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梦依也是明白人,立即就知道了刘伟名的意思,笑道:“你放心吧!”
刘栋流这才想到了自己的失误,紧握住方起雄的手道:“起雄,这次你担的风险太大了!”
方起雄微笑道:“没多大一点事情,不就是一些外交的纠纷吗,我们华夏国现在不同以前了,不是谁可以在我们的门前人五人六的!”说话中就透着一股霸气。复制网址访问
刘栋宇道:“伟名,这次韦家认真说起来是欠了我们一个人情了,有些事情多少也算是化解了一些,你那里的压力想必会轻一些。”
刘伟名对此到是无所谓,笑了笑道:“其实呢?这件事情发生后,京城里面估计都传开了,对韦家也是一个打击,人情不人情的就不必去想了,我们只需要把握住一点,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我们站得稳,就不可能有人打得倒我们,无论是谁,想要搞事的话,他们就要有一种承担后果的思想准备!”
刘伟名同样说得霸气,大有你韦家想冲过来,我就击倒你的架势。
这话说得方起雄的心中感慨万千,都不知道刘家有多长时间没有讲过这样硬气的话了,看看刘家的子弟一代不如一代的,方起雄有时也郁闷,今天的事情就是刘伟名操作的,现在又表现出了这样的强大信心,这让方起雄的眼睛一亮,再次感到了刘家的希望。
也许,有了刘家的这个女婿存在,刘家会重新起来!
这是方起雄的想法。
方起雄更是想到了一个事情,如果刘家真的有一个撑得起场面的人,那些零散的刘家力量肯定又会聚集在一起,只要刘家的力量重新聚集起来,那将会是一支很强大的力量!
目光在刘伟名的身上看了一阵,越看就越感到刘伟名的身上竟然有着老首长身上才拥有的那种气势。
趁着自己还能做点事情,到是得好好的联络一下了!
刘家的人终于又过了一劫,特别是刘凡,通过这件事情,他也算是有了闪光的地方,在那里显得很是兴奋,刘梦依当然高兴了,看到刘伟名那么厉害,不知不觉中就帮了刘家一把时,仿佛眼睛都在笑,心中高兴得很。
大家都认真想过了这事的起因,刘家的几个长辈也以自己来猜想当时的情况,他们自问就算是自己知道了这事也没有那么大的魄力立即动手,很有可能这事就放过了,从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得出来,刘伟名也是一个有着决断的人物。
一早醒来,感受到怀里的一个人时,刘伟名这才想起来,昨晚半夜时,刘梦依是偷偷跑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来,刘梦依显得就非常的动情,两人很是缠绵了大半夜。
刘伟名刚有动作时,刘梦依已是睁开了眼睛。
抱着刘梦依,刘伟名笑道:“天大亮了,不怕你爸妈发现你跑过来了?”
刘梦依就轻笑道:“他们现在不管这个了。”
刘伟名一翻身压在了刘梦依的身上,很快,两人又进行了一次晨练。
刘梦依一直都是表现出一种温柔,特别是暗中也认可了郑小柔的存在,刘伟名对她有着一种很特别的感觉,每次与刘梦依做那事时都很是投入。
靠在刘伟名怀里,刘梦依道:“你可不能不要我!”
这个时候还说这样的话,听得刘伟名就有些诧异。
刘梦依一边用手在刘伟名的胸口划动,一边轻声道:“我知道刘家给你带来的麻烦很多,刘家不仅没有帮到你,反而制造了一个个的麻烦给你,我真的不想这样!”
原来刘梦依一切都明白!
在刘梦依光洁的后背上轻轻拍了拍,刘伟名笑道:“没有这些磨炼,我又怎么可能进步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刘梦依道:“我们刘家欠你的!”
“只要有你嫁给了我?这账就算是还清了!”
刘伟名这时的心情很是不错。
两人聊了一些闲话,刘伟名去洗了一个澡出来时,来到客厅里就看到刘家的几个长辈又坐在那里聊着。
一看时间,竟然已是九点多钟,这让刘伟名也感到有些脸红,长辈在外面坐着,自己竟然跟刘梦依在房间里面做那种事情!
脸上发热?刘伟名向几个长辈打了一个招呼。
几个长辈仿佛并没有在意刘伟名与刘梦依在房里的事情,刘栋流脸上带笑,对刘伟名道:“伟名,坐下说话,我们正在商量着小凡和小政到哪里去的事情,韦家的那里应该是不能再呆了。”
刘伟名道:“刘家应该也有自己的地盘?可以让他们过去吧?有他们过去,应该能够聚集一下力量。”
对于刘家的情况,刘伟名还是没有过多的去过问。
听到刘伟名这样一说,刘家的人脸上就多少有了一些发红,刘栋宇干咳了一声道:“伟名?你现在也是刘家的一员,刘家的事情还是要给你讲一下的,以前老爷子在的时候,我们刘家到是有几个省的掌控,随着老爷子的离去,加上几年下来的干部调整?我们的人不是退下了,就是出了一些事情,几个省都已是失去了!”
刘伟名心中已经明白,现在刘家在地方上根本就没有真正的势力范围,原来的领地竟然都已失去。
“省一级的人还有多少?”刘伟名问了一句。
刘栋流的脸上现出尴尬之情道:“有一些,不过,都没有太多的来往?我们也帮不了他们多少。
竟然成了这个样子!
刘伟名真是无语了,关系是要靠不断的经营才能更加紧密,刘家摆出一幅高高在上的架子,下面的人有了麻烦又不去积极的帮助,长此下去?刘家的那点力量当然就没有了!
“先换一个相对不激烈的地方,以后再说吧。”刘伟名只能是这样说话了。
刘栋宇道:“唉?现在什么地方都不好过,以他们这两个小子的能力,我是担心他们到了什么地方都要出事!”
刘伟名笑道:“如果再不放手让他们去做事,出事的事情还更多!”
刘伟名的话对大家也有了一些振动,刘栋流道:“伟名说得是不错的,不让他们下去磨炼一下,他们就永远不可能有任何的成长,我看这样好了,把他们安排了离伟名近一些,有个什么事情时也可以及时向伟名求教。”
刘栋流的想法很清楚,在基层上工作,不要说那两个小子,就算是他们这些人都没有刘伟名有经验,能够有刘伟名帮着照看一下,应该不会出大事。
刘雨露微笑道:“大哥说的对,基层的事情我们还是不够了解,不过呢,我认为要告诉他们一下,别以为比伟名的岁数大就自以为是的,要听伟名的。”
她这是表现了刘家小辈以刘伟名为主的意思。
刘栋宇微笑道:“这个不用说也没问题了,小凡现在对伟名已经是佩服了,相信他会听伟名的,小政那里到时交待一下就行了。”
刘伟名只能是摇头,这刘家的人真是会想,一下子就交给了自己两
黄欣微笑道:“伟名,能关照的你就多关照一下吧。”
刘伟名只好说道:“有什么事情互相关照一下是对的。”
正说着话,刘梦依拿着刘伟名的手机就跑了过来,对刘伟名道:“伟名,你师傅的电话。”
听到是田林喜的电话,刘家的人都看向了刘伟名。
刘伟名接过电话道:“师傅,我正想上午到你那里去看你的。”
田林喜笑道:“你们年轻人刚见面就多亲热一下了,我这里还是原样,没什么的。”
田林喜可能是武侠小说看多了的原因,做事说话都很随便,刘伟名跟他聊天就显得轻松了许多。
田林喜语气一转,很是严肃道:“伟名,你现在就过来,老领导说是要见见你,我带你过去。”
刘伟名一惊,忙说道:“行,我这就过来。”
听到刘伟名说要过去,刘梦依问道:“伟名,你师傅叫你过去?”
“师傅说老领导要见我,叫我过去,他带着我去见他的老领导。”
刘家的人当然知道田林喜所说的老领导是谁,听到这里,几个人的脸上表情瞬间丰富了起来,刘栋流忙说道:“伟名,这事是大事,快去吧!”
黄欣也高兴道:“华老要见你,这是好事,小心些,多听少说。”
刘雨露也第一次表现出了动容的表情,说道:“伟名,这是华老对你看中的表现了,好事,快去吧,这样好了,叫梦依开车送你过去,别错过了时间。”
刘伟名看到刘家人表现出的这个样子,心中腹诽不已,许多时候刘家的这些人表现出来的还是一种势利,正是这样的一种表现,搞得刘家的力量已经崩离,自己现在成了刘家的女婿,到是要想办法把刘家的力量重新聚集起来才行,有了刘家的这支力量,自己在下一步的发展中就会有更多的借力之处。
坐在车上,刘梦依笑道:“爸妈他们比你去见华老还要紧张!”
刘伟名就笑了笑道:“梦依,刘家现在的情况并不是太好,需要的是一个强大的支持,他们能够有这样的想法也能理解,但是,他们可能忽视了一个关键,如果自己本身的力量不强,谁也不会来帮助,只有强者才会恒强!”
刘梦依不解道:“你的意思是刘家只有自己强大起来才会有人帮?”
刘伟名微微点头道:“你想一下吧,不谈别的,就说你们的企业,如果你们是一家没有实力的企业,那些世界顶级的大企业、大财团会与你们合作吗?”
刘梦依就笑道:“这个我理解的,大家寻找合作对象时都是选择那些与自己实力相当甚至更高的人合作,小企业也希望靠向大的企业。”
刘伟名道:“商场和官场都是一个道理,刘家的力量现在就如同一个外观很漂亮的企业,内部已经出现了严重的资金链断去的情况,随着都会倒下,你想一下,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要说大的势力,就是那些小的官员,谁又会跑过来与刘家站在一起?”
刘梦依已经明白了刘伟名的意思,还是叹道:“伟名,爸妈他们其实也知道这事,关键的还是他们没有任何的办法。”
摇了摇头,刘伟名道:“刘家现在要做的就是要表现出一种活力,要表现出一种强大的力量,这个靠任何人都不行,只能是靠自己!”
说到这里,刘伟名看向刘梦依道:“事在人为,我相信刘家虽然出了问题,但是,刘老爷子留下的力量决不可轻视,只要把他们聚集起来,刘家的力量仍然很强!”
刘梦依沉思了一下,对刘伟名道:“伟名,这样吧,我抽空跟我爸谈一下你的想法,让他把这事交给你来做!”
刘伟名看到刘梦依是真的明白了自己的想法,赞许道:“人心再不凝聚的话,就真的要散了,如果他们信得过我,就把人都交给我吧!”
这时的刘伟名有了更高的想法,既然是刘家的一员,自己又有了想法,就想试一下。
看到刘伟名到来,田林喜早已准备好了,起身对刘伟名道“走吧。”
坐的是一辆军队牌照的车子,车子向着城外开了出去。
“老首长今早说你到了京城,打电话让我带你去他那里。”
这个田林喜,对华威的称呼有些怪,在电话中更多的是用老领导这称呼,到了面前,当与刘伟名在一起时,用的称呼就是老首长。
“师傅,你这称呼有些怪啊,怎么电话中叫他老领导,现在又是老首长呢?”
田林喜笑道:“习惯了!”
就这么一句就算是回答了,搞得刘伟名有些无语。
看看田林喜时,刘伟名感觉田林喜离开了宁海之后,整个人的气色反而差了许多,忙问道:“师傅,你的气色不太好啊,怎么了?”
听到询问,田林喜哼了一声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算了,不谈这些了。”
想到孟家的事情,刘伟名有一种感觉,这事很有可能与孟家大有关系,这儿女亲家也许闹得很不愉快也难说。
这事刘伟名也管不了,只好沉思起华威见自己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