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田林喜表现出了一种严肃道:“孙祥军的这个儿子是一个私生子,是他在当县长的时候跟一个招待所的服务员生的,后来孙祥军一路上去,只是不时给点钱,并没有关心这个儿子,他的老婆也不待见,没想到的是他的这个儿子凭着自己的能力就混到了副县长,现在孙祥军知道他的时间不多了,就暗中认回了这个儿子,林伯诚现在基本上就是忠于孙祥军人员中的核心。(品@书)”
刘伟名现在算是有些明白了。
“我明白了,应该是孙家现在分裂成了两派了,一派是投到了韦家,另一派是想帮着孙祥军的这个儿子发展起来,但是,现在的情况下,他的这个儿子很弱,无论是谁都有可能把他灭掉,他们这些人是想两边讨好!”
田林喜道:“基本上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况,你不知道的,孙祥军找到了付书记那里,也不知道他采取了什么样的手段,付书记的心软了,有一次在老领导那里,付书记说了一句话,那就是各是各的!”
刘伟名完全明白了,孙祥军知道现在他的力量无论是投到什么样的一方,就必然会让他的儿子面临另一方的强大打击,无论是哪一方的打击都不是他能够承受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方面向这方示弱讨好,另一方面应该也把他的一部分力量交给韦家,请韦家关照,他是彻底想退出了。
“伟名,你怎么想?”田林喜问道。
刘伟名根本不必沉思,直接就说道:“我也认为必须区别对待,如果他真的强大了起来,那是他的能力!”
田林喜哈哈大笑道:“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说得好,我不相信你会怕了这么样的一个人,不过,林伯诚是肯定要下的!”
刘伟名道:“既然他想宣传,我明天就赶到省城一趟好好!”
绕了那么一个圈子,竟然是这样的一回事,刘伟名对于林伯诚竟然生出了几分敬意,这老小子虽然一直在整自己,不管怎么说,毕竟是各为其主的行为,他也不算就是一个坏人,只是这场对阵他们一方败了而已。
“林部长。”
刘伟名没想到林伯诚是把自己叫到了这里来谈事。
这里是一家茶室,一杯清茶摆放在那里,林伯诚早已坐在那里了。
指了指对面的椅子,林伯诚道:“坐吧。”
房间里面并没有其他的人,两人就这样对坐着。
看向林伯诚时,刘伟名感觉这林伯诚的整个人显得更见清瘦了许多,那头发也已是现出了太多的白发。
刘伟名在看林伯诚时,林伯诚同样也在看着刘伟名,两人对视了一阵。
林伯诚微微一笑道:“小刘,没想到我请你来这里吧?”
今天的事情透着怪异,刘伟名却多少有些明白林伯诚的想法。
“林部长,这是我带来的有关草海县新农村建设的材料,我们一直都在整理。”刘伟名递上了那叠材料。
接过了那叠材料,林伯诚并没有去看,而是摆在了桌上后,掏了一支烟扔给了刘伟名道:“我相信你也知道许多的情况了,不错,我就要离开宁海的人了,今天请你过来,就是想跟你好好的说几句话。”
刘伟名只好坐在那里听着。
今天林伯诚仿佛完全拉开了他的面纱,说的话全都很明白。
抽了一口烟,林伯诚微微一笑道:“心中对我肯定有着许多的不满吧?”
这话!
刘伟名看向了林伯诚,也笑了笑道:“我理解林部长的做法!”
眼睛就是一亮,林伯诚还真是没有想到刘伟名说得同样直白,在他的想法中,刘伟名可能会顾左右而言之,却是没想到这刘伟名真的敢直言。
“小刘,想不想知道我对你的评价?”
这完全就是最亲近人员才会说的话,林伯诚与自己的级别相差太大了,他竟然把自己叫来?要对自己说这样的话,搞得刘伟名都有些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了。
“如果有林部长指导,那就真是太好了!”刘伟名表现得很恭敬。
林伯诚看向了刘伟名首:“小刘,说个实话,我个人一直对你都没有什么不好的看法的,有时对你可能严了一些,但是?经过了磨炼,你的成长会更快许多!”
刘伟名愕然看向林伯诚,他真是没有想到林伯诚会对自己这样说话。
微微一笑,林伯诚道:“你可能感到奇怪吧?奇怪我这个一直都跟你不对路的人会跟你说这样的话!你要知道,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刘伟名现在是感受到对方真的想告诉自己一些什么。
“林部长说得对?以后我一定改进。”
林伯诚道:“说实话吧?今天请你到来,我还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谈,官场上的事情就是这样,无论再有多大的矛盾,该让人的还得让人。”
刘伟名的眉头就是一皱?这个林伯诚,到了这个时候了还说这样的话!
“林部长说得有道理。”
听到刘伟名不痛不痒说了那么一句,林伯诚就微皱了一下眉头。
林伯诚发现自己仿佛还是没有看明白刘伟名。
林伯诚的一个想法,刘伟名这人应该是很容易打整的人,只要说一些软话,也许刘伟名的心就软了。
林伯诚就是想从刘伟名这里着手?把刘伟名先分化了,到时刘伟名收兵了,韦家的那个公子就是安全的人。
说了那么一些话,林伯诚都是为了自己的想法进行铺垫,可是,现在他发现自己的想法还是出现了偏差。
第一招棋落空了!
林伯诚与孙祥军私下也知道这步棋肯定不行,这也是林伯诚想试一下的想法?结果果然并不行。
就在林伯诚想事时,刘伟名说道:“林部长,请你放心,只要不是逼得急了,我都还是讲团结的。”
林伯诚在刘伟名的脸上看了一阵?心中多少还是有着怀疑的地方,刘伟名的话并没有说出关键的地方?只要不是逼得急了,这话的伸缩性极强!
“小刘,你有这样的想就很好”林伯诚还是认真说道。
“林部长,我认为一切的行为都是建立在互相的基础之上,如果谁打了过来,我们也必将坚决反击。”
林伯诚看了看刘伟名道:“这事上小刘大可不必担心。”
不明不白被林伯诚谈了一次话,这让刘伟名本来还不错的心情也变得差了起来,这个林伯诚并没有真的看到事情的根本。
刘伟名道:“有些人还真是难说,你让他吧,他们还不少人联合了起来!”
林伯诚听到对方意有所指,说道:“再大的力量也是要讲理的!”
说到这里,林伯诚更是看向刘伟名道:“小刘,有些事情也只能你去劝劝了!”
明白了,这林伯诚担心田林喜他们不放过孙家的人,今天又专门把自己叫来,劝说自己去劝说他们。
真是笑话了!
刘伟名发现这林伯诚的想法也太简单了一些。
不过,刘伟名随之一想后就发现林伯诚是有准备而来的,紧接着他应该就会拿出他的那么条件了。
果然,林伯诚道:“小刘,这次中央在各县树典型,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你们草海县,只要做出了成绩,上面也是能够看得到的。”
刘伟名微笑道:“我总认为一切都是虚的,老百姓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东西。”
林伯诚微笑道:“不错,大家看的还是实在的东西,这次小刘的书记报到了省委,还没有批下吧,你放心,这件事情还是有不少同志是支持的,我也是支持你的。
先是树典型,现在又拿这书记的事情来说事,刘伟名感到林伯诚并没有太多的诚意,树典型的事情刘伟名也想过了,只要做出了成绩,就算是林伯诚不去做,他倒下后,其他的人照样会去做,这根本就不必去急。
从这件事情中,刘伟名还看到了林伯诚隐藏在背后的阴谋,在这换界的关键时候,突然间把自己树成了典型,这件事情说好也好,说坏也话,更是弊大于利,自己那么红的话,很容易就成了大家的目标。
现在刘伟名混了那么一阵的官场,也知道了一些官场中的道道,往往宣传得最厉害的人并不一定就会升上去,越是红了的人,就越加升迁困难,林伯诚临走前还想摆自己一道,要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
至于说书记之事,就更加没林伯诚多少事情了,就算是林伯诚不支持,省委换届后,支持自己的人同样少不了。
用这样的两个东西来交换不动孙家的那个私生子!
本来刘伟名并没有想过要为难那孙家的人,现在听到了林伯诚没有诚意的话,刘伟名竟然也生起了一个把孙家的这个私生子也打倒的想
刘伟名并没有接话,而是微笑得向林伯诚。
看到刘伟名这样看过来的眼神,林伯诚多少有些脸红,本来以为刘伟名是年轻人,一个名,一个利的抛出,很容易就会获得刘伟名的好感,从而把自己的要求答应下来,现在才明白过来,自己对刘伟名的认识是真的不清楚。
这小子现在是越来越冷静了!
林伯诚暗叹一声,知道自己如果不拿出一些真东西,是决对无法吸引住刘伟名的。
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林伯诚的神情犹豫起来,心中暗想,难道为了保住孙家的这个私生子,真的要走那么一步?
想到孙祥军专门把自己叫去了京城说出的这件事情,林伯诚就感到自己有了非常巨大的压力。
孙祥军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需要自己去做一个与孙系决裂的人,孙祥军认为,只有由林伯诚去私下与田林喜一方的人进行交换,这样才真正能够化解田林喜等人对孙系的恨意,要做这件事情,就是暗中把谢家给出卖掉。
当然了,为了不因为出卖了谢家而受到的谢家打击,这事就不能由孙祥军出面,事后还将会与那出卖了谢家的人划清界限。
这是一个自杀式的行为!
林伯诚的心中有着一种悲哀的感觉,这件事情还不能由上层进行,只能暗中通过刘伟名来做,做完了之后,自己就成了孙谢两家共击之的
孙祥军的这个儿子是要保的,只能是走这一步险棋了!
想到这里,林伯诚对刘伟名道:“小刘,有一个事情我想见见田老,可能需要你从中沟通一下。“
刘伟名疑惑看向了林伯诚。
林伯诚说道:“是这样的,宁海的事情有不少,有些事情可能牵到了谢家。“
说出了这样的话,林伯诚就看向了刘伟名,他知道刘伟名就方明白自己的意思。
心中苦涩,林伯诚心想自己还是一个省委宣传部长呢,竟然沦落到了在一个小小的县长面前示弱的程度。
“林部长,田老最近就会到宁海,到时我会跟他说的。“
林伯诚拿起了桌上的材料道:“省里会组织一队人到草海县去工作,他们将深入挖掘草海闪光的内容!”
“感谢林部长对草海的关心和支持。”刘伟名知道现在林伯诚才算是真正代表着孙家拿出了重要的东西了。
离开了林伯诚那里,刘伟名向着一处小区赶去。
坐在出租车里,刘伟名仍然在想着这事情,林伯诚明显是一个悲剧的人物,他可以说是非常的忠于孙祥军了,为了孙祥军,他竟然愿意做那倍受谢家打击的人物,还要在表面上被孙家打击。
刘伟名甚至想像得出来,到时孙祥军很有可能会很难受。
孙祥军的手下能够出现这样的人物,足以说明了那孙祥军很有一套!
想到孙祥军这样的招数都玩得出来时,刘伟名对孙祥军也警惕了起来,也许他还会搞点事情也难说。
又想到孙祥军得了癌症时,刘伟名多少松了一口气。
林伯诚的结局是必倒的结局!
想到这里,刘伟名又是一愣,自己还差点中了林伯诚的圈套了,他在自己的面前表现出了这种悲愤的样子,这完全就是摸清楚了自己的性格,知道自己性格中有着一个缺陷,就是心很软,他可以也有下个希望,希望自己到田林喜他们那里去帮着说说话,放他一马。
想了一阵,刘伟名的目光中重现坚毅神情,同情是同情,对于这个林伯诚,刘伟名是有些怕了,这小子其实阴得很,今天放过了他,到时难保他不咬自己一口。
“伟名!”
刚进门,一个火热的身子已是扑进了刘伟名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