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也盘算了一下宁海省里对自己的支持情况,田林喜的两票没问题,呼延傲博的一票也没有问题,这里就已是三票了,郑系的两票也应该问题不大,五票在手,关键的还是杨升海这个省长有了与孟系书记一抗的实力。
常务副省长周强河是桑文青一系的人,到了现在他都没有太多的态度,应该是中立居多,十三个省委常委,去掉了一人的话,十二票对十二票,果然是支持自己的这一方要弱一些。
出了吴实哲的家里,刘伟名想了一阵,发现这事的问题很严重,对方应该也是盘算过这事。
刘伟名自问自己的力量还没有过问起省委的能力,感受到了这巨大的压力后,就只能想到华威的态度了。
也许华威也发现了这样的情况,应该会有所行动吧!
这样的事情并不必刘伟名去告诉什么人,刘伟名完全相信,宁海省里搞出来的这种事情京里的那些人都已知道了。
果然是一招狠招!
这级别的差距太大了!
楚宣!
刘伟名突然间想到了一个自己刚才没有想到的人物,楚宣既然力挺自己,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后,楚宣会有什么样的想法呢?
想到这里,刘伟名就拨通了楚宣的电话。
两人现在通话就显得方便了许多,楚宣也第一时间就接了刘伟名的电话。
“楚书记,我从京里回来了。”
刘伟名刚说了这么一句,楚宣就说道:“伟名,你的事情别担心,要相信组织!”
从这话就可以看出来,楚宣明白得很。
“楚书记,其实呢,无论是在什么样的位子上,我们都是要干工作的,现在这县长的位上,并不会影响到工作。”
刘伟名说这话时多少有些感慨。
楚宣也听出了刘伟名的一些情绪,笑道:“迎难而上才是我们党员干部的性格,怎么了,有了一点困难就有情绪了?”
刘伟名当然不会因为这事就产生巨大的情绪波动,只是有些感慨而已,笑道:“楚书记放心,我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了,这就回到草海去,草海又有几家外资公司要来谈投资的事情。”
楚宣就哈哈大笑道:“这就对了嘛!”
打完了电话,刘伟名有一个感觉,楚宣还会有动作。
司徒羽早已把车开到了省城,坐上了车子,刘伟名仍然在想着楚宣动手的事情。
楚宣肯定还会出招,就是不知道他会怎么样出招了。
刘伟名也知道,这次京城一行,该做的工作都已做了,该展开的手段正在展开,下一步已经基本上没有自己什么事情,唯有的就是看各方博弈。
我也不能就这样等着吧!
刘伟名回到黑兰市时,第一时间就去见了方顺章,这次是田林喜有些事情要刘伟名跟方顺章谈一下。
“伟名,来了就行了嘛,没必要带那么多的东西。”看到进门的刘伟名拎着一些礼品,方顺章微笑道。
“这是梦依他们从国外带来的,不值钱,就是一些土特产。”
方顺章微笑道:“快坐下。”说着还主动起身为刘伟名泡了一杯茶水。
从下后,方顺章道:“今天下午市委常委会再次召开,对你们的草海县又有了一个新的调整,”
刘伟名一愣,上午还跟楚宣打过电话,怎么下午又开会了!
看了看刘伟名,方顺章微笑道:“下一步你的挑子很大,暂时要一肩挑了!”
刘伟名疑惑道:“一肩挑?”
方顺章微笑道:“今天下午重点就是针对你们草海的人事任命进行的,具体情况是这样的,你的县长暂时不变,另外,报省里为草海县的县委书记,姜正权调市商业局任局长。”
刘伟名略一沉思,心中就明白了,果然是一肩挑了!
省里搞了一个县委书记由省里讨论的事情,这事一出台,楚宣干脆就先把草海的县委书记弄走了,并且提名自己为县长,这样一来,果然就是给了自己大的空间,党政一肩挑了。
方顺章微笑道:“另外,对你们草海的班子也进行了调整,政法委书记由汪凌松同志担任、县委秘书长由孙民富同志担任、组织部长褚林意担任,其他的到是没变。”
这还没变!
刘伟名的心中早已激动了,这样一来,整个的草海县真的就是自己的天下,这样一调整,陈锁源、汪凌松、孙民富、苏全忠等人纯属自己的嫡系,林海生是田系的人,也是自己一方的人?另外,楚宣系统的两个人组织部长褚林意一县委宣传部长曹延平应该在下一步都会交给自己,也会听自己的话,纪委书记是廖歆琰,那也是与自己的盟友关系,整个县就完全是自己说了算了,就算是这个时候搞一个县委书记过来?估计也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展开工作。
看到刘伟名有些震惊的表情,方顺章其实也感到不解,这次楚宣对刘伟名的支持力度可是大得不得了啊!
在这次的调整上,市里的班子成员大多是田系人员,知道是对刘伟名有利,当然大家都是力挺。
刘伟名消化了这些内容后?心中暗叹楚宣还是要出手?楚宣的目的很清楚,你们不是要把县委书记的任命拿到省里去讨论吗,那好,我就干脆把整个的草海县班子都换成刘系的人,看你们怎么办?就算是调一个新人进去,也无法开展工作,纯粹也要架空。
方顺章道:“现在有了新的班子到位,你们要抓紧展开工作才是。”
一听这话,刘伟名又明白了楚宣的另一层用意,现在整个的草海都是自己说了算了?趁着上面还没有新的动作,回去后用最快的时间对现有的各级班子进行调整,只要调得快,整个的草海就是铁桶一块,到时真的出了新人到草海的事情,也不可能动摇自己的力量。
这是楚宣的一个无奈之举,是为了以防万一的想法!
明白了楚宣的良苦用心?刘伟名道:“方书记,我会尽快赶回草海展开工作的。”
方顺章就微笑道:“草海的发展一直以来是市委高度关注的事情,你们一定要把工作开展好!”
想到田林喜交待自己跟方顺章谈的事情,刘伟名道:“方书记,这次到了京城后?我师傅是带我去见了华老,华老对草海县的发展是高度关注的?问了许多这方面的事情,也对宁海的工作高度重视,他认为宁海在发展的思路上还要再开阔一些,要有开拓的精神。”
方顺章的眼睛一亮,刘伟名竟然去见了华老!
“嗯,华老的指示一定要落到实处!”
“师傅说是最近他会到宁海来,省里面的格局会有一些变化,楚书记走了,他认为黑兰市的发展不应该受到影响,说是你抽空去见他一下。”
方顺章的眼睛中已是散发着光芒了,刘伟名的话说得不明白,他却是听得明白,田林喜的意思是要自己进步一下了!
把刘伟名的话联系起来,就得出了一条线索,那就是华老对宁海省委的现状不满意了,要对宁海的班子进行调整,加上田林喜重新回到宁海,那就是说,田林喜的力量不仅不会动摇,这次还会有所斩获,到时各方用力一下,自己就很有可能接下楚宣的位子!
其实,这段时间方顺章也是有想法的,楚宣要走了,他的位子赵亦贤与自己都很有可能,但是,从现在省里的情况看,赵亦贤这个谢系的人占据的优势是明显的,自己也熄了争夺之心,现在就不同了,如果省里的班子真的发生了变化,自己可就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呼吸都有些无法稳住了,方顺章再一次发现自己那进步之心中那么的迫切。
“伟名,这事我会与田老进行联系,你放心去展开工作吧,现在黑兰市的班子是稳定的,市里全力支持你们的工作。”
这话也是点明了,只要是草海县讨论的事情,市里会第一时间通
“方书记,我们也会对县政府的班子成员进行调整!”
方顺章道:“行,这事你们尽快进行。”
他知道刘伟名这次是要把几个副县长也调整一下了。
现在不仅是刘伟名感到时间紧迫,方顺章也坐不住了,他就想与田林喜尽快取得联系。
看到方顺章这样子,刘伟名暗笑一声,就说道:“方书记,我就不打扰了!”
看到刘伟名起身,方顺章也起身握住刘伟名的手,又轻拍着刘伟名的肩膀道:“伟名,你放心展开工作吧,市委将进一步扩大对草海的支持力度!”
这也算是表了一个态了。
刘伟名从方顺章这里出来时,刚坐进自己的车子,庞费宇就拿着刘伟名的手机道:“老板,宁部长刚才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我说你出去了。”
刘伟名接过电话,回拨了宁军的电话时,宁军第一时间就接了电话,说道:“伟名,你到了市里了?”
“嗯,方书记找我去谈了一些事情!”
“哦,方书记应该跟你谈了会上的事情吧?”
“谈过了,草海县的班子调整力度很大!”
“过来吧,我们哥俩好好的聊聊,最近的事情我都有些看不太明白了!”
刘伟名答应了一声,车子就丰宁军安排的地方驶去。
这次宁军安排的是一家很气派的酒楼,刘伟名就看到一个长得很美丽的少妇随同着宁军迎了出来。
看到这个少妇,刘伟名的心中一动,就认真看了一下。
宁军哈哈大笑道:“伟名,我介绍一下,这个是这家酒楼的老板,胡雨媚。”
听到介绍,那胡雨媚微笑道:“早就听宁哥说起过刘哥,见到刘哥很高兴。”
从这句话里面,刘伟名已经明白了,这个就是宁军的女人了!
她怎么跑来开酒楼了?
当然了,刘伟名也不可能去过问人家的事情。
宁军是市委组织部长,比刘伟名的职位大多了。
刘伟名就朝着这酒楼看去。
看到刘伟名看酒楼,宁军微笑道:“小胡是能干人,这里的全部装修都是她一手搞出来的,怎么样,还好吧?”
刘伟名微笑着对胡雨媚道:“小胡很能干!”
这胡雨媚看上去还真是年轻,刘伟名目测了一下,感觉这女人应该跟自己也差不多大小。
大家很快走了进去。
刘伟名进去后,看到这里的人流较多,到是显得非常的热闹。
看到这样的情况,刘伟名对宁军就有了一些担心,这宁军做事上是否太张扬了一些呢?
看到胡雨媚出去招呼,刘伟名道:“宁哥,感觉到这里来吃饭的大多是政府人员啊!”
宁军微笑道:“我也就随便说说,大家很给面子!”
刘伟名道:“宁哥是组织部长,谁敢不给面子啊!”
这句话也是点拨的意思。
可是,宁军竟然没有听出这意思,哈哈一笑道:“多个朋友多条路嘛,大家做事都帮衬一些,事情就好办了!”
刘伟名在心中就有些着急了,看宁军这样的做法,指不定已有人盯上他了也难说!
无论如何也得再提醒一下了!
刘伟名就说道:“宁哥,有些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说嘛,我们两人谁跟谁啊!”
“宁哥,你的角度不同,你是组织部长,如果大家都看了你的面子到这里面吃饭,时间久了,你不担心出事?”
“出什么事啊,伟名,你多心了,没事的!”
刚说完这话,胡雨媚就走了进来,笑盈盈坐在了宁军的身边道:“宁哥,已按你的安排做好了,看到你来了,过一会几个老总说是想过来敬你几杯,不知你方便不方便?”
刘伟名就看了一这个女人,看上去很是温柔,可是,做的事情却让刘伟名为宁军不安。
“哈哈,告诉他们,改天吧,今天没空。”
刘伟名暗中对胡雨媚进行着观察,感觉这个女人很精明,表现出了一种娇媚,却利用着宁军帮他发展关系。
一边与宁军聊着,一边就在想,呼延傲博现在正处于关键时期,如果他的原秘书出了事情,这对呼延傲博来说就是一个很不好的事情,很有可能就会阻止住呼延傲博前进的步伐,在这件事情上自己应该加以重视!
那胡雨媚仿佛也知道刘伟名的情况,尽力在讨好着刘伟名,说话时不时还会向着刘伟名抛一个媚眼什么的。
看到这女人玩弄的心机,刘伟名更加感到宁军有了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