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伟名,说个实话,新到苍松市,我手中还真是没有合适的人员,如果你有合适的人选,也说说嘛。 .”
高常天根本就没有把自己看成高高在上的人物,与刘伟名在谈事时是把刘伟名摆在了平等的位置上,不得不说,这个高常天很会做人!
刘伟名看向高常天,暗叹一声,这才是一个能屈能伸的人物,以他这样的态度,相信走得会更远。
“高书记过奖了,我就一个县长,哪里知道省城的情况,只是上次听师傅谈到有一个分局的局长叫曹心民的同志很不错,高书记可以考察一下啊。”
曹心民!
高常天最重视的还是刘伟名说出的田林喜提到这个人的事情。
看向刘伟名,感觉刘伟名很平静的样子时,高常天就在猜想,让自己任用曹心民的事情难道是田林喜的想法?
如果真是田林喜的意思,自己就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个叫曹心民的人弄上去了!
“这次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市局按照省里的意思是肯定要进行调整的,如果曹心民同志不错,相信组织上是会把他放在合适的位置上的。”
“高书记,我到是有一个想法,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伟名说嘛。”
“高书记,是这样的,我们草海县的发展需要的是大量各方面素质强的同志,如果下一步草海的干部能够与苍松市能够进行一些交流,相信对双方的干部发展都有好处。”
高常天微笑道:“这事应该,省城的干部长期居于省城,就会造成他们脱离群众,如果能够与贫困县形成交流的关系,的确对双方干部的发展都有好处,这次省城发生了这样的一些事情,我还真是在想着干部交流的事情呢!”
刘伟名一愣,随之暗叹高常天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他通过这种干部的交流活动,就能够把一些机关的人员进行调整,从而在运作中进行各种的交换,这样做的结果更能快速的让他掌控住市委。
“高书记看得深远!”刘伟名赞了一句。
哈哈一笑,高常天道:“伟名啊,一个地方的发展就得不断引入各种的人才,下一步苍松市不仅会进行内部的干部交流,还会进行向外的交流,到时会与不少城市结成对子,相信省委也是会支持苍松市的!”
刘伟名这时的眼睛一亮,看向高常天就点了点头。
起身拍了拍刘伟名的肩膀,高常天告辞而去。
看着离去的高常天,刘伟名的心中一下子活络了起来,高常天很会做人,给了自己一个巨大的利益了,刘家不是希望进行一些运作,从而把人员凝聚起来吗?到时自己完全可以在这个方面花点心思了。
刘梦依打来电话时,刘伟名正在田林喜家睡着,事情太多,刘伟名真是感到了一些疲乏。
“伟名,还有半个月就办喜事了,你准备一下,到时回京城啊!”
刘梦依显得很是兴奋的样子。
“尽让你忙了,我都没有时间!”刘伟名有些歉意道。
“这些事情你也帮不了忙的,我们商量了一下,先在草海办一次酒席,然后我们到京里来办,你看怎么样?”
刘伟名心情不错,这样的操作方式足见刘家对自己家庭的重视,这样也好。
刘伟名也知道最近父母在为了这件事情忙着,心中多少有些过意不去,反而是自己一点忙都没能帮上。
“行,你们安排就行了!”刘伟名微笑道。
刘梦依道:“我跟小柔商量过了,请她当伴娘?”
“这个!小柔是结过婚的人,再说了,他的角度合适吗?”
“你呀!”刘梦依娇嗔道。
刘伟名转念中就明白了刘梦依的想法,也明白了郑家人的想法,这是一个变相的双双嫁给自己的仪式,至少在郑小柔的心目中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嫁给了自己。
也真是亏她们想得出来!
没听到刘伟名说话,刘梦依道:“到时小柔也穿婚纱的!”
“会不会影响到什么?”
“没事,谁也不会想那么多,就算想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刘梦依竟然那么大方!
刘伟名感叹了一声自己的好运,也就没有再多言。
“对了,伟名,还有一件事情,你还记得上次小姑到你们那里去的时候见到的那个简慧心吗?”
“当然记得了,不就是那个省发改委的副主任吗?应该是刘家一系的人吧?”
刘梦依就说道:“慧心姐的能力很强的,一直压在那个位子上没有发展,小姑说了?如果你有可能的话,帮她一把好了。”
一个小小县长去帮一个省发改委的副主任!
刘伟名都有些好笑。
不过,刘伟名也知道刘家现在的情况,凭借着刘家的力量,对简慧心肯定是没有任何助力的,随着省委的一些变化,到也不是不可以帮到这个简慧心?关键的一点是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态度,如果她并没有那种归入自己一方的想法,那就根本没必要帮她。
刘伟名现在也知道刘家分家了,刘系的力量只能是有选择的帮助,他并没有做好事的想法。
刘梦依也是聪明,就知道了刘伟名的想法?说道:“慧心姐是当初我到宁海时认识的?后来是我介绍给小姑的。”
这么一句话说出来,刘伟名就明白,这个女人更多的只能算是刘雨露的人。
不过,想到刘雨露也并没有对她有太多的帮助时,刘伟名有些兴趣了?也许可以跟她谈一下了。
“梦依,你可以跟她说一下现在的情况,我是肯定能够帮得上忙的。”
刘伟名就这么说了一句。
刘梦依笑道:“你放心,我会跟她说清楚的,如果不行的话就算了。”
打完了电话,刘伟名盘算着这件事情?如果这个简慧心可用,就算是无法升为发改委的主任,也是完全可以通过运作,放到下面去任一二把手,到也是一员大将。
又想到了郑小柔与刘梦依的那种结婚的操作方式,刘伟名就有些发呆。
叹了一声,刘伟名发现许多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
正在想着事情,又一个电话打来。
一看电话,竟然是高震山打来的电话。
看到是高震山打来的电话,刘伟名就是一愣,好长时间没有通过话了。
想到高震山对自己的情况?刘伟名还是有些念旧,这高震山认真说起来对自己也算是不错的了。
“高书记?你好。”
刘伟名还是表现出了尊敬。
“伟名,别见外了,你叫我老高就行了!”
这话!
刘伟名有些无语了,高震山当初是多么强势的一个人,现在竟然叫自己称呼他为老高,这真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刘伟名还真是有些不太好称呼对方“老高”。
正在刘伟名犹豫时,高震山哈哈大笑道:“我比你年长几岁,就这样了,你叫我‘老高,,我叫你‘伟名,,这样亲热一些。”
这时的高震山其实是心中急切着的,他再也不会把刘伟名看成是一个小人物了,想想当初自己的秘书常明光同眨眼中就已是副县长了,自己呢,换了几个窝子了,仍然是一个副局长,在单位上还是那种不待见的副局长,再不想办法的话,搞不好常明光都要爬到自己的上面去了。
手中拿着电话,就看向了坐在对面的市委办副主任莫。
莫朝着高震山点了点头。
两人没事时就聊着刘伟名的发展,看到刘伟名后台的强大,两人都知道,如果不把姿态放低一些交好刘伟名,搞不好就真的中止仕途了。
两人都是很有进取心的人。
高震山又说道:“我跟老莫在一起,他常跟我说起你,怎么样,抽空我们一起坐坐?”
刘伟名听到高震山是与莫在一起的,心中就是一动,这两个人现在的情况到是混得不太好,假如自己能够把两人拉过来的话,到也是一大助力,两个人的资历都在那里,完全可以放在一些关键的位子上。
“老高,我现在在省城,我还真是有些事情想与你们两个说一下,暂时无法回到市里。”
刘伟名这句话就有意了,首先就是用‘老高,这个称呼试高震山一下,看他是否能接受,其次,说自己在省里无法回去,就是想看看高震山的态度。
莫这时也在凑着头听电话,听到这里,看到高震山迟疑时,莫急忙做着手势,示意高震山答应。
看到莫的手势,高震山才是一惊,忙笑道:“伟名,这样好了,我与老莫正要到省城一趟,你说一个地点,我们立即就赶过来。”
刘伟名就高兴道:“行,我在省城等着你们。”
打完了电话,高震山看向了莫时,莫叹道:“老高,不是我说你,你的姿态放得还是不够低啊,别把你县委书记的位子看得多么的了不起,你看看人家刘伟名,现在也快是书记了,相信他的发展还会很快!”
高震山叹道:“有后台当然顺利!”
莫摇头道:“老高,我们得反思了,当初谁没有点后台,最终大家停滞不前的原因是什么呢?这世间的事情有因必有果的,既然败了,就得有承认失败的勇气,只要认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继续再战,终会成功!你看看刘伟名,刚才的话里面就有着一种暗示,如果你当时没有答应他到省城,我看就必将失去一个大的机会!”
高震山一愣道:“不会吧,他也就是想跟我们聊聊天而已。”
莫笑道:“你是看到省城的变化的,现在省城那么复杂,他竟然敢往那复杂的地方凑过去,没有几分本事,谁也不敢往那地方凑的,他既然说了这话,就是想试一下我们的态度,是到了我们站队的时候了!”
“你说我们听刘伟名的?”高震山有些吃惊地看向莫,他的心中还是想着刘伟名当初在自己手下的事情。
“老高啊,把你的那骄傲的心收起来吧,人就得面对现实,只有跟着强者,你也才能成为强者,在这事上,刘伟名就是强者!”
高震山的表情变幻了一阵,这才说道:“老莫,其实你说的这些话我都明白,只是一下子有些无法接受而已。”
莫笑道:“我们的官场当中,往往就有些人因为脸面的问题而越来越落伍了,长江后浪推前浪的,在官场上混,就得适应这样的环境,我记得有一个熟人,他曾经是老师,教了好多年的书,后来机缘巧合下从政了,开始时也是一个科长,可是,他并不灵变,就发展停滞了下来,随后,他的一个学生成了他的领导,又有一个学生成了他的领导,学生们越来越多的爬上去了,当时学生们都想拉他一把,可是,他就是那脸面拉不下来,一来二去的,学生们不断上升,再也没有人管他了,就这样,他最终是科级的位置上退下的,你如果今天不适应,明天你的结局也必将是这样的情况!”
高震山听了这话,朝着莫点了一下头道:“看来我们得进行改变,其实呢,伟名这人是念旧的人物,只要我们找到了他,他肯定是会帮我们的。”
莫严肃道:“老高,我的话我还得说,你得认真想一下了,你是想请他帮这一次,然后就完事了呢,还是要跟着他不断进步呢?”
高震山道:“当然是跟着他沾光了!”
莫道:“这完全是两回事情,如果只是帮一次忙,他也肯定会帮,不过,那就是一种旧情的给予,并不长久,如果你想要长久,那就完全的投到刘系的阵营中去,真正融入到他的核心,我相信,只要成了他核心的人物,发展的前景必将非常的远大,我反正是下了决心跟定了他发展了!”
“老莫,他才县长,你可是市委副秘书长啊!”
撇了撇嘴,莫道:“你真认为我这官很大?”
高震山这才下了决心道:“行,我们就一起搏一把去。”
两人站起身来向外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