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书记,这个女人不能留啊!”
“的确是这样,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利用她们来搞事。 ”
听到汪凌松这样说话,刘伟名看了一眼汪凌松道:“的确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但是,我们无论做任何的事情都得走法律的途径,如果我们自己都无视法律了,老百姓还有希望吗?”
汪凌松的心中升起了一种敬意,刘伟名就算是有权?他也不会做那种无视法律的事情,这种人格真的是难得。
来之前汪凌松就把这件事情反复的想过了多次?自己的角色定位就是刘伟名手中的一把刀,只要这把刀锋利,自己就会成为刘伟名的核心,如果这把刀不好用了,自己的价值也就没有了。
看了一眼刘伟名,汪凌松就有了一种决定,刘伟名无法去做,自己难道还不能去做?
“刘书记放心,这事我心里有数。”
刘伟名道:“注意方式方法。”
两人聊了事情出来时,刘伟名看到宁军还在呆呆地坐在那里。
看到刘伟名进来,宁军一把拉住刘伟名道:“伟名,你告诉我,这是真的吗?”
刘伟名道:“宁军,如果不是朋友,我就不会对你浪费时间了,你怎么这样!”
这次刘伟名是直呼宁军名字了,看到宁军这个样子,刘伟名想到了他搞出来的事情将会带来的种种影响时,心中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呼延傲博对宁军是奇托了希望的,完全没有想到他会因为一个女人就搞成这样,说得好听些是感情用事,说得不好听些,这宁军就是不知轻重了。
被刘伟名吼了一声,宁军抬头望向刘伟名道:“小胡不可能是这样的人!”
“你听着,因为这件事情,你搞得很多人都很被动,自己想想怎么善后吧!”
宁军毕竟还是聪明人,只是因为被胡雨媚迷得有些昏头而已,被刘伟名吼了一声后,宁军这才想到了一些因为这件事情可能带来的麻烦,心中也是一惊。
思想在激烈的进行着挣扎,宁军感到自己真的没有办法割舍那胡雨媚。
刘伟名叹了一口气,对宁军道:“明天一早飞往京城的飞机,我会让人给你订票,现在我让人送你到省城吧!”
“我不走,我要找小胡问问!”宁军大声道。
刘伟名抖手就是一个耳光甩了过去。
从来没有想到会被刘伟名煽耳光,一声脆响后,宁军睁大眼睛看着刘伟名。
刘伟名沉声道:“如果你这样做了,从今往后,你是死是活我再也不过问!”
刘伟名想到的是宁军如果去问时可能会带来的种种问题,心中都有些后悔自己前来帮助宁军了,如果宁军跑去问了,那胡雨媚闹将起来的话,搞不好宁军还会把自己也卖了,虽然并不会对自己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却也不是一件好事。
“你听好,这件事情大家都是知道的,要不是看到你以前还不错,大家都在尽力压着这事,你到好,想去把事情搞大!你先想想怎么样跟你的老领导交待吧,把你放到党校去学习,就是在救你,你倒好,自己还跑来这里了,你如果出了事情,对你的老领导的声誉都会带来影响!”
“你再看看,草海的那么多干部都与胡雨媚搞了那种事情,她还值得你那么激动?”
“不,小胡决不是你说的那种情况!”宁军吼了起来。
刘伟名再次看了一眼宁军道:“你好自为之吧!”
现在刘伟名才算是彻底放弃了宁军,他这样的感情用事之人,在官场上根本无法走得更远。
刘伟名现在对官场上的事情早已有了太多的感悟,一个人如果情感太丰富,就根本无法走得更远。
看到刘伟名离开,宁军嘴张了一下,想说点什么时,却也没有说出来。
走到门口也没见到宁军说话,刘伟名再次叹息了一声。
汪凌松送出来时,刘伟名看向汪凌松道:“让人还是准备一张明天一早飞京城的机票吧!”
汪凌松点头道:“我会做的,刘书记,你对宁部长也算是够义气了,跟着你做事是大家的荣幸!”
刘伟名轻轻拍了拍汪凌松的肩膀道:“我刘伟名做事讲的就是一个义字,以心换心,一切我都记在心里的。”
送走了刘伟名,汪凌松自语道:“真是一个够义气的人!”
看了一眼宁军所在的那个屋子方向。
汪凌松拿出一部手机,那手机里面早已换了一张新卡,对着里面就说了几句。
刘伟名当晚就回到了草海,并没有留在市里,对于宁军,刘伟名自问能够做的都已做到。
第二天上午,汪凌松打来了电话,对刘伟名道:“刘书记,昨晚上我让人把宁部长送到了省城,今天一早的飞机已经坐着离开了!”
“他没有说什么吧?”
“没有,是他主动要我送他离开的。”
刘伟名这才点了点头,如果是这样,宁军也还有一点救。
“没什么动静吧?”刘伟名问了一句。
汪凌松道:“昨晚上到是不断听到手机响,宁部长都没接听。”
刘伟名就点了点头。
很快,事情仿佛已是平静了下来,两天过去了,今天是郑成忠到宁海的日子,宁海的省里领导们对于郑成忠的到来都表现出了一种重视。
刘伟名知道郑成忠肯定要来草海,也忙于做一些更细的工作。
就在刘伟名刚开了一个会坐到办公室时,汪凌松的电话再次打来。
“刘书记,今天在通往省城的高速路上发生了一场车祸,胡雨媚的车子开下了悬崖,当场两姐妹都死了!”
“什么?”
刘伟名吃惊道。
“经过现场查看,基本上认定是刹车片的问题!这次开的是一辆进口车。
刘伟名拿着电话沉默了半天道:“看来进口车的安全系数并不是太高!”
“是啊,现在进口车的确很不保险!”
挂了电话,刘伟名摇了摇头。
“呵呵,这次我到宁海来就是学习来的,宁海在党建的工作上有了许多的突破,向你们取经啊!”
在省委的欢迎会上,郑成忠哈哈笑着说道。
到来的媒体记者到是不少,会议室里面不断有记者闪动着相机,摄像机也在开着。
作为政治局委员,郑成忠的到来对于宁海来说就是一件大事,省委常委们在家的都参加了欢迎会。
郑成忠显得很高兴,说话的声音很大。
看向省w书记杨升海,郑成忠笑道:“早就知道宁海的党建工作有不少闪光的地方,升海同志,我这次可是要见点真东西啊,京城的党建工作只有取长补短才会有大的发展。”
又看向常委们道:“各位,我这次是取经来的,可不能藏着,一定要让我们学到一些宁海的先进经验。”
这话的姿态很低,说得宁海的常委们都很高兴。
杨升海微笑道:“郑书记能够到宁海省来,这就是对我们宁海的支持,两地间的不断交流,对宁海的工作就是一个促进。”
郑成忠微笑道:“早就听说宁海的省委在工作上比较扎实,这是我们需要不断学习的地方。
省委副书记方明亮笑道:“这次京城是给我们来传经送宝的!”
他是韦宏石的人,对于郑成忠的到来,想到的唯一一个目的应该就是郑成忠来给杨升海站队来了,不过,面对着郑成忠,他也不敢说什么,他非常清楚,随着郑成忠的到来,杨升海在宁海的力量就会有一个大的增长。
不仅是他在思考着这件事情,一些常委也在判断着可能发生的一些变化。
以前孟田两系在宁海占据着主动,随着孟家操作上出了问题?与田系之间就有了离心,现在郑成忠到来,是否就是想与田系形成共识,从而改变宁海的局面呢?
从目前的情况看,这样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杨升海微笑道:“郑书记,如果说我们省党建工作还可以一看的,到是可以到草海去看看?草海县的党建工作是取得了实效的。”
杨升海直接就引导向了草海县,他是最明白郑成忠来意的人,郑成忠来到了宁海,又怎么可能不去看看草海,他干脆就把话题引了出来,再说了?行程的安排中他也早就圈定了草海的。
郑成忠认真道:“我记得草海县是你们省的一个贫困县?难道现在的改变真的有那么大?”
这话问得仿佛他对草海并不太清楚假的。
省纪委书记张远祥微笑道:“那地方的党建工作的确很有特色。”
郑成忠哈哈一笑道:“我想起来了,草海有一个县长叫刘伟名的,听说与京里老刘家的刘梦依要结婚了,听说这年轻人做事有一股闯劲,搞出来的动静较大?呵呵,到是要去看看的。”
杨升海笑道:“省里刚批了他的县委书记。”
郑成忠就更加严肃道:“我们在干部的任用上决不能任人唯亲!我彷得他很年轻嘛!”
省委组织部长宁保国认真道:“这位同志的各方面能力是很强的,说实话,成绩的亮点太多,省委在对他的任职上也是进行了充分的权衡的考虑的,草海县的班子也很团结?郑书记到了草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的确工作做得扎实有效,在群众中的威信极高!”
涉及到干部的问题上,宁保国只能是这样说话了,没办法,这话不这样说都不行。
郑成忠本来严肃的表情随之一变道:“原来是这样啊!中央一直都重视跨世纪人才的培养,特别是重视年轻干部的培养?对于一些各方面出色的人才,就应该大力培养,要让大家看到我们党对人才的重视!”
省委统战部长吴实哲微笑道:“郑书记说得对,现在有些国外媒体指责我们在人才培养上的事情,说我们国家是论资排辈的用人机制?其实,他们并不了解我们国内的情况?对于真正的人才,我们都会加以重用,突出的人才,还会破格提拨,说实话,不提拨刘伟名,草海的群众都不答应了!”
大家就笑了起来。
郑成忠眼睛一亮道:“那个叫刘伟名的同志真的有那么得人心?”
高常天笑道:“说其它的都是空话,老百姓看的就是谁对他们好,谁能够解决他们的吃饭问题,在这件事情上,草海县做得非常好,从一个贫困县发展到现在,许多地区都已脱贫,更有一些地区的群众生活得到了极大的改善,群众是看在眼里的,我在组织部工作时,暗中派人到草海进行了调查,说实话,他们的党建工作做得真是扎实,群众对党组织和党员的信任是多年以来少见的,谈起党建工作,大多数人都竖大拇指的!”
郑成忠就向大家看了看,笑道:“我可是不太相信,听说刘伟名才工作了两年不到的时间,他真能做得那么好?有些过了吧?”
杨升海笑道:“郑书记来是要看我们的党建工作的,能看的地方较多,草海我们建议你是应该去看看的。”
郑成忠就微笑道:“你们这样一说,我到真的对草海的党建工作感兴趣了,这次我带来的同志就是要着手收集党建工作的内容。”
看向大家,郑成忠道:“同志们,中央一直以来对党建的工作都是重视的,我们无论做任何的事情,首先想到的就是我们是党的干部,只有加强自身的建设,我们才能够把工作做好,党的工作落到了实处,就是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人民满意了,就说明我们的工作做好了,有些地方的同志欺上瞒下的,专门做假,说实话,我到过一些地方,那些同志把总结的经验写得天花乱坠的,我让人私下一了解,结果却是另外的一码事,也有一些地方的官员讲后台,讲关系,欺上瞒下,这里在表彰他们是先进时,背地里却是搞,希望你们的草海县不要让我失望!”
郑成忠毕竟是政治局委员,说起话来还是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