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看了一眼胡雨玲时,心中一愣道:“还有这样的事情?”
胡雨玲道:“刘哥,我姐也不容易的,市委秘书长桂大松经常来缠着姐姐的!”
这都什么个事啊!
刘伟名就在皱眉头了。复制网址访问
看到刘伟名皱眉头,胡雨媚对妹妹道:“小妹,别说了,都是姐姐的命不好,本来以为靠着宁哥就安全了,没想到宁哥一下子就离开了,刘哥是要发展的人,那桂大松是市委领导,还是不要难为刘哥了!”
说到这里,把椅子移近了刘伟名道:“刘哥,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别说那么丧气的话了,我和妹妹就好好的陪你喝一杯,我给你倒酒。”
说话间,仲手就拿起了酒瓶为刘伟名倒着酒。
由于靠得近,阵阵香味从胡雨媚的身上散发出来,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胡雨媚的衣领中那沟壑之地完全展现在了刘伟名的眼前。
看到不知是什么时候解开了一粒扣子,造成了胸部露出的情况,刘伟名忙把目光移开。
不过,那雪白的地方还是完全进入到了刘伟名的眼里。
“小妹,来,我们一起敬刘哥一杯。”
说话间,两女一起站了起来,更是靠近了刘伟名敬着酒。
喝干了杯中的酒,两女与刘伟名就聊了起来,胡雨媚不断调节着气氛,到也让刘伟名放松了心情。
“刘哥,我胡雨媚唯一跟过的男人就是宁哥,我不是随便的女人,他桂大松算什么东西,我就算是跟着刘哥也决不会跟着那老东西的
喝了一阵酒后,仿佛已是充满了醉意,胡雨媚双眼更是媚光四射,对着刘伟名就说了一句。
刘伟名道:“桂秘书长不应该是这样的人,你多心了!”
胡雨媚就伤心道:“刘哥,你不相信我!刘哥,你不信问一下小妹,我是一个随便的女人吗?”
说着就泪珠在眼眶里面转着。
胡雨玲道:“刘哥,我和姐姐很艰难的,你可得帮我们啊!”
“小妹,别说了,今天就一醉方休,刘哥,我也不再说请你帮忙的话,今天是庆祝你荣升的,来,我给你倒酒。”
说着就有些晃动地帮刘伟名倒着酒。
可能是晃动得厉害,那已经倒满的一杯酒竟然就打倒了,那酒水瞬间就流到了刘伟名的裤子上,还刚好就是那地方。
刘伟名一愣时,胡雨媚一慌,忙伸手就到了刘伟名的裤子上擦酒
嘴里说道:“刘哥,我不是有意的。”
胡雨媚明显是很有经验的人,那手的轻动很有把握,本来刘伟名还以为真是意外,被胡雨媚那么几下手段使出后,竟然心中有着一种燥动感,刘伟名的心中一惊,本就对于胡雨媚有着防范,抬眼一看时,就看到了胡雨媚眼睛里面透着的一种得意。
“没关系!”
刘伟名抬手把胡雨媚的手挡开,然后站起身来道:“我突然忘记了一件事情,我得去见一个老领导,有事下次再联系吧。”
装做在看表,刘伟名道:“啊,要迟到了,我得先回宾馆换身衣服去了。”
说话间已是匆匆向外走着。
胡雨媚没想到刘伟名在关键时候会这个样子,很是郁闷道:“刘哥,你生气了,你别生气啊,我不是有意的!”
说话间,眼睛里面竟然有着泪光的样子。
“小胡,有句话我得提醒你,走路要走正道,如果你真的走了歪门邪道的,谁也救不了你!”
刘伟名是真的为宁军不值了,今天到了这里就是想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测,没想到对方果然是这样的一个女人,这种女人在刘伟名的心目中,那层次就太低了。
本来还想用这种可怜的样子换取刘伟名的同情,却见到刘伟名已经快速离去时,胡雨媚竟然有些发呆,也就忘了送刘伟名出去的事情。
胡雨玲本身应变就差着她的姐姐太多,就更加没有想到这事。
过了一阵,刘伟名都已不见了踪影时,胡雨媚这才一惊,大声道:“刘哥,刘哥,我送你回去。”
两女追出去时,正好就看到刘伟名坐进了一辆的士。
看着那辆的士的快速离去,胡雨媚的心中就更是郁闷。
“小妹我让你安排的事情你没有安排?”胡雨媚看向自己的妹
胡雨玲四处望望时,胡雨媚一拉她,两人就进入到了刚才的那房间。
“姐,今天的菜汤全都是用的大补之物做的,你一直都是这样教我的嘛,吃完了饭,然后到了包间唱歌的时候才用药的我都是按照这样的方式准备的。”
目光在那桌上的菜上看了一阵,胡雨媚微皱眉头道:“真是没有想到,这个刘伟名的定力会那么好!”
“姐,这个刘伟名是不是看不起我们?”
“我才不相信男人不好s的,宁军是靠不住了,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把刘伟名拿下!”
“姐桂大松那里不是有了进展吗刘伟名才是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
“你啊,你应该对官场的事情多了解一下了,你太小看刘伟名的能耐了,不要说是桂大松,就是方顺章这些人都得靠刘伟名宁军很强吧?他还不得看刘伟名的脸色!”
“姐,怎么办呢?”
胡雨媚道:“难道是因为宁军的关系?”
随之又摇了摇头道:“这个刘伟名还真是奇怪的人,传言到是他有一些男女关系,可是,我有意查了一下却发现,这人过得很清苦并没有与女人有太多的关系!”
“姐,你上次不是说他喜欢用女人吗?温芳、方怡梅、林雨仙、郭红丽这些女人都是美女,也都是刘伟名使用的人,我就不相信那么多女人竟然没有他们之间的关系!”
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胡雨媚道:“你我何尝不是美人中的美人,结果如何呢?你以为除了我在暗中查之外就没有人吗?错了,有着不少人在暗中关注着的结果却让我们很意外,刘伟名在草海期间竟然是真的没有与任何的女人做过事情,最多也就是工作上的正常交往!”
“是啊,真是奇怪了,温芳和方怡梅都调离了草海如果有关系,他们之间应该经常联系的现在看起来是真的没有关系了!”
“这次我知道刘伟名到了省城后,也暗中让人跟踪了一下,结果只是看到刘伟名与方怡梅和温芳见过,不过,都是那种谈公事的情况,最多就是有几次跟踪时跟掉了人,感觉是有人暗中帮他把我找的人弄开了似的,后来都见到他从田林喜的那里出来。”
“姐,刘伟名的身后有田林喜这样的大佬支持,靠上了他的话,那就真的是一个大靠山了!”
“谁说不是,可惜这小子精明得很!”
“姐,这里面装置的录像装置到是开着的,可惜并没有任何有用的东西。”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另外一间房间,胡雨媚把一个机器打开,电视中就有了刘伟名刚才吃饭时的画面。
看着画面的内容,想着当时的情景,两女互相看看,胡雨玲道:“姐,根本没有用的!”
“想当初我们还以为宁军难拿下,也录了一些东西放在这里,结果宁军那小子中看不中用,很轻松就被拿下了,那些录下的东西根本就没用过,只能是关键时候用了!”胡雨媚摇了摇头。
“姐,我们非得这样搞吗?”
“你知道什么,你看看我们现在的情况,以前捧着我们的人都跑了,更有人把主意打到了我们的身上,不找一个靠山怎么行?实在不行,桂大松虽然老点,也只能靠他了!”
“你就不担心宁哥知道?桂大松太老了,想着就恶心!”
“哼,宁军那小子是很难再回黑兰的了,就算他回来了也不怕,到时我们把他的把柄拿出来,我就不怕他不听我们的!”
电视中的画面已经转到了酒倒在了刘伟名裤子上的情况。
看到整个的过程很短,胡雨媚认真看着画面,看完后轻叹一声道:“可惜桌子挡着了,要不然也多少能用一下!”
胡雨玲有些脸红道:“姐,我看到刘伟名很强壮的,竟然没有发现他与任何的女人有问题,难道他的那个不行?”
轻笑一声,胡雨媚道:“谁说他不行了,壮得很的!”
胡雨玲就看了姐姐一眼。
胡雨媚的眼睛里面一阵迷离道:“你不知道,我当时有意拿捏了一阵,今天吃了太多的大补菜汤,很壮实的,少见得很啊!”
说着这话时,房间里面一下子变得静了下来。
两女同样吃了不少的那些大补菜汤。
胡雨媚也是好长时间没有那样过了,心中就是一阵燥乱。
看着自己的妹妹,胡雨媚上前一步竟然就抱住了胡雨玲。
刘伟名并不知道自己离开之后的情况,的士车到了宾馆后,刘伟名手中抱着一件外衣,正好就遮住了那被酒水打湿的地方快速进入到了自己住的房间。
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后,刘伟名这才松了一口气。
今天的整个过程看似很一般,可是,刘伟名一直都有着一种心神中的不安感觉。
坐在那里细细想了一阵时,刘伟名就想到了田林喜在讲述五禽戏的时候对自己讲过的五禽戏修炼到一定时候拥有的一种对危险事情的预感的情况,据说他的老领导就有几次因为预感而躲过了危险,当时也就是听听而已,现在想起来时,刘伟名感觉随着自己五禽戏修炼的进步,自己在许多时候都对周围的危险有着一种预感似的。
摇了摇头,刘伟名也暗笑自己想得太多了。
怎么搞的!
刘伟名坐在那里就有些心慌意乱的情况,感觉自己的竟然有些强烈。
房间中的电话这时响了起来,刘伟名拿起电话时,电话中传来的竟然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先生,需要服务吗?”
“什么?”
“先生,我们有各种的按摩,女孩子的手法很到位的。
听到这里,刘伟名把电话一砸,看看这宾馆时就有些后悔,当时随便找了一家宾馆住下,也没有去想这宾馆的情况,看来是能够提供s情服务的宾馆了!
心中郁闷,却也因为这个电话把他压住的燥动心情引得更加意乱。
盘坐在床上,刘伟名只能快速运转着五禽戏的功法。
开始时由于大补药物的原因让他久久无法平息心情。
随着时间的过去,刘伟名在不知道运转了多少遍功法后,整个的心情才算是慢慢平息了下去。
手机早已关掉,刘伟名就在这房间里面很是清静地进行着功法的运转。
突然间,刘伟名就听到自己的体内传来一声轻响,随着这声轻响的传出,刘伟名就发现自己的整个意识出现了一种怪异的变化,感受不到身体的情况,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的一双眼睛还存在,那双眼睛在一个非常奇怪的空间里面变得巨大无比,就这样如同神一般俯视着这空间中
太怪异了,刘伟名的那双眼睛就这样久久的停留在那空间里面。
“身体呢?”
刘伟名心中就有些发慌,急忙寻找着自己的身体。
很快,刘伟名的那双眼睛消失了,身体也找回来了,可是,随着这些情况的消失,刘伟名从功境中已是清醒了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
刘伟名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再次充沛之外,任何的情况都没有发生变
坐在那里回味着那很享受的感觉,刘伟名继续运转着五禽戏的功法以,试图再次进入那种功境时,一个小时又过去了,刘伟名却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再进入同样的功境。
叹了一声,刘伟名拉开被子睡了下去。
一觉醒来时已是第二天上午,刘伟名也是一惊,自己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的好睡过,真是一夜无梦!
打开手机时,刘伟名只能是苦笑,手机里面竟然有着太多的未接电话。
看来以后还是不能关机了,领导干部二十四小时待机是必须的,昨天心烦之下关了机,要是出了什么问题,那就真是大事了!
被这两个女人搞了一下,也不知道自己的修炼上是否出了差错了!
胡雨媚到是打了一个电话过来,看看时间是很晚打来的,刘伟名并没有去回她的电话,对于这样的女人,刘伟名从心底是看不起的。
意外的还是宁军也有一个电话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