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看了一眼高常天道:“我想打一个电话给林部长。 ”
拿起手机,刘伟名就拨通了林伯诚的电话。
“林部长,我是刘伟名,有这么一件事情。”
刘伟名三言两语就把这经过说了出来。
说完话,刘伟名就挂了电话。
那些警察这时已是走了过来,并没有人去干涉刘伟名拨打电话。
撇了一下嘴,那谢家的亲戚更是对刘伟名道:“让你打电话也好,无论是什么人到来都化解不了这事!”
刘伟名是真的对这谢家的女人无语了,感觉在她的眼里面,除了她们谢家的权势之外,什么都没有放在她的眼里。
“好了,电话我已经打了,这事跟他没有关系,我与她一起去你们警察局。”刘伟名说道。
哼了一声,那谢家的女人看向高常天道:“也好,看他应该是当领导的人,不让他去帮你们找人的话,你们还不服气。”
说出来的话完全就没有把刘伟名他们这些人放在眼里,仿佛在这宁海的地界上,无论是找来了什么样的人都解决不了问题似的。
高常天却并不是刘伟名这样想的,如果今天刘伟名真的在自己的面前被人带走了,他可就无法向田林喜交待了,再说了,这个面子也就算是完全没有了。
“你叫什么名字?”高常天盯住那女人沉声问道。
“怎么的,告诉你也无妨,你听着,我叫林舒雅。”
“很好,我到是要看看谁敢带人!”
说完这句话,高常天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刘伟名微笑着道:“不忙打电话了,我想再问几句话。”
说到这里就看向了方怡梅。
方怡梅是很精明的人,暗自一点头。
方怡梅知道刘伟名又要设计人了,看自己的目的是让自己录下说话的内容。
微微点了一下头。
其实,方怡梅早就把手机打开了录音的功能,她太清楚刘伟名的想法了,在刘伟名的身边她也并不担心会发生什么事情。
只要有了证据,她完全相信刘伟名并不会怕什么样的人。
刘伟名这时看向那叫林舒雅的女人道:“我想问一下,你难道为了一个日本人,就可以无视自己国家的人?”
哼了一声,林舒雅道:“无论你说什么,她今天都得去见龟田先生,要当面向龟田道歉!”
“你自己很清楚这并不是她的责任,而是你自己的责任,凭什么把责任推给别人?”
“你听好了,在这宁海的地界上,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很嚣张的话说出来,林舒雅满脸都是傲慢。
另一个女人道:“你们还不把他们带走?”
高常天再也忍不住了一拍桌子道:“太不像话了要这宁海的地盘上决不允许你们乱来!”
看向那些警察,高常天指着他们就大声骂了起来:“你们吃的是政府的饭,不是让你们充当什么人的狗腿子的,给我滚!”
高常天今天真是气得不行,在自己的面前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让他感到自己的脸面全都丢光了。
“你是什么人?”林舒雅看向高常天问道。
方怡梅忙说道:“这是我们省委组织部的高部长。”
高常天赞许地看了一眼方怡梅,同样傲视着林舒雅。
他们在这里对峙,林伯诚却坐不住了,他太清楚刘伟名的意思了,这个刘伟名有意把电话打来给自己的目的就是要自己借用舆论来做一些事情。
本来林伯诚还有着想法,尽可能的不得罪谢家就算是拿出一些东西给田林喜,他的目的也不过就是想暗中进行而已,真是没有想到,这个刘伟名并不想让自己轻松,这次是刘伟名试自己的意思,如果不在这件事情中充当一个先锋的角色,估计田林喜他们并不会认可自己的那种示好行为。
骂那隔壁的!
林伯诚有一种要撞墙的冲动这谢家的人怎么就这水平!
对于一些大家族的子弟,林伯诚也有着怨言,这些人家的子女们过惯了高高在上的生活,从来就没有把一般的人看在眼里。
当然了,林伯诚也知道这次如果不是碰上了刘伟名,换一个一般的老百姓的话搞不好真就要在权势下面低头。
刘伟名应该还等在那里的!
林伯诚只好拿起了电话拨打了出去。
作为宣传部长,林伯诚的手中还是有着不少的人员。
“立即派出记者,一定要把真实的情况调查清楚。”
林伯诚交待着任务。
交待完了事情,林伯诚又拨打了省纪委书记张远祥的电话,他认为这事还得让呼延傲博一系的人知道才行,有一两个人帮衬着,这事才好办。
今天正好有一个省委常委会要召开。
做完了这些事情,林伯诚这才走进了省委小会议室里。
坐下之后,看到自己竟然是最后一个进来的人时,林伯诚看了一眼已坐在那进而表现得非常严肃的书记杨轩。
看到杨轩面目表情的情况,林伯诚道:“杨书记,因为一件事情我来晚了!”
看到大家看向自己的眼神,林伯诚就看向了谢逸道:“谢书记,你们家是否有一个亲戚到了宁海?”
谢逸坐在那里本来一派平静的样子,听到林伯诚询问,就愕然看向了林伯诚,说道:“是有一个,叫林舒雅,她是来宁海与人谈生意的。”这件事情谢逸也并没有去隐瞒的必要,就直说了出来。
林伯诚微微点头道:“刚刚发生了一件事情,情况是这样的……”
大家本来要开会研究事情的,没想到林伯诚讲出了这样的一件事情,更让大家重视的是这件事情竟然与刘伟名挂上了钩。
张远祥沉声道:“太不像话了,难道我们的政法系统都成了某些人私人的打手了!”
这话说得就太严重了,目标直指向了谢逸。
谢逸完全没有想到今天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大家的目标竟然直接自己。
“是非情况现在还没有搞清楚,远祥同志,不能乱扣帽子!”
谢逸也要进行反击。
军区政委图镇军一拍桌子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个林舒雅就是一个败类!太不像话了,自己的问题竟然推到一个女孩子的身上,她难道不明白那日本人的目的,我看啊,她这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都可以出卖,今天她能够出卖一个女孩子,明天呢,可能她连自己的国家都能出卖,这事我认为一定要彻查,在我们的宁海省,决不能够让这样的事情出现。”
作为军人,图镇军是最看不惯这样的行为,当时就心中火大。
省委秘书长钱路延看了一眼杨轩,作为孟系的人,现在孟系与谢系是盟友的关系,当然也要为谢逸化解一下才行。
就说道:“谢书记说得还是有道理的,我们不能够听一面之词,还得查实一下才行吧,我想那林舒雅应该不会这样说话吧?
省委副书记方明亮也赞同道:“那个刘伟名我是知道一些的,经常无事都会搞些事情出来,没准这次又是他在搞事也难说。
省长杨升海这时突然一拍桌子道:“事情都已发生了,现在我们的警察还在那里抓人的,我们却在这里议论谁对谁错,我想问大家,真的让警察把一个省委组织部的副部长和一个县长就因为这莫须有的事情事情带进警察局?”
大家才发现真是这样的情况,现在还不知道情况是怎么样的呢?
杨轩其实也对孟家的一些做法不满,心中一动,对林伯诚道:“伯诚,既然那刘伟名是打了你的电话的,你回一个电话过去问问现在的情况如何了。”
林伯诚忙拿出手机拨通了刘伟名的电话。
打完了电话,林伯诚道:“情况很复杂了,现在林舒雅非要让警察抓人,高常天亮了身份了,那林舒雅说了,在这宁海的地界上,无论刘伟名他们找什么样的人说情都不行,如果方怡梅不去向日本人道歉,她就要动用力量收拾方怡梅他们了。”
大家互相看看,然后都看向了谢逸。
谢逸更是疑惑看向了林伯诚,他是怎么也想不明白,今天的林伯诚到底吃错了什么药了,为何站在了刘伟名一方了。
看到谢逸看过来的目光,林伯诚心中发苦,并不是自己真的想与谢逸站在对立面,这是那刘伟名设计的啊!
心中是有想法,林伯诚也只能硬头皮顶着,装做没看到谢逸的目光,严肃道:“我已派出了记者去了解情况,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也要查清楚,涉及到了警察们,这件事情又涉及到了谢书记,我认为谢书记在这件事情上最好回避一下。”
这是要整谢逸啊!
省委的常委们心中都是一动,今天这件事情搞不好就会变成一件大事了!
“林部长,这话过了,个别人的行为不能够一竿子打死吧?”
杨升海虽然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清楚一点,有了刘伟名的掺合,就得站在刘伟名一方。
杨升海就严肃道:“伯诚说的对,我看这件事情由省厅和纪委联合去调查好了,我们的政法系统看来是真的出了问题。”
谢逸有些坐不住了,掏出电话就打到了林舒雅那里,当着帝委们就骂着林舒雅。
谢逸有些担心,今天林伯诚突然的反水,这件事情很奇怪,是否是有人把目标针对向了自己呢?
想到最近发生的事情,谢逸的心情就有些沉重,孟家的力量竟然被削弱了,这事已经表明了宁海的局势正在发生变化,现在林伯诚又出了情况,这事到底是怎么了,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林舒雅又搞出了这样的事情,没准会被人抓住了把柄也难说,无论如何也不能够让这件事情发展下去!
看到谢逸一改往日的镇定,大家都表情怪异地看向谢逸,这次也不知道会搞出什么样的事情了!
有了刘伟名的掺合,再有着林伯诚的冲锋,大家感到这件事情就有些复杂起来。
怪事了!
常委们有些看热闹的意思,今天发生的事情很怪!
组织部长宁保国同样心中沉重,杨轩就将调离,孟系的力量明显受到了打击,现在这高常天竟然跑去与刘伟名坐在了一起,是否说明下一个针对的目标就是自己呢?
宁保国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对自己的位子担心过。
这时的刘伟名这里,林舒雅大小姐的脾气也发了,知道高常天也不过就是一个非常委的副部长时,她就放心了,想到数亿资金的合作,感到无论如何也要让日本人高兴。
“带人,出了事情我负责!”对着警察们,林舒雅大声说道。
正在这时,谢逸的电话就打来了,把林舒雅一顿好骂。
林舒雅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舅舅会知道这件事情,更是没有想到谢逸会在电话中骂自己,吃惊地看向了刘伟名他们。
她还是知道一些情况的?谢逸既然表现出了那么的激动,这事就有些大了。
怎么办呢?那些日本人还等在那里的,特别是那龟田社长明显看上了方怡梅这个女人,不把这个女人弄去的话,这事还真是很难谈成。
犹豫上一阵,林舒雅一跺脚就想离开。
临走前,林舒雅心想?只能另外找女人满足那龟田了。
看到林舒雅接了一个电话就想离开,刘伟名道:“不要我们道歉了?”
脸上沉得似水,林舒雅转身就走。
这时已是到来了几个记者样的人物。
看到这些人,刘伟名道:“大家应该是媒体的记者吧,希望大家主持一下正义,评评这个理。”
记者们本来就是林伯诚派来的人?正想了解一些内情的?就围了过来。
方怡梅就把正个的情况原原本本讲了一遍,然后说道:“刚才的情况我也录了音,大家如果需要,我放给大家听一下。”
说着就把那些录了的内容放了出来。
方怡梅放完了录音,刘伟名对高常天道:“我们走吧。”
高常天感到自己今天真的是窝囊了?竟然被一个女人看不起了,心中对那谢家的人也生出了极大的反感。
所有的人都走了,仿佛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刘伟名却是明白,这事也不过就是刚刚的开始,以这个事为诱因,事情还会不断的发展下去。
刘伟名刚刚回到宾馆?林伯诚就打来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