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桂东明也很会做人,并没有催这事,站在那里陪着刘伟名和简慧心聊着。
这家医院是就近到来,并不是省里的重点医院,显得还是很简陋,医院的规模也不算大。
那医院的女主任进了里面一趟,又调了好几个医生到来?检查的进度明显加快,很快就轮到老太太了。
这次医院就显得很重视了,认真进行着检查。
很快就有了结果出来。
曾林灿跑到大家面前道:“老太太经过了检查,没有事情的,只是擦伤了一点?已经处理好了。”
刘伟名接过来看了看,又向医生进行了询问后才松了一口气?微笑着对老太太道:“老人家,真是抱歉了,你们都是我们的不对,你留一个地址,过两天我们再上门向你道歉。”
老太太微笑道:“我早就说了没事的,你这同志不错,做事很细心!”
刘伟名递了一张名片给老太太道:“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事情还请你打我的电话。”
老太太接过了刘伟名的名片装起来,笑道:“我们家这小子如果能够跟你学一下做人就好了,你虽然年轻,做事却是很老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多教教我们家这小子好了。”
刘伟名点头道:“朱大哥对你很关心,看得出来,他也很孝顺的!”
转身看向朱凌松道:“朱大哥,往后有事情的话就找我的电话吧。”
刘伟名更是认真询问了朱凌松家的住处,又拿出了一个小本子记了下来。
朱凌松听着母亲与刘伟名的说话,眼睛一亮,如果通过这件事情与刘伟名挂了钩,也许自己的问题就解决了,忙说道:“都是我不好,下次我一定登门向你道歉。”
说话间,就见一个人匆匆进来,在远处就对着朱凌松道:“老朱,监控的录像我搞到了,你放心,责任在那开车的。”
听到这话,朱凌松的脸色一变,冲过去就拦住了那进来的人。
刘伟名看到朱凌松这样子,当然知道他的想法,不过,想到了老太太的情况,刘伟名还是决定要帮她的儿子一下,好人就得有好报!这也是刘伟名一直奉行的做事准则。
“伟名同志,找一个地方我们喝一杯去?”桂东明好不容易才与刘伟名沾上了关系,就想把这关系建立起来,就趁机说道。
刘伟名刚要说话时,就见外面一阵忙乱,就听到有人在那里哭泣。
几个人都疑惑看了过去。
看着外面快速抬进了一个人来,大家就有些奇怪地看着。
“院长,是一个女同志,被人骗钱后想不开服了药。”一名医生到了曾林灿身旁说道。
桂东明微皱眉头,还是快速走了过去了解情况。
看到桂东明这做派,刘伟名暗自点头,这个桂东明还是一个做实事
很快,那女人推进了急救室。
刘伟名过去看了看,只见桂东明正在指挥着抢救。
刘伟名也看到了这里一家子人的情况,一个少女哭得非常的伤心,一边哭着一边大声道:“妈,我不读艺校了还不行吗?”
“怎么回事?”简慧心向着一个妇女问道。
那人估计也是这家人的姐妹,也是流泪道:“他们家从小对小丽就抱有着希望,希望她能够在艺术方面有发展,这次京城电影学院召生,小丽文化分不够,不知是她妈听了谁说的能够用钱买入学的资格,就托了关系找到了省教育厅的一个叫柏付国的人,把他们家积下的十万元钱送了出去,结果出来时,小丽还是没能读上大学,他妈去找那人,结果那人不退钱,只是说今天情况特殊,明年一定帮办,小丽她妈一时想不开,就服了药!”
朱凌松在一旁大声道:“,拿了钱不办事,揍他!”
刘伟名就看了一眼桂东明,心中在想,这件事情应该就是自己曾经听说过的一些教育方面的了,教育上有许多自己无法明白的存在!
一些病人家属也听到了情况,当时就有一个中年人道:“唉,现在做什么事情都得用钱讲话,有了钱,关系不到还是无法办成,都什么事啊!”
“那个柏付国是什么人啊?介绍一个人就能拿十万,这么轻松!”
那女人就说道:“小丽她妈也是一个小心的人,她是了解过的柏付国的姐姐叫柏小羽,听说是省教育厅的一个副厅长的老婆,有这样的关系,小丽她妈当然相信了。”
刘伟名对于这个人并不清楚,就看向了简慧心,毕竟省城自己不是太了解。
看到刘伟名望过来的目光,简慧心道:“柏小羽到是认识在水利厅工作,她丈夫叫陈大祥,到也是教育厅的副厅长。”
陈大祥?
刘伟名的目光一凝。
竟然又与陈大祥沾上了!
桂东明道:“同志,没有证实的事情最好别乱传。”
“怎么没有证实,那柏付国收了许多人的钱的,这次听说是收的钱太多到也有一些办成了只是小丽他们家送的少了一些,才推到下次的,要是送多些,这次就应该能上学。”
柏付国!
刘伟名思考着这件事情,心中就在想也许这个柏付国就是一个重点,如果能够从他那里引出去,陈大祥是否也会陷入进去呢?
心中在盘算着这件事情,脸上并没有表现出异样的情况。
如果曹心民成了市局的副局长,到是要让他好好的查一下这个柏付国了!
简慧心看了一眼刘伟名道:“伟名,你看这事?”
刘伟名道:“能帮的就帮一下吧!”
“我跟那柏小羽说说他如果有这样的一个弟弟,就太不像话了!”
刘伟名现在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在刘伟名的想法中,如果真是这女人说的情况,搞不好那柏付国收的钱就不是一个少数,这事也许那柏小羽都掺合在了里面简慧心打个招呼虽然有打草惊蛇的情况,但是,刘伟名看到了这家人有惨劲,心中还是有些不忍。
过了一阵,这个服药的人算是被抢救过来了。
看到那女人推了出来时她的女儿扑过去抱着痛哭的情况,刘伟名就下了决心要把这件事情好好的查一下。
忙完了这些事情时又是几个小时过去看看天色已晚,只刘伟名哪也没有去,打了一个电话给杨升海说了情况后,杨升海很是理解,表示今天无法过去,明天也行。
这杨升海的态度太好了!
刘伟名还是有些感慨,一个省长能够做到这样,足以说明了人家是真的看在郑成忠的面子上在做事。
当然了,刘伟名也心知肚明,如果没有郑成忠这关系,杨升海也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姿态的,这就是权势的力量!
桂东明到是有意一起去活动一下,刘伟名借口推辞了,临走前,桂东明紧紧握住刘伟名的手,表示明天一定要一起坐坐,这事刘伟名还真是无法再推,只好表示明天到了杨省长家后只能看情况了。
桂东明很是理解地点头同意。
简慧心开着车子把刘伟名送到了刘伟名住的宾馆后,有些不好意思道:“伟名,你看今天这事,全让我砸了!”
说这话时,简慧心差不多想哭,本来多好的一件事情,没想到搞成了这样!
刘伟名道:“没事,下次约一个时间,我们一起到杨省长家去。”
看着简慧心离去,刘伟名其实并没有太郁闷的心情,到杨升海家也就是聊一下天,应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到是今天在医院里面了解到的柏付国的事情是一件大事。
刘伟名知道,现在韦宏石与刘家不对付,迟早还得有更大的冲突,在这个时候对韦家的事情进行一些打击,也许能够起到一些效果也难说。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搞到一些东西了!
看看时间是晚上十点,刘伟名还是拨通了曹心民的电话。
“刘哥,你好,你好!”
刘伟名还没有讲话时,曹心民就通过电话看出是刘伟名的电话。
“老曹,找个地方喝杯茶?”
这是刘伟名主动要见曹心民,这让曹心民激动得心跳加快。
曹心民这时正在应酬中,是省厅的几个科长跟他一起在k歌。
接到了电话,曹心民就严肃对着几个省厅的人道:“各位领导,局里有些事情我得赶去办,你们尽兴地玩!”
反正还有几个副局长陪着?曹心民到也不担心大家不快。
大家唱得正欢,为首的是一个处长,哈哈笑道:“没事,你别管我们,忙你的去吧。”
从这里出来,曹心民匆匆就往刘伟名的住处赶。
进了刘伟名的房间,看到刘伟名正坐在那里看电视时?曹心民满脸堆笑,冲上前去就紧握住刘伟名的手道:“刘哥,怎么独自一人在这里,晚上我安排一下,一定要让你休息好。”
与曹心民握了握手,刘伟名微笑道:“这里也没什么好茶?我泡一杯给你?我们一边喝茶一边聊!”
曹心民道:“刘哥,你这是打我的脸,到了省城怎么能不安排你的活动呢,没说的,我立即就安排。”
摆了摆手?刘伟名道:“这里很好,有些事情我想跟你交流一下。”
看到刘伟名是真的不想去活动,曹心民这才没有再坚持,坐在那里道:“行,我听刘哥的。”
看到明显比自己大得多的曹心明称呼自己为刘哥,刘伟名从开始时的不自然到现在已是能够接受?也就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多说什么。
“老曹,工作还顺利吧?”
听到问起工作上的事情,曹心民笑道:“还好,现在一切都是顺利的。”
“最近省里的变化很大,苍松市也出了不少的问题!”
“刘哥,这事真是复杂,大家猜测的情况居多?一直没有书记到位,人心不稳啊!”
曹心民其实也在担着心事,虽然差不多靠上了刘伟名,上次也卖力做了一些事情,却是迟迟没有看到动静?今天也想试探一下刘伟名的口风。
“苍松市的市委书记将由高常天同志担任。”
刘伟名就透露了一句。
曹心民到也知道高常天的一些情况,担是?他并不知道高常天的来头,看向刘伟名道:“高书记到位了,估计苍松市的乱局就将有一个改观吧!”
这又是试探。
刘伟名微笑道:“我跟高书记提到了你,老曹,下一步估计要给你加担子!”
这次曹心民是真的激动了,刘伟名口中的加担子可就不一般了,也许自己要升了!
心中激动,曹心民却非常明白,现在对自己仍然是关键时期,上次的事情已经得到了刘伟名的信任,如果把这信任更进一步,那就将成为刘伟名的核心成员,到了那个时候,自己的发展之路才算是完全打开,忙恭敬道:“都是刘哥帮助的结果,刘哥,没有你就没有我曹心民的今天,没说的,只要你一句话,我曹心民是枪林弹雨就会往前冲!”
这态度表得很是让刘伟名满意。
“我也就是跟高书记提了一下,下一步是什么情况还不太清楚的,你有一个心理准备就好。”
“我明白的,刘哥放心!”
说完了这件事情,刘伟名像是闲聊道:“我今天听到了一件事情……“
刘伟名就把那医院中发生的事情向着曹心民讲了一遍。
曹心民真是太精明了,认真听着刘伟名的讲述,头脑里面更是快速把地种种的关系理了一遍,很快就明白了刘伟名的矛头指向。
“刘哥,听说陈大祥的女儿要嫁给京城的一个什么人家,很大的势力的。”
曹心民这话就有两层的意思,第一层就是担心刘伟名不知道这个情况,想提醒一下,第二层意思就是想了解一下在这件事情上刘伟名的态度,如果刘伟名是知道有这关系存在的,还要搞事,那就说明了刘伟名把目标盯上了京城那家。
“这情况我也听说了!”
刘伟名说了这么一句就没有再多言。
曹心民心中已经明白了,刘伟名又要搞事了,这事还得自己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