意的,伸手就握向了这个叫方起雄的人。
方起雄听到介绍说这个年轻人叫刘伟名时,眼睛就是一亮,他已经从刘凡那里知道,今天的这件事情完全就是这个刘家的女婿操作的,心中也充满了好奇。
“方叔,我叫刘伟名。”刘伟名握住方起雄的手说道。
哈哈一笑,方起雄道:“果然了不起!”
看向方起雄,刘伟名感慨道:“患难见真情,这次要不是方叔,事情就不可能那么圆满!”
听到刘伟名说起自己的功劳时,方起雄一摆手道:“老首长对我有恩情更大!”
大家聊了一阵,刘伟名感觉到这个方起雄很精明,心中就在想,这人到是应该帮他一把。
其实,在这件事情上,关键的人物就是这个方起雄了,这完全就是一个有胆有识的人物,搞到了最后,刘家的两个子弟到是免了一劫,对于真正做这事的方起雄,仿佛并没有什么样的好处,这刘家的人在做事情上还是有欠缺的地方,自己现在是刘家的人了,怎么也得把这欠缺的地方补上才是。
看向刘梦依,刘伟名道:“梦依,抽空一定要跟小柔讲讲方叔的事情。”
方起雄的眼睛一亮,看向刘伟名时,心中就感慨起来,还是这个年轻人会来事啊!
虽然方起雄并不太在意自己的职位情况,但是,刘伟名的这番话还是说得他的心是暖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