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当两人出现在客厅时已是一个小时以后,两人都红光满面走了出
黄欣看了一眼两人,笑道:“昨晚你爸跟你谈的时间够长的,这老头子睡不着?拉着你们年轻人说话!”
刘伟名微笑道:“爸是正当年,还有发展空间的。(品#书)”
黄欣就笑道:“别管他了?只要你有发展就行了。”
刘梦依就笑道:“伟名又要进步了!”
黄欣眼睛一亮道:“怎么了?”
“刚才他们黑兰市打来了电话,说是他已被提名为县委书记了!”
“啊,伟名就是能力强!”黄欣很高兴道。
刘伟名道:“妈,我得去见见师傅,这事市里通过了,如果省里有了关卡的话,还难说!”
这是大事,黄欣忙对刘梦依道:“梦依,你送伟名过去。”
刘伟名道:“我昨晚开的是干爹的车子,今天得送过去,这样吧,我到了干爹那里后,梦依再来接我。”
刘梦依道:“你路上小心些。”
刘伟名到了田林喜这里后,还没有说话,田林喜就说道:“我正在打电话给你,市里的情况你知道了吧?”
刘伟名知道田林喜在黑兰市有大批的人,就点头道:“宁军打了电话给我说了。”
田林喜就点头道:“楚宣这个人是有个性的人,他这样做除了想做给他父亲看之外,就是想帮你一下了,这事是好事,说实话,楚宣是有魄力的人,本来我们是希望你再干一年后再提拨,现在由他来提出到是一个好事,这就避免了考核你的人认为是我们帮助的结果,既然事情发展到这程度了,就一定要拿下来!”
坐下后,刘伟名道:“昨天到了郑家,干爹他们也去了!”
田林喜微微点头道:“看来他们是有想法了!”
刘伟名就把大家的想法说了一遍。
田林喜听了之后脸上带着笑容道:“许多事情想法是一种,实际的操作是另一种,也不是想当然的事情,当然了,不管怎么样,对你来说无损什么,你只要好好的工作就行了,大家尽可能的为你创造一个公平的环境。”
刘伟名道:“我希望的就是一个公平的环境,别动不动就高层打压的!”
田林喜就笑了起来道:“这事你别管了,我看啊,京内的事情你也尽可能的不要涉入进来,下一步还有许多的争夺,你尽快回到草海去,那里才是你的根本,特别是现在这个关键时候,你就更得注意一下了。”
在田林喜这里聊了一阵,刘伟名开车又到了呼延傲博家里,两人都不在家,车子交给了他们家的保姆,刘梦依的车子早已开了过来。
坐进了刘梦依的车子后,刘伟名道:“我得赶回草海才行。”
“你走后,爸就回来了,他跟我聊了一下昨天跟你聊的事情,你有什么打算?”
“这就要看你爸的想法了,我有自己的用人标准,虽然我现在级别不高,但是,搞一些高层的运作并非不行,你爸应该就是看中了我这方面的能力,我只有一个希望,就是相信我,人员全面交给我!”
刘梦依就微笑道:“爸已经表了态的,这次是刘家的两条线走路,要进行一些切割!”
刘伟名道:“切割是很难的,只能是尽力了!”
回到刘家时,这次刘栋流显得很高兴,笑对刘伟名道:“你的事情我听说了,这次楚宣力挺你,这事有利也有弊啊!”
刘伟名点头道:“我担心的是他爸那里!”
“他爸?”刘栋流是不知道楚宣有一个牛逼父亲的,就看向了刘伟名。
“楚副总理!”
刘伟名就说了那么一句。
听到这句话,刘栋流的眼睛一下子睁得很大,吃惊道:“你是说?”
刘伟名微微点头道:“许多人并不知道,估计省里的不少人都不清楚有这事,我还是从师傅那里知道的。”
刘栋流就坐在那里沉思了起来,叹道:“我就说呢,原来这事是这样的啊!”
过了一阵,眼睛一亮,看向刘伟名道:“换届后,楚是要更进一步的!”
刘伟名同样眼睛一亮,就看向了刘栋流道:“这样看来,楚书记的前途是远大的!”
刘栋流哈哈大笑道:“大家都说你是有大气运的人,现在我相信是真的有大气运了!”
刘伟名笑道:“级别相差太大,这不过是楚书记临走前的一些调整而已。”
刘栋流的心中快速盘算了一阵道:“看来楚宣对你是很看好的,要不然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帮你一把了,有了他的帮忙,如果真有不长眼的跳了出来,那个后果就严重了!”说到这里,刘栋流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刘伟名也明白刘栋流的想法,就算楚宣在与他的父亲唱对台戏,但是,那毕竟是有着父子的亲情的,加上他的父亲有一种对不起他的感觉,在这件事情上最终还是会依着他的性子,谁如果为了此事跳出来搞事,那就真的要承受楚宣父亲的猛烈打击了。
“爸,我打算坐下午的飞机回宁海。”
刘栋流点头道:“现在是关键时期,你在草海是对的,刘家的事情你放心,这段时间我就会与一些同志联系,有些话我可以先跟他们交流一下,选择权在他们,当然,也在你那里。”
“真的不管其他的人了?”刘伟名指的是刘栋宇他们那些人。
“伟名,做事时有时候当断要断,我也会在最近把一些信息传出去,是到了刘家分家的时候了!”
刘伟名知道自己的这个岳父主意已定,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两人说话时,黄欣母女两人到是没有过来听,两人谈完时,黄欣这才对刘伟名说道:“伟名,你们的婚期已近了,京里的事情我和你爸会操作,梦依也会到草海去,你们在草海的房子应该也搞得差不多了,到时梦依更多的时间就住在草海了,这样对你的父母也是一个照顾。”
这话就说得刘伟名很是高兴,忙说道:“行,我听你们的安排。”
刘伟名刚才飞机就接到了田林喜打来的电话,要他到省委统战部长吴实哲家去一趟,说是有些事情吴部长要跟他谈。
田林喜的话语中透着严肃,刘伟名想不明白到底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当然了,他知道田林喜既然叫自己过去,肯定就是吴实哲有些话要跟自己说。
吴实哲虽然是田系的人,刘伟名并没有与他有更多的交流,不明白情况下,刘伟名就向着田林喜说的吴实哲的家赶去。
到吴实哲的家里时,这吴实哲正在家里等着刘伟名。
看到吴实哲专门等着自己,刘伟名就知道肯定是省里面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作为田系的一员,吴实哲对刘伟名学是有着许多的研究,看着这个年轻人,吴实哲并没有摆出省委领导的架子,而是表现出了一种热情。
“小刘,田老说你今天从京里回来,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聊一下。”
“吴部长好!”
刘伟名表现出了一种恭敬。
吴实哲看到刘伟名的这种态度,心中还是高兴的,这小刘很讲礼貌。
“坐下说话。”
吴实哲是一个微胖,身材不高的人,说话的声音却很大。
刘伟名就坐了下来。
“这次听说你到京城是去商量婚事的吧?”
“嗯,十月份结婚。”
“呵呵,好事啊!”
吴实哲其实对刘伟名也够好奇的,就想多了解一些刘伟名的情况。
“你们的草海县发展很快,有不少的亮点,下一步我也想到草海去进行调研。”
是田系的人,刘伟名相信吴实哲是知道自己与田林喜关系的人员,也就少了一些官场做派,只是尽可能表现出恭敬。
刘伟名听到这里,心中就是一动,田林喜离开了宁海?虽然这些人是他的田系人员,自己如果不表现出一些背景,他们就会看轻了,到是可以借一下老虎皮。
盘算了一下,刘伟名认真道:“吴部长过奖了,我们欠缺的地方还有很多,这次到了京里?华老就对我指出,做了工作,一定要形成经验,回去后,我们将从这个方面入手,进一步发拓好的内容。”
吴实哲本来随意斜靠在沙发上的。
他也就是随意聊一下?结果突然听到了刘伟名说出了这样的话?心中的震动就太大了。
以他的精明,当然也知道刘伟名有意说出了这样的话,但是,他更加明白这句话里面带来的信息之重要。
华威见了刘伟名?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华威对草海是关注的,也就对宁海是关注的!
“华老亲自对你指示了?”
不确定问了一句。
刘伟名道:“是的?华老的精神很好,他说有机会还会到草海去看看。”
吴实哲明白了,刘伟名现在已经入了华威的法眼,心中多少也有些羡慕。
“华老的指示很重要,你们一定要把这指示的精神落到实处!”
“嗯,回去后我们就一定要把华老和你的指示精神进行落实。”
听到刘伟名把自己也加上了?吴实哲暗自点头,这个年轻人真的不错。
“今天叫你过来,有一个事情要对你说一下,今天上午吧,省委出台了一个东西,就是省委以后将直管县委书记,县委书记的任用和考核全部由省委来进行?另外,还要进行任前的省委和送中央学校培训。”
果然是发生了大事了!
听到这话,刘伟名心中就在想,这事果然省里还是有了一些动作。
吴实哲说到了这里,就看向了刘伟名道:“首先就是县委书记不是以前的那种市里任命的方式?而是要经过省委常委会表决通过,其次?任职年限还要重申!”
刘伟名微皱了一下眉头,就在自己有县委书记要任命的时候,突然间搞了这样的一个东西出来,难道是偶然吗?
刘伟名决不相信是偶然的行为,这样一搞,就是要增加自己上升的难度嘛!
专门针对自己而来!
吴实哲一直在暗中观察着刘伟名,看到刘伟名仿佛明白了这事的关键后,也在暗赞这个年轻人的政治领悟力。
“吴部长,我该怎么做?”
这句话刘伟名问得就太有意思了,这完全就是把吴实哲看成了自己的后台,更是表现出了一种亲近。
吴实哲想到了田林喜专门打了电话要自己力挺刘伟名的事情,再想到了刘伟名说到的华威的态度,他当然不可能不帮刘伟名,这次让刘伟名到来,他也是想进一步了解一下刘伟名背后的力量。
吴实哲在刘伟名没到来之前也暗中盘算过刘伟名这方的助力,田系的两人,加上自己′知道的呼延系的一人也在支持刘伟名的事情,他们这三票的力量还是差了许多。
最让吴实哲头痛的还是孟系的书记和韦系的新任副书记是联手的,这力量就太强大了,如果这事拿到会上讨论,大家根本就没有多少胜算。
很头痛的事情!
大家看来就是要把刘伟名的县委书记的任用挡下。
“小刘,过几天省委就要开会研究一批人事的任用,事在人为啊!”
刘伟名点头道:“来之前,京市的郑书记也见了我,说是京市下一步与草海也会形成一些互动。”
吴实哲一愣,这事怎么就扯到了京市了,他当然清楚,现在省里面的省长杨升海就是郑系的人,假如有一个省长出头顶在前面,孟系那边有一个书记的压力就会化解,到时还真是有些运作的空间了。
微微一笑,吴实哲道:“杨省长也是昨天刚回来的。”
刘伟名道:“我在京里也向他汇报过了草海的工作。”
说到这里,刘伟名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对吴实哲道:“吴部长,有一个事情,我去见华老时,华老仿佛对我们宁海的省委工作有些看法。”
啊!
这话说得吴实哲再次震动了,如果说前面的那些话他还没有太大的重视,这句话无异于宁海政坛的地震预警了。
这下子吴实哲又有了新的想法,这个刘伟名看来并不仅只是田林喜欣赏的问题,而是他真的有更加强大的后台力量,在对待这个年轻人上面,自己采用的应该是尽可能的拉到自己身边。
“小刘,要相信组织,你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就行了!”
从这次的谈话中,刘伟名就知道了一个关键,果然是孟系的人与韦系、谢系和孙系的人在宁海形成了同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