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华威见了刘伟名,这里面足以说明了刘伟名深得华威的重视,连华威都重视了,自己这个省长竟然没有重视,这事就是一种失职!
再想到郑成忠说出的要自己看到刘伟名有什么不对的就多说说的话,这话完全可以理解成郑成忠已把刘伟名看成了他自家的子弟,这才让自己说说,这话更多的是要自己关照了!
方梅英又说了使绊的事情,杨升海当然也知道一些人对刘伟名使的一些手段,这是方梅英的不满啊!
这是不是代表着郑成忠对自己没有关照刘伟名的不满呢?
杨升海感到自己一定要尽快扭转这种情况,忙对郑成忠道“老领导,刘伟名这位同志我还是了解一些的,草海的发展也搞得不错,最近我还打算到草海去看看。(品@书)”
这是杨升海临时想出来的一个支持刘伟名的态度,也是想再试探一下郑成忠的想法。
以前虽然郑成忠有暗示,杨升海还是没有上升到郑家与刘伟名关系亲密的高度,知道刘伟名要娶刘家的女儿时,想到刘家与郑家也带有一些关系,就猜测可能是磨不过刘家的面子,郑成忠才让自己关照的,现在才发现自己的想法可能有了很大的偏差了,不谈刘伟名与郑家的关系,就看华威能够接见刘伟名这件事情,这事自己就得重视。
郑成忠就微笑道:“草海的发展中的确有着不少创新,我最近也在思考着新农村建设的开展问题,今天趁这机会,我也是想与小刘探讨一下这个问题,我们要发展,就得不断创新,在这方面,草海的发展还是有不少可取的地方,你能够去调研一下也好,如果真有好的经验,就要及时的总结推广,中央最近在新农村的建设中越发重视了,如果成为一个试点县,对你们来说也是好事嘛!”
杨升海也是眼睛一亮,郑成忠说的这事也透出了中央下一步的倾重,如果草海搞出了经验,自己还真是有了一个政绩,这到是一个双赢的事情,他也有些急切了。
杨升海到了宁海,也感受到了宁海的复杂,自己有些难以入手,特别是省委的势力复杂,自己好不容易才拉到了一个盟友,要想把工作开展起来,切入点很难找到。
郑成忠说的这事果然也是一个切入点。
“老领导果然是站得高,你这样一说?我的眼界就开阔了!”
郑成忠哈哈大笑道:“升海,你新到宁海,要开展工作的话,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同志就显得重要了,小刘的师傅是田林喜,老田在宁海多年,现在宁海有小刘在那里?你要多关心一下小刘。”
杨升海就明白了郑成忠的意思,如果自己能够与田系的人结成盟友,这就真的有助于自己在宁海的工作开展,这是一个信号。
看到杨升海看过来的目光,郑成忠微笑道:“听说小刘还拜了呼延傲博为干爹的!”
杨升海已经在盘算着这事情了,呼延傲博在宁海省委里面有一票?田林喜有着两票?自己现在手是也是两票,如果把这些票拉过来,自己的手中就能够掌握到五票,这在宁海省就是一大力量了!
这才是一个大的切入点啊!
郑成忠微笑着看向杨升海,自己点明了这些内容?杨升海如果都还不明白刘伟名的重要,他就太不称职了。
杨升海想明白之后,点头道:“郑书记,我认为现在一定要把草海的诸多经验进行总结,这是我们宁海的宝贵财富啊!”
郑成忠笑道:“宁海的发展有着太多人的关注!”
两人在这里聊着,方梅英已快步向前走着。
郑家在这里面是一处的别墅?这里的人也都有着这样的房子,从他们的家到最外面的岗亭还隔着几道关卡,一般时候也都是坐车,今天方梅英急匆匆出来时就没有坐车,还别说,环境到是不错,可是?这段路也不短。
“方主任,你这是要到哪里?”一辆车子停下,一个女人探头问道。
“我走走!”方梅英笑着说道。
这辆车开走了,刚走了几步,一辆车子又开来了?车子停下,一个中年人微笑道:“方主任?我看到前面你女儿的车子停在了那里。”
方梅英就感到奇怪了,笑道:“可能是车子出了毛病了。”
那中年人就说道:“要不要帮忙?”
“不用,不用,我这就去看看。”
这孩子!
方梅英心想,难道真是车子出了毛病。
这里都是领导干部住的地方,刚才那两人都是来看父母的,方梅英也认识他们,在中央机关工作。
这天气还真是热!
走了这一路,方梅英感到皮肤都有些发烫,忘了带一把伞了!
向前看去时,果然就看到车子停在了有些靠里面些的地方,这里面本来人就少,匆匆开车而过的人到是不会注意。
人呢?
方梅英看到那车子停在那里时,就四处看看,却也并没有看到郑小柔和刘伟名。
匆匆走了过去,凑近了车子,方梅英就向里看去。
郑小柔的车子只能从里面看向外面,从外面就根本无法看向里面。
方梅英凑近了看时,她到是没有能够看到里面的情况,却把刘伟名吓得不轻。
与郑小柔正在激情碰撞中的刘伟名,无意间一抬头,正好就与凑到车窗前的方梅英那眼睛就凑到了一起。
本来正在奋力动作的刘伟名差点就吓得成了阮小二,整个人就呆住了。
刘伟名这时也没有想到这车窗是从外面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况的,还以为这事被方梅英发现了,心中暗道:“糟了!”
郑小柔这时正在进入关键时候,并不知道刘伟名已被吓到了,感到刘伟名在关键的时候不给力时,更紧的抱住了刘伟名,拼了命的动作着。
方梅英根本看不到车内的情况,不停在车窗外设法向里看,她就想看看郑小柔他们是否在这车里。
看了一阵也没有看到。
就在这时,方梅英就发现这车子摇动了起来。
虽然轻微,却也能够感觉到了车子的这种摇晃。
啊!
这孩子!
方梅英心中就有些明白了,也许自己的女儿见到了刘伟名后,两人忍不住了,就在这里做那事了。
这才想到了女儿的车子从外面是看不进去的,方梅英又想到了从车里面应该是看得到外面的情况时,也弄了一个脸红,心想,也许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来了。
快速就闪身躲到了一旁。
“噫,方主任,你在这里干什么?”一个中年妇女打着伞从外面走来。
这下子把方梅英紧张得不轻,忙笑道:“女儿的车子有点问题,我帮她看看,正打算请人修的。”
那中年女人看向车子时,这时的刘伟名就拼了命压着郑小柔,尽可能的不让她有太剧烈的动作,车子到是不摇了,却也把刘伟名搞得满头冒汗。
“要帮忙吗?我正好没事。”那中年妇女就想着帮忙的事情,更是走到了方梅英的身边。
这下子把方梅英急得,忙摇手道:“没事,没事的,你忙你的吧。”说了一阵,这才把那中年妇女打发了。
这时的刘伟名一边要承受着郑小柔的激情动作,一边还得注视着方梅英,那心中真是各种的情绪交织,看到方梅英就在不远的地方,刘伟名本来吓得有些弱势的下体一下子爆发起来。
要命啊!
感受到郑小柔已到了最后时刻了,刘伟名小声道:“你妈就在车外!”
本来刘伟名是想提醒郑小柔动作小些,没想到这话反而搞得郑小柔更加疯狂地动了几下。
呻吟了一声,郑小柔这才整个人瘫软了下去。
刘伟名也突然间到达了激动的顶点,同样疯狂运动了一阵。
两人都瘫在了车里。
刘伟名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那种异样的刺激让他晕晕
“伟名,真好!”郑小柔满足地抱着刘伟名。
喘了一口气,刘伟名苦笑道:“你妈在外面!”
“乱说!”轻轻打了刘伟名一下,郑小柔娇羞道。
指了指车外,刘伟名道:“你自己看吧!”
郑小柔本来很是随意看去的眼神瞬间现出惊愕,飞快就在找自己的衣服,娇嗔道:“你看到了也不早说,真是差死人了!”
刘伟名郁闷道:“说了你动得更厉害!”
郑小柔本就欲情过后的脸更加红了起来。
两人匆匆穿好了衣服后就坐在车上一个看着一个。
“怎么办?”郑小柔小声问道。
刘伟名也是头痛道:“这事不太好办!还没有进你家里就把你办了,还被你妈发现了!”
想到刚才方梅英凑得那么近看过来的目光时,刘伟名就直挠头。
这时的方梅英心想,这事两个孩子肯定尴尬的,自己留在这里也不是一个事。
想了一下,方梅英这才快速转身顺走去。
一边走着,方梅英一边在想,两个孩子应该没有注意到自己到来吧!
这孩子!
看到方梅英转身走了,郑小柔轻轻拍着她那饱满的胸口道:“吓死了!吓死了!”
刘伟名苦笑道:“我都差点吓出毛病了!”
听到刘伟名讲述刚才方梅英凑到车窗前在看的事情时,郑小柔就轻笑一声道:“你不会有事吧?”
“有事的话,你怎么办?”
郑小柔就笑了起来。
“走吧,我们接了妈一道回去。”郑小柔说道。
刘伟名愕然道:“你还好意思接她上车?”
“怕什么,反正你是我老公,他们也是知道的,做了这事就做了这事了,有什么怕的!”这时的郑小柔再次有了豪爽劲。
“先开窗散散气吧!”刘伟名心想,今天这事只能硬着头皮顶了
郑小柔这才发现车内的气息果然有问题,脸一红道:“都是你!”
两人调整了一下心情,郑小柔有些羞意道:“现在可以了吧?”
看了一眼郑小柔,刘伟名就笑道:“只有一点,你的脸还在红,一眼就能够看出春光来!”
轻轻在刘伟名的手肩上捶了一下,郑小柔娇嗔道:“都是你!”
与郑小柔在一起时,两人都放得开,刘伟名的心情也很是畅快。
“不管了,再不去的话,还不被他们笑死!”
一踩油门,郑小柔已是开着车子向前驶去。
看着专注开车的郑小柔,这时的郑小柔表现出来的又回复到了那优雅的样子,这让刘伟名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也不知道到底哪一个才是郑小柔,一会儿豪爽,一会儿却是优雅宁静!
还没有等刘伟名想明白,车子一个刹车,郑小柔有些害羞道:“妈,你在这里做什么?”
刘伟名一看时,就见到方梅英站在了路边仿佛在看什么似的。
刘伟名注意到方梅英也多少有些脸红的样子。
“小柔啊,你们怎么去了那么久,我就是过来看看。”
这方梅英还真是会说话,这表现了她是没有看到两人做那事。
一想起女儿与刘伟名刚刚在车上的行为,方梅英就有些尴尬。
方梅英说话时,目光就在两人的脸上看。
郑小柔道:“伟名有些晕车,停了车子让伟名休息了一下才来的。”
“啊,怎么样了,要不要找医生来看看。”
这母女俩都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刘伟名愕然听着。
“没事了,可能是在首长那里紧张的,现在没事了。”郑小柔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没事就好。”方梅英忙说道。
四周都没有什么人,就这么说了几句。
刘伟名忙道:“方阿姨好。”
还没有等方梅英说话?郑小柔娇嗔道:“妈那么远的过来,喊什么阿姨啊,我们的事情妈都知道了,你这什么称呼的?”
这话!
听到郑小柔挑明了的话,刘伟名愣住了,方梅英也愣住了。
看看四周都没人,刘伟名心想?这事伸头缩头都是一刀,都发展到这里了,再想改变也不行了,就有些尴尬道:“妈。”
本来很是紧张的两母女听到刘伟名的称呼,全心暗中松了一口气。
郑小柔虽然豪爽,却也悬着心的?现在这声称呼就算是正式把事情挑明了。
“妈?天老热,你上车嘛,伟名妈都喊了,一家人就别见外了!”
方梅英就在暗自皱眉,女儿今天是下了心要把生米做成熟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