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这时的省委组织部里,高常天坐在那里正想着田林喜电话中的一件事情,据田林喜刚刚打来的电话中所言,自己这次能否上位,关键的还得看一个人的态度,如果这个人支持的话,自己就有百分之十的把握。 . v o d t w .
刘伟名!
回想着田林喜说的这个名字,高常天的心中中有一种怪异的感觉,竟然是这个年轻人!
一个小小的县长竟然能够影响到高层!
对于这件事情,高常天其实并不排斥,对刘伟名这个人,高常天也有着一些了解,他也只是知道刘伟名是田林喜的徒弟而已。
高常天更是相信田林喜,这个田老非同一般,他既然都认为刘伟名能够帮到自己,那么,这个刘伟名肯定就能帮到自己。
高常天竟然也有了一些着急,现在的省里情况变得复杂了,杨轩调走的事情不仅只是传言,已有了很大的可能性,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是否能上位就有了可能,应该尽快与刘伟名联系才是!
唉!
高常天叹了一声,自己是一个堂堂的省委组织部副部长,难道真的要主动与对方联系?
与刘伟名并没有交往过,这让高常天感到有些为难起来。
高常天对刘伟名也多少有了一些想法,这刘伟名怎么就不主动一些呢?
正当高常天有些坐立不安时,刘伟名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高部长,我是草海县的刘伟名,你是否有空,我想向你汇报一下工作。”
刘伟名还真是不太好说这个天场白,自己在说这话时都有些好笑,人家是省委组织部的副部长,要听汇报工作还会来听一个县长的汇报?
不过,刘伟名也只有这样的一个借口了,他知道既然田林喜对高常天说起过自己,那么,高常天就应该知道该怎么办,如果高常天这个时候还不会做事,那么,这个高常天的能力也就有限了。
电话通了,刘伟名就等着高常天的说话。
高常天本来很随便地接着这个自己都感到陌生的电话,心中还在想,自己的这个号码也只有很少的几个人知道,是专门接听重要人物的电话的,这个陌生的电话到底是谁打来的呢?
突然听到对方说自己叫刘伟名时,高常天发现自己竟然等这个电话已经很长时间了!
“呵呵,是小刘啊,田老早就跟我说起过你了,我可是等你的电话好久了!”
这么一句话就把一切都进行了点明,更是说明了田林喜已经有了交待。
刘伟名听到了高常天这样一说,就知道这个高常天果然是把自己放在心上的。
“高部长,我想来向你汇报一下工作,不知你什么时候有空?”
高常天笑道:“说什么汇报的话,田老是我的老领导了,你是他的徒弟,我们的关系也算是很亲的了,你要过来的话,我随时都是有时间的。”
高常天的姿态放得非常低,明确表示他会随时等候刘伟名的到来。
说到这里,高常天又说道:“小刘,这样吧,如果你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我让方怡梅同志安排一下,我们见一个面好了。
刘伟名暗叹一声,处处都有着有心之人啊
方怡梅是通过田林喜的关系调到省委组织部的,这件事情作为一个副部长应该是知道的,没想到高常天把这件事情也记在了心里面。
只需要一追查方怡梅的来处,高常天就应该查得出来方怡梅是自己的人,这次高常天表示出要方怡梅来安排,这就是向自己表达出了一种亲近,这个高常天果然并不一般!
打完了电话,刘伟名也在想一个关键的事情,既然高常天能够知道方怡梅是自己一系的情况,其他的人肯定也会知道,看来得尽快让方怡梅到地方上去锻炼了,方怡梅的身上已打上了自己的铬印,她在省委组织部就无法再成为那种暗探人物。
只有把方怡梅放到了下面,她的发展可能才会更快一些。
这次吃饭除了方怡梅之外,高常天并没有带其他的人。
虽然是初次见面,高常天很会来事,表现得很亲密的样子,到是与刘伟名相谈甚欢。
方怡梅是最感到奇怪的人,这个高常天在组织部里素有严肃著称,今天却完全改变了样子,她真是没有想到高常天与刘伟名聊天时会讲出那么多风趣的话来。
做好服务工作是方怡梅正在做的事情,她到是认真履行了份内的事情,忙进忙出的进行着招呼。
看着方怡梅那么能干的样子,高常天对刘伟名道:“小刘,你带出来的兵不错啊,组织部里面小方也是一个能干的人,部里对这样的同志肯定要加以重用。”
刘伟名微笑道:“有了高部长的关心和帮助,小方的进步肯定就会很大。”
高常天哈哈一笑道:“本身的素质极好,这样的同志肯定是会发展
由于方怡梅还没有答复自己到底是想留在省里还是下到地方,刘伟名暂时也不太好帮方怡梅做决定。
如果高常天上位了,方怪梅留在省委组织部也不错!
正在两人聊着时,外面就传来了吵闹声。
刘伟名一听时,疑惑道:“怎么是小方?”
高常天也皱眉道:“还真是小方。”
刘伟名道:“我去看看。”
高常天毕竟是副部长的级别,当然不太好这时就走出去,只能是微微点了一下头道:“你先看看也好。”
刘伟名走出房间一看,只见一个年轻的女人指着方怡梅正在骂着,另一个女人站在一旁打着电话。
“什么事情?”刘伟名问了一声。
听到刘伟名询问,方怡梅就委屈道:“她撞在了我的身上,手机飞了出去,我同意陪了,他不依?还骂人!”
“臭b子,这部手机多么精贵,你一个陪字就算了?老娘不整得你在宁海失去存身之地就不姓谢。”
听到这话,刘伟名就在皱眉。
更近了几步,刘伟名轻轻拍了拍方怡梅的肩膀。
方怡梅就委屈道:“这并不是我的错,我走过来时他自己就撞在了我的身上,正在通电话时?她的手机就脱手飞出,我看了一下,那手机并没有问题。”
刘伟名就对着那骂人的女人道:“既然手机没事,你人也骂了,就算了吧。”
“你是她的野男人?看你们就是一伙的,你以为轻轻松松的一个算了就行了?这事没完?你知道刚才是多么大的一个项目?手机飞出了,对方是日本企业家,他们还以为我们砸了他们的电话,是成数亿的投资,你们陪得起吗?”
刘伟名道:“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乱骂吧?”
今天刘伟名的脾气也很好,并不想生事。
对方哼了一声道:“骂了你又怎么了?我不仅要骂人,我还要打人,你是做什么的,有本事说出来。”
刘伟名心中的火也升了起来,沉声道:“你要怎么做才罢休?”
“我也不要你们做什么?跟着我们去见那些日本人,当面把事情说清楚,并向日本人赔礼道歉,如果得到了日本人的原谅,这事就算了!”
“如果我们说不呢?”
撇了一下嘴,这女人道:“你敢!”
“哼,我什么不敢的?”刘伟名从来就没有看到过这样嚣张的女人?就看向了对方。
“谢姐,日本企业家已来了。”
“你们听好,这事你们无论如何得当面向日本企业家说明情况,否则的话,要你们好看!”那女人对着方怡梅说道。
刘伟名的心中早已憋了一口怒气?这都什么个事,自己走路不小心把手机碰飞了?竟然为了一个日本商人,非要让方怡梅向日本人道歉!
“你凭什么?”刘伟名问道。
那旁边的女人傲然道:“告诉你们好了,免得你们不知天高地厚的,你们听好,这位是我们的谢总,她是华夏有名的企业家,这样吧,说这些你们不清楚,我就说一个直接的,知道省政法委谢书记吧?我们谢总称呼谢书记为舅舅,不是欺负你们,如果你们今天不帮着摆平这件事情,那么,在这宁海的地盘上,我定会让你们寸步难行。”
跟谢逸是亲戚?
刘伟名这才看向了那女人,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娇蛮的女人,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做大生意的人。
借谢家的权势做生意?
最让刘伟名的心头不舒服的是这女人完全就是一个洋奴,根本就没有一点志气。
看了一眼方怡梅还捏在手上的那部手机,刘伟名拿过来往地上一砸,对着两个女人道:“手机是我砸的,我向你悦礼了,如果你们要手机的话,来找我好了。”说到这里,看向两个女人道:“忘了告诉你们了,你们听好了,我是草海县的刘伟名,你们应该查得到。”
说完这些话,一拉方怡梅道:“走。”
看到刘伟名要走,那女人一阵愕然,随之大声道:“你给我站住!”
刘伟名看向了那女人道:“你还有什么话说,我同意赔你手机了,今天没时间,明天我去买一部手机给你,谢家嘛我是知道的,如果你们忙的话,我会亲自送到谢家去。”
“你!”这女孩子从来就没有想到亮出了谢逸的招牌,在这宁海的地盘上竟然还有不卖账的人,一时之间真是有些发呆了,
刘伟名带着方怡梅重新进入到了那房间时,高常天正想起来出去询问情况。
看到两人进来,高常天忙问道:“小刘,怎么回事?”
刘伟名很是轻松道:“没有什么事情,一件小事!”
方怡梅看到高常天看过来的目光,只好把经过说了一遍。
听完方怡梅的讲述,高常天愕然道:“竟然有这样的事情!”
刘伟名哼了一声道:“我们现在的一部分人已经把他们的祖国忘记了,为了讨好洋人,把自己的国家、把自己的尊严、把自己的人格完全抛到了脑后!”
高常天点头道:“的确有这样的人!”
刘伟名道:“其实,赔个礼道个歉什么的并不是一件难事,而是他们的做法错了,首先,错并不在小方,这事强加给小方是不对的,其次,为了推卸责任,或者说是为了讨好日本人,她们竟然用权势来逼一个老百姓,这就更是大错了!”
高常天道:“她们说是谢书记的亲戚?”
方怡梅道:“她们是这样说的。”
高常天就看了一眼刘伟名道:“这事估计她们不会罢休!”
他刚说完这句话,那两个女人已是带着好几个人冲进了房间。
刘伟名看去时,这些人中竟然有几个是身着警服的人。
“就是这两个人!”
“铐了,带回局里!”为首一人大声说道。
一拍桌子,高常天沉声道:“你们是哪一个局的?怎么能不问明白就抓人?”当着他这个省委组织部的副部长抓人,他感到自己的脸面都丢光了。
那女人感受到了高常天的气势,看向高常天道:“你是什么人?”
“你别管我是什么人,在宁海的土地上,还轮不到你来指手划脚!”
高常天也明镜似的,自己是田系的人,跟那谢系根本就是两派,根本就不会怕谢逸。
说话间,只见几个日本人也走了进来。
“龟田君,刚才不好意思,正打着电话时,这个女人把我的手机撞飞了!”
那个少女有些讨好似的对着一个为首的日本人解释着。
那个进来的龟田目光就盯住方怡梅不放,她是被方怡梅的美艳惊呆了。
今天方怡梅是精心进行了打扮,本就很美的方怡梅在经过了刘伟名的滋润后,在那里就完全是艳光四射的情况。
眼睛是散发着之光,龟田脸色一沉道:“谢小姐,这件事情是一件大事,我们会社那么有诚意,你们却不把这事放在心上,这个小姐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我需要她亲自到我那里去解释这事。”
谁都看出了龟田君的那之光,看到龟田转身带着人离去,这个姓谢的女人把目光就转向了方怡梅。
“听到了没有,这件事情我需要你自己去向龟田进行解释。”
说到这里,对着那个警察道:“把他们带回去,如果不解决这事,这事就没完!”
高常天早已气得脸色大变,一拍桌子,沉声道:“太不像话了!”
几个警察并不认识高常天,哼了一声道:“看着干什么,还不把他们带走!”
刘伟名真是没有想到这谢家的亲戚会为了讨好日本人,竟然有把方怡梅交给日本人的意思。
如果是一个一般的老百姓,方怡梅难道躲得过去?肯定就是一场家破人亡的结局!
看着几个警察走了过来时,刘伟名道:“你们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
警察们只知道这个女人是谢逸的亲戚,并没有在意刘伟名他们,在他们的想法中,就算是刘伟名他们有天大的关系,在这宁海省里面,再大还会有谢逸的权势大?
“你们认趣的话就随我们到警察局里,否则,我们只好亲自动手了!”
几个警察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