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很快,刘伟名反应出了一个刚刚田林喜说话中的重点,刚才田林喜说了,是华威知道了自己在这京里,这才打了电话让田林喜带自己过去的,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这京城里面的一举一动都在华威的掌控之中啊!
刘伟名再次感受到了华威的强大,谁说华威不管事情了?
看到刘伟名在沉思,田林喜微笑道:“老首长非是一般的人。 .”
刘伟名点头道:“老首长应该是没有摔伤吧?”
田林喜就微笑不语。
车子开进了上次刘伟名来过的那个地方,同样是戒备森严,数道的关卡进入到了里面。
来到里面时,刘伟名看到的是坐在一个葡萄架下看着书的老人。
两人刚走近前去,华威就把头抬了起来。
陪同田林喜他们过来的军人小心退到了一边,又有人过来帮两人倒茶水。
脸上带笑,看向刘伟名道:“小刘来了坐下说说话。”
“首长好。”刘伟名恭敬道。
指了指椅子,华威微笑道:“别多礼了,坐吧。”
看到田林喜已坐下,刘伟名这才坐了下来。
向华威看去时,看到的是红光满面的华威,根本就不像是摔伤的情况。
一直都在刘伟名的脸上看着,看了一阵华威道:“昨天的事情你办得很好,现在我们有些同志越来越不注意了!”
刘伟名忙说道:“我没做什么,都是刘凡他们做的。”知道华威讲的是昨天的那件事情,刘伟名忙说道。
华威微微一笑道:“草海的发展不错,我刚才看了草海有关的材料,你们的发展是喜人的。”
从昨天的事情一下子转到了草海的事情刘伟名就有些跟不上华威的思路了。
“首长草海现在道路的工程基本上完成了,园区的建设也差不多进入尾声,各个乡镇的项目也在进行,相信很快就会产生效率。”
华威看向刘伟名道:“我认为你们最重要的还是走出了一条农村发展的路子,草海县的新农村建设就非常好我们需要的就是一个共同富裕的道路,一个人富不是富,少数人富裕也不算富,我们要做的就是带领导人民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你们草海县在农村的建设中搞的集体入股分红、搞的资源大家均沾的办法、特别是党员的核心战斗力的种种尝试都为我们的农村工作提供了借鉴,从你们的尝试来看农民是真正得到了好处的!”
刘伟名的心中震惊了,华威对草海这样的小县竟然了解得那么多,这是他根本就没有想到的。
“我们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情,既然组织上把我们放在那个位置上,我们就有责任要带领群众走上脱贫的道路。”
刘伟名表现得谦虚。
华威赞许地看向刘伟名道:“你是党的干部,无论什么样的时候,这心中就要把党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其实呢,我们党的利益就是群众的利益,这个问题上,我们的许多人是把它们割裂开了,我们党建党的宗旨就是要为广大的人民服务只要按照这个方向去走,你的路子就会越走越远!”
刘伟名细细品味着华威的话情不自禁点了点头道:“群众其实对我们的要求并不高,他们就是希望有一个安定的环境、有一个能够为他们说话的政府,生活能够有保障,只要我们沉下心来,从他们的切身利益去考虑,去做事,相信就能够得到他们的理解和拥护。”
这次是华威沉思了。
沉思了一下,华威点了点头道:“小刘,你能够有这样的理解就非常的不错。”向了田林喜,华威微笑道:“现在的宁海省里的一些做法有些过了!”
田林喜的眼睛就是一亮道:“考验也得有一个限度把,如果过了限度,那就是打压了!”
华威就笑了起来,指着田林喜对刘伟名道:“你这师傅有些护短。”
刘伟名也脸上带笑。
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华威道:“小刘,你陪我走走。”
这次并没有要田林喜陪同,竟然只是要刘伟名陪同。
刘伟名看了一眼田林喜时,田林喜忙示意刘伟名跟上。
刘伟名上前就要扶华威。
摆了摆手,华威道:“你师傅那点功夫还是从我这里学的,别把我看成糟老头了。”
说着就朝前大步走着。
刘伟名忙紧走了几步才跟上。
不敢超前,刘伟名就很注意地落后半步跟着。
这里的地界很大,环境很不错,华威一边走着一边对刘伟名道:“你十月份要结婚了吧?”
这事也知道!
刘伟名忙说道:“长辈们的想法就是十月份结婚。”
“嗯,结了婚也好,免得人家老是用岁数来衡量一个人,其实啊,有些人活了大半辈子了,做的事情还是无法让人省心。”
刘伟名对这事情就有些不太好接话,只好听着。
“你对你们的刘家是怎么看的?”只有两人走着,华威突然问出了这样的话来,搞得刘伟名吃惊之余,就不得不认真思考着这件事情。
华威应该不可能随便就问这样的话,既然问了,肯定就会有其用意和试探之处。
想到试探时,刘伟名知道自己现在每一句话都有可能对自己的下一步发展有着影响。
华威仿佛并没有在意刘伟名的回答与否,仍然慢慢走着。
刘伟名一咬牙,感到自己在这事上应该客观些,只有这样才表现出自己的公平。
“首长,其实呢,我对刘家的事情了解得并不多,我与梦依的认识也是一个偶然。”
刘伟名就把自己与刘梦依认识的过程大体讲了一下。
感到华威在听,刘伟名在介绍完了自己与刘家的事情之后,就说道:“通过这些事情,我对刘家的感觉就是过于浮在表面,应该沉下心来多做一些具体的工作,有的时候,应该是处于有心无力的情况,缺点麻,就是太注重家庭的利益了,当然了,也别太苛刻了,有些家庭比起刘家来也不足以称道。”
华威停下了脚步,看向刘伟名时,脸上就带着笑意道:“你这回答有些滑头了!”
刘伟名笑了笑,自己的这个回答点明了刘家浮燥的情况,也说明了刘家不足以担当重任的事情,更说出了刘家利益心较重的情况,这都比较客观,却也点明了现在京里一些人联合打压刘家的情况,有着不满意的地方。
华威又走了几步,这才说道:“一个团体也好,一个势力也好,如果引导得好的话,就能够创造出巨大的价值,如果掌舵的人每天都为了自己的利益去争斗,还真是没有任何称道的地方。小刘啊,保住本性不被沾染,这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经历的一次考验!”
“首长放心,我会牢记你的教导的。”
听得出来,华威对刘家并不是很满意,也难怪华威并不怎么帮助刘家了。
刘伟名心中一动,就想到了一种改变这种情况的办法,这也是自己希望做到的,就说道:“首长说得很对,引导很重要,如果引导得好了,焕发出来的强大力量对华夏的发展就是巨大的,在这方面我也会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这也是一种态度的表明,刘伟名表示出自己成为刘家一员后,会重新聚结一批力量的意思了。
说了这话,刘伟名的心中多少也有些不安,就等着华威的说话。
华威转脸看向刘伟名道:“我们有的时候就得有一种霸气,要有着一种破旧立新的勇气,小刘啊,只要你保持本色,有了问题都可以告诉你师傅的。”
刘伟名的心中早已充满了喜悦,这是华威的一种表态,也是华威的一种支持,这说明了华威对于自己化刘家的力量为已用的想法是支持的,有了这种支持,下一步自己就很好展开这事了。
两人慢慢走了回去,走到了刚才坐着的那个地方时,华威道:“你是林喜的徒弟,也算是我的徒孙了,说来惭愧,我并没有怎么指导你的练功,今天趁着这个机会,你练一下,我也指导指导,呵呵。”
“郑书记,今天田林喜带着刘伟名进入到了那里面,到现在也没有出来。”
刘伟名并不知道的是华威的动向有着太多的人关注,他刚刚进入华威这里,就已有太多的人知道了这事。
一个小小的县长能够得到华威的接见,这里面足以说明太多的东西了。
刘伟名进入到了最近很少人进入的华老休养地方,这事引起了太多人的关注,大家对于刘伟名就充满了太多的猜想。
这时的韦宏石也知道了这事,坐在办公室里,韦宏石的脸色阴沉得可怕,刘伟名的出现把自己军方的一大力量就削去了,就在自己想着要加大打击刘伟名的时候,华威竟然接见了刘伟名,这事韦宏石就有了一个猜想,这可能就是华威对刘伟名的一种保护,华威是要告诉一些人,要动刘伟名也得公平对待,如果太强的力量去动他,就得承受华威的打击。
什么时候这刘伟名被华威那么看重了!
作为京市的一号,郑成忠不可能不关注着华威的动向,华威可是跺一下脚都会引起地震的人物!
听到秘书报告,郑成忠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感情变化,只是点了点头道:“出来了告诉我。”
看着秘书出去,郑成忠暗叹了一声。
郑成忠也有着与瑕宏石同样的想法,一想到在关键的时候华威站出来对刘伟名进行了保护时,郑成忠也在暗叹刘伟名的好运,这小子看来是真的入了华威的法眼了!
用手在桌子上敲了一阵,心中就在想着女儿与刘伟名的事情,自己的女儿有自己的主见,劝都劝不了!
“这臭小子真是能折腾,竟然折腾了华老都对他感兴趣了!”
想到昨天刘家发生的事情,郑成忠明白得很,这事肯定是刘伟名暗中操作的结果。
华威应该也知道了刘伟名的动作更是知道拿下了韦宏石的军方力量后,韦宏石有可能不按章法出牌,这是一种对韦宏石等人的警告行
到了下班时也没见到刘伟名出来,郑成忠仍然在想着这事。
有了华威的保护,虽然刘伟名同样还会面临着下面的争斗,那种情况对于刘伟名来说就安全得太多了。
回到了家中时,就看到女儿正与老婆在那里说笑。
看到女儿最近是越来越多了笑容时郑成忠知道这都是刘伟名那臭小子带来的结果,这事只能是这样了!
“爸,你回来了。”郑小柔看向父亲道。
走过去坐了下来,郑成忠道:“今天回来得那么早?”
“事情不多嘛。”
“小柔,有个事情我一直想跟你谈谈,我想听听你的意见。”郑成忠还是想再次确认一下女儿的想法。
方梅英感到奇怪道:“老郑什么事情搞得那么严肃的。”
郑小柔也笑道:“你说嘛。”
看向了女儿,郑成忠道:“刘伟名与刘梦依应该是十月份结婚了,你对这事是怎么想的?”
这话问得就很明白了,人家都结婚了,你是没有任何的希望了。
郑成忠最好的希望就是刘伟名脱离刘家直接娶了自己的女儿,现在看来,这事并不可能了。
郑成忠从心底里面还是希望自己的女儿有一个好的结果,并不希望就这样与刘伟名不清不楚的。
听到问话,方梅英也看向了女儿,这事也是她的一个心病刘伟名再好也不可能娶自己的女儿,这事真是搞得她最近失眠。
听到父亲的询问,郑小柔笑了笑道:“反正我这辈子是不会再结婚的了,你们就不必为那闲心。”
这态度!
郑成忠皱了皱眉头。
方梅英道:“小柔,这里也没有外人,爸妈跟你是最亲的人,你就跟我们说点实话吧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也好让我们放心一些。”
郑小柔道:“我知道你们的想法,就是想夺过伟名,让他娶我,这事是肯定不行的伟名这个人是一个有自己主见的人,他决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如果他真的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反而就看不起他了!”
方梅英道:“据我了解,他还真是这样的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