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篝火早已升起,整个的广场上已是把四周完全映红。(品@书)
“刘书记?这是专门搞出来的广场,大家经常都会在这里聚会。”杨品志说道。
看到大家的身上那些衣服已经完全不同于自己上两次到来时的那种破烂,刘伟名暗自点头,说明了大家的日子是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
“大家的生活好起来了,精神方面的建设就一定要跟上,两个文明要一起抓!”刘伟名对着常明光说道。
常明光道:“刘书记放心,我们一定会重视这工作的。”
“刘老师来了!
“刘老师来了!”
看到刘伟名到来,大家都兴奋地围了过来。
看到一个个高兴的村民,刘伟名走过去拍着一个上次同样是家里出门都只能轮流穿衣服的贫困家庭人员道:“杨二狗,这身新衣不错嘛!”
挠了一下头,杨二狗道:“刘老师,我们家现在不同了!”
杨品志笑道:“刘书记,二狗家现在也搬进了新房,村里重点帮扶他们家,他们的生活现在没问题了!”
说到这里,向人群一招手道:“二狗家的都过来,跟刘书记说说你们的情况。”
就见几个身着新衣的男女激动中走了过来。
刘伟名看时,果然看到的是杨二狗家的父母、兄弟姊妹们,看到他们的身上完全就是新衣,脸上也明显红润起来时,刘伟名微笑着对杨二狗的父亲道:“杨老伯,身体还好吧?”
老头子走到刘伟名的同前,多的话也没有说?一下子就跪到了地
紧随其后,他的老伴带着一家人都跪了下去。
吓得刘伟名一把就把两个老人扶着,说道:“别这样,别这样!”
老头的脸上满是泪水,感激道:“刘老师,你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啊,如果没有了你?我们家就没有现在的生活,做梦似的,我真怕这是一个梦!”
杨二狗这时也一下子跪下,对着刘伟名就重重叩了几个响头,把那脑门都叩得红红的,大声道:“刘老师?我们家没什么回报你的?我们知道你什么都不缺,我只能给你叩几个头了!”
看到大家都有要叩头的意思,刘伟名忙大声道:“乡亲们,你们听我说几句,你们听我说几句。
稳住了人群?刘伟名饱含深情道:“大家的心情我理解,你们的生活改变并不是我一个人能够做到的,我只是单独的一个人,没有组织就没有你们的今天这生活的改变,这一切的改变都是由于我们党的富民政策,你们要知道?我们的政府一直都是把群众的脱贫解困放在第一位的。你们也看到了身边发生的事情,你们村为什么能够有那么快的改变呢?我认为关键的就是你们有一个能够全心全意带领你们前进的党支部,有一批真正在为群众做事的党员啊!”
看到被火光映红了脸色的人们,刘伟名继续说道:“每一个人的心中就有着对生活的渴望,你们的心中也有着这样的渴望,这把火就得有人去点燃,我们党员干部就是起到这样的作用?你们如果有感谢我的话,我建议你们在今后的生活中,如果你们有了能力的话,就多帮下仍然贫困着的人们!”
“刘老师,我们听你的!”
“有了刘老师?我们的日子就会越来越好!”
叩头到是没有再做,但是?大家的话语中还是表现出了一种只信任刘伟名的意思。
刘伟名看了一眼那早已布置好的会场方向,对着大家大声道:“今天,我们又有一些人批准加入党的组织,他们代表了一种先进性,让我们一起去见证他们的入党吧!”
大家簇拥着刘伟名走了过去。
今天全村的人都已到来,一堆高高的篝火这时已是火焰冲天而起,那一面鲜艳的党旗在火光的映衬下更加的醒目。
看到大家都静静围了过来,刘伟名心想,这是一个凝聚人心的时候
整个的程序很是庄重,五名要入党宣誓的人站在了前面。
刘伟名一个个的看着这些人,转身看向群众们,大声道:“他们五人今天入党,你们有什么要说的,服不服气?”
“刘老师,他们都是一心做事的人!”
“刘老师,我们服气他们!”
大家就大声说道。
刘伟名微微点了点头。
整个的过程村民们都看着,本来是一次只能党员参加的会议,今天却当着群众进行,这也算是一种村里的特色!
感受到村民们的纯朴,刘伟名这时的心中更多了一些正气,他感到置身群众当中,党员才不会变色。
“下面,请刘书记领誓!”杨品志大声道。
刘伟名大步走到党旗前,看了一眼那五名党员道:“请大家跟我宣誓!”
当刘伟名举起了右手时,五名党员也都举了起来。
让大家意外的是村民们也一个个把右手举了起来。
“我宣誓!”
“我宣誓!”
震天的声音回响在这静寂的山村。
红红的火光把大家的脸上映得更红。
“我志愿加入??????积极工作,为奋斗终身??????”
党旗在火光中鲜艳之极,每一个村民的脸上都透着一种严肃,仿佛他们都在宣誓。
整个的山村中充满了一种庄重的气氛。
刘伟名的声音划破了夜空。
村民们的声音传得很远很远。
走地回程的路上,常明光等人的心中仍然很是激动,他们也没有想到村民们是那么的对刘伟名信服。
昨天那激动人心的场面久久回味着,大家的心都火热火热的。
“刘书记,真是没有想到,群众的积极性会那么高!”郭红丽充满敬意地看向刘伟名。
庞费宇也感叹道:“阴凉箐的村民入党的积极性那么高,真是没有想到,竟然有一大半的人写了入党申请!”
拿着草帽煽了煽,刘伟名道:“这就是榜样的力量,他们看到了村里的党员干部们是真心实意为他们做事!”
常明光道:“我们了解过了,阴凉箐的党支部非常有战斗力,他们的家庭情况本来以前都不错,现在却变得不如大家了,不沾不占!”
郭红丽道:“我听说村民们一谈起党支部,都对阴凉箐的党支部竖大拇指,以前还没太多的感觉,这次才算是明白了,他们果然做得很到位。”
常明光道:“正如刘书记说的,现在全乡的各村党支部都在向阴凉箐看齐,一种榜样的力量正在生成!”
庞费宇道:“有了榜样,我看就算是其它的村也不得不学习阴凉箐了!”
常明光道:“刘书记在的时候就重视监督机制,村民们有个大事小情的都能够找到解决的人,春竹乡的党支部是过硬的!”
“明光,你们一定要把这些内容形成材料,在草海县就是要树正气,要让群众真切体会到党的关心,体会到政府在为他们的脱贫做着事情!”
“刘书记,你放心,这些工作我们一直都在做。”
看向了郭红丽,刘伟名道:“下一步春竹乡会更加发达,更加开放群众们接触的各种思想也会更多,到时你们的工作难度会更大,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决不能够动摇,一定要加强!”
郭红丽道:“刘书记,这次到了阴凉箐,我的感触极多,从中我看到了方向!”
刘伟名点了点头。
来到了乡里刘伟名直接就来到了园区。
林雨仙率领着一队班子成员就迎了出来。
看到林雨仙干劲十足的样子,刘伟名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这个女人的能力是强的,只是一直没有一个平台而已,现在给了她一个平台,在工作的方法和手段上都已经不弱了。
“刘书记!”
林雨仙伸手握向刘伟名。
刘伟名握了一下她的手就放开微笑道:“园区的发展越来越快了你们的工作压力更大了!”
林雨仙微笑道:“这样的工作才有干头,我们整个园区的干部群众都干劲十足的!”她自己就深切感受到了自己的变化,她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是刘伟名给予的,只有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才能够回报刘伟名的信任。
刘伟名就哈哈大笑起来。
在林雨仙的陪同下刘伟名在这园区里面四处进行着查看。
看到有好几家企业都已开始运行时,刘伟名高兴道:“看来园区已经开始回馈了!”
林雨仙道:“现在还少,今年底就全部都能运行了,到时才是回馈的时候。”
刘伟名看向常明光道:“你们乡里一定要支持和配合这里的工作。”
常明光点头答应。
看到园区的干部们都排在那里,刘伟名上前一个个的与他们握手问好。
刚进入到了林雨仙的办公室,庞费宇已是拿着刘伟名的手机过来。
“老板省委林部长的电话。
接过手机,刘伟名就有些疑惑起来,这林伯诚怎么想起来打自己的电话了!
虽然心中疑惑,刘伟名还是表现出了一种恭敬的语气道:“林部长,我是刘伟名。”
听到刘伟名是跟省委的领导通话,林雨仙他们也知道这个电话不是自己能听的,都小心走了出去。
林雨仙更是小心把办公室的门带上。
坐在林雨仙办公室的沙发上刘伟名感到今天林伯诚的这个电话肯定并不一般。
刘伟名在这里刚刚说出自己是刘伟名时,就听到林伯诚哈哈一笑道:“小刘,这次中央对于新农村建设是非常重视的,我们省里也要树一个典型,我想了想感觉能拿得出手的就是你们草海县了,在这方面你们干得非常不错你能否在最近两天到省里来一趟,我想当面听取你的汇报。”
听到林伯诚说的是这么一回事,刘伟名就感到更加的疑惑了,林伯诚不压制自己就算是好的了,他凭什么要宣传自己!
虽然心有所想,刘伟名还是急忙道:“感谢省委对我们草海的重视,感谢林部长了,我立即赶到省城
“哈哈,小刘就是一个爽快的人,记着把材料也带上。
这不明不白的一个电话搞得刘伟名坐在那里半天都在沉思。
掏出一支烟来,刘伟名一边抽着,一边就在想林伯诚的用意。
感觉林伯诚在示好于自己!
可是,他示好自己有什么用呢?
这次林伯诚是肯定要被搞下的,他现在玩这一套,是不是晚了?
由于想不明白,刘伟名还是拨通了田林喜的电话。
把这个林伯诚打来的电话向田林喜说了一遍后,田林喜就笑了起来:“伟名,想不明白吧?”
“是啊,他这次无论如何也是要下的,他就算是想通过我向你们投降也没用了吧!”
“哼,他不是投降,而是想交易!”
“交易?”
“不错,是交易!”
林伯诚是孙祥军的铁杆,刘伟名也相信他不可能走投诚的这条路,就是他想投诚过来,他也知道决不可能会得到任何的好处,现在搞出这样的事情,只有一个解释,就是他又在玩什么花招了。
田林喜道:“你可能不知道,这次上面也出现了胶着的情况,韦家和谢家的联合力量是很强的,孙家那些力量也向着韦家靠去,这就造成了韦家更强了,如果不出意外,韦宏石就是进入政治局的人,他进入了政治局的话,孙家可能会形成分化的局面。”
刘伟名听得糊涂了,问道:“这事跟林伯诚打来电话有联系吗?”
田林喜道:“孙祥军还有一个弟弟是河源省省长的,你以为孙家就真的完了?”
刘伟名一惊道:“不会吧,孙家也太强了!”
田林喜道:“强也就是强在孙祥军上!”
刘伟名更加不解了,这事绕得他都有些头晕。
田林喜道:“孙祥军是不行了,并且,最近又查出了患有癌症,基本上就不管事了,他的弟弟呢,最近全力投到了韦宏石一方,还很得韦宏石的信任,但是,孙家的一些人却有着想法,像林伯诚一样的人不少,他们只忠于孙祥军。”
“他的弟弟投到了韦家那方,相信他也是会同意他的手下投过去吧?”
田林喜笑了笑道:“许多人都不知道还有一个内情,孙祥军还有一个儿子,只是以前人们不知道而已!”
刘伟名只能是感叹了,这孙家也太复杂了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