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洗了一个澡出来,刘伟名坐在那里把所有的事情都再次想了一遍后,感觉到这件事情有两个关键的地方,一个就是林伯诚那里有关谢家的证据,但是,刘伟名也明白,林伯诚那里的东西应该只是针对着谢逸,并不能够动摇到谢家的老大。(品@书)
早就听说过谢家的两兄弟并不合谐,如果真是这样,动摇了谢逸也并不可能动摇得了谢家的那个老大,这件事情由林伯诚那里的证据来搞并不能够搞出什么名堂。
第二个关键可能还得落到那些日本人身上,如果他们那里能够引出一些事情来,也许事情就会有很大的转机了。
当然了,从日本人的身上把事情引发,这也只是刘伟名的一种想法而已,他也知道这是自己主观的想法而已,并不可以会实事。
现在刘伟名反而很希望林舒雅再闹一下,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
看了一阵电视,刘伟名也感到自己有些疲倦,躺在床上就很快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刘伟名被手机的声音突然吵醒。
看看窗外时,已是很晚了。
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曹心民打来的电话。
看到是曹心民打来的电话时,刘伟名的睡意完全消失,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急切的想接一个人的电话。
曹心民听到了刘伟名的声音后,就大声道:“刘哥,出了一件大事了!”
刘伟名道:“你说。”
“刘哥,是这样的,刚刚发生了一件事情,林舒雅的公司有两个女孩子长得不错,也不知道那林舒雅是怎么搞的,竟然就设计让这两个女孩子吃了c药,四名日本人强暴了她们,就在刚才,其中的一个女孩子跳楼了!”
“你们怎么不救人?”刘伟名怒了,大声吼道。
曹心民苦笑道:“这事那些人并没有当一回事情,他们只是把内容录制了下来,现在事情搞大了,林舒雅已赶到了那里。”
“那女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已送医院!”
“尽量闹大了事情!”刘伟名气极了,虽然自己想要得到谢家的一些证据,却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林舒雅为了讨好日本人,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不收拾了林舒雅,这事就没有完!
刘伟名决定了,这事无论如何也要收拾了林舒雅。
曹心民就明白了刘伟名的想法,一咬牙道:“我会安排我把事情搞大了。”
刘伟名知道曹心民是下了决心跟着自己了,说道:“曹局长,你做得很好!”
曹心民眼睛一亮道:“刘哥放心,这事无论是我也好,你也好,都不会牵扯到。”
谢逸正在家里坐着想心事,突然就接到了公安厅长魏镇高打来的电话。
“谢书记,出了一件大事了!”
谢逸立即就感到有些不妙,预感到要出大事。
快速把自己的事情想了一下,心中就在想,难道是林舒雅那里又搞出了什么事情?
“怎么了?”
“谢书记,是这样的……”
听完魏镇高的讲述,谢逸愕然拿着电话,半天都无法讲出话来。
还是出事了!
谢逸更是在心中暗想,果然是有刘伟名的地方就会发生点事情。
“谢书记,现在问题大了,许多愤青们在得知了这件事情后,已经把那家酒店包围了,现在人员越聚越多,事态已经有些无法控制!”
“无论付出任何的代价,这件事情必须控制住!”
谢逸说完这句话,再也坐不住了,向着门外大步走出。
走到半路,想到林舒雅时,正想打电话,林舒雅的电话到是先打了过来。
电话一通,林舒雅差不多是哭了,惊惶道:“舅舅,你快来救我们啊!”
“怎么会搞成这样?”谢逸很后悔让林舒舒来到宁海。
“舅舅,现在许多人把那些日本友人堵在了房间内,我们也被围了起来,你快来救我们啊!”
谢逸直皱眉头,事看上去还真是有些大了!
还没有等他想明白时,林舒雅大声道:“舅舅,不好了,那几个日本友人被他们拉着在打了!”
怎么会这样!
谢逸急了,这事看来发展得越发大了,万一出了人命,这件事情就难办了!
稳了一下心神,谢逸知道这件事情必须要尽快解决,否则的话可能真会引起一件天大的事情。
“别急,我已经让人过来了!”
谢逸并不知道的是这时的那靠近酒店的街道上早已围了大量的人员,并且还越聚越多。
重新拨通了魏镇高的电话,谢逸沉声道:“你们无论如何也得把所有的人都抢出来,不得发生人命案!”
刘伟名接到消息后,并没有做任何的事情,他知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下一步就不再是自己所能控制。
现在有些外国人到了华夏后太放肆了,这样的人打死了活该!
刘伟名最希望的就是把那些日本人朝死里打。
事情看来越来越大了!
总得为他们做点什么吧!
刘伟名就在想,假如事情真的大了,自己到是应该为那些愤青们说点话,无论如何也要保他们平安。
坐在那里想事时,那曹心民的电话又打来了曹心民道:“估计那几个日本人会残了!”
刘伟名道:“华夏人是出于义愤有时也是能够理解的,不过,我们是律的,不能乱干嘛,证据很重要!”
曹心民道:“刘哥说得对我们是制的社会,拿到了证据才是关键,相信那些市民是有了证据才这样做的。”
“老曹,要注意保护我们的市民!”
听到刘伟名对自己的称呼变成了“老曹”,曹心民心中激动,他知道通过这件上事情自己才算是真的被刘伟名看成了自己人了,他知道这次自己的做法深得刘伟名的欢心,更知道这件事情不做圆满了,就不算成功。
既然已经做成了这样,现在要做的就是把那些关键的人物保护好。
想想那些人本身就是社会上的人时,曹心民对于这方面的事情就有着太多的经验。
细细再想了一下整个的操作情况,曹心民感到整个的事情从专业的角度也无法找出什么毛病时心中算是放松了下来。
刘伟名这时却是接到了温芳打来的电话,温芳并不知道发生了大事,心中到是很激动,对刘伟名道:“伟名,我快到省城了!”
刘伟名想了一下道:“你开好房间我再过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省城的情况却有了更大的变化省委的领导们全都得到了发生事情的消息,大家都紧张关注着事态的发展。
林伯诚在得知这件事情时,心中也是吃惊。
这件事情还是那些媒体的领导报告到他这里的。
得知发生的事情后,林伯诚第一时间想到是刘伟名搞出来的事情,随之一想,刘伟名应该还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再说了,这种日本人强暴女孩子的事情也并不是刘伟名所能影响,暗叹一声,这个刘伟名果然有些运道,想动谁,谁就出事了。
事情发展到这程度,林伯诚非常清楚,该自己出场了。
想到田林喜打来了电话,双方进行了一些交流时,林伯记算是放心了许多,这件事情只要自己做了,田林喜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叹了一声,林伯诚自语道:“没办法了!”
连续几个电话打了出去,林伯诚更是向z宣部汇报了这件事情。
更大的力量正在汇聚,宁海的人们听说了发生的事情后,这下子如同点燃了引线,在那街道上同警察们已经发生了冲突,更是把几个日本人拖出来一顿狠挨,要不是警察们救下,那几个日本人可能都要有性命之忧。
省w书记杨轩是最郁闷的人,自己眼看着就将离开,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件事情已不是一件小事,而是发展到了群体的事件。
杨轩连续下达了一些命令,要求把事态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可是,想法是好的,事情的发展却根本不以大家的意志为转移。
这件事情根本就是一件足以引为华夏人愤怒的事情。
网络上面一下子就传开了,整个的华夏网络充满了一种民族情绪。
杨轩坐不住了,就是刚才,中央领导专门打来了电话关注这事。
省委常委会再次召开,还是连夜召开。
杨轩的脸阴沉得可怕,看了一阵参会的人们,杨轩严肃道:“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情已经很严重了,现在我们宁海再次出名了,你们说这事怎么办?”
谢逸沉声道:“事态初步得到了控制,我认为这件事情是有心人预谋的行为!”
他说出这话时,大家一阵沉默。
省委统战部长吴实哲道:“现在出现了一个问题了,本身我们与那个国家就存在着一些民族的情结,现在好了,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后,如果不惩治那些日本人仅只是抓我们华夏的人,我想请问一下,是否是一个办法?还有,这件事情难道仅只能以一个有心人操作就能推得了的?日本人强暴女孩子的事情难道不是事实?”
这完全就是对谢逸话的反击了。
吴实哲这样一说,大家把目光看向了谢逸,谢逸的话太没有道理了!
常务副省长周强河问道:“谢书记你说是有心人操作有证据吗?”
大家也都在看向谢逸。
谢逸感到很是郁闷,说道:“没证据!”
说到这里,谢逸叹道:“当时的情况太乱,我们是一下子乱开的,根本找不到任何的证据!我最担心的是那几个日本人的下体受到了重创也许……”
省委副书记方明亮道:“说是日本人强暴了女孩子,有证据吗?”
他这是为谢逸开脱的意思了。
谢逸道:“据说是听到了呼救声,有人从那里路过就冲了进去,用手机把整个的情景都录了下来。当时更多的人也都冲了进去,当场就把日本人光着身子抓了起来。”
事情竟然是这样!
大家已经不必再询问了,这事非常明白根本就不是有心人操作的结果。
林伯诚这时说道:“问题是现在这件事情很严重,除了宁海之外,全国都吵成了一团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据传出的情况是,日本人这次的强暴行为有着我们国内的人掺合!”
谢逸本来是要避开这事的,怎么也没想到揭开这件事情的人竟然会是林伯诚杀人似的目光就盯住林伯诚。
虽然知道谢逸盯住了自己,林伯诚还是认真说道:“这件事情的主角是林舒雅,这个女人是什么情况,我看还是请谢书记介绍一下好了!”
杨轩就看向了谢逸,他还真是不知道这件事情与谢家有着关系。
谢逸的心中憋闷得很别人都没有向自己开火,反而是林伯诚充当了先锋这是他怎么也没想明白的事情。
随着林伯诚的说话,省纪委书记张远祥道:“事情已经越来越大了,还请谢书记把情况讲清楚为好,这样也方便省委能够把事情控制住。”
其实,上次省委的这些人早已知道了林舒雅与谢逸的关系,今天大家这样询问,不外就是看笑话的意思了。
谢逸当然也明白大家的想法,可是,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程度,他已是方寸大乱,心中发苦,想不明白为何事情会发展到这程度。
他只好把林舒雅与自己的关系讲了一遍。
听完谢逸的讲述,林伯诚道:“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林舒雅为了讨好日本人,下了c药给两名女孩子,结果才造成了现在的这个情况,这已是引发了民姓的情绪,很难处理!”
杨升海道:“这件事情我已经向中央进行了报告!”
杨轩一愣,心情更见沉重。
杨升海道:“事情发展到了这程度,中央是关注的,也是非常重视的,相信中央现在也在关注着事态的发展,我们省委如果处理得不好,可能就是一场大的地震!”
这才是大家最担心的事情。
当然了,大部分人并不担心,最担心的还是谢逸等人。
温芳是半夜时分到达的省城,一到之后就拨通了刘伟名的电话。
“我到了!”
温芳就说了地点。
看看时间已是快三点。
刘伟名笑着摇了摇头,温芳是连夜赶来的!
出了门,刘伟名打了一辆的士就朝着温芳那里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