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方怡梅仿佛非常激动,完全就是抱着刘伟名亲热起来,好长时间没有与方怡梅做这事,刘伟名也激动,抱着方怡梅就是一阵亲热。(品#书……网)
两人都没有多言,就直接进行着激情的拥吻。
已经洗了澡的方怡梅,全身上下充满了清香,抱着这个美丽的身体,刘伟名已是充满了欲情。
当一切平静下来时?方怡梅满足道:“在你的怀里我有一种安全感!”
刘伟名知道最近方怡梅肯定很不安宁,省里面的人们消息比谁都灵通,孟系的人突然靠向了韦系一方,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这对于方怡梅这个靠着宁保国进入省委组织部的人来说就是一场灾难。
点燃了一支烟,刘伟名道:“怎么样,省里面有什么样的变化?”
问起了官场上的事情?方怡梅顿时精神就来了,说道:“伟名,我正在跟你说这事的,现在我真的是看不明白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个宁保国在对待我的事情上都与从前不同。”
在机关里央比起任何的地方都暗争得厉害?方怡梅也是第一次置身在那样的环境里面?其承受的压力不可谓不大。
刘伟名微笑道:“可能很快又会不同了!”
说这话时,刘伟名的脸上就现出了有趣的神情,这次杨轩调离了宁海,孟系的两个常委就失去了强大的领导,只要是杨轩离开了?他们就没有了那么强大的力量。
“伟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省委正在发生着很大的变化!”刘伟名说道。
“不错,伟名,现在省里面都传遍了,说是杨书记将会调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是你们与孟系是盟友吗?”
刘伟名叹道:“今天林伯诚给我说了一句话,那就是在官场上是没有永远的朋友的!”
“林伯诚私下见你了?”
“是的,谈了不少的事情。”
方怡梅一愣,吃惊道:“难怪杨书记要调离,到底会出现什么事情呢?你不会有问题?”
刘伟名看到方怡梅首先就关心自己,心情不错,微笑道:“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情的变化只会对我有利。”
刘伟名就把一些省里的情况捡该说的内容向方怡梅讲了一遍。
虽然也仅只是一些事情,方怡梅却是听得全身都震动,过了一阵才叹道:“真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况,要不是你告诉了我,我都猜不出上层的斗争是那么的激烈。”
“上层的争斗往往一不注意就把人带进去了?!”
方怡梅道:“我感觉是这样的。”
“小方,一直以来我有一个想法是把你调离组织部的?现在看到组织部的情况后,我又犹豫了。”
方怡梅笑道:“我现在是看明白了,虽然我也能分析到一些事情,毕竟层次太低了,我的雄心壮志也正一点点的磨去!”
看向方怡梅,刘伟名道:“这好像不是你的性格嘛!”
方怡梅苦笑一声道:“只有一个人红了又沉下来时才会看得清自己,说实话,我以前是不服气人的,有一段时间我连你都不服气的!”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道:“这才是小方嘛!”
方怡梅轻轻打了刘伟名一下道:“我是说真的!”又说道:“我已有了太多的感悟。”
刘伟名抽着烟道:“你说得不错,只有沉下心来,一个人才会明白自己!”
“伟名,关心一下温芳姐吧,她挺难的,一个人到了新的地方,听说难度很大!”
刘伟名点头道:“我这就给她打电话。”温芳过去后,前段时间都在打着电话说下雨的事情,反而没有去管对方,自己真得借这次机会帮温芳更进一步了。
看到刘伟名拿起电话拨打着温芳的电话,方怡梅并没有吃味的情况,说道:“多关心她一些,上次她到了省里,你又没在,她也挺想你的。”
电话一通,温芳就很是激动道:“伟名,我想你了!”语气中听得出来,温芳很是泄气的样子,从在春竹乡很红,到现在受到排斥的情况,温芳的心理落差还真是有些大了。
听到这说话的语气,刘伟名就知道温芳肯定是独自一个人,并没有外人存在,就问道:“怎么样,听小方说你那里的难度挺大的?”
温芳苦笑一声道:“到了新的岗位才明白这争斗的激烈!”
温芳是很少说泄气话的人,她这样的话足以说明了她的压力很大。
略一沉思,刘伟名道:“明天到省里来一趟,我带你去见一个领导
温芳就高兴道:“我今天就出发。”她知道自己的机会又来了。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
方怡梅在一旁听着两人的通话,用手在刘伟名的关键部位捏了一把,轻笑道:“有的人忍不住了!”
刘伟名道:“她的情况你知道得多,到底是什么情况?”
方怡梅道:“反正就是大家没看出她的后台,地方保护主义严重,联手排挤着她,你没看到她现在是独自一人吗,应该就是到她那里来汇报工作的人都不多了!”
刘伟名就看向了方怡道:“我正想着把你也放到下面去干一下呢!”
方怡梅笑道:“其实,在下面说好干也好干的,关键的就是上面有人,只要上面有了人,相信温芳姐现在的局面就会得以改变,毕竟她的能力是摆在那里的。”
刘伟名对方怡梅道:“我一直都希望把你放在基层去锻炼一下,只有你真正的锻炼了出来,你的仕途之路才会走得更远!”
方怡梅就坐在那里认真沉思了起来。
看到赤着身子的方怡梅专注的样子,刘伟名也没有去打搅于她,刘伟名是有自己想法的人,温芳放到了下面去敲打,下一步方怡梅也放到下面去敲打,两人其实能力是不弱的,只要她们发展得好,随着自己的成长,她们两人就很有可能会成为自己掌控一方的重要手下。
“伟名,你说我真的能行吗?”方怡梅秀是小心地问道。
“你以前并不是这样的啊,怎么搞的?”刘伟名奇怪地看向方怡梅。
方怡梅道:“以前我是无知者无惧的,总以为自己的能力很强,这段时间我进入到了省委组织部后,我才算是看明白了自己的情况,省委机关能力强的人太多了,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能够主政一方的人物,更有许多人本身其实就是从基层调上来的,他们的经验非常丰富,我与他们相比,可以说是什么都不是!”
刘伟名的眼睛就是一亮,自己怎么就把这事忘掉了,方怡梅说道非常的对,从基层调到省委省政府的高手不少,他们由于没有后台,就停滞了发展的速度,如果给他们一个空间,相信他们走得更远。
下一步自己到真的应该从这些人里面去挖掘一下了!
非常严肃地看向方怡梅,刘伟名道:“我尊重你的意见,假如你决定了不到地方上去,你的发展可能就会越来越慢,如果你决定了到下面去,凭你在省委组织部的经历,完全可以像温芳一样,你自己考虑好了告诉我。
方怡梅道:“我担心到时像温芳姐一样见不到你。”
刘伟名微笑道:“你不是这里有一个家嘛,只要你到了省里,我到省里的机会也会很多!”
方怡梅道:“我明天见了温芳姐再答复你行不行?”
“你啊,机关呆久了是真的不行了!”
刘伟名更是想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事情,县政府的那公务员们生活太稳定了,稳定得根本不必去做什么都比一般的老百姓过得好,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们会真的把精力都放在工作上吗?
看来在县里也应该制造一些紧张的空气才行!
刘伟名有一个想法,假如能够把谢家的老大拉下来,自己就少了一层威胁。
有没有这个可加能性呢?
刘伟名越想就越是对林伯诚所说的有了谢家一些证据的事情感起了兴趣。
这个林伯诚果然有心机,他知道怎么样才会引起自己这一方的兴
刘伟名对自己的从政过程又有了一些心得,对于政敌,如果能够打倒就一定要打倒,特别是市以上的级别人员,他们的从政经验都非常的丰富,只要有了一点机会,他们就能够重新发展起来,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打倒的人如果真的再爬了起来,那就是一场灾难。
就要看看林伯诚的手上是否真的有了足以让谢家致命的东西了。
现在刘伟名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这件事情上面,如果能做到,当然就是一件天大的事情了。
也不知道林伯诚到底有几分把握?
从林伯诚的表情可以知道,他应该是有一些东西在手上的,如果没有把握,他也不会说出这件事情。
方怡梅去上班去了,刘伟名坐在椅子上不断思考着这件事情的可能性。
这次刘伟名首先拨通的是呼延傲傅的电话。
电话通了以后,刘伟名就说道:“干爹,有这么一件事情,你看其可能性怎么样?”
呼延傲博不明白刘伟名有什么事情,说道:“你说。”
刘伟名就把林伯诚来说的话向着呼延傲博说了一遍。
说完以后,刘伟名道:“你认为这事会不会把那谢家的老大影响到?”
呼延傲博沉思了一阵道:“关键的还得看林伯诚的手中掌握的东西有几分真实,特别是那东西是否会连带上谢家的老大。”
刘伟名也知道这的确是一个关键的地方,如果无法对谢家老大构成威胁,这事就很难达到目的。
“林伯诚看似很有把握。”
“伟名,你可能不知道一些内情,谢家的老大和老二间并不和谐。”
刘伟名暗叹一声,如果真是这样?也就无法把谢家的老大也弄倒了。
刘伟名道:“如果林伯诚的手中真的有着谢逸的什么把柄之类的东西,你认为谢逸会出事吗?”
呼延傲博道:“就算打不倒他,肯定还是有一些的打击力。”
呼延傲博道:“伟名,现在面临换届,你要知道一点,中央是不希望有任何影响安定的事情的。”
刘伟名就叹了一口气,谢家老大的事情看来是无法影响了。
不过?刘伟名也是一个不达目的决不摆休的人物,不到最后的关头他并不会轻易退缩。
眼睛里透着坚毅,刘伟名心中就下了决心,这件事情无论结果如何都应该试一下才行。
至少也不能让那谢逸好过!
打完了呼延傲博的电话,刘伟名这才拨通了田林喜的电话。
认真听完了刘伟名的讲述,田林喜的态度就与呼延傲博有些不同?田林喜道:“你告诉那林伯诚?就说我后天会回到宁海,到时我们见一面。”
“师傅,这事有多大的可能性?”
“伟名,你要知道,官当到林伯诚这程度?他的手中如果没有一些东西就不可能进入到孙祥军的核心了!”
说到这里,田林喜叹了一声道:“这个林伯诚真是一个不错的人物,可惜了!”
刘伟名也感到可惜道:“没想到孙系还有这样的人物!”
田林喜道:“其实呢,这样的人物到处都有,你们刘家同样也是有的,只是你没有发现而已?我要告诉你的是,刘家的这种人你同样不能用,因为他们并不是你能够收其心的一类!”
刘伟名暗自点头,如果这些人真手铁了心忠于刘系,自己这种挖刘家墙角的人,他们是不可能完全归入过来,这件事情自己到是真得好好的思考一下才行。
“伟名?高常天那里我已经跟他通了电话了,你可以到他那里去坐坐了。”
“师傅,这次他有多大的可能性?”刘伟名感觉到田林喜在尽于的帮助着高常天。
田林喜微笑说道:“伟名,许多的事情事在人为,你不是也在想着谢家手事情吗?如果我们操作得好?任何的事情都有可能性,当然了?如果你也能够让人支持一下,高常天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刘伟名就明白了田林喜的意思,田林喜是希望自己也说通郑家的人,如果得到了郑家人的支持,高常天当然有了发展的可能。
“师傅,我这就跟高副部长联系。”
刘伟名的想法就是要当面去看看自己与这个高常天的聊天情况如果这个高常天真的对自己的味口,帮他一下对大家都有好处。
田林喜是何等的精明,立即就知道了刘伟名的想法,心中不仅没想法,反而很高兴,刘伟名能够通过自己的判断再做事,这就已经说明了刘伟名的成熟。
“很好,伟名啊,就得要有自己的判断!”
打完了电话,刘伟名又把整个的事情都想了一阵后,这才拨通了从方怡梅那里得到的高常天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