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郑成忠看向杨升海道:“杨书记,我有一个想法,希望京城与草海县结成一个对子,我们也要为草海的脱贫做一些工作!”
从开始时的那种淡然到瑞的改变,大家知道郑成忠是受到了这里发展的影响了。 .
这个时候省委的领导们并不觉得意外,他们都是陪同着郑成忠去了解情况的人,再说了,从了解到的情况中知道,这一切并不是县里有意的安排,都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情。
出了这里,大家乘车又到了团山乡。
看到的情况同样是那么的感人,特别是从群众中那里了解到县里为了整个乡的脱贫做了大量的工作,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完全体现了出来,群众对党组织的信任感很高时,到来的领导们都信服了,知道草海的党建工作是真的走在了大家的前面了。
这次就连省委副书记方明亮也赞道:“草海县委是有战斗力的!”
这句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就非常不易了,作为韦系的一员,他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重要的是这里的发展过硬让他不得不说出这样的话。
媒体的记者们本来都是想着玩一玩,然后随带写点文章吹一下,大家开始时还在头疼怎么样胡编的问题,现在亲眼看到了这里的变化,亲耳听到了村民们的讲述,他们本来那早已看淡一切的心也火热了起来
记者们都是一批有着激情的人物,很快就深入到了各地进行着采
一件件的先进事迹也被他们挖掘了出来。
根本不用县里提供写作的素材,凭借着他们亲自了解到的内容,一篇篇草海县旧貌换新颜的文章已是写了出来。
“书记,这些都是记者们写出来的东西。”
本来要在草海两天,结果在这里了三天了,跟随而来的市委宣传部长拿着厚厚的稿件走进了郑成忠的房间。
接过来后,郑成忠认真看了起来。
虽然只是看重点,郑成忠也是看了好长的时间才看完。
抬起头来,郑成忠向宣传部长问道:“你怎么看?”
宣传部长道:“说实话,太感人了,许多的事情都很朴实,但却是能够让人们从心底产生震憾的,我很感动!”
“是啊,真正的好文章并不是用华丽的词堆积出来的,而是把真正的生活写了出来!”
“郑书记,现在中央非常重视党建工作,一些内容完全可以上内参,更多的还可以进行宣传,你这次到了草海,发掘出了这样的一些东西,也是一件好事!”
郑成忠的眼睛一亮道:“你们要挖掘,要大力的宣传,虽然这是宁海的事情,同样也是我党的事情,我建议可以上报z宣部。”
“郑书记,我们已把材料准备好了,回去后就专题上报z宣部。”
郑成忠道:“宁海的同志在党建工作上走在了我们的间面,在这一点上,我们应该不断的向他们学习才是,你们宣传部门应该搞一个方案出来,可以同草海的干部进行一种交流嘛!”
看着那宣传部长走了出去,郑成忠笑道:“这个臭小子,还真是能搞事,干得不错!”
刘栋流打来的电话明显心情不错,笑对刘伟名道:“伟名,这次我们的人在各地都有一些收获了,谢逸提供了不少的帮助。”
刘伟名一听说明白了,谢家的局势估计有了一些变化,搞得谢逸都在争取支持。
“爸,这事我会跟师傅沟通的。”
“伟名,你大概什么时候回京?”
“等郑书记离开后,我就请假到京里来。”
“嗯,事情都准备好了,该请的也请了。”
“麻烦爸了!”
“一家人嘛,别说那些。”
刘家现在对刘伟名的事情也上心了,刘栋流通过刘伟名的指点,最近与谢逸等人进行了一些利益上的交换之后,本来势弱的刘栋流力量竟然有了一些壮大,一些刘系的人在各省也取得了升势,这让刘栋流的心情很是不错。
打完了这个电话,刘伟名就在那里沉思。
看起来京城斗得很凶的,谢家能否顶得住呢?
想到郑成忠在这关键的时候跑到宁海来研究党建时,刘伟名对郑成忠就有一种敬佩,这人很厉害,知道进退,更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他的这种做派两方都不得罪,却能够获得更多的助力。
刘伟名更是相信,郑成忠决不仅只是发展到这里。
郑成忠以调研的方式在草海了三天,临离开时,郑成忠握住刘伟名的手道:“小刘同志,这次到了草海,我算是不虚此行了,草海的党建工作做得很深,也很细,希望你们能够在党建的工作上有所建树,取得更大的成绩。”
这是一种态度了,郑成忠说出了这样的话,就是向大家表明出他的一个态度对草海县的党建工作是满意的。
围在这里的领导们很多,看到郑成忠来的时候表现得冷淡,现在却对草海的工作给予了肯定时,不少人心想,这刘伟名又获得了一个中央领导的好感了,这小子能整事啊!
“郑书记,我们一定把你的指示贯彻下去下定决心把全县的党建工作搞好。”
用力握着刘伟名的手,郑成忠对宁海省委的领导们说道:“宁海的党建工作是走在了前面的,在这方面我们应该进行两地的不断交流。”
宁海省委的领导们听到郑成忠对宁海的党建工作进行了表扬时,想到这事大多是因为看到了草海的工作才得到的时候,对于刘伟名也更多了一些好感。
送走了郑成忠,县委的领导们全都松了一口气。
互相看看时大家的眼睛里面流露出来的都是一种兴奋。
虽然忙了一阵容能够有这样的结果,对于大家来说,这就是一种进步。
郑成忠是中央领导级别的人物,他能够在看了草海的发展情况后给予肯定,这本身就是一种政绩了想到这里,大家看向刘伟名的眼神中都透着一种敬意,这草海的一切其实都是刘伟名弄出来的,真是没有想到,草海的动静会越为越大,现在都已让中央领导知道了。
摆了摆手刘伟名对众人道:“散了吧,大家这几天也累得够呛的,都去休息一下,明天再开常委会研究工作。
大家这时却没有散去的意思,一个个很是兴奋的样子,三三两两的约着要去喝小酒。
刘伟名拒绝了大家的吃饭事情,向着家里赶去。
这几天父母都回到了草海为了自己的婚事在乱,明天梦依也会到来,刘伟名想到自己的婚事时,急着赶回去安排这事。
刚走进了家里,刘伟名就看到家里面挤了一屋子的人。
“刘书记回来了!”
“刘书记回来了!”
见到进门的刘伟名瞬间站起了许多的人。
刘伟名一看时,除了邻居外更多的是一些干部。
知道大家听说自己要办喜事跑来帮忙,虽然也明白有些干部存有着这样那样的想法,刘伟名还是满脸带笑与大家交流着。
县经贸委副主任吴卫远恭敬道:“刘书记忙完了?”
看到是吴卫远,刘伟名就想到了自己当初刚刚发展时这人对自己的一些帮助,自己的家庭情况有着一些改变,也是与吴卫远有关的,握住吴卫远的手道:“麻烦老吴了!”
吴卫远听到刘伟名这样一说时,心中真是感慨万千,当初自己在刘伟名的面前还高高在上的,真是没有想到,那么一两年的时间里面,这形势的变化会是那么的大,现在刘伟名已是县委书记了,自己呢,越来越走下陂路了,再想到第一时间靠到刘伟名一方的汪凌松时,吴卫远发现这差距拉得越发大了。
今天到了刘家来,吴卫远就是想看看有没有机会,现在听到刘伟名这样一说时,他就知道自已的机会可能又要来了。
吴卫远在彭学云出事时也有一些问题的,当时主任是下掉了,后来查了一阵后,仅只是小问题,不过,从主任变成了副主任。
在吴卫远的肩膀上拍了拍,刘伟名道:“老吴,你是老同志了,在工作上很有一套,县里下一步将加大招商力度,老赵要调市里云,你要有承担重担的准备啊!”
“刘书记,你放心,只要是你下的命令,我无论如何也会冲上去!”
激动了!
吴卫远知道自己的春天又要来了,刘伟名要再次启用自己了。
看到刘伟名进来,正忙着的孙智芳明显很是高兴,笑道:“我们忙着为你准备婚事,你到好,两手一甩跑得没影了!”
吴卫远忙说道:“孙老,你不知道,刘书记县里有大事要抓,忙得很的。”
孙老?
刘伟名对这称呼好奇之极,看看母亲的样子时,仿佛并没有对这个称呼有排斥时,心中就好笑,自己的母亲什么时候已经跟老字沾上边了!
再看看吴卫远时,刘伟名心想,这小子跟谁学的这种称呼?
不过,刘伟名也不想去刻意纠正这事。
“伟名,你的新房子是梦依购置的,在小区里,我们也布置得差不多了,梦依说她明天赶过来,你们把这里搞好了的话,你要尽快赶到京城才是。”
刘恒成这时过来对刘伟名道:“伟名,你看这事,本来我们不想大办的,现在初步盘算了一下,厂里的同志是要请的,你们单位上的同志也是要请的,怎么办?”
刘伟名顿时就有些头上冒汗了,如果真是这样,还不得整个的县城都是客人,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己这个书记可就要全国出名了。
不行,决不能搞大了场面,这对自己的发展不是好事。
把父母和大姐拉到了卧室。
看着他们,刘伟名严肃道:“我觉得这个婚事不能办大了,我现在的角度不同,如果搞大了,大家来参加到是小事,送礼上一夸张的话,我可是要出问题的!”
刘恒成皱眉道:“大家都知道你要结婚,都想沾点喜气,不办酒席不好吧?”
孙智芳也说道:“是啊,不就是多办几桌吗,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大姐刘莹更是高兴道:“伟名,你不知道,现在我们家终于翻身了,这事又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是你结婚嘛,搞得热闹一些,让大家也看看我们刘家有人出息了!”
刘伟名笑着摇了摇头道:“爸妈、大姐,你们不知道的,这官场上的事情一步不对就要出事的,我现在是县委书记了,如果大家知道我结婚了,他们肯定会借这机会来送礼金,你们想一下,平时想找这样的机会都找不到,这就是一个他们送礼的机会了!”
刘恒成道:“我们厂里挂礼最多也就一百元嘛!”
刘伟名苦笑道:“爸,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刘莹道:“我也听说了一些,听说有些人办酒席,老板们都是上千上万的送的。
孙智芳道:“是啊,伟名的朋友都是大老板、领导什么的,别到时送太多了,这样不好啊!”
刘莹道:“以小弟的身份,说不定一个酒席就百万了!”
刘恒成这才大惊道:“那就还是要注意一些才是,别影响到了伟名的发展。”
看到父亲这样表态,刘伟名心中高兴,现在的父亲也算是有了一些进步了。
孙智芳遗憾道:“当个领导还那么麻烦,也没见大家有那么多的顾虑!”
刘伟名笑道:“别人怎么样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不能做得太出格。”
刘莹道:“真是可惜了!”
刘恒成道:“伟名,你说怎么办呢?”
刘伟名想了一下道:“首先定一条规矩,不收一分钱的礼金,无论是任何的人送来都不收!”
刘恒成点头道:“这个可以。”
“另外,我看酒席就不办了,大家要来坐坐就坐一下好了?就说我与梦依这次是旅行结婚,不办酒宴。”
孙智芳道:“你岳父他们可是在京城要办的。”
“他们要办是他们的事情,在草海是不能办的,我担心这一办起来,收的礼金会让我出大事!”
在这关键的时期,刘伟名的心神中仿佛有一种预感,如果办了酒宴,搞不好会有人借这件事情来搞事。
想到韦家和谢家还在那里盯着自己时,刘伟名下了决心决不在草海办酒宴,更不能收礼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