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书记,我同意!”
送走了陈锁源,刘伟名就在想,如果下一步自己在省里批下来了,陈锁源到是可以干县长。(品@书)
就在刘伟名在这里动手时,中央党校的一份入学一年研修班的通知也到了宁海省委。
省委组织部长宁保国拿着这份通知看了许久,用指在桌子上轻轻敲击了一阵。
拿着这份通知,宁保国就来到了书记杨轩的办公
最近杨轩的心情也不好,孟家的人对宁海的插手也是越发的严重,听吧,许多的东西明显是错误的,不合宁海的地方情况,不听吧,他又知道孟家现在与韦、谢两家都联手了,力量很强,这件事情搞成了这样,自己与田系人员的关系已经不复从前了!
看到自己一系的宁保国进来,杨轩上前与宁保国握了握手道:“保国,有什么事情?”
“杨书记,你看看这个。”
杨轩接过了那通知,先是一愣道:“这种事情传下去就行了嘛!”
宁保国道:“杨书记,这份通知是通知黑兰市的宁军同志到中央党校全日制一年研修!”
杨轩揉了一阵太阳穴道:“谁发来的?”
“中央党校!”
杨轩就看向了宁保国。
两人的目光一触之后,杨轩道:“怪事!”
两人都在想,这个宁军是呼延傲博的秘书,应该是呼延傲博重点进行培养的人物,怎么这个时候会把他调开呢?呼延傲博还事前没有过任何的招呼。
宁保国道:“书记,我听说谢书记派了一些人秘密到了黑兰市!”
杨轩眼睛一凝道:“你去见一下谢书记吧。”
宁保国就知道了杨轩的意思,说道:“这是中央党校指名通知的,大后天就必须到党校报到!”
“中央党校的通知肯定要执行的!”
宁保国道:“行,我这就去谢书记那里。”
宁保国走了之后,杨轩坐在椅子上叹了一口气,自语道:“可不能被波及到了!”
他太明白这情况了,应该是谢逸暗中在搞宁军,目标就是针对着呼延傲博,不知怎么的,呼延傲博就发现了情况,然后壮干断腕式的把宁军快速调离。
也不知道谢逸他们到底有没有搞到一些宁军的东西?
这时的宁保国也已来到了谢逸的办公室。
坐下后,政法委书记谢逸道:“保国,怎么了,有事?”
宁保国微笑道:“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过来看看,现在中央对干部的培养很重视,你们政法系统也在进行一些人才的培养,我主要就是来了解一下这方面的事情。”
谢逸就微笑道:“政法系统是过硬的!”
宁保国微笑道:“现在不少干部都是直接由中央点名进行培养,说明了中央在培养干部的事情上决心很大!”
谢逸搞不明白宁保国的来意,微笑道:“说得不错,中央在这方面的力度越来越大,只有大量培养出人才来,我们的党才会不断注入新鲜的血液。
“是啊,今天中央党校还专门发了一份入学通知过来,要黑兰市委组织部长宁军同志去进行一年的全日制研修。”
谢逸本来随意的样子瞬间发生了变化,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原样,呵呵一笑道:“不错,好事嘛!”
“是啊,后天就报到!”
说到这里,宁保国起身道:“我就不打扰了!”
把宁保国送出了门去。
回到了办公室,谢逸坐在那里就有些发愣,心中就在想,自己做的事情都是秘密进行的,这件事情根本就不能让人知道,为何呼延傲博知道了?
谢逸的心中就有些发慌,这件事情有些严重了!
谢逸是有自己的想法的,看到刘伟名越来越坐大,他就想动刘伟名,不过,现在的省里情况又很难动到刘伟名,在这样的情况下,谢逸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把刘伟名的后台一个个的搞掉,田林喜是一个,呼延傲博也是一个,现在呼延傲博的升势很强,呼声也大,如果他真的升上去了,那就会进一步加大刘伟名的支持力度,到时对付起刘伟名就更难了,再说了,呼延傲博的升迁对谢家的利益也不符,谢逸就盘算着把呼延傲博的升势阻挡住的事情,正好,他就听说了宁军在黑兰省与许多老板结交,更是b养女人,为女人建酒楼的事情,立即就感到这是一个破破口。
当然了,他也不想这你看事情在没有做成的情况下被呼延傲博知道,无法一击击杀,就不能再进行了,这事只能是秘密来做,做这件事情时,谢逸还有自己的打算,就算有了证据,也要交给其他的人来搞。
拿起电话,谢逸拨打出去,问道:“怎么样?”
“有一些证据,不过,不太充分!”
迟疑了一阵,谢逸最终道:“撤回来吧!”
这件事情是无法再进行了!
打完了电话,谢逸长叹了一声道:“可惜了!”
没有充分的证据,最多就是把宁军动摇,对呼延傲博影响并不会太大,可是时间不够!
刘伟名刚刚把县里的各级班子调整完毕,方怡梅就打来了电话,小声道:“伟名,有一个传言,说是杨书记要调离了,是不是有这回事?”
听到方怡梅这样一说,刘伟名就知道肯定是中央开始动宁海了。
真是没有想到,最先动的还是杨轩!
往往许多事情是先有传言才变成了事实,方怡梅既然听到了这事,应该是真的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你在组织部里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知道孟系成了反对派,刘伟名对于方怡梅也有些担心。
“一般吧!”
听得出来,方怡梅的发展并不顺利。
方怡梅调入组织部时是通过宁保国的,现在孟系出现了一些情况,方怡梅肯定就有些难过,是继续让她留在省委组织部呢?还是换一个单呢?
刘伟名就在盘算着这件事情。
刘伟名想了一下,感到这次也许对方怡梅也是一个机会,无论如何也得为她的发展出一把力,就说道:“这样吧,我会到省里来一趟,这次省委的调整力度肯定会很大,也许是一个机会。”
“伟名,我想你了!”
“我也是。”
打完了这个电话,刘伟名坐在那里沉思。
杨轩是孟系宁海的掌舵人,这次中央把他调开,虽然级别不变,必然就是对孟系的一个警告性质,他的离开,对于孟系来说就是一场灾难,杨轩的能力很强,他如果调到其它的省去任书记,或是到了中央部委,孟系对宁海的掌控力必将大幅减弱,到那个时候,宁海就不再是孟系的天下也难说。
好厉害的一招!
想到宁海可能会因杨轩的调离而出现的新情况时?刘伟名心想那孟家这次吃亏真的是很大,宁海很快就会成为各势力分割的地区。
刘伟名为了确定这事,拨通了田林喜的电话。
接到电话,田林喜微笑道:“有些人自以为是了,以为有了冲劲很足的家族的支持,下一步就把老的同志甩掉了,哼?老同志就是那么容易甩掉的?”
这话就带有着很强的怨气了!
刘伟名心中一笑,孟家的想法他是能够理解的,韦宏石和谢家的老大将是进入政治局的人,虽然不是常委,比起田家来说就强大得多了,再说了?现在华老根本就不再参与中央的事情?加之他的岁数也大了,与韦家和谢家这样的新力量搞在一起,对于孟家来说就更加有发展的前途,当然了,孟家的想法是毕竟与田林喜是亲家的关系?就算是搞点小动作,田林喜并不会怎么样,再说了,在宁海配合韦谢两家搞自己,自己也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县长,相信田林喜并不会太过护着自己?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事不仅田林喜护着,华威也在护着,一下子就踢到了铁板上了!
用一个小小的县长来换得韦家和谢家的支持,孟家的算盘打得很精,他们认为这事并不是一件大事,最多到时给予田林喜一些补偿就行了?他们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师傅,除了杨书记,其他的人会动吗?”
“苍松市委书记是有问题的,很快就会动了,林伯诚也因宣传方面的问题会动。”
一动就是三人!
刘伟名明白了?这样一动之后,几个位子必将成了田林喜等人的盘中餐?也许田林喜会再增加一票!
仿佛是知道刘伟名打来这个电话的用意,田林喜道:“省委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高常天同志那里你去见见他吧,我会给他说一声的。”
刘伟名心中一笑,搞了半天田林喜在省委组织部里还埋了这样一颗棋子!
田林喜就把高常天的电话告诉了刘伟名,要求刘伟名到了省里去见一下高常天。
打完了电话,刘伟名现在是完全放心了,随着省委的这种调整,自己往后的日子将不会再有那么的艰难。
突然想到田家与孟家的亲戚关系,刘伟名就在想,也不知道这事会发展成什么样子,老头子看来对孟家的怨气很强啊!
想想也理解田林喜的想法,一直以来与孟家的合作很好,孟田两家联手掌控着宁海,本来这事对两家都是好事,孟家却是有了新的想法,看到田林喜老了,孟家竟然想另寻更强的力量,没有把田林喜的感受放在眼里,也不知道孟家是谁在搞这样的事情,估计跟刘家也差不多层次!
孟家这次损失很惨了!
这里刚刚打完了电话,宁军却是打来了电话。
“伟名,哥哥我栽了!”
听到这电话,刘伟名就知道呼延傲博并没有把自己说的情况讲给宁军听。
刘伟名的心中并没有任何的歉意之类的想法,假如自己不把宁军的事情说出来,那种影响就太大了,如果在呼延傲博的关键时期出现了宁军的事情,呼延傲博必将在政敌们的设计下失去发展的动力,呼延傲博倒了,紧随其事,必将发生更多的连带影响,也许宁军现在就不会那么轻松的打电话了,估计他现地已经出事了。
“宁哥,党校的生活不错吧?”
“伟名啊,这里淡得很啊,我去了老领导的家里,老领导都不见我了,你说我怎么办呢?你可得帮我想想办法啊!”
呼延傲博不见宁军了!
看来呼延傲博真的是放弃了宁军!
刘伟名也为宁军感到了可惜,这次呼延傲博是真的生气了。
“宁哥,你想过是什么原因吗?”
“我哪知道是什么原因!”
“宁哥,宁海的情况很复杂的,把你放到中央党校,对你也是一个保护,免得别人暗算于你。”
“我在黑兰绝对不会有事的。”
刘伟名摇头了,这宁军太自以为是了!
“慢慢来吧。”刘伟名道。
“伟名,我知道你肯定知道一些原因,你也跟我说一下,到底我是在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到了现在宁军也没有发现自己的问题!
刘伟名有些无语,想到宁军一直以来与自己都是很不错的,刘伟名在心中叹了一声,还是决定点拨他一下,看看他是否能够明白这事的重要性。
“宁哥,你应该知道,呼延书记正在进步的关键时期吧?”
“知道啊,怎么了,我应该影响不到吧!”
“宁哥,你就没有想过你在宁海的行为会对呼延书记产生的影响?”
宁军一下子就沉默了,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本来以为一切都是默默的进行,应该问题不大,现在看来,果然是这事出了问题。
宁军道:“难道是有人盯上了我?我没做什么啊!不过就是与一些老板加强了联系而已,我可是没有要他们的一分钱的!”
刘伟名心想,你没有要,那胡雨媚难道就没有打着你的摊牌要?看看那装修得豪华的酒楼和娱乐场所,那可是大笔的投入,凭宁军是根本没可能的。
叹了一声,刘伟名道:“宁哥,你要知道,你是曾经的呼延书记秘书,你的一举一动有着太多的人盯着。”
宁军沉默了,知道自己竟然是因为这件事情引起的,当然了,他也怀疑是刘伟名告诉了呼延傲博的,这事上心中对刘伟名就有了一些怨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