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杨升海本来也就是随便听听,说白了就是给郑成忠一个面子,可是,听到了刘伟名一套套的想法时,杨升海也显得动容了,如果真的按刘伟名所想的方式发展,不要说草海能够有大的发展,整个黑兰市的发展也会得到促进。
正说着话,呼延傲博两口子已是哈哈笑着走了进来,他们与郑家到是显得非常的熟悉。
“干爹,干妈。”刘伟名忙起身招呼着。
看到刘伟名也在这里,呼延傲博意味深长道:“先跑这里来了!”
刘伟名尴尬一笑。
方梅英这时已是走了出来,笑道:“今天老郑在家,正好升海也来了,大家聚聚。”
很快就摆上了一大桌的东西。
郑家自然是有专门的服务人员的,这些东西做得也很快。
大家入坐后,呼延傲博微笑道:“升海,到了宁海后,工作的开展还顺利吧?”
几个人很快就聊到了宁海工作上的事情。
在他们这个级别的聊天中,刘伟名只有听讲的份,他也没闲着,不停为大家倒酒。
正在吃着饭,刘伟名又接到了刘梦依的电话。
刘梦依是自己的母亲要求打给刘伟名的,目的就是催刘伟名回刘家,刘家的人虽然没有拿出一个办法,却也担心刘伟名在郑家时间长了会出问题。
“伟名,在做什么呢?”
刘伟名刚吃了一阵饭,就说道:“这次是干爹和干妈都到了,还有杨省长,大家正在吃饭,吃完饭就回来。”刘梦依就说了一句少喝点酒的话。
打完了电话,黄欣就问女儿:“伟名说什么?”
刘梦依就讲了刘伟名说的内容。
听到刘伟名的干爹和干妈都到了郑家时,黄欣一皱眉头,再次就来到了书房。
刘家的几个人还在讲着家事,特别是研究着刘凡和刘政安排到什么地方的事情。
听到黄欣说了呼延傲博也到了郑家时,大家的心中就是一震。
刘栋流道:“很明显了,现在郑成忠把呼延傲博也拉着为伟名创造条件了!”
他说出了这句话后,刘家的几人都沉默了,对比那么明显,郑家的帮助那么强大,刘家再没有任何的表现,那就真的要让刘伟名离心了。
沉默了一阵,刘雨露道:“其实呢,我也有一个想法,老爷子在的时候下面有不少地方上的力量,现在那些力量都基本上散了,属于一些编外力量,何不让伟名去收拢呢?”
刘栋雄一拍大腿道:“你这主意太好了,反正那些人我们也帮不了他们,他们也犹豫不定的,引荐给伟名,他能不能弄成,就是他的事情了!”
刘栋宇点头道:“两条腿走路吧,那些人虽然多,却并没有太大的力量,我们刘家的人经营好核心层就行了。”
刘栋流这时的想法已经有了大的改变,说道:“有一个事情我想说一下,刘家呢,我想把核心的人员交给老二负责,我既然是伟名的岳父,那些外围的事情就由我来帮着伟名搞一下吧,你们看怎么样?”
没想到刘栋流有了这样大的改变,大家都看向了他。
刘栋流道:“就这样吧,往后我专心做伟名这块的事情好了,免得精力顾不过来。”
他这是要全力帮他的女婿了!
大家的心情就有些沉重,刚才议论了半天都没有给到刘伟名实资的好处,刘栋流这个岳父的心中不快了!
刘栋雄是最不希望刘家的利益分给刘伟名这种外姓的的,就说道:“既然大哥这样说了,我看这样也好,两股力量互相帮衬,对刘家也是好事。”
刘栋宇犹豫了一下,想到刘家的大权终于由自己掌控时,最终没有反对。
“呼延,伟名说了一个事情,华老对宁海的现状有了看法啊!”
吃到中途,郑成忠看向呼延傲博说道。
呼延傲博就看向了刘伟名。
呼延傲博知道这件事情很重要,如果真是这样,宁海的现状就必将打破,对于许多人来说就是一个机会。
刘伟名也就把自己到了华威那里的大概情况再讲了一遍。
听完刘伟名的讲述,呼延傲博就看向了郑成忠。
郑成忠微微一笑,看了看两人道:“新农村的建设宁海应该加大力度啊!”
呼延傲博道:“是的,这是一个中央都重视的事情,如果由得力的人来操作,草海县的经验很有推广性!”
杨升海道:“这也是一个信号,如果能够在这方面有所突破,不仅对基层有群众有好处,中央也会大力支持。”
“嗯,这方面程宁军同志到是一把好手!”
呼延傲博微笑看向杨升海道:“你们苍松市有些问题。”
杨升海一惊道:“出事了?”
呼延傲博道:“本来这事我是打算明天与你交流的,趁着现在说一下吧,冯飞林同志的夫人问题很大!”
听到这话,大家就明白了,冯飞林是市委书记,也是省委常委,他的夫人出了问题,这事从呼延傲博的嘴里说出来,那就真的是大事了。
刘伟名也听得明白,如果真是这样,冯飞林的这市委书记就可能坐不稳了。
“升海,苍松市是你们的省会城市,要有得力的同志主持才行啊!”
郑成忠举杯道:“我们碰一杯。”
三个人就都举起了杯子碰了一下,然后全都是一饮而尽。
喝完了酒,三个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郑成忠微笑道:“这样好,这样好。”
呼延傲博微笑道:“伟名,怎么不敬你们的省长一杯。”
看到刘伟名举杯?呼延傲博道:“有了升海主持宁海的工作,宁海就会有更快的发展。”
杨升海的脸上就现出了笑容道:“行,我与伟名也干一杯。”
喝完了酒,刘伟名看到三个人高兴的样子,暗叹一声,宁海的人选他们三个都已交易完成了!
郑成忠先是点明了宁海的宣传工作不得力,并指点出了一个呼延傲博一系人员的名字?就是表示会支持这个人选,紧接着,呼延傲博也回礼了,点出了苍松市委书记要倒的事情,并且表示由杨升海的人来接任,只是有一个条件?就是要杨升海维护自己?杨升海同意了。
三人之间很快就达成了这样的协议,他们是想借华威的这股杀气一举拿下宁海,有了他们两人的联手,到时杨升海就能够完全的掌握四票,加上田林喜的两票?就是六票的存在,这让杨升海开展起工作来就游刃有余了。
看到杨升海高兴的样子,刘伟名知道,宁海省委要发生地震了。
吃完了饭,大家闲聊了一阵,呼延傲博告辞时?刘伟名起身道:“我送你们回去。”
赵香凌微笑道:“好啊!”
知道他们之间的那种干爹干妈的关系,郑家的人也没的留,郑成忠送出门时,对刘伟名道:“好好工作,其他的事情别多想。”
这是把刘伟名当成了自家人了。
大家很快来到了呼延傲博的家里,赵香凌笑道:“快坐下,到了这里就是你的家了。”
刘伟名自己去倒了一杯茶道:“本来早想过来的?今天事情太多。”
呼延傲博微笑着指了指沙发,让刘伟名坐下,这才说道:“我们也聊聊。”
呼延傲博细细询问了刘伟名去见华威的事情。
这次呼延傲博显得更加的严肃,问了之后就闭目沉思。
赵香凌打开电视,里面是一个综艺节目?主持人的气质很是不错。
“伟名,平时看不看这种节目?”赵香凌问道。
看了一眼那主持人?刘伟名微笑道:“说实话,每天的事情很多,我也就看看新闻就睡了,还真是很少看完一个节目。”
赵香凌就笑道:“你看这主持人怎么样?”
“这个女主持在国内目前很红,经常在电视上看到过。”刘伟名还真是时常看到这女人主持着,仿佛到处都有她。
赵香凌道:“看上去很漂亮,也很清纯的。
刘伟名笑道:“听说演艺圈里面很乱的,清纯的外表背后,谁也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内幕。”这也是刘伟名的感慨,以前真是看了不少的这方面内容,不少自己心中喜欢的女主持、女明星之类的,据说都有着这样那样的丑闻。
赵香凌就微微一皱眉头道:“你不说我还真是忽视了这事,的确存在这
刘伟名道:“当然了,也有好的,但是,我感觉在那个圈子里面,真是很难得出污泥而不染!”
呼延傲博微笑道:“伟名说得也并非不对,伟名,我思考了一下,从华老的想法中看,换届前是真的要有大的动作了,在这个紧要的关头,你最好以不变应万变,就不要搞出事情来了。”
刘伟名道:“这个还真不是我想搞事,关键的是别人不明不白的就搞到我那里了。”
呼延傲博就笑道:“放心好了,这次华威是要动真格的了,借这个机会,宁海省委就不会再是孟系独大的情况。”
换了一个台,竟然是选美比赛的节目,赵香凌的眼睛又亮了,指着那些身着泳衣的少女道:“这些女孩子不错。”
刘伟名看了一眼道:“这种选美就更是让人无语了,有些选出来的人我是看不出美在哪里的,有时我都在想,也许我的审美观出现了问题!”
呼延傲博就笑了起来道:“你说得还真是有道理,我也有时在想,难道我们不是这个星球的人,这审美的眼光有着那么大的偏差?”
赵香凌就笑了起来道:“哪有你们这样说话的!”
刘伟名微笑道:“涉文化的行为现在我到是认为得整顿一下才是,太乱了,乱得让人无语,现在的媒体中对搞怪的行为大肆宣染,这与我们国家的传统美德有着很大的不合之处!”
呼延傲博点头道:“说得不错,这是一个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
赵香凌道:“看来就只有学校才有清纯的少女了!”
刘伟名并不知道赵香凌为何纠缠着这个问题,很是严肃道:“最近我了解到了一个情况,据说一些十四五少的女孩子为了购置一件好看的衣服或是物品,只需要两百元钱就把她们最珍贵的少女之身出卖了,这事真的是让人痛心,我们的孩子们到底是怎么了!”
赵香凌吃惊道:“真有这样的事情?”
刘伟名道:“这还是我有一次上qq时,无意间在一个官文群内看到的,一个叫丑神的网友暴料了这件事情,有的学校周围就有一些人专门租了房子,没事就引诱少女!”
呼延傲博感到震惊道:“现在的女孩子们这种意识越来越淡漠了,我认为教育体制是出了问题的,这个不是小事,如果任由这样的事情泛滥下去,会毁了我们的许多后代,你说的这件事情很重要,我要向有关部门反映一下,对于学校周围的这种丑恶行为要坚决打击!”
赵香凌也严肃道:“这些校长们是干什么的,只知道向家长们收钱,该管的事情他们不去管!”
聊了一阵,看看天色已晚,刘伟名道:“干爹、干妈,我今天出来时一直没有回刘家,我还是过去一趟好了。”
赵香凌道:“行,你们年轻人要亲热,我就不留你了,不过,这里是你的家,没事就要回来看看。”
刘伟名答应了一声。
送走了刘伟名,赵香凌道:“怎么就找不到好的呢?”
呼延傲博当然明白自己的老婆搞了那么半天是什么情况,就笑道:“伟名的眼光很高!”
“是啊,你看看老郑家的那女儿,京里要找一个比她好的女孩子真是太难了!”
说到这里,赵香凌就看向呼延傲博,就这么盯着看了一阵。
呼延傲博道:“怎么了?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
赵香凌就说道:“郑小柔跟他妈就是一个模子里面出来的人,能够想象得出来,方梅英年轻的时候肯定很美!”
呼延傲博道:“那是当然了,她在班上就是一个班花嘛,不仅是班花,还是校花的。”
赵香凌道:“你老实交待,追过她没有?”
呼延傲博笑道:“又吃醋了!方梅英可是家教极严的人,班上时她根本就没有谈过恋爱,工作后一转眼就被郑成忠追上了!”
看到他很是遗憾的表情,赵香凌在呼延傲博的手上用力掐了一把。
呼延傲博笑道:“老都老了,你还是想想你的大计吧!”
“哼,现在的男人是越老越色的!”
呼延傲博就笑了起来道:“有想法可以锻炼自己的那个能力,只要没行动就好了。”
赵香凌笑道:“就知道你有贼心没那个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