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想怎么搞?”
林伯诚真是不知道刘伟名会如何进行操作了。(品&书)
刘伟名道:“我感觉那林舒雅的公司肯定存在着许多的问题吧?”
林伯诚暗中一阵苦笑,他算是明白了刘伟名的想法了,自己提供的东西也只能是影响到谢逸,刘伟名的味口很大,他是不仅把目标对准了谢逸,更是把目标对准了谢家的老大了。
这个林舒雅既然是谢家的亲戚,又做了那么大的生意?假如以这件事情为诱因,无限的炒作起来,对于谢家的声誉必奖产生极大的影响,到时候也许真是能够影响到谢家的老大也难说。
现在刘伟名于自己手中的那些谢逸的材料并不是太在意,而是修改了目标了?谁让谢家出了这样的一个女人!
想明白了刘伟名的想法,林伯诚知道这是刘伟名让自己无论如何冲锋一下的意思?如果自己这次无法冲在前面,自己的诚意就必将大打折扣!
“我会进行操作,不过,这事我希望还是得到田老的意思。”林伯诚也担心自己做了事情之后鸡飞蛋打的。
反正恶人是不做都不行了,这个刘伟名是见到机会就上的人物,这次不搞出一些事情来,他肯定不罢休了!
“这个我会跟我师傅通话。”
由于林伯诚的表现,刘伟名干脆就连表面上的尊敬也不做了。
这里刚与林伯诚通了电话,刘伟名立即就拨打了呼延傲博的电话。
刘伟名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后,对呼延傲博道:“干爹,我有一个想法,这件事情让林伯诚冲在前面,只要媒体大肆的渲染过后,你们z纪委是否快速介入,就对林舒雅的公司进行查处,相信他们的公司肯定会有着不少的问题。
呼延傲博明白了刘伟名的想法,沉思了一下道:“这件事情是一件得罪人的事情,关键的还得看舆论方面了,如果真能炒得起来,引起了全国愤青们的愤怒,这件事情就算是做成了一大半了,纪委介入应该是在有了干部出问题之后,这件事情首先还得公安系统的工作!”
刘伟名微笑道:“这事我已经考虑好了的,跟你通了电话后,我会与师傅通电话。”
呼延傲博道:“这件事情你掺合在了里面,这事你要注意一下你的角色,不可过多的掺合,如果能够设法脱出来,你就脱出来好了。”
“我明白的。”
紧随其后,刘伟名是拨通了苍松市那个分局的局长曹心民的电话。
曹心民没想到刘伟名竟然打来了电话,把他激动得够呛,声音都有些颤动道:“刘哥,你有事请吩咐。”
刘哥!
听到对方这样的称呼,刘伟名有些好笑了,自己可是比对方小得不是一点两点的。
当然了,刘伟名对于自己要做的事情又多了几分把握。
对曹心民道:“曹局长,今天发生了一件事情,事情是这样的……”
刘伟名把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更是讲到了那林舒雅是谢逸亲戚的事情。
讲完这些内容,刘伟名就坐在那里等着,他知道曹心民肯定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就看他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了,如果他犹豫了,或是有了想法,自己就当是随便打了一个电话。
对于利用曹心民的事情,刘伟名也是灵机一动的想法,并没有把这事真的放在心上,如果能够做出一些事情来,当然效果会更好,当然了,如果做不出什么事情来,也无伤大局。
这时的曹心民就头上冒汗了,他当然明白了刘伟名的目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事刘伟名就与那谢家的亲戚成了对头,人家刘伟名给了自己一个梯子了,就看自己是要上,如果真的上了刘伟名的那个梯子,那就只能一心跟着刘伟名走了,当然,把谢家也就得罪了。
“哈哈,我就是随便打一个电话告诉曹局长这件事情,没事我就挂了!”刘伟名笑着说道。
曹心中急了,这是好不容易才等到的机会,如果这次无法抓住机会,那就永远断了刘伟名这条线了!
曹心民不想断了这条线,在他的心目中,刘伟名的这条线太重要了,自己是否能够有发展,就得看这条线。
“刘哥,是动那个姓林的?”
曹心民咬牙了,这事是自己赌一把的行为,无论如何得赌这一
“呵呵,曹局长,你说这日本人到了我们华夏难道就可以为所欲为?”
曹心民听到刘伟名并不是现在就要动林舒雅,而是把目标对准了日本人时,不知怎么的,长长就舒了一口气,整几个日本人,这事对他来说没有心理上的负担,自己管辖的就是这段地方,做点事情很容易。
“刘哥,我会把事情做好的。”
刘伟名微笑道:“曹局长,我也就是向你反映一下这情况,我是相信曹局长有一颗公正的心的,现在媒体发达,有了事情媒体上都传得很厉害,注意别伤害了日本友人。”
看到刘伟名挂了电话,曹心民摇头叹息,这个刘伟名吩咐自己办事,他自己却脱身在了外面,真是让人无语!
曹心民打完了电话,快速打电话询问着今天发生的事情,问了以后,他的心中就有底了,那些日本人是住在自己管辖的地般内的,这事得好好的操作了,看来刘伟名是想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自己要做的就是暗中把这件事情搞大了!
坐在那里沉思了一阵,曹心民换了一张手机卡,拨通了一个自己控制了的社会上的帮派头子的电话。
几句话就交待清楚了操作的办法。
打完了电话,曹心民的嘴角露出了笑意,如果那些日本人真的做出了事情,那就是证据。如果他们没有做出事情,自己也要把这事情做大了!
当然了,这件事情还得把自己撇开,做了事情自己又没有暴露出去,这样才会在刘伟名的面前表现出自己的能力。
听了刘伟名的设想,田林喜沉思了一会才说道:“这事的发展不太好说,谢逸的哥哥不是那么容易就动摇得了的人,不过,谢家与刘家已是结了很深的恩怨,就算是你不搞他,迟早他们也会搞你,这事你试一下好了。”
田林喜的说法正是刘伟名所想的事情,与谢家完全就是敌对的事情,自己是刘家的女婿,又是那么重要的一个角色,谢家不可能不把针对的目标指向自己,自己如果不出招的话,那就将是一种被动挨打的行为。
刘伟名当然不愿意就这样被人压着打,有了机会,刘伟名一定要还
“师傅,我就不相信了,那个林舒雅既然是谢家的人,她就与谢家少不了关系,不试一下怎么知道他们有没有问题?”
田林喜就笑道:“你有这样的冲劲我很高兴,官场上就得这样,有那怕是一丝的机会都不应该放过,那就运作一下好了,谢家老大现在是湖西省w书记,这次内定了要进入政治局,他是谢家的希望所在,关键的还不是他,关键的是谢家的老爷子还活着,虽然多病,但是,只要这老太太还活着,就拥有着一定的号召力,做事时注意一点方法,别太明显了!”
刘伟名这才知道一些谢家的情况,搞了半天还有一个老太太活着,如果没有太大的意外,搞不好那谢家的老大真的就进入政治局了。
想到韦宏石要进入政治局,现在又出了一个谢家的大要进入,刘伟名就倍感压力的巨大,两个进入政治局的大佬,这还要不要人喘口气了,不行,无论如何也要阻止住谢家老大进位的道路!
田林喜也知道自己说出了这内情,对刘伟名的压力较大,还是打算把谢家的这些事情都说一下。
“伟名那谢家有四兄妹,除了两个两的以外,谢逸还有两个妹妹,在这事上与刘家差不多,其中,谢逸的大妹叫谢莹丽,她嫁了一个丈夫叫林储江这个林储江是外交部的副部长,他们有一个女儿就是那个林舒雅,家世比较好,从小就娇生惯养的,难免目中无人,另外还有一个妹子叫谢玉珍这女人嫁了一个丈夫叫余秋民这余秋民是农业部的一个司长,他们同样也有一个女儿。”
刘伟名听了也是吃惊,这谢家的实力果然比刘家强得太多。
盘算了一下谢家的情况,刘伟名发现谢家同样也存在着后继无人的情况,这样看来这个林舒雅很有可能就是谢家资产掌控的人之一,至少表面上是她在管理吧。
刘伟名也感觉得出来,这个林舒雅并不是那种能够支撑大局的人物,很有可能是把她放在前面,背后还是谢家的人在操作。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事情就好办了也许从林舒雅那里真能打开一个缺口也难说!
“师傅,我明白了。”
刘伟名明白田林喜把谢家的情况说得那么细,就是担心自己鲁莽中做错了事情。
田林喜微笑道:“我跟你打了电话后就与林伯诚通一个电话好了。”
刘伟名道:“那好,我也要运作一下了。”
刘伟名并没有跟田林喜说曹心民的事情,在他的想法中,曹心民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面应该并不能够得到什么有效的东西。
这些事情刚刚做完,刘伟名就接到了郑小柔打来的电话。
郑小柔在电话一通之后就问道:“伟名爸问你到底在做什么事情?”
刘伟名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杨升海那么快就把事情通到了郑成忠那里,估计杨升海也想不明白自己要做什么。
刘伟名就把整个的事情向郑小柔讲了一遍。
听完刘伟名的讲述,郑小柔其它的事情都没有问,直接就问道:“伟名我怎么感觉那个叫方怡梅的女人跟你有点什么呢?”
这话问监得刘伟名的心中暗惊,有时候女人的直觉是很厉害的郑小柔仅从这件事情中就能够猜到了一些事情,刘伟名也不得不佩服。
当然了,刘伟名是不会承认有事的,说道:“方怡梅是高常天带来安排饭局的,你乱想些什么?”
郑小柔嘻嘻一笑道:“有事情也没有什么嘛,看你急得!”
刘伟名发现自己真有些跟不上郑小柔的思路,就说道:“你爸不是问我这事吗?我有一个想法,你帮我想一下。
果然,当刘伟名说起这件事情时,郑小柔的思维也转移动了这事上,就问道:“伟名,杨省长专门打了电话给我爸,说这事他看不明白,特别是林伯诚怎么就站在你那一方了!”
刘伟名笑了笑道:“你说呢?”快说给我听!”郑小柔娇嗔道。
刘伟名就把林伯诚的事情大体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郑小柔道:“孙祥军怎么是这样的人啊,把自己人出卖了,这个林伯诚感觉真是可怜!”
刘伟名笑了笑道:“并不是每一个人的思想都是能够理解的,林伯诚有他自己的想法也难说,这事我们就不必去管了,这次不管他是居于什么样的目的,他都必须打头阵才行!”
郑小柔的家庭决定了她对谁多事情都能够看得明白,就说道:“你说得对。”
刘伟名道:“无论谢家是什么样的情况,我都想试一下,想要动摇一下谢家老大的发展道路!”
郑小柔道:“只要知道了你的想法,这事就好办了,宁海的情况正在发生变化,杨升海是很有可能上升为书记,到了那时候,宁海省还会有不少的变化,既然你有想法,我会让爸交待杨升海他们一下,关键的时候支持一下你的行动。”
刘伟名就笑道:“这事也不过就是我的想法,具体会向什么样的方向发展,现在还难说。”
郑小柔笑道:“我看啊,这全国也就只有你这人牛逼了,一个小小的县长,竟然把主意打到了省里的大佬们身上
知道郑小柔是打趣自己,刘伟名就笑道:“我是不是牛逼,你是最清楚的。”
郑小柔娇嗔道:“你这人!”
说着,仿佛是脸红了似的,小声对面刘伟名道:“我现在又想你了!”
刘伟名就哈哈笑了起来。
发生了方怡梅与林舒雅的事情,刘伟名到是不太好到方怡梅那里去了,住在宾馆里面并没有去什么地方。
省城到是有不少的领导需要去拜访,刘伟名想了一下,最终还是什么地方都没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