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简慧心也就三十来岁的年龄,保养得又非常好?看上去还真是别有一番少妇的风情,也难怪老人认为他们是两口子。(品#书……网)
“快开车吧!”刘伟名知道没必要跟一个陌生人解释,对着简慧心就说了一句。
简慧心却是说道:“我们是路过办事的。”她是想解释与刘伟名并非两口子。
老人微笑道:“你们开车也得注意一下,这里人来人往的,别顾着说话就不注意开车!”
“你老说得是!”刘伟名忙说道。
简慧心只好启动了车子。
到了医院?刘伟名是忙上忙下的去帮着老人挂号排队的。
“伟名,杨省长等着的。”看到刘伟名差不多是忘了杨升海请去吃饭的事情时?简慧心担心地说了一句。
刘伟名道:“我打一个电话过去说明一下情况好了。”
简慧心就心想,这个刘伟名真是怪人啊,别人如果知道省长召见,就算是天大的事情都会放下,再说了,这个老人并没有大事,刘伟名放着省长不见,跑来做这样的小事,真是难懂得很了!
“伟名,要不这样吧,我留下照看老人,你赶过去好了。”
迟疑了一下,刘伟名还是说道:“没事的。”
大家这时都等着排除检查,老人道:“我真的没事!”
旁边也有不少的人排除等着,一个老太太看了看刘伟名和简慧心,羡慕着对老太太道:“你老真是福气,儿子媳妇一起陪你来检查,哪象我们家的那些孩子啊!”说着就很是难过的样子。
旁边一个老人道:“你家的孩子是政府大干部,事情多嘛,有得必有失的!”
说话间,只见一个长得精壮的中年人匆匆走来,手中还拿着手机在打着电话。
“妈,你没事吧?”
说话间,这中年人一把就抓向了刘伟名。
看到对方伸手抓来,刘伟名一闪身让过了这抓向自己的手,
这时又有一个中年女人跑过来,大声道:“妈,你伤着了没有?谁把你撞伤的?”
“我没事的,没事的。”老太太忙解释着。
刘伟名忙歉意道:“不好意思,是我们的车子不小心撞伤了老太太,只要检查出有什么问题,我们一定会承担责任的。”
“我妈如果出了事情,我跟你们没完,无论到什么地方,我朱凌松都奉陪!”
那中年人明显有几分权势,拿着手机就拨打起了电话。
“老常吗?我妈被撞伤了,你熟悉医院这块,让好的医生认真给我检查一下!”
“老吴吗?有两口子开车撞伤了我妈,你交警那块熟悉,当时没有什么证据,看看监控有什么记录,一定要给我拿到!”
“老姜,会我就不开了,我现在忙着,我老妈被撞,他想怎么整随他去,老子算是看明白了,他就是铁了心要动我!”
这中年人不断拨打着电话。
刘伟名看了看这中年人,微微就皱了一下眉头,一件事情竟然被他搞成这样!
不过,刘伟名并不在意对方打这些电话,毕竟有错在自己这方。
想到要跟杨升海解释一下这事,刘伟名就朝着旁边走去,想找一个地方打一个电话。
看到刘伟名要走,那中年人不干了,大声道:“小子,你别跑,今天你不把这事解决了,你哪里也跑不了!”
简慧心不高兴道:“他没有跑,就是去打一个电话,我还在这里嘛!”
“你们两口子给我听好了,今天我妈如果有事情,你们谁也跑不了!你也不打听一下,我朱凌松是什么样的人!”
看到这情况,刘伟名只好就在那里掏出了手机拨打了杨升海的电话。
“杨叔,不好意思,开车子撞伤了一位老太太,我们正送他在医院里面检查着的,可能要迟些才能过来。”
刘伟名多少有些郁闷,今天这日子不是黄道吉日啊,做事真是不顺利。
杨升海接到电话却是吃惊了,忙问道:“人没有事情吧?”
“看上去没太大的事情,只是擦伤了一些,正要进行检查!”
“你们在哪家医院?”
刘伟名就说了医院的名字。
“你别慌,我安排人来你们一下。”杨升海多少有些着急,上次在京城时他看得出来,郑小柔与这个刘伟名应该并不是一般的关系,他也不太好猜测这事,但是,有一点是知道的,刘伟名在宁海的地界上如果出了事情自己不伸手的话,可能真就会引起郑小柔,甚至是郑成忠的不喜,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大事。
杨升海就拨通了卫生厅长的电话。
杨升海在那里打着电话,这个中年人看向刘伟名道:“事情没有解决前,你们两口子就给我等在这里,哪也不许去!”
老太太忙说道:“凌松,别为难人家,他们还有事情就让他们去办吧,你不知道的,我都说了没事的,他们硬要带我来检查,人家是好心,你那脾气得改改,别听风就是雨的,忙你工作上的事情去吧!”
“妈,我是担心你嘛!有个内伤什么的,那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老太太微笑着对简慧心道:“同志,我真的没事,你们放心吧,我看你们两口子也是一个好心肠的人,你丈夫这人不错,做事有始有终的,别管我家这小子,他就是听风就是雨的性格,最近在单位上受了些气,毛燥了一些。
简慧心一再听到大家误会自己与刘伟名是夫妇的关系,脸上早已布满红霞,很是尴尬地看向刘伟名,她知道现在自己就算是怎么样解释也没用。
刘伟名看向朱凌松道:“大哥在什么地方工作?”
老太太笑道:“他啊,在市工商局工作。”
刘伟名对这老太太很有好感,心中就在想,老太太人不错,有机会时到也要帮他们家一把。
正在说着话,就见不少身着白大褂的人快速向着这里走来。
“哪位是刘伟名?”
走到了近前,一个女医生大声问道。
刘伟名一愣,心想这里怎么有人知道自己呢?
忙说道:“我叫刘伟名!”
听到刘伟名答话,为首的一个看上去领导一样的医生早已脸上堆满了笑容,急忙上前一步,双手就紧紧握住刘伟名的手道:“是刘伟名同志吧,我叫曾林灿,这个医院是我负责,卢局长说你到了这里,真是怠慢了!”
卢局长?
刘伟名满头雾水,自己仿佛并不知道一个叫卢局长的人吧。
刘伟名就看了一眼简慧心,简慧心摇了摇头,她也搞不明白状况。
那院长这时看到刘伟名的手上还拿着一些单子时,把脸一沉,对着身后的那个女医生道:“刘领导多忙的一个人,怎么能让他在这里排除呢?特事特办嘛!”
那女人是办公室主任,虽然不知道院长那么急着跑来干什么,却也知道这个年轻人了不得,忙笑着对刘伟名道:“领导,请随我来,先帮你们的检查了。”
看了一眼还有不少人在自己的前面,刘伟名忙道:“先来后到,一定要遵守的,我不忙,很快就到了。”
“你叫刘伟名?”那朱凌松吃惊地对着刘伟名问道。
看到朱凌松的样子,刘伟名微笑道:“是啊,我叫刘伟名,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们担心了,很快就能够排到我们了,再等一下吧!”
这时的朱凌松就有些急促了,那双大手不停在自己的衣服上擦着,都有些不知道手应该往什么地方放了。
“刘……刘……县长……你看这事搞得,没多大点事情嘛!”
看到朱凌松的样子,刘伟名估计自己的名声有些大了,连他这样的人都知道了。
看了一眼老太太,刘伟名道:“不管事情大不大,还是要检查一下才放心的,人老了谁也不知道情况是怎么样,别留有内伤。”
双手擦着,朱凌松有些冒汗地对他的母亲道:“妈,如果没事,就别检查了吧?”
老太太早就不想检查,现在看到儿子这个样子也感觉对面的这个年轻人有些来头再看到医院的这些人站在那里尴尬的样子,忙对刘伟名道:“刘同志,我没事的,别麻烦了!”
刘伟名扶着老太太坐下,说道:“不管有没有事毕竟撞伤了,还是应该检查一下的,这样大家都放心一些嘛!”
老太太也有些不安起来。
那曾林灿这时道:“要不,你们到办公室去喝杯茶,到了时他们会来喊的。”
“曾院长,你忙你的去没事的,就在这里等一下。”
正在这时,只见几个看上去是领导模样的人匆匆走了进来。
一看到那几个人时,曾林灿一阵小跑就跑过去,对着其中一人道:“卢局长,你来了?”
“老曾,情况怎么样了?”
曾林灿就苦着脸道:“我请他们先检查他非要排队,我也没办法!”
瞪了曾林灿一眼,那卢局长对着为首的一个高大的中年人道:“桂厅长,你看这事!”
那桂厅长的目光在人群中扫视了一下,就看到了简慧心。
看到简慧心在这里桂厅长一愣,心中暗想自己是不是来得不对呢?
在桂厅长的心目中,也像那老太太他们一样,把简慧心与刘伟名看成了有关系的一对。
本来要迈出的脚步就有些迟疑起来,桂厅长心中在想,两人难道坐在车上有什么事情,正好就撞了人呢,自己现在跑来了撞上了他们的事情,别让他们记恨了才真是有事了!
不过,到了这里,桂厅长又不可能不上前,脸上快速变幻了一下就再次大步走出。
“简主任,你也在这里啊!”
桂厅长就握住了简慧心的手。
在握着简慧心时,桂厅长的目光却是看向了刘伟名。
简慧心今天感觉非常有郁闷,本来多好的一个面见省长的机会就这样毁了,想想这事就感到痛心,听到桂厅长询问时,简慧心苦笑道:“桂厅长,今天这事真是不凑巧得很!杨省长等着我们两个去向他汇报工作,结果却在这路上撞了人!”
桂厅长就是接到杨升海的电话赶来的,听到这简慧心一说,这才发现自己可能想错了,心中却也是震惊,早就知道宁海出了一个牛人叫刘伟名,一直都没有交往,今天突然接到了杨升海的电话时,他多少有些奇怪,更奇怪的还是杨升海竟然是叫自己过问一下这个刘伟名的车子撞了人的事情。
杨升海竟然是亲自过问刘伟名的事情!
这让桂厅长对于刘伟名就有着太多的猜想了,这小子难道与杨省长也有了很深的关系了?简慧心握了手,桂厅长这才紧握住刘伟名的手道:“伟名同志,我叫桂东明,你叫我老桂就好了,我接到省长的电话就赶过来了,没事吧?”
搞了半天是杨升海搞出来的事情,刘伟名腹诽不已,你一个省长没事管那么宽干什么,你杨升海到好,一个电话的事情,下面却要因为这个电话跑断了腿啊!
当然了,刘伟名也知道杨升海是好意,关心着自己,并没有去想下面的事情,只好对着桂东明道:“桂厅长,感谢你的关心,没太大的事情,等一会就行了。”
看了一眼排着队的人们,桂东明眉头一皱道:“你们医院的办事效率很成问题嘛,怎么搞的,那么慢!”
曾林灿心中发苦,这里怎么出了这样的一个牛人啊!
曾林灿还真是不敢反驳,只好说道:“桂厅长批评的对,我们一定要改进服务质量。”
朱凌松这时想得就有些多了,看到一个厅长都亲自跑来了,再想到自己听到过的有关刘伟名的种种事迹,心中一片冰凉?自己还想找人与刘伟名叫板,这次可是倒霉了,处理得不好的话,自己可就真的要成为人人喊打的对象了!
想到单位上领导现在正在要收拾自己时,朱凌松就更急了。
看到儿子头上冒汗,那老太太就看向了刘伟名道:“同志,我真的没事?我们家这小子就是这样,说话不知天高地厚的,你可不能跟他计较!”
对这老太太,刘伟名还是有着很大的好感,这老人并不是那种编人骗财的人,一直都表示着自己没事?看到她有些为儿子担心?刘伟名微笑道:“如果我的父母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我也会担心的,朱大哥赤子之心,我就喜欢他这性格。”
朱凌松本为担心表情在听了这话后一下子放松了下来,那双大手更加用力擦着自己的衣服?迟疑道:“县长,我就是关心,一急就乱了心神了,你要原谅我啊!”
刘伟名微笑着在朱凌松的肩膀上一拍道:“我能理解的,往后在省城里面还要麻烦朱大哥的,你可是很有人脉的人啊!”
朱凌松就脸上胀得彤红道:“打脸了?打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