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在这个时候,曹心民是不可能有任何的退缩的,立即严肃道:“省城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应该进行调查了解,决不能够容忍社会丑恶的东西存在!”
刘伟名点了点头道:“老曹,你很不错,难怪我师傅也夸你!”
看到进门来的刘伟名,田林喜微笑道:“你整的事情有扩大趋势
刘伟名愣了一下道:“怎么了?”
指了指椅子让刘伟名坐下,田林喜道:“许多事情就是没有一个导火线,有人只要去点燃,事情就会向另外一个方向发展!”
刘伟名就明白了,自己搞的谢家的事情还是有了一些进展。 (. . )
“伟名,从这件事情上可以说明一些问题的,无论做什么样的事情都是人在做天在看,绝对不要认为别人查不出来。”
这是田林喜在点拨着自己了!
田林喜说到这里,看向刘伟名道:“你要知道,你现在之所以能够走得那么顺,最重要的一点是你的工作是出色的!”
刘伟名多少就有些头上冒汗,知道田林喜说的是自己在女色上的事情。
“师傅……”
刘伟名想解释一下时,田林喜摆了一下手道:“你明白就好?该主意的地方还得注意,总体上你还是做得不错,也没有别人抓把柄的地方。”
刘伟名苦笑一声,田林喜是对自己的情况完全清楚的,其他的人只是猜测而已,当然了,田林喜提醒自己的意思就是长走夜路总得碰鬼的意思。
现在自己是与刘梦依、郑小柔、温芳和方怡梅有了超出男女之情的那种关系,刘梦依是自己的示婚妻,到也没什么可以说的,郑小柔那里有着郑成忠等人的保护,也不会有问题,关键的就是温芳和方怡梅这里了,现在自己没有结婚,对手们就算抓到了把柄也没有可以推倒自己的可能,毕竟都是未婚,但是,结了婚后就有些不同了自己现在太弱了,上面的人搞一些事情的话,可能就会出事。
田林喜又说道:“温芳那里的情况不好,这个是可以解决的,让她在下面磨炼一下,对她的发展是有好处的,我已经跟他们说过了很快就会对他们那个地方的班子进行调整。”
刘伟名道:“她也说了,想多在下面锻炼一下,她的能力不错
微微点了一下头,田林喜道:“方怡梅在省里也一段时间了,省里面还是太复杂,她最好也下去锻炼一下好了我看这样也像温芳一样,去下面任一个常委副县长好了。”
刘伟名知道这是田林喜要保护自己的意思,虽然自己也想动一下方怡梅,却也没有想到田林喜直接就把方怡梅放到了下面。
“这样吧,你去征求一下她的意见好了如果同意,我就操作了。”
以宁海现在的情况,安排下去一个副县长并不是一件难事。
“我听师傅的。
”刘伟名知道田林喜是真心在关心着自己。
点燃了一支烟抽上,田林喜道:“本来京里基本上的定局正在发生着变化,林舒雅的公司已经被盯上了,还搞出了许多的东西!”说这话时田林喜就很有深意地看向了刘伟名。
刘伟名心中一乐,刚才的郁闷心情终于有了改变,只要是谢家有了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就是一件好事。
“会向什么方向展呢?”刘伟名很关心这件事情。
田林喜道:“进入政治局的就那么几个人,只要是有机会,大家都是要争一争的,别的位子可以忽视这个位子却很重要,你要知道,能够到达那里的人,他们的年龄上都差不多了,进则能够工作更多年不进的话,就代表着他们的仕途的终止!”
刘伟名当然明白这事的关键。
“看来有了这样的机会大家都心动了!”
“哈,不是心动,而是一场更大的博弈展开了!很激烈啊!”
就连田林喜都说很激烈,刘伟名完全可以想像出这件事情的火爆程度。
“我的层次还是太低了!”刘伟名就感叹了一句。
田林喜就笑了起来道:“你小子,才工作多长时间啊,我在你这岁数都还没你发展得好呢!今天你观风景,明天就是别人观你的风景,好好的干吧!”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道:“京里乱成这样,我想帮点忙都无法!”
“你小子还想帮忙,你知道不知道,这次你是帮了许多人的大忙了,只要能够把谢家拉下来,我看啊,不少人都要承你的情的,没有你搞事,大家就没有这个机会!”
刘伟名也笑了起来。
“这样吧,京里的事情还有一阵,你也别在这省里窝着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婚事也应该准备一下了。”
刘伟名点了点头。
“杨省长请我去他们家的。”刘伟名把杨升海的意思说了一下。
田林喜道:“不外就是希望与我加强合作,这事你也别管了,我会跟他联系,你也跟你干爹联系一下,杨升海那里是要支持一下的。宁海省不能再乱了,再乱下去,中央可是真的要大动
田林喜的大动之意刘伟名明白,具是那样,大家就是一拍两散的情况,田林喜不愿意看到,大家也不愿意看到,到时真把这里的人全部调离了,宁海可就变成别家的力量了。
“谢逸那里会不会有变化呢?”刘伟名多少有些担心谢逸,这人厉害着的,如果他再杀一刀过来,刘伟名还真是难以承受。
“这事你放心吧,谢家也不是铁板一块,谢家的这两个小子争夺谢家的领导权很激烈的,他们家老太太最近又进了医院,能不能出来也难说,正是他们家的老太太的病危,这也才造成了各方力量的反击。”
刘伟名就明白了,谢逸现在是真的没有心思搞自己了,他们谢家现在乱成一团,内忧外患不断,肯定不想搞事。
想到田林喜所说的宁海不能再乱的事情,刘伟名感到谢逸这次可能真是无法撼动。
心中一动,刘伟名就在想,谢刘两家一直都在斗,这次谢家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后,也许可以为刘家争到一些利益也难说,到是要跟刘栋流这个岳父谈一下这事了!
与田林喜聊了一阵,刘伟名就回到了宾馆,现在乱成这样,他到是不太好去方怡梅那里了,加上田林喜的一些交待的话,刘伟名也知道小心无大错,如果说以前一直就小心的话,现在就更要小心才行。
打了一个电话给方怡梅,让她过来后,刘伟名就拨通了刘栋流的电话。
与刘栋流聊了几句家常话后,刘伟名道:“爸,我有一个想法,现在谢家的情况很不好,搞得他们家内忧外患的,我们的一些人原来一直在各地与他们争夺,是否可以借这个机会与谢家进行一些交换,尽可能的把局势扭转一下呢?”
刘栋流并没有想到这个问题,京内的情况他到是很清楚,一直都在想着把谢家打倒,现在突然听到刘伟名这样说时,刘栋流就是一愣道:“大家都在对谢家攻击,我们能够在这事中与他们家交换?”
刘伟名就笑道:“爸,你想一下,以我们现在的这些力量,能够在攻击谢家的时候产生多大的力量?”
“刘家现在分成了两股力量了,老二他们的力量最强,我们这方都是一些外围,到也没有多少力量,起不了大作用的!”刘栋流到是看得明白。
刘伟名道:“谢家其实也分为两派,我们最担心的是谢家老大那一派,只有谢家老大进步不了,谢家就不足为惧,现在我们不必做什么,自然有人去做,假如我们与谢逸进行交换呢,你认为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跟谢逸交换?
刘栋流有些跟不上刘伟名的思路了。
刘伟名又说道:“不错,我与谢家是有很深的矛盾,担是,现在的宁海完全不同,谢逸就算是想动我也没那么容易,他窝在宁海,谢家只要没有了谢家的老大,就对我们产生不了什么威胁。”
“你说是帮着谢逸搞他们家的老大?”
刘伟名就摇头,自己的这个岳父还是没大局观,谢家是一个整体,谢逸决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拉他哥的后腿,毕竟他哥上位了,他也是沾光的,他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搞内斗。
“爷,谢家现在是不可能内斗的!”
刘栋流就有些明白了,说道:“田林喜他们也是一股力量,呼延傲博同样是一股力量,加上郑成忠的力量,到是对谢家有着威胁的。”
看到岳父有些明白,刘伟名道:“不错,你可以出面找谢逸去谈,在这次的事情中谢家老大那里我们没办法,但是,在针对谢逸的事情上我们可以不做针对。”
刘栋流点头道:“你说得不错,京城现在不是我们在搞事,是别外的一些力量在针对谢家的老大,当然了,我们如果全力掺合进去,对谢家也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爸,二叔他们的力量虽然是谢家最强的一支,但是,他们的那些力量在攻击力上并不是强悍,谢家真正担心的应该是你这里的力量。”
刘栋流听到刘伟名这句话,只能是心中苦笑,哪里是担心自己的力量,完全就是担心刘伟名背后的那些力量,凭借着刘伟名背后的力量,到也是可以与谢家交换一下的。
在这种事情上刘栋流到是一把好手,得到了刘伟名的点拨后,他突然间发现自己能做的事情很多,心中暗叹一声,自己的这个女婿真是不得了啊,在这样的情况下想到的是把刘家的各地力量进行提升,相信谢家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会进行配合,也会分一些利益出来,这是一个机
是该让下面的那些人知道一些刘伟名的情况了!
刘伟名正在省城与高震天和莫正在说着话时,市委组织部副部长郑林昌的电话就打来了。
郑林昌显得很是高兴道:“刘伟名同志,你到市委来一趟,你的任职报告省里面已经批了。”
刘伟名的眼睛一亮,如果说以前大家也把自己当成了书记的话,现在却是真正的书记了!
效率一下子变高了!
想到谢家想卡自己,结果自己到了省城搞得谢家无法再顾自己时,刘伟名都有些好笑了,这事最终还是没有把自己拦下啊!
“郑部长,我现在在省城,立即就赶回来。”
打完了电话,刘伟名看向两人道:“本来想与你们多在省城几天,看来不行了!”
“伟名,怎么了?”高震山问道。
“刚刚是郑林昌部长打来的电话,说是我的任职报告省里面已经批了,让我回市委一趟,估计要进行谈话之类的事情。”
莫就笑道:“好事啊,现在我得叫你刘书记了!”
高震山笑道:“只要走一个程序,你就算是县委书记了!唉,一晃眼中,你已经是县委书记了!”高震山很是感慨道。
刘伟名对莫到是很有好感,这人能力强,最重要的还是灵活,看得出来,这人是下了决心要投到自己这一方。
虽然刘伟名只是一个县里的领导,他并没有那种屈居人下的感觉,莫他们就算是比自己官大又能如何。
莫笑道:“回去伟名要请客才行!”
高震山多少还有些矜持,微笑道:“这对于伟名来说是一个机会。”
莫道:“要不这样吧,反正我们到省里来就是见见伟名,一起回去好了,坐在车上大家也能进一步交流一下。”
刘伟名点头道:“行,就打扰两位了!”
虽然高震山曾经是自己的上级,刘伟名知道,下一步自己必须是核心?这是不可动摇的,既然要帮助高震山,就得看高震山能不能放在领导的架子了,有意以平等的语气来说话,多少也带有进一步观察一下高震山的意思。
莫笑道:“打扰什么啊,这样热闹。”
高震山点头道:“这样也好。
让两人坐在这里,刘伟名离开了一些?就与田林喜打着电话。
田林喜早就知道了这事,笑道:“这事明摆着的,不能不批”
“师傅,我就先回市里了。”
“去吧,省城的事情你插不上手,也没必要?其它的事情我会运作。”
昨天与方怡梅和温芳见了一面?大家也分别做了一些激情的事情,征求了一下方怡梅的想法时,方怡梅听到让自己升任副县长,当时就双眼发亮,立即表示要到下面去锻炼一下。
看到方怡梅的样子?刘伟名暗自点头,方怡梅的内心中对权力的渴望是强烈的,把她放到下面去任副县长,就看她的能耐了。
温芳同样的情况,开始之所以有了退意,不外就是因为工作的开展较难?排挤情况严重,听到田林喜要帮忙动班子时,温芳也表示只要班子进行了调整,她就有运作的可能。
两个女人对权力都有着渴望,到也省了刘伟名的一些口舌。
与两女打了电话说了回市里的事情后,刘伟名感到这次的省城之行也算是功德国圆满。
下一步就看京城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