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一些知道一点内情的人就在想,自从韦正光死了之后,这郑家与刘家并不是太融洽的,刘伟名是刘家的女婿,难道郑成忠的话里意思是对刘伟名不喜?
这里面只有少数的人明白郑成忠的心思,这样表态,郑成忠是想让人有一种错觉,刘伟名与他并不是一系的人,这样才能够更好的帮助到刘伟名。
杨升海暗赞郑成忠的心思,说道:“郑书记说得对,一切都需要看了才知道。”
郑成忠点头道:“这次我到宁海来的时间有三天,三天内,还请宁海的同志安排一下,z宣部最近在搞一个党建的宣传专题,我希望看到宁海的党建工作成为典型!”
在郑成忠住的宾馆房间内,杨升海单独与郑成忠坐在一起。
“郑书记,要不要把小刘叫来?”
摆了一下手,郑成忠道:“说个实话,我想看到一个真正的草海,不要刻意准备。”
杨升海就点了点头道:“田老听说郑书记要去拜访他,很高兴。”
用手指在沙发上轻轻敲击了一阵,郑成忠道:“升海,你到了宁海,要打开局面的难度是大的,不过,如果得到了田林喜的支持,那就会轻松许多,一定要与田林喜加强联系。”
“郑书记,现在主要的还是谢逸那里。”
微微一笑,郑成忠道:“世事无常!”
这时的刘伟名正在接着田林喜的电话。
电话一通,田林喜就说道:“伟名,你现在的情况不比一般,有些事情你不能够插手!”
刘伟名就明白,田林喜说的是胡雨媚姐妹的事情,说道:“我也不主张,事后才知道。”
“有些人用好了是助力,用得不好,反受其害,在这事上你要心中清楚。”
“我明白的。”
“发生了那种事情,有些干部是不能用了,当然了,也不可能很张扬的是行调整,省里有几个位子,如果你有人选就放到宁海来工作吧。”
这是田林喜支持自己把刘系的人用起来的意思了。
刘伟名道:“行,我跟梦依她爸商议一下。”
“你的底子还浅,我建议你最好在宁海内部使用。”
是让我用自己的人啊!
刘伟名明白田林喜的意思,沉思了一下道:“我只有参加党校时有一些同学。”
“先用用吧,不行再换,人才的培养得重视,你的层面低了一些,要把你的人脉网向更高一层转移。”
刘伟名答应了一声。
“郑成忠将到草海去看看,你要精心准备,这次是一个宣传的机会!”
“我们早已在准备了。”
“你要知道,有的时候,表面上看上去的打压,其实却是一支伏兵,郑成忠不会表现得与你太亲近,他来也就是看看,不会表现出对你有太大的支持。”
刘伟名笑道:“我其实现在最怕宣传出去,枪打出头鸟!”
“你的层面太低,出一下头也未尝不可。”田林喜笑了起来。
“郑书记,不太好隐瞒啊!”杨升海苦笑着在电话里对那成忠说道。
“呵呵,瞒上两天就行了嘛。”已经到了草海的郑成忠哈哈大笑着对杨升海说道。
“郑书记,安全工作我担心啊!”
“我带来的人是吃素的?”
杨升海只能摇了摇头。
这个郑成忠,在看了一下省城的一家企业后,就找到了杨升海,表示要私下到草海去看看,让杨升海帮着隐瞒一下。
知道郑成忠是要去看看刘伟名干的工作情况,杨升海没办法下,只好找了一辆红旗车子给郑成忠。
打完了电话,郑成忠带着一个警卫和秘书就走在了草海的街道
对于自己女儿喜欢的这个年轻人,郑成忠还是有着不少的好奇的,早也听到刘伟名的工作做得不错,他也只是笑笑而已,现在又有多少人是真的做得不错的?
“郑书记,这草海的街道真是不错!”看着宽敞的街道,秘书李明始也有些吃惊。
郑成忠眼睛一亮,笑道:“孙家还真是下了大的手笔的!”
这条路的奖金情况郑成忠当然知道,是孙祥军家花了大笔的奖金搞出来的,本来是想借这事保位,可惜的是钱花出了,位子并没有保住!
“县城里面这样的路并不多见!”
“还不错的一条路!”
“我感觉整个的城市很清洁,也有一种园林的风貌!”
多少知道一点郑家与刘伟名的关系,李明始看到城市不错,就夸奖起刘伟名的工作。
“到菜市场去。”郑成忠说道。
一个城市的情况如何,在菜市场里面就能够看到。
背着手,郑成忠在这菜市场里看了一阵,微微点了点头。
看到一个卖鸡的老头,郑成忠走过去蹲下道:“你这鸡不错?看上去是山中喂养的。”
老头笑笑道:“你好眼力?林子里面随便放养的,不比饲料喂大的。煮出来很香的。”
“老大爷,我听说你们县一直很贫困?”
在郑成忠身上看了看,老头道:“你是外地来的吧?”
老头身边就有着好几个做买卖的人,没事时也在听着郑成忠与老头闲聊。
其中一人就笑道:“现在不同了,农村也算是有盼头了!”
“听说你们县的书记刘伟名独霸草海,搞拉拢排挤的事情?”
郑成忠本来以为大家都是做生意的?只要说领导的坏话,大家也会应和,还能够从中听到一些官场上的事情。
可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这话刚一说出来,首先就是那卖鸡的老头不干了,一把就抓住了郑成忠的衣领?圆瞪着双眼道:“你敢说刘老师的坏话?老子揍你!”
郑成忠是带有保镖的人,那保镖还真是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一个闪身就过来,也没见他怎么动作,老头就倒在了地上。
“打人了!”
“打人了!”
旁边的人不干了?一下子就叫了起来。
“怎么回事?”
就有人询问。
一个卖草药的大声道:“他们说刘书记的坏话,大家伙知道的,自从刘书记到了草海,草海才有现在的发展,他竟然说刘书记独霸草海,拉帮结伙?这老大爷要揍他,结果他们打了老大爷了!”
这人一解释,当场就有不少的人围了上来。
那保镖还真是没有见到过这样的事情,看到大家拿着各种东西就冲过来时,掏出了手枪朝天就是一枪。
这下子到也把人震住了!
“乡亲们,他们有枪,肯定是上级派来的大官?从他们的话里知道,他们是要来整刘书记的,刘书记多好的官啊,这事我们得帮刘书记说说话!”
一个多少有些见识的人看到对方有枪,就自然想到了是上级派来整刘伟名黑材料的人?大声就在那里说着话。
这下子大家更加不高兴了,人们把郑成忠等人就围在了里面。
郑成忠吃惊地看着人群?心中也是震惊,自己不过就是说了刘伟名一些坏话,也没必要搞成这样吧?
不明真相的人超聚越多,但是,在听到了情况后,大家把郑成忠他们围在里面。
说实在的话,草海的变化大家是看在眼里的,没有刘伟名的到来,特别是那些山村就不可能有这样大的变化,对这个年轻的县委书记,大家是感激在心的。
来卖菜的不少就是山区的人,他们有许多都是受过刘伟名恩惠的人,一下子听到有人要整刘伟名的黑材料时,他们就不干了。
那老头从地上爬起来,大声道:“谁想动刘老师,就让他先把我打死好了!”
郑成忠这时也反应过来了,瞪了那保镖一眼道:“还不把枪收起来
这时不知是谁报告了0,警车响动,0的人早已到达了这里。
郑成忠没想到仅说了一句刘伟名的坏话就搞出了那么大的动静,心中发苦,想暗中来了解一下刘伟名的情况,这下到好了,不仅无法了解,反而暴露了身份。
秘书李明始吃惊道:“这草海果然是铁桶一般!”
警察得到消息到来,几名警察快速冲了进来,全都戒备看着郑成忠的那个保镖。
“放下武器!”
一名警察大声喊着。
又是一阵骚动,县里警察特别小队的人如临大敌般也到了,他们全都带有着枪枝。
这事搞得!
郑成忠郁闷得很。
“打个电话给刘伟名吧!”
事情搞成了这样,郑成忠知道自己的保镖是不可能放下武器的,只能让刘伟名来解决了!
李明始对着警察们道:“我们没有恶意,我这就打电话给你们县的刘伟名同志。”
一枝枝枪对准着郑成忠他们,如果他们有任何危险的动作,搞不好真就会出事。
刘伟名这时正在小会议室开会,县委常委们在汇报着草海的各项迎接工作的准备情况。
李明始的电话打来时,刘伟名一愣,他的手机中是记下了李明始的电话的。
“李秘书,你好!”
“伟名,郑书记在你们草海被人围了,快来劝一下。”
啊!
刘伟名愕然睁大眼睛,这里在安排着迎接的事情,听到的竟然是郑成忠被围住了,都什么事啊!
“李秘书,你说,在什么地方?”
李明始就说了那菜市场的地点。
刘伟名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着政法委书记丁明进道:“快告诉你们的警察不要轻举妄动!”
丁明进不知道情况地看向刘伟名。
刘伟名才知道息是急了,话没有说清楚,就把电话中的内容讲了一遍。
这才子所有的常委都头上冒汗了。
丁明进用最快的速度拨打着那队警察的电话,下了命令,无论如何也不得开枪。
大家互相望望,感到这事真是怪异之极,一个政治局的委员跑到了草海,还被群众和警察围上了,这都什么个事嘛!
没人坐得住,刘伟名带头,大家一起就往外冲出。
坐在车子,小车一溜烟就朝着那个菜市场开去。
刘伟名下了车子就朝人群中冲,如果郑成忠在草海真的发生了点什么,这乌龙就太大了!
庞费宇看到刘伟名朝前跑,忙在后面大声道:“刘书记来了!”
随着庞费完成的喊声,人们一看果然是电视中的刘伟名。
“刘书记来了!”
“刘书记来了!”
大家闪开了一条路。
丁明进早已冲进了人群,看到情况还好时,不停擦着头上的汗,却感到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如果郑成忠发生了点什么事情,自己这政法委书记可就到头了!
“快收了枪!”
“快收了枪!”
丁明进大声对着那些特别小队的人喊着。
刘伟名已经到了郑成忠的面前,看到郑成忠时,刘伟名忙问道:“郑书记,你没事吧?”
郑成忠尴尬一笑道:“没事,没事。”
看看郑成忠并没有什么事情时,刘伟名看向围着的群众道:“乡亲们,我是刘伟名,今天的事情有些误会,打扰大家了!”
“刘老师,这人说你的坏话,要整你的黑材料,他们还有枪,肯定是上面暗中派来的,你要注意啊!”那卖鸡的老头大声道。
“不错,刘书记,这草海县没有你就没有大家今天的好日子,我吴大锤家是受了你恩惠的人,谁要动你,我吴大锤第一个不答应!”
大家七嘴八舌说着。
刘伟名就看了一眼郑成忠时,郑成忠也看向了刘伟名,他发现自己还真是低沽了刘伟名的群众威信。
刘伟名忙笑道:“大家放心,没你们说的那种事情,他们只是来了解一下情况,好了,大家散去吧,别影响了你们做生意。”
“郑书记,还是先回县委吧?”刘伟名小声道。
郑成忠只好点头道:“行。”
这里太复杂,丁明进知道郑成忠是政治局委员时,显得非常小心,如临大敌般保护着郑成忠向着县委行去。
坐进了刘伟名的小车,郑成忠笑道:“早就听说草海是铁桶一块,今天我才算是见识了!”
刘伟名很是郁闷,这郑小柔的爸爸也真是的,暗中跑来调查起自己来了!
刘伟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只能说道:“草海的群众很有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