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郑成忠心中有些苦闷,过了一阵才说道:“小柔,爸以前为了郑家,真是对不起你了,现在爸也想明白了,在这件事情上爸也不会干涉你的生活,只是希望你快乐,看到你快乐就是我们最高兴的事情!”
郑小柔笑道:“你们放心,伟名这个人挺好的。()”
郑成忠叹了一声道:“昨天他又搞了一件事情。”
方梅英就问道:“什么事情,小柔说他昨天到了京里。怎么就搞出了事情,严重不严重?”
她还真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知道女儿的决定后,方梅英已是把刘伟名看成了自己的女婿,就有些担心。
郑小柔也同样不知道这事,忙问道:“爸,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到这母女两人都担心的样子,郑成忠明白了,女儿应该早已说通了方梅英那里,这事上自己就算是反对也没有太大的意义,再说了,郑成忠今天听说华威接见了刘伟名时,心中那一丝犹豫之情也完全消失,这样的年轻人很有后劲,只要给他一片天地,搞不好真的能够飞起来。
“刘家那两个小子不是被韦家阴了一下吗?”
郑小柔道:“是啊,这事我知道,刘家现在都愁得很,估计刘凡和刘政都得断了仕途的路!”
方梅英道:“刘家的人能力就在那里,回来也省心一些。”她对刘家并没有太多的好感。
看向郑成忠,方梅英道:“韦家最近到是势头很猛的,小柔的事情搞得我们两家都不愉快,老郑啊,你也得防着一些,这家人有些阴险。”
想到女儿的事情,方梅英对韦家就更加不待见了。
哼了一声,郑成忠道:“现在不是从前了这事你就不必操心了,他韦宏石还没有那个力量!”
郑成忠作为京市的一号,对于自己的力量也是充满了信心。
“爸,你还没有说伟名的事情呢?”郑小柔更关心的还是刘伟名的事情。
郑成忠就把自己知道和猜测到的情况向两人讲了一遍。
听完之后,郑小柔就笑道:“没想到伟名一回来就搞了那么一件事情,这次也算是救了刘凡和刘政了!”
知道刘伟名做出了那么一件大事,郑小柔比自己做出了这样的事情还兴奋。
看到女儿这个样子?郑成忠就知道,女儿是真的爱上刘伟名了,这事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办法改变。
方梅英笑道:“伟名也很阴的,自己不动手,指使着刘凡那小子去阄,这次韦宏石估计也很难受!”
郑成忠道:“韦海生这次完了?韦宏石的军方力量就因为这小小的一件事情削掉了?他最痛心的是这件事情!”
大家都明白,要想在军方建立起一支力量的难度相当大,韦家为了把韦海生扶持起来,花费的代价非常大,本来是有大用的人?竟然就因为刘伟名的出现搞得倒下了,这事韦宏石的那种痛心情况郑成忠比谁都能够理解。
“老郑,这事虽然不能放在明处,情况都这样了,我们心里明白,就是一家人了?你也应该抽空见见小刘了!“
说这话时,方梅英就看向了郑小柔。
郑小柔的脸上微红,也看向了郑成忠。
郑成忠迟疑了一下道:“行,那就见见吧,我到是想看看这小子到底是哪里优秀,把我们家的女儿都迷成这样!“
“爸,你说什么啊!”郑小柔满脸丹红道。
方梅英听到丈夫同意见刘伟名了?也感到高兴,就说道:“这样好了,我看啊,趁着今天你的事情不多,让小柔打个电话过去?让他到家里来一趟。”
看到郑小柔拿起了手机时,郑成忠道:“等一阵再打吧?他现在没
方梅英不解道:“怎么会没空呢?他这次到京里并没有其它的事情,处理好了刘家的事情,他就更加没事了!”
郑小柔也笑道:“刘凡和刘政的事情是刘家的大事,叫他来就是刘家的人想让他参与着商量一下这事的,现在已经处理好了,应该没事了。”
郑成忠意味深长道:“是真的没时间!”
想到刘伟名到了现在也没有离开华威那里时,郑成忠心中就在想,这华威对刘伟名很重视啊!
郑小柔立即有了一些理解上的错误,就想到了刘伟名到了刘家后可能与刘梦依做那件事情的时候,看向自己的父亲时,就想到了父亲可以以为刘伟名与刘梦依不舍的情况,笑道:“要不,我打一个电话给梦依好了。”
她是想到这事刘家既然都认可,刘梦依也不反对,昨天陪刘梦依了,今天到郑家时,刘家也没话说。
郑成忠皱眉道:“不是你们想的,今天上午田林喜就带着刘伟名到了华老那里去了,到现在也没有出来。”
啊!
这次是方梅英惊呼了。
方梅英吃惊道:“到了华老那里去了?”
这事还是把方梅英震得不轻,最近华威借口摔着了,他是谁也不见,就算是郑成忠去了一次也没能见到,真是没有想到,华威竟然主动见了刘伟名了,这事真是大事啊。
“老郑,这事是好事还是坏事?”方梅英有些紧张起来。
郑小柔也不安道:“爸,伟名会不会有事?”
郑成忠看到老婆女儿这个样子,摇头道:“看你们紧张成这样,如果有事的话,我到是省心一些了!”
“爸!”郑小柔的嘴一嘟,显得不高兴了。
郑成忠苦笑不得道:“你们也不想想,如果有事的话,直接就拿下了,华老见他干什么?再说了,这次是田林喜带着去的,这就说明了是华老主动要见小刘的!”
方梅英道:“还真是这样,我听说上次田林喜带着他的大儿子想去见华老也没见成,刘伟名仅只是一个县长,如果华老不见他的话,田林喜也不敢随便带人去的。”
郑成忠点头道:“所以说这次应该是华老主动要见刘伟名的!”
郑小柔这才笑道:“这样就好,只要没事就好了!”
郑成忠笑道:“你们啊,真是关心就乱,这个臭小子!”
“爸,就说华老见伟名干什么呢?”
方梅英就笑道:“你这孩子,真是关心就乱了,你也不想想,无论是华老见伟名是什么样的目的,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华老主动见伟名了,只要是主动见伟名,就说明了伟名已经被纳入到了华老的视线了!”
“妈,上次华老和付书记不是一起写了一幅字给伟名吗,那也说明了伟名进入到了华老的视线的!”
方梅英毕竟是纪委工作的人,就有许多的经验,笑道:“领导如果给你题个字什么的,第一次时可能仅只是一种场面上的事情,就算是写了字给你,可能他很快就忘了,但是,如果他第二次的时候是主动要见你时,这意义就完全不同了,这次才算是真正把你纳入进了他的视线,不信你问你爸。”
郑成忠就笑着摇了摇头道:“你啊,说的什么话!”
话是这样在说,还是看向女儿道:“你妈说的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华老这次主动见刘伟名,这是说明了华老一直都在关注着刘伟名的,这是真的纳入到了他的视野了,如果不犯太大的错误,刘伟名就会成为华老重点关注的人物,你要知道,这也是华老的一个态度了,有了这样的态度,谁想动刘伟名的话,就要顾及到华老的想法,这对那臭小子也是一层保护!”
郑小柔就显得高兴道:“这是好事啊,有了华老的保护,韦家也不敢随便动伟名了!”
郑成忠笑道:“你又想得简单了,华老是什么人啊,他的这种保护也就是上层面上的保护,假如那臭小子自己不行,在下面就出了事情,华老同样也不可能伸手去帮他的,只能是制约一下上面的人而已!”
“爸,你怎么老说伟名是臭小子呢,他也是你的女婿嘛!”
这次郑小柔就不再脸红了。
郑成忠一愣,苦笑着摇了摇头。
“郑书记,刘伟名他们已经从那里出来了,正向田家行去。”郑成忠的秘书非常负责,第一时间就打来电话报告了刘伟名他们出来的事情
接到电话,郑成忠也心中好奇,不知道刘伟名这次去见华威有什么样的收获,看了一眼女儿,心中就在想,不管了,反正女儿高兴,她受的委屈也够多的,就让她高兴一下好了,再说了,有刘伟名这样的一个女婿,总比那些没作为的人强,还可以暗中设计一下,有一个郑家的后代也难说,越想就越感到这事也并非不能够接受。
这个时候的郑成忠心态也在发生变化,自从知道华威接见刘伟名时,他的心中就在想着一个事情,也许有了多方的助力,刘伟名会走得很远也难说。
郑家并没有接班人,假如女儿与刘伟名有了一个孩子,这孩子肯定得姓郑,自己不就有了一个接班人了吗?
自己这一代,加上刘伟名如果发展了起来之后的第二代,刘伟名还年轻,差不多的时候,孙子也成长起来了,到时候郑家就有了接班人了。
越想就越认为这事的可能性极大。
女儿高兴,郑家也有了接班人的,想必刘伟名那小子也不会反对这事,多赢的事情,那就让刘伟名来一趟吧,这件事得进行了。
“小柔,他们从华老那里出来了。”郑成忠说这话时,自己都有些脸热。
郑小柔一喜,高兴道:“我这就打电话给他,让他过来。”
方梅英道:“他跟田林喜在一起,不太好吧?”
郑小柔笑道:“他这个是师傅有趣得很?你以为他不知道我们的事情,肯定早就猜到了,不管他了,没什么的。”
这事一说开了,郑小柔那豪爽的性格再次展现出来,在父母的面前就再也没有了顾虑,说的话也明白了许多。
郑成忠脸皮抖动?心中满不是滋味的。
自己的女儿现在真是变化很大了!
方梅英笑道:“这孩子!”看到女儿那么高兴?她也感到高兴起来。
郑小柔明显是很兴奋的,今天父亲的态度说明了父亲已经同意了自己与刘伟名的事情,如果说以前父亲也帮助刘伟名的话,那并没有捅明,现在只要刘伟名到来,这件事情至少在家里面就明朗化了。
能够让刘伟名进门,这明显就是父亲的一个态度。
郑小柔才不在乎地上还是地下夫妻的?她是想得清楚,关键的还是两人之间的感情,没有感情时,就算是结了婚也没意义?在这件事情上她受够了,与韦正光的夫妻之事如同在熬日子?苦涩无味之极,虽然与刘伟名无法取证,两人之间的那种快乐是难以言说的。
从来没有恋爱过的郑小柔全部的心神都陷入到了与刘伟名的未来美好日子中。
很快拨通了刘伟名的电话。
进入华威那里时,手机是放在车上没有带去的,出来后,刘伟名才发现自己的手机上有着不少的电话,正在一个个的回着电话。
看到刘伟名那么繁忙,田林喜微笑道:“下一步你会越来越忙,手机最好弄几部,一般的内容就由秘书处理就行了?别样样事情都自己处理,你看看诸葛亮,那就是累死的!”
刘伟名就笑道:“我可不能跟他比,有些工作上的事情得处理?不过,你说的也对?下一步还是要分一些类别,让秘书分担一些。”
电话又响了,却是草海的孙民富打来的,报告了草海今天发生的事情。
孙民富很忠心,一直都坚持每天把自己知道的草海情况向刘伟名报
田林喜也听到了孙民富的报告内容,虽然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田林喜还是对这个孙民富感了兴趣,微笑道:“这个人不错!”
“他叫孙民富,我们的政府办的主任,最近我打算帮他提一下,进入常委,宣传部长。”
田林喜微微点头道:“虽然我们都大会小会不讲山头主义,其实呢,谁如果真的不讲山头主义,那就是政治不成熟!”
刘伟名就笑道:“没几个帮手,走到哪里都玩不转!”
“说得不错,对于这种忠心的手下,你就得大张旗鼓的提拨他,要做表率,要让大家知道跟着你走有前途,别认为是自己的人就打压,这次老首长是表了态的,孟家在宁海的做法有些过了,这是一个信号,我可能会到宁海去,到时,这像孙民富这样的同志,我也会帮一把的。”
刘伟名点头道:“市里也得有一些人才行。”
田林喜笑道:“今天的收获很大,先不论老首长是什么样的态度,你能够进入到这里就是成功,你不知道,自从老首长说他摔伤后,就很少有人能够走入里面,我估计现在京里的人们都知道你来了这里了,这对你下一步的发展是有着好处的,现在我才琢磨过来,老首长这是在保护你啊!”
刘伟名还真是没有想到这个事情,听到田林喜说了华威采用这样的方式中保护自己时,这才恍然大悟,叹道:“首长的想法真是难猜!”心中也同样是很感动。
“呵呵,你如果没有做出成绩来,想让他保护都不可能,一定要记住老首长的话,回去后沉下心做出成绩来,只要你的成绩出来了,那就比什么都有说服力!”
刘伟名点头道:“师傅说得对,一切还得讲成绩,如果没有取得任何的成绩,老首长就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你明白就好,你是名单中的人,不仅是老首长盯着你,应该还有很多人都盯着你,一言一行都要注意,决不能把事情搞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