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目光在刘伟名的身上看着,简慧心充满了太多的好奇,无论是刘雨露还是刘梦依都一再对自己说了刘伟名的情况,她当然也一直在关注着刘家的这个女婿。
省里的情况让简慧心有着极度的不安,以前在刘家的帮助下升到了发改委副主任的位子上,本来以为还能不断进步,可是,刘家自从老爷子去了之后就一落千丈,搞得她在发改委的位子出现了危机,再不想办法,她知道自己的这个位子必将难以坐稳。
省里的局面越发不稳了,动荡得非常厉害,简慧心越来越看不透局面的发展,她也知道自己就是刘系的一员,虽然是编外的情况,并不能够得到多少刘家的资源,但是,根本就没有更好的大树可靠,到了现在这个位置上,也不是想靠向什么大树就行的,只能是一条道走到底了。
上次到了京城一趟,也到了刘家去看了看,从了解到的情况才知道,刘家竟然已经分裂了,以刘栋宇为首的一批人掌握着的是刘家的核心资源,而以刘栋流为首的一些人却在边缘化,手中的资源已经很
简慧心最忧心的还是自己已经更加边缘化了。
看到这刘家的情况,简慧心的心中是着急的,对于自己的发展前景就非常的担忧。
与刘雨露交谈了一次时,刘雨露表现得也是没有了多大的力量的样子,刘雨露更是表示出了脱离出刘家两大力量的意思。
怎么办?
刘雨露手中的资源毕竟有限,刘家到底是怎么了,好好的一股力量不用,反而分开了,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呢?
认真说起来,简慧心是通过刘梦依认识了刘家人的算起来她也应该是刘梦依一方的人。
与刘梦依的关系到是相处得非常的不错,可是,简慧心却对刘梦依这一方的但心非常大。
靠着刘梦依这方的力量能行吗?
了解了一下刘栋流的力量时简慧心的心中凉凉的,刘栋流现在的资源太少了,可以说边缘化的人都归入到了刘栋流这一方了,他这股力量根本就对自己没有任何的帮助。
京里的一行并没有取得任何的收获。
简慧心回到宁海后,看到宁海眼花缭乱的变化时,她都有些头晕这宁海到底是怎么了!
杨轩要调走了!
谢逸陷入到了复杂的事情中!
苍松市的市委书记出了问题!
一件件的事情在快速发生简慧心以前通过刘家的关系是与田系和孟系挂了钩的,随着田系与孟系的矛盾出现,随着杨轩就将离开,这让简慧心那早已不稳的位子更加不稳了。
想起前天打了一个电话给刘雨露询问下一步该怎么做时,刘雨露竟然说了一个让简慧心吃惊的事情那就是刘家刘栋流一系的核心是女婿刘伟名,让她找刘伟名去。
刘伟名!
简慧心当然知道刘伟名的一些情况,可是,刘伟名现在成了刘栋流这股力量的核心的事情还是让他吃惊不小,刘栋流都不掌大旗了,换成了一个小小的县长!
听到电话中刘雨露那意味深长的话简慧心又感到刘雨露绝对不会随便说说这样的话。
想不明白,又看不明白之下,昨天简慧心就专门打了一个电话给刘梦依,目的就是想进一步的询问刘伟名的情况。
不问不知道,这一问之下,简慧心真是吓了一跳。
简慧心万万没的想到宁海的许多事情都有着刘伟名的身影,更有不少的事情上刘伟名都是关键。
刘梦依毕竟是把简慧心看成是自己人的也向她透露了一些刘伟名的背后力量。
了解到了刘伟名的力量后,简慧心认真一计算,宁海的迷雾竟然清晰展现在了她的眼前,刘伟名果然是能够帮到自己的人!
有了这种种的了解,简慧心发现自己划入到了刘伟名这股刘家力量中并不是一件坏事。
今天一早就打了电话给刘伟名希望的是约着刘伟名见一个面。
刘伟名何尝不明白简慧心今天的用意,不外就是想近距离的了解一下自己的情况。
对于简慧心的想法刘伟名并不反感,毕竟一个省发改委的副主任与自己之间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的,她有这样的想法也很正常。
这是一家茶室,环境到是不错,耳中还能听到茶室里面一个女孩子弹奏的古琴声。
悠扬的琴声弥漫在茶室里。
“梦依跟我说起过简主任的情况,她说简主任是一个能力非常强的大姐!”
刘伟名微笑着说道。
简慧心也微笑道:“早就知道你是梦依的丈夫,上次一见到现在也有一阵了,没几天办喜事了吧,到时我可是要参加的。”
刘伟名高兴道:“欢迎简主任参加我们的婚礼,这次我们是想尽可能的简朴一些的,请的人并不多,都是一些比较亲近的人,你是梦依的大姐姐,她可是第一个想到你的!”
简慧心就微笑道:“刘家的人里面,我跟梦依比较亲近,梦依为人很好。”
两人聊了一些家常之类的事情,并没有涉及到官场上的事情。
刘伟名观察了一下,感觉这个简慧心的确是一个老练的人。
“这刘伟名很沉稳,并不浮燥!”这是简慧心对刘伟名的认识。
这时的简慧心才算是下了决心,不管刘家的这支力量由谁掌控,自己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选择了,再说了,毕竟自己是通过刘梦依才与刘家挂上钩的,无论如何也只能跟着这股力量走了。
“伟名,我就按照梦依对你的称呼来称呼你吧,往后大姐可是要请你多关照的哟!”
简慧心采用了一种女人特有的方式表达出了靠向刘伟名的意思,语气中多少还带有着一些撒娇似的味道。
刘伟名微微一笑,知道简慧心表明态度是一回事,关键的还得看自己下一步对她的支持力度的事情,如果表现出了自己力量的强大,这个女人才会变成自己铁杆人物。
谁叫自己现在的地位很低呢?只能暂时借刘家的力量了!
“简姐客气了,往后我还得请简姐多多关照的!”
刚说到这里,刘伟名的手机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时,刘伟名发现竟然是杨升海打来的电话。
自从在郑家认识后,杨升海还是第一次主动打来电话。
神情一凝,刘伟名道:“杨叔好!”
刘伟名与杨升海讲了几句话时,看了一眼简慧心,刘伟名对着手机道:“杨叔,我正与发改委的简副主任喝茶。”
简慧心心中就在想,刘伟名到底跟哪一个杨叔在打电话呢?
很快电话打完了,刘伟名看向简慧心道:“简姐,刚才是杨省长打来的电话,我告诉他,你正与我一起喝茶,他说可以叫着你一起过去一趟。”
简慧心听到这话就是一惊,刘伟名竟然是与杨升海通电话!
杨升海竟然主动打了电话给刘伟名!
简慧心多少还是知道一些郑家与刘家的不愉快事情,虽然知道杨升海是郑系的人,却也知道自己很难借到郑家的力量。
这真是让简慧心感到不可思议,这事竟然真的发生了,想到刘梦依暗示说的京城郑书记对刘伟名也欣赏的事情时,简慧心的心中竟然有了一些激动,如果真是这样,刘伟名就一定能够帮到自己了!
看到简慧心发亮的双眼时,刘伟名竟然从她的身上看到了温芳的眼神,她们这些女人都是政治动物,只要看到了权势,都充满了一种渴望!
看到简慧心的这个样子,刘伟名就知道,这个简慧心下一步必将成为自己掌控的一个力量,只要把她放在合适的位子上,她就能够发展起来。
先试着帮她一下,观察一下,也当是考验一下,如果她真的下了决心靠在自己这一方,到也可以一用!
“伟名,我们现在就过去吗?”
简慧心的话说得刘伟名暗暗点头,这句问话就很有水平了,如果是一般的人,可能就会说:“快走吧,别让杨省长久等。”
简慧心却用询问的语气说话,就是表明了以自己的意见为主的意思
很聪明的一个女人!
细节决定了成败,假如简慧心这个时候就急着去见杨升海的话,刘伟名肯定将会立即否决使用这个女人,现在听到她这样询问,刘伟名看向简慧心时,看到的是简慧心不急不燥的样子。
真是不错!
刘伟名再次肯定了这个女人。
为了再试一下简慧心,刘伟名道:“杨省长如果不出意外,很快就将是书记,我会把你推荐给他的。”
“伟名,你安排就行了,我听你的!”
这次简慧心答得就干脆了,完全表明了对刘伟名的安排的服从之意。
刘伟名并没有再说什么,心中就在想,这算是自己对刘系人员的第一个安置好了,她能够走多远,就看她下一步的态度!
想到刘家的力量需要自己来整合时,刘伟名发现鉴别出一个人才是很难的事情,所用的人是否忠诚,这就更难。
不知怎么的,刘伟名又想到了林伯诚,对孙祥军还是存有着几分的佩服,能够得到林伯诚这样的人,孙祥军也算是很有能耐的人物了!
出来坐进了简慧心的车子,刘伟名道:“杨省长家你知道住哪里吗?”
“到杨省长家去?”简慧心有些吃惊了。
“是啊,他说去他们家吃一顿便饭,呵,我只知道是在省委一号院,不知道住什么地方,如果你认识路,就麻烦你直接开车过去了。”
简慧心的心中真的是震惊了,刘梦依只是暗示郑成忠欣赏刘伟名,却也没有说欣赏成什么样子,现在看起来,郑成忠对刘伟名是非常的重视了!
想到杨升海是郑系非常重要的一个人物,这次又将升任书记时,简慧心就在想,这个刘伟名难道仅只是刘家的女婿那么简单,他不会是某个大佬的私生子吧!
心中是有着疑问,却也并没有影响到她开车的事情,车子启动后就朝着省委一号院驶去。
作为省发改委的一名副主任,虽然靠后一些,资历也浅,但是,对于省内的情况简慧心却是非常的清楚,多次想进入这些大佬的家里都没有机会,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会随着刘伟名去到杨省长的家里。
偷偷看了一眼坐在那里闭目养神的刘伟名,这还是简慧心第一次近距离看清楚刘伟名的相貌,很帅气,很有朝气,更是很沉稳的一个年轻
简慧心多少就有些感慨,难怪刘家的掌舵人换成了他,果然是有几分道行的人物!
一走神,突然发现前方窜出一个人来,车子一个急刹时,那车子仿佛就把人撞倒了。
简慧心毕竟是一个女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后?心中一阵慌乱,坐在驾驶室里竟然不知道该做什么,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自己撞到人了。
这时的简慧心有一种全身发冷的感觉。
刘伟名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是一个路口,行人的过往到是频繁。
发现了事情时,刘伟名快速打开车门就跳下车子。
跑到车前时,看到一个老太太正躺在地上。
“撞伤没有?”刘伟名就问道。
老人这时坐在了地上,向着刘伟名摆了摆手道:“我没事,没事。”
一个菜蓝子早已摔到了一边。
“去医院看看!”刘伟名过去扶那老人。
在刘伟名的挽扶下,那老人也就站了起来。
刘伟名注意到老人的腿上有一些擦伤?说道:“还请你老去医院看看?这样我们也安心一些。”
老人还要紧持时,刘伟名道:“你老就了,这事是我们的错,只有让你到医院看看,我们才心安啊!”
市民们围了许多人看?听到刘伟名的话,不少人在心中暗赞这刘伟名的厚道。
有一个女孩子担心这个帅哥会被老人家的子女缠上,就说道:“人家都说没事了,你扔上百十元钱走路就行了嘛!”
刘伟名并没有去管那些人的说法,把老人扶着坐进了车子,然后又去把地上的菜蓝子捡起?更是把地上的菜都捡起装了进去。
这时刘伟名才看到简慧心坐在车上仍然有些不安。
微微一笑,刘伟名道:“没多大的事情,我们先到医院去看看。”
简慧心这才发现自己刚才是真的吓慌了,有些难为情道:“我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情!”
老人坐在车内道:“没事的,你们两口子忙你们的去,我能走的。”
两口子?
刘伟名就看了一眼简慧心。
简慧心的脸上顿时就是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