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坐在车上,那开车的驾驶员到是很健谈,对刘伟名道:“你是才到省城的吧,省城发生了一件大事!”
说着,这开车的人就把那痛打外国人的事情讲了一遍。 (. . )
刘伟名当然知道整个的情况,曹心民差不多就是现场直播似的把整个的情况都向刘伟名进行了讲述。
“你说说我们现在的国家,一些小猫小狗的外国人就敢跑来乱搞,像什么嘛!”开车的是年轻人,越说就越是气愤。
“现在大家都还围在那里的,据说与警察冲突了,我也去看看,他娘的!”
刘伟名道:“也不是这么说,上面的人也有他们的考虑,我国的安定团结局面来之不易,保民生是一个大事,当然了,对于乱来的外办,我相信国家也是决不手软的!”
开车的人自我介绍姓朱,笑道:“老弟,不管怎么说,这次闹得很大,听说烧了好几辆警车了!”
刘伟名点头道:“这件事情的确很严重!”
说完这话,刘伟名闭目沉思着,通过这件事情,可能出现的一些情况就是中央对于苍松市的情况已经有了看法,无法确保稳定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就是发生了这件事情,上面也得对办一个交待,苍松市很自然就成了关键。
想到了林舒雅时,刘伟名对这女人已经非常不爽了,说道:“听说这事的起因是一个叫林舒雅的女人,她把药下在了两个女孩子的水里把女孩子送给了日本人的。”
听到刘伟名一说,那司机就大声道:“,现在就有一些不知道自己连胜的人了!”
“也不能这么说嘛,这个林舒雅据说是省政法委书记的侄女的,谢家很强的。”
那司机就在那里越说越气起来。
刘伟名笑了笑,闭目再次沉思。
苍松市的书记冯飞林本身就存在问题,这件事情他不顶缸都不行了。
当然了谢家出现了这事,特别是网络上把林舒雅做的用药暗害女孩子的事情也暴了出来,谢家这次肯定有事了!
车子开到了那家宾馆时,刘伟名还在沉思着这事。
敲门进去时,门刚一关上,一个火热的身子早已投入到了刘伟名的怀里。
刚刚浴过的温芳全身上下仅只有一件浴衣。
“伟名!”
那身浴衣早已完全离身而去。
温芳紧紧就抱住了刘伟名。
温芳本来就是过来人那么一段时间没有与刘伟名做过这样的事情了那全身上下早已是欲情充溢。
这一路上想到要与刘伟名相会,温芳就有了很强烈的需要。
被温芳一抱,刘伟名把所有的想法都完全抛到了一边,双手把温芳紧紧抱在怀里,两人已是激情相吻。
两人快速动作着刘伟名身上的衣服很快已是失去。
温芳的身材一直非常好,刘伟名也充满了。
一把抱起了温芳,刘伟名快速来到床上。
温芳早已心中激荡不已,轻声对刘伟名道:“伟名快!”
满屋子充满了两人那强烈的碰撞声。
过了好久,当一切都平息下来时,温芳这才叹道:“伟名,我要跟你在一起,我不再离开你了!”
感受到了温芳的疲惫,刘伟名在温芳的脸上抚摸了一会道:“行,我想办法把你调到省城好了。”
虽然是这样说温芳其实还是不舍现在的发展,她太清楚了,如果自己真的回到了省场面,就再也没有了那样的机会,证明自己是一个失败者。
全身爬在刘伟名的身上温芳道:“算了,我还是希望能够伴你走得更远!”
刘伟名笑道:“听说你在那里很不顺利!”
“排外情绪很重大家都是结成了一个团体的,如果不打破那个情况,根本就无法展开工作。”
“既然是这样,那就把他们的人打散好了!”刘伟名就想到了下一步省委的变化,到时就不再是孟系力量大的情况了,随着变化,运作一下,也许就能够把温芳那个地方的格局改变一下。
“伟名,我在车上就听说省城发生了事情了,小方说得不是太清楚,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听到方怡梅已打电话给温芳说过,刘伟名道:“具体的情况她告诉你了,你只需要知道一点,宁海省的格局必将会再次发生变化就行了
“这种变化是好还是坏呢?”温芳担心地问道。
刘伟名微微一笑道:“你放心,不是坏事。”
温芳的眼睛一亮,已经知道这次的事情对刘伟名是有利的,既然对刘伟名有利,当然对自己就更加有利。
心情激动之下,温芳抱着刘伟名再次动情起来,在刘伟名的身上就不断吻了下去。
正在刘伟名享受着温芳的激情时,田林喜竟然在这个时候把电话打了过来。
让温芳停下了动作,刘伟名接通了电话。
“伟名,睡了没有?”
“睡过一阵了。”刘伟名还真是说的是实话,自己是睡梦中被温芳的电话吵醒,然后到了这里的。
田林喜就说道:“你们宁海的事情造成了一些变数了,老领导也知道了这件事情,专门打了电话给我,要求我赶到宁海,对宁海的事情进行一些了解,我是明天一早的飞机。”
刘伟名也感到吃惊道:“华老也知道这件事情了?”
“他什么事情不知道?”田林喜反问了一句。
刘伟名就感到自己问的话真是好笑,宁海的事情现在网上都传遍了,更有着太多的国人在议论着这件事情,华老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情
“师傅?事情正在做大!”
田林喜道:“你明早到机场来接我,这次我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我的回来。”
刘伟名就答应了一声。
打完了电话,刘伟名就在沉思着华威的想法。
“伟名,怎么了?”温芳抬头问道。
抱着温芳斜靠在床头,刘伟名道:“看来宁海的事情真的很大了!”
温芳有一个很好的优点,就是不该问的事情她不会追问,知道这件事情可能是大事?她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过了一阵,刘伟名才说道:“这次我本来想带你去见一些领导,看来得拖后一下了,你先到小方那里去住下,这事的变化我都拿不定了!”
刘伟名发现虽然是自己一手在操作,这次的事情一发生?搞不好京城里面的各家族都会掺合一下?这样一搞的话,整个的局面就会发生变化,早已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果然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情!
刘伟名第二天一早就来到了机场,车子是开的方怡梅的车子,一辆大众车?并不算显眼。
温芳乱了一晚上,就在宾馆里睡下了,她到是没有跟着刘伟名到来。
守在这里等了一阵,刘伟名就看到田林喜精神焕发地大步走了出来。
背着一个包,它的东西一样没带。
跑过去接过了田林喜的那个背包,刘伟名笑道:“师傅这是秘密回来啊!”
田林喜笑道:“每次知道我要回来?就搞得乱七八糟的,我还是喜欢这样轻松一些。
出了机场坐进了车子,田林喜看了一眼车内的情况,笑道:“小方的车子?”
刘伟名一笑道:“省城没什么熟人!”
田林喜哈哈一笑道:“没熟人还搞出那么大的阵仗,如果有了熟人,这省城还不被你弄得翻了天!”
知道田林喜指的是林舒雅她们的事情,笑道:“苍松市的一个分局长叫曹心民的?这位同志不错。”
田林喜微微点头道:“是一个好同志,这次苍松市将会大变,本来我还没有太大的把握,这个事情发生后,把握就大了许多?到时到是需要一些能做事情的同志,曹心民吧?市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可以让他来当。”
刘伟名的眼睛一亮道:“苍松市你能拿下?”
如果苍松市真的能够拿下来,自己在这省城里面就真的是有了一些运作的空间了!
田林喜微微一笑道:“你说我回来干什么的?”
刘伟名就笑道:“师傅出马当然是要有收获的!”
田林喜哈哈一笑道:“本来我以为这局面已经定了,没想到啊,被你暗中这样一运作,却也发生了很大的变数,你也考虑一下人员的安排,在省城里面得有你的核心人员才是,这样吧,那个温芳和方怡梅什么的,这次就放到苍松市吧,要不然你对我要不满了!”
刘伟名有些尴尬道:“师傅是一切都尽在掌握中的!”想了一下又说道:“温芳说她更想在下面干一下,如果能够把排外的班子调整一下就好了。”
田林喜的眼睛一亮,对温芳就有了一些赞赏,说道:“这个女人不错,那就帮她调整一下好了。”
刘伟名微笑道:“省城如果需要人,还是有不少同志的,小方也应该放下去锻炼一下,不经过基层的锻炼,这是拔苗助长的行为!”
田林喜现在是对刘伟名有了赞赏之意了,微微一笑道:“你能明白就非常不错,现在对你来说,首要的任务还是发展!”
“下去后,你也列一个名单出来,该拿出草海的要拿出来锻炼一下,别只是眼睛盯着一个草海,另外,我知道你在党校有几个同学,人无完人不是,如果能用的,就用吧。”
这次仿佛田林喜很有把握一样,刘伟名听了之后,从中就感到了华威对发生这事的一种愤怒。
试探着,刘伟名问道:“师傅,是不是华老很生气?”
哼了一声,田林喜道:“老领导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你说呢?”
刘伟名心中就在想,如果真是这样,谢家可能真就要出事情了!
宁海省的舆论环境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的宽松过,大报小报、网络电视,把整个的事情进行了大幅的宣传,更是展开了种种的评论,一下子就把这件事情推向了。
本就不缺愤青,宁海热闹了,全国也热闹了。
国人怒了!
更多的人做出了许多抵制的事情。
看着事态正在向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刘伟名坐在田林喜的家里道:“师傅,这次林伯诚是下了心在搞事了!”
田林喜轻叹一声道:“其实呢,林伯诚现在是有苦只能自己吃了!”
刘伟名微微点了一下头,整个的事态发展当然是林伯诚有意搞出来的,他这样做的目的就是示好于田林喜他们,这是林伯诚的一个无奈选择,只有这样,才能够让田林喜等人看到他的真诚。
“林伯诚应该清楚知道,他这样无限推动这件事情,最终他的位子肯定是无法保住了,明知这样做的害处仍然在做,只能说林伯诚很悲壮的!”刘伟名多少有些感慨。
国人处理事情讲究的是润物细无声,不张扬中就解决问题,这件事情高层就算是愤怒,也不希望搞得这样的张扬,林伯诚的这种做法肯定会带来负面的情绪,这不利于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他的倒台是必然
田林喜看向刘伟名道:“看到这事的发展,对林伯诚有不忍之心了?”
刘伟名点头道:“的确有一点,你说那孙祥军怎么就有这样的忠诚手下呢?”
抿了一口茶水,田林喜道:“无论是古代也好,现代也好,无论是忠臣也好,奸臣也罢,他们当中还是有着忠烈之人的,在政治上如果简单的以忠奸来进行划分,那就太简单了一些?其实,你认真想一下,谁是真的忠,谁是真的奸,他们都有着自己的思想的!除了一些是真的坏的人以外,更多的人只是站的角度不同而已!”
刘伟名细细品味着田林喜的话,感到田林喜的还是有那么一些道理。
“政治目的的不同而已!”刘伟名说了一句。
田林喜道:“林伯诚这样做其实就是代表着孙祥军在做这件事情?为了保孙家的那个子弟,孙祥军这次是下了血本的,林伯诚也愿意这样做,所以,我们就不存在不忍的想法了,这是一种政治的交换?你要知道?每一次的政治交换都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的,哪有简单的交换可言!”
刘伟名这时就想到了郑成忠当初让郑小柔嫁给韦正光的事情,心中多少也有了一些明白,这些政治人物,在他们的心目中?理想可能真的高于亲情!
“你要记住,从政的人心要铁血!”
刘伟名看向田林喜时,看到的是田林喜非常严肃的样子。
“林伯诚的结果应该就是退休吧?”刘伟名问了一句。
田林喜正在说话时,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刘伟名知道那部电话一般都是高层的人打来的电话,看到田林喜要接电话,忙起身表示到卫生间去。
虽然两人那么亲了?刘伟名在这些方面还是非常注意,不该听的他是不会去听。
刘伟名的这种性格也影响到了温芳和方怡梅,这两个聪明的女人也都是不该问的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