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伟名,小胡很不错的,家境并不是太好,一直都自强不息的,我也就随便帮了一下,你看看她,很快就发展起来了!”
“宁哥,要不是你帮助,哪有我的今天,我的一切都是你给的!”胡雨媚娇媚对着宁军说道。(品@书)
宁军很是高兴地笑着。
“伟名,这次老楚是下了决心要挺你,你们两个什么时候那么亲近了?”
这是宁军最疑惑的地方,他完全就搞不明白,这个楚宣到底是怎么了,那么帮刘伟名。
刘伟名看了一眼胡雨媚,微笑道:“楚书记是一个把事业放在第一位的人,看到了草海的发展,他应该是希望草海能够有一个安定的环境吧!”
宁军微微点头道:“伟名说得对,你们草海的成绩是摆在那里的,老楚这个人就是一个工作狂,我感觉他仿佛就没有太多的爱好似的,这人生啊,有时也应该放松一些才是。”
胡雨媚微笑看向刘伟名道:“我听宁哥说了,刘哥的爱人长得很美的?真想认识一下。”
刘伟名心笑这女人的心机,抓到机会就靠上来?对宁军也不过就是利用而已。
看向宁军时,刘伟名这才发现宁眼圈都是黑的,这明显已是放纵造成的。
“宁哥,我通知了小妹,她这就赶过来。”
宁军就微笑道:“好啊!”
转脸看向刘伟名道:“小胡的妹妹很漂亮的,伟名?你们认识一下
说话间?就见一个果然是长得不弱于方怡梅的女孩子身着入时地走了进来。
“姐,宁哥好!”
“刘哥,这是我妹子胡雨玲,怎么样,漂亮吧?”
“小妹?快叫刘哥,刘哥是草海县的县长!”
宁军微笑道:“伟名很快就是县委书记了。”
那个叫胡雨铃的女孩子看了刘伟名一眼,称呼道:“刘哥好。”
说完这话,对胡雨媚道:“姐,你匆匆把我叫来做什么啊,人家正与同学聚会呢。”
说着话?拿着手机就在那里翻看着。
刘伟名并不在意这种小女孩的想法,估计是最近跟着宁军,见到的大领导太多了,对于一个县级的干部已经没有了感觉。
“哈哈,伟名,来,我们干一杯。”
与宁军喝干了杯中的酒后?大家也说一些闲事。
那胡雨媚的手机不断响着,她也很忙地接着电话。
“宁哥,小胡怪忙的啊!”刘伟名有意说道。
哈哈一笑,宁军道:“小胡很能干,没用多少时间就把市里玩转了?生意也做得不错!”
“小妹,敬敬你刘哥酒啊!”
胡雨媚对着她的妹妹说道。
胡雨铃勉强端起了酒杯对着刘伟名敬了一杯?对她的姐说道:“姐,妈的生日是后天,大家说了要给妈办酒席的,你准备好了没有?”
胡雨媚看了一眼宁军道:“宁哥,到时我想请刘哥也来参加,你看?”
宁军微笑道:“伯母生日,这是喜事,伟名到时肯定是要来的
刘伟名心中一沉,宁军搞得太不着调了!
刘伟名当然也不会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笑对宁军道:“宁哥,最近省里会有些变化,你可要多注意一些才是。”
看到两人在聊事情,胡雨媚暗中扯了一下她的妹妹,两人就约着走了出去。
过了一阵,刘伟名就发现这个胡雨铃的态度大变,看向自己的目光就已经透着一种风情。
微皱眉头,刘伟名估计胡雨媚应该跟她的妹妹说了些自己的情况,要不然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改变。
“刘哥,我敬你一杯。”胡雨铃坐在刘伟名的身边,这时已不再玩她的手机了。
刘伟名微笑道:“小胡在哪里工作?”
“刘哥,我与姐原来都在歌舞团工作的,现在我们两个都没在团里了。”
宁军笑道:“我跟她们的团长说了一下,一切照常,出来自己做点事情,并不影响她们的待遇。”
刘伟名就没有再多言了。
随后的酒席上,两姐妹表现得就太热情了,胡雨媚自然就是针对着宁军,而她的这个妹妹却大方得很,对着刘伟名表现得就象真是一家人似的。
这两姐妹!
刘伟名越想越不放心宁军。
“哈哈,宁部长,知道你在这里,我们几个过来敬你一杯。”
说话间,几个看上去是老板样的人端着酒杯走了进来。
宁军表现得很是活跃,与这些人说笑着。
送走了这些人,宁军叹道:“应酬太多了,有时都头痛着这事!”
刘伟名微笑道:“宁哥是组织部长,求你的人多!”
吃完了饭,胡雨媚笑道:“刘哥,我们这里是一条龙服务,我开个房间,就我们四人去唱几首哥,你不知道,我家小妹的舞跳得非常好,在歌舞团里面,小妹的劈叉是最强的!”
这话!
听得刘伟名那双眼睛就扫向了胡雨铃的双腿间。
这也就是下意识的行为,很快,刘伟名心神一愣,这胡雨媚很会挑逗啊,这是有意要引自己对她的妹妹注意!
宁军也笑道:“伟名,一起吼几句吧!”
刘伟名微笑道:“宁哥,今天可能不行了,我与楚书记约好的,要去他家拜访一下。”
宁军看向刘伟名道:“伟名,你实话告诉我,你与楚宣是什么关系,我怎么感觉你们之间不太简单呢?”
他与刘伟名的关系的确是太亲密的那种,问的话就随意了一些。
刘伟名看了一眼胡家两姐妹,微笑道:“宁哥,这事我们下次再谈吧。”
宁军笑道:“行,随你了,你去吧。”
刘伟名告辞之后就快速赶回到了住的地方。
思索了一阵后,刘伟名越发感觉到宁军留在黑兰市对呼延傲博并不是一件好事,这事应该让呼延傲博知道才行。
拨通了呼延傲博的电话时,对面就传来呼延傲博爽朗的笑声:“伟名,你们市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楚宣这次搞得省里也很头疼啊!”
刘伟名道:“干爹,我现在就在市里,我一个事情我想了想,觉得还是要跟你说一下才行。”
呼延傲博道:“你说。”他也感觉到了刘伟名的严肃。
刘伟名就把今天自己见到的情况细细向着呼延傲博讲述了一遍,并没有加入自己的任何看法。
刘伟名希望的是让呼延傲博对宁军的事情有一个清楚的认识。
“不争气!”
听完后,呼延傲博哼了一声。
他是真的很生气了,从刘伟名的这些讲述中,他很快就分析出了许多就连刘伟名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呼延傲博知道自己更进一步已到了关键时期,假如这个时候有人利用宁军的事情快速搞倒宁军,然后借宁军来打击自己时,虽然打不倒自己,但是,还是很有可能影响到自己的进步,这决不是小事!
“伟名,你认为会怎么样发展?”呼延傲博虽然有了自己的想法,还是想考一下刘伟名。
刘伟名道:“这件事情我觉得还是要小心一些才是,宁哥看上去与老板们的交往都不是一般的深,这里面到底有没有情况我不太好说,但是,那个女人开的不仅只是酒楼,还有一处娱乐场所,这可是一大笔的投入,我试探了一下,那女人在认识宁哥前家庭情况并不是太好,这事就有些问题了,我不相信宁哥的事情省市的这些人没有发觉,为什么发觉了也没有任何的声响呢?这事就透着一些阴谋在里面,是不是有些人想在关键的时候才动手呢?”
呼延傲博暗赞刘伟名的分析,这次要不是刘伟名,搞不好对手们真会拿宁军来搞事呢!
“伟名,这事我知道了,你就不必多管了,宁哥我会让他到中央党校来学习一阵!”
刘伟名的眼睛一亮,在这个时候把宁军弄得离开了黑兰市未尝不是一个办法。
“干爹,我觉得胡雨媚与宁哥的事情还得补漏一下才是!”
“这事我会处理,你就别管了。”
刘伟名这才放下了心事,要是因为宁哥的事情影响到了呼延傲博的发展,那就真的是大事了!
想到发生了这件事情后,呼延傲博就不会再对宁军重用时,刘伟名也在叹息,宁军的仕途之路可能就中止了!
不过,想到如果现在不把宁军的行为控制住,搞不好他下一步就会被人搞倒,甚至到牢里吃饭时,刘伟名并不认为自己的做法有错。
就看宁军对他的事情的认识了,机关呆久了,出来之后缺乏了监管,很容易就会被这种种的利益搞得失去了警惕!
握住姜正权的手,刘伟名道:“姜书记对草海的贡献极。大往后还需要姜书记进一步的支持草海的发展。”
市委组织部长宁军在第二天就来到了草海,对现有的草海班子调整之事进行了宣布,宁军已经离开了,现在看到姜正权要上车子,刘伟名过去紧握住姜正权的手说道。
昨天喝了不少的酒,姜正权的头还有些昏沉,听到刘伟名的这句话,姜正权的心中感慨万千,认真说起来,自己的离开并不是刘伟名的排挤,这事他早就知道是必然的事情。
拍了拍刘伟名的肩膀,姜正权道:“伟名,一切我都明白,我们两个一直都是合作愉快的!”
看看姜正权那认真的样子,刘伟名就知道姜正权是真的没有对自己生出不满的地方。
跟姜正权搭班子,刘伟名还是顺心的,他也感受到了姜正权对自己的放手。
“你永远都是我的领导!”刘伟名就说了一句。
“好好的干!”姜正权再次拍了拍刘伟名的肩膀。
看着姜正权的车子离去,刘伟名就有些失神,如果姜正权不是谢逸一方的人,估计他也会与自己相处得更好!
刘伟名在这里沉思时,县班的班子成员们也都有些敬畏地看着刘伟名,从现在开始,草海就算是完全成了刘伟名掌控的地盘了,也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做什么样的事情。
回到了办公室,刘伟名看向秘书庞费宇道:“你把陈书记和褚部长请来。”
很快,陈锁源和褚林意都进入到了刘伟名的办公室。
褚林意明显来之前就得到了楚宣的授意,看向刘伟名就表现出了一种尊敬。
与两人握手后,刘伟名道:“老陈,林意,请你们两人来的目的有一个,草海县的现有各级班子我认为要进行一次大幅的调整,你们看怎么样?”
陈锁源明白刘伟名的目的这是要把一些不合适的人拿掉了,这事他完全就是站在刘伟名一方的人,用力点头道:“我也认为应该这样。”
看到刘伟名看过来的目光,褚林意早已从楚宣那里知道了把自己放在草海的目的,楚宣要离开黑兰市了,并且还是离开宁海省,往后自己的后台就是刘伟名在这件事情上当然要完全听从刘伟名的,就微笑道:“我听书记的。”
他到好,完全就称呼刘伟名书记了。
刘伟名也是一个有魄力的人,现在完全掌控了草海,他才不会去顾及别人认为他还没有坐稳就三把火,他心里面比谁都明白这次省里必将大变大变的结果就是自己的后面力量是空前的,再说了,谁也不知道形势的发展,如果真的不利于自己了呢?楚宣是给自己提供了方便,那就不能辜负了楚宣给的这个方便所以,对于他来说,现在就是抢时间,一定要加快草海的发展。
“林意,我这里有一个关于草海班子调整的意见,你拿去研究一下。”
褚林意接过后说道:“行,我立即组织进行考察。”
看到褚林意雷厉风行的做派,刘伟名微笑道:“林意做事干脆!”
聊了一定,把褚林意送走后,刘伟名看向陈锁源道:“老陈,往后这草海你可是要多操心一些了!”
陈锁源心中高兴,自己是越来越有前途了想到自己没有投到刘伟名一方的时候过的那种憋屈的日子,心中就很是感叹,现在只要紧紧跟着刘伟名,自己的好日子算是开始了!
“刘书记,你放心我一定会严格按你的指示开展工作。”
再次进行了表态。
刘伟名也没有去纠正,说道:“我想了一下现在县政府的几个副县级人员也应该进行调整了!”
陈锁源的眼睛一亮,这是刘伟名要收拾人了!
“书记,我认为应该把一些不作为的人换掉,仝国真同志是一个老好人,没太大的魄力,我看可以让他进入政协任一个副主任,吴晓平这人问题应该不少,其他两人到是还行。”
刘伟名点头道:“你的看法我赞成,纪委那边已经有了吴晓平的一些材料,男女问题很严重,市纪委很快就会到来,他这个副县长是肯定不能再干了,我看这样好了,牛常胜同志和常明光同志作为县里的人选,开个会报到市里吧。”
陈锁源暗叹一声,这个吴晓平算是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