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想到两人刚在车内做了那种事情时?方梅英还真是有些不太好意思上车,忙笑道:“伟名,先由小柔陪你进去,我活动一下,走走路对身体有好处。 ”
郑小柔心中高兴说道:“那好,反正没几步路了?我们先过去。”
“去吧,去吧,你爸事情多,正好你杨叔叔也在,大家认识一下,对伟名的发展有好处。”
郑小柔这才想到了杨升海还是省长的事情,忙说道:“行?我带伟名去见见杨叔。”
看着车子开走了,方梅英这才松了一口气,笑骂道:“这死丫头,没脸没皮的!”
虽然在骂,心中却是高兴?女儿有了这样的表现,就说明了女儿是真的快乐着的?终于见到女儿高兴了,这是好事。
想到这里,方梅英就关心起刘伟名了,回想到刘伟名刚才叫自己“妈”的情况,方梅英笑了起来,虽然这女婿是暗地里的,自己也算是放下了一件心事了。
刘伟名与郑小柔进去后,刘伟名的心中已经不再紧张了,一般这家里面的事情,丈母娘是最难搞定的,只要搞定了丈母娘,老丈人那里就好办了,刚才妈都喊了,郑成忠这里应该问题不大了。
到了客厅时,刘伟名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那里与郑成忠说话的杨升海。
两人也看到了进来的郑小柔和刘伟名。
郑小柔已是大声道:“杨叔叔好。”
刘伟名忙恭敬道:“杨省长好。”
郑成忠就脸上带笑道:“升海,你看看,小刘也认出你了!”
杨升海就笑道:“小刘不错,草海发展得很好!”
郑成忠微微道:“小刘,快坐下说话,刚刚我才跟你们的省长谈起过草海发展的模式,你们在发展上走出了许多的路子,如果能够总结出来,对我们党的农村发展工作就是一个经验。”
郑小柔忙着给杨升海忝了热水道:“杨叔叔,伟名的能力是很强的,就是无法放开手搞工作,往后还要请杨叔叔多多关照嘛!”
说话中就带的撒娇的味道。
杨升海看向郑成忠笑道:“小柔的命令我是要执行的!”
郑成忠哈哈一笑道:“这孩子!”
并没有说郑小柔的不是。杨升海就看向了刘伟名,看到刘伟名对待自己表现出来的恭敬,心中也有了好感,心想,这个年轻人不错,虽然有了那么一些助力,并没有表现出自己是天王老子的样子。
杨升海也很想知道刘伟名去见华威的情况,就试探道:“小刘,听说华老对草海也很重视?”
这事不要说是杨升海想知道,郑成忠何尝不想了解,也许能够一些蛛丝马迹中了解到华威的想法,这可就是大事。
看到大家看过来的目光,刘伟名转念中就明白了两人的想法,盘算了一下,感到郑成忠是便宜老丈人,杨升海明显又是郑系的一员,告诉他们一些事情就有助于他们对事情的判断,这对大家都是有好处的,再说了,华威也没有说不能传出去,郑成忠和杨升更是知道分寸的人,也不会乱说。
郑小柔这时也帮着刘伟名泡了一杯参茶道:“先喝口水。”
刘伟名整理了一下心神,说道:“华老对草海的发展一直都是关心的,这次见我主要就是询问了一些草海新农村建设方面的工作?认为这是一条新路!”
郑成忠就看了一眼杨升海。
杨升海明白,刚才郑成忠就在点拨自己抓工作的切入点,看来华威对于这事也是极为重视的,如果自己率先来关注这件事情,在华老那里可就是加分的行为,这是一个重要的信息了。
刘伟名说到了这里,看了看郑成忠?装做有些迟疑道:“对于宁海省的事情,华老跟我师傅谈的时候说了一句,不知道当讲不当讲了?”
这话说得杨升省更显重视,华老说了宁海的事情,这可是比什么都重要,难道宁海的工作华老有了看法?
“小刘?有什么就说嘛!”
郑成忠微笑道:“小刘?这是你杨叔叔,别见外,有什么就说什么。”
杨升海一听这话,就看向了刘伟名,老领导这话的暗示意味太强了?自己往后可是得加倍关照刘伟名才行!
脸上带着笑意,杨升海道:“小刘,小柔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你们是朋友,我们的关系可就不一般了,有什么话直说?说错了也没关系。”
刘伟名这才说道:“华老曾对我师傅说了,现在的宁海省里的一些做法有些过了!”
听到刘伟名说出了这样的话,杨升海的眼睛中顿时散发着一道亮光,他太清楚这句话的份量了,现在的宁海省,孟家表现得太强势了,更是与韦家和谢家等家族联合在了一起?以孟家为首,那两家的力量呼应,压得自己都有些喘不过气来,有了华威的这个态度,相信下一步宁海的格局将会重新发生变化?孟家的行为看来华老是有了看法了!
郑成忠也感到了这件事情的许多玄幻,闭目沉思了一阵?这才微笑着对杨升海道:“升海,这是好事!”
说到这里,郑成忠就看向了刘伟名,郑成忠想到的又更加的深远了,他认为整个的事情联系起来,应该是刘伟名倍受打压造成的,华威应该是对草海的发展很重视,不愿意看到刘伟名因为种种的原因无法把他的精力投放到草海的工作中,这是一种对刘伟名的保护!
这小子厉害!
这是郑成忠的想法,想到自己在刘伟名这岁数的时候还一样都不明白时,郑成忠也是暗叹。
这时方梅英也走了进来,一进来就看到大家在沉思,有些奇怪道:“你们怎么了?”
杨升海微笑道:“小刘正在讲去见华老的事情。”
方梅英就笑道:“华老一直都重视伟名的,伟名,华老还说了些什么有关你的事情?”她也好奇起来。
刘伟名笑道:“华老到是没有说什么,只是认为我练的五禽戏没练到家,专门让我练了一下,他亲自指点了一下。”
这是刘伟名有意说给杨升海的了。
刘伟名也明白,现在各方的力量太大了,大家都虎视着自己,特别是韦家和谢家,还有孙系的力量,如果自己在宁海得不到助力,那就真要被他们灭了,趁着这机会,把自己与华威的关系透露出去,就能够得到杨升海这一大助力,这也不算违规。
果然,杨升海的眼睛更见发亮,就看向刘伟名道:“华老的功夫可是强大的,小刘能够得到他亲自点拨,这就太不容易了!”
方梅英微笑道:“伟名,你杨叔叔在宁海任省长,你要听杨叔叔的话,有事情多向你杨叔叔汇报。”
刘伟名就看向了杨升海。
杨升海微笑道:“伟名的工作一直做得很好,如果有什么难处就直接找我好了。”他也在称呼上有了变化,把“小刘”和称呼换成了“伟名”,表现出了关系的更进一步。
自从刘伟名随田林喜去见华威后,刘家的人就坐在刘栋流的家里没动窝子,都在等着消息,对于刘家的人们来说,刘伟名去见华威的事情就比任何的事情都要重要得多。
刘栋雄也已回来了,坐在那里叹道:“真是没有想到,我花了那么大的精力都没搞定的事情,人家伟名回来一天就搞定了,真是不服不行啊!”
刘栋宇微笑道:“这事也是偶然,竟然被伟名碰上了!”
刘栋流到是显得放松,微笑道:“这次事情上算是给了韦家一个教训!”
刘雨露认真道:“我猜测了一下华老见伟名的这件事,感觉这是华老有意为之!”
看到大家看过来的眼神,刘雨露道:“伟名刚刚暗中整了一下韦家,华老就表示要见伟名,我认为这是华老一直都在关注伟名的行为,有了华威的这次接见,韦家就算是想做点什么也得有顾虑了!”
大家听到这话都在点头。
黄欣笑道:“这是好事嘛,只要得到了华老的支持,伟名就能够走得更远。”
刘凡道:“怎么还没有回来呢,现在应该早就出来了吧?”
他的这个问题也是大家疑惑的地方。
刘政也是刚到,知道自己这次的一劫是刘伟名操作的结果,心中对刘伟名也佩服,说道:“伟名真是厉害,一不注意就混进了华老的住处,这次有了华老的支持,他就更牛了!”
刘洋笑道:“你看看你们两个,到了地方那么长的时间,还不如人家伟名。”
刘凡看到刘梦依微笑着坐在一旁听着,笑道:“你老公真是强,有他运作,我看刘家重新起来也是迟早的事情。”
刘梦依笑道:“看你们说得,他才工作多长时间啊要跟你们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
刘洋就说道:“梦依,要不你打个电话去问问吧。”
刘梦依想了一下道:“小柔说了的,她爸最近有时间,可能会叫伟名到他们家去一趟,京市如果对草海进行支持,对草海的发展就会很
小辈的几个到是还没有太大的感觉,认为这是郑小柔在帮助刘伟名长辈的几个却是互相看了一眼,内情也就只有他们知道,这件事情不一般啊!
刘栋流就对女儿道:“梦依,没关系,打一个电话吧。“
刘梦依就拨打着刘伟名的电话。
这时的刘伟名正在郑家聊着事情,接到了电话就起身来到一旁道:“梦依什么事情?”
刘梦依道:“大家都担心你到了华老那里的事情就想了解情况呢?”
“哦,也没有太大的事情,华老对草海的工作非常重视,表扬了我一下,我本来同师傅要回来的小柔打了电话,说是宁海的省长到了他们家,叫我过来认识一下,我就过来了,正同杨省长在聊着。”
一听是在郑家,刘梦依道:“早点回来。”
挂了电话刘梦依看到大家看过来的眼神道:“伟名说了,华老对草海的工作重视,对他的工作也进行了表扬,本来要回来的,半路上小柔打了电话,说宁海的杨省长在他们家里,叫伟名过去认识一下现在在郑家。”
听到刘梦依把电话中的内容一说,刘政叹道:“看看吧,伟名根本就是一个大运道的人,先去见了华老,得到了表扬现在又刚好他们的省长到了京城,在省里面有一个省长的支持他的这路就越走越顺了!”
刘洋道:“小柔真是不错,关心着伟名的发展呢,我听说杨省长就是郑系的人,有杨省长支持,他回去后就真的顺利了许多了!”
几个小一辈的多少就有些羡慕起来,刘栋宇却是看向了刘栋流道:“老大,既然伟名一下子不回来,我们几个进书房去聊一些事情,小辈们就让他们自己活动好了。”
知道刘栋宇有话要说,几个长辈就进入到了书房中。
关上门,刘栋宇叹道:“你们看明白了没有?”
大家互相望望,刘栋雄道:“老郑这是公然要抢女婿了!”
这话就太明白了!
刘栋流的脸色也变了许多。
刘雨露道:“伟名与梦依的证办了没有?”
黄欣道:“证是办了的,没问题了。”
刘雨露道:“有证就好办了。”
刘栋雄皱眉道:“你们女人就是简单,现在的证算个屁啊,结了婚又离婚的多了,再说了,就算结了婚,如果要养女人还不是照样可以!”
刘栋宇点头道:“大家也不是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小三盛行着呢,更有一些人花十来万就能让女人帮其生个孩子!”
黄欣皱眉道:“都是领导干部,郑成忠还会没脸没皮的抢女婿,他真做得出来?”
刘栋宇道:“老郑的权势现在是大得很,换界后还会进步!就算是他不抢女婿,玩点权术上的事情,也是能够把伟名的心收去的,你们想想以前我们刘家对待伟名的态度,只要一比较,伟名的心就很有可能向着郑家了。真要是发展到最后,谁也说不清楚会发生什么事情!”
黄欣有些着急道:“还要怎么样?现在我们都同意了小柔与伟名的事情,不可能不要梦依,跑去娶了小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