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开完了会,刘伟名回到办公室时把孙民富叫了进来,很是严肃道:“老孙,本来这次我也想请你去京里帮忙的,县里面有些事情还非你盯着不可。 ”
孙民富本来也真是想去,现在听到刘伟名这样一说,就立即道:“刘书记,你放心,就算是你离开了草海,我也会盯紧的。”
“老孙,你的工作我一直都是相信的。”
走过去坐在了孙民富的对面,刘伟名道:“听说各村正在做着一件事情,想在国庆期间帮我庆祝婚礼,这事你知道吗?”
孙民富就笑道:“刘书记也知道了,我到是听说,大家的积极性很高。
刘伟名就严肃道:“老孙,你要知道,我们是不讲个人崇拜的,就算是我本人为草海做了什么样的事情,那也是组织的行为,如果大家真的这样做了,你认为对我有没有好处?”
本来孙民富也没有细想这事,现在听到了刘伟名一说,孙民富也是一个从政的人,政治敏感性并不低,心中一惊,就有些明白了,这事既然不是刘伟名想搞的,那就很有可能是有心人在暗中操作,万一真的搞出了个人崇拜之类的事情,对于刘伟名的发展是有害的。
“刘书记,我还真是没有细想这事!”
刘伟名看到孙民富明白了,就说道:“你现在要做的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把我的这想法落实一下,群众要乐呵一下没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决不能够出现这样的事情!”
孙民富显得严肃道:“刘书记放心,你都这样说明白了,我会立即去办这件事情,出不了岔子!”
“你下去后,跟明进沟通一下。”
看着孙民富离开了办公室以,刘伟名终于松了一口,首先就是让孙民富他们去与大家沟通,应该不会有大规模的举动,其次,让李永卫全权负责国庆间的事情,就算是出了问题,李永卫也是要负责任的,刘伟名不相信李永卫会拿他自己的帽子开玩笑。
刘伟名在这里安排时,李永卫也开完了会回到了办公室,越想就越感到这事不太好办了,想了一阵,这才拿起了电话拨通了方超明的电话。
把今天会上的内容向方超明讲了一遍后,李永卫道:“方哥,这事怎么办?”
方超明沉思了一下道:“算了吧,这事就到此为止,你尽量把国庆的工作维持好就行了!”
李永卫这才松了一口气,自己是从小跟着方超明一起长大的人,两人之间的关系很铁的,这次突然接到了方超明打来的电话,交待了自己一些事情时,李永卫也感到有些不解,只是从方超明那里知道了一个内情,刘伟名是进入到了什么名单之内的,对刘伟名的考核很严,方超明想借这事来试一下刘伟名。
想不明白方超明到底要搞什么,现在看到方超明收兵了,李永卫也松了一口气。
种种的安排过后,感觉到就算是自己离开也不会出问题时,刘伟名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刚把事情安排得差不多了时,李永卫就来了。
“刘书记,我想再听听你的指示,感觉压力很大!”
目光在李永卫的脸上看了看,刘伟名发了一支烟给李永卫道:“老李,工作交给你我是放心的,草海不能出问题,出了问题的话,我们整个县委的努力就化为乌有了,担子不轻啊!”
李永卫用力点头道:“我就是担心我无法胜任!”
“老李,你是有能力的人,会走得更远,别有太多的顾虑。”
两人聊了一阵,把一些需要交换的想法都交换了一下。
看着李永卫离去,刘伟名心中就在想,李永卫是有进取心的人,他明白自己的意思了。
草海的事情刘伟名最担心的是自己不知道,只要知道了,就会有对策,有了自己种种的安排,就算是有人想搞事也不一定会成功。
回到家里时,看到家里同样仍然是有着许多的人,父母正在忙上忙下的招呼着人们,看到父母那么高兴的样子,刘伟名就在想,他们看起来仿佛真的是乐在其中的样子。
想到自己没有当领导时的家里情况时,刘伟名心中多少也有些感慨,都是权力的原因啊,无论任何的时候自己都应该有一个清醒的头脑,决不能够因为权势而迷失。
刚与大家聊了几句时,刘栋流的电话打来了,电话一通,刘栋流就有些兴奋道:“伟名,有一个事情,谢家的老大这次无缘了!”
刘伟名也是一喜,忙问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刘栋流道:“从林舒雅那公司里面发现了许多的问题,有些人追查了下去,结果不少事情都与谢家的老大有着牵扯,这次中央虽然没有对他怎么样,不过,传来的消息是召开了会议,重新确定了进入政治局的人选了!”
刘伟名听到这里,这才大大松了一口气,只要谢家老大无法进入政治局,自己就少了一个强大阻力,这是好事,不仅对自己是好事,对刘家也是一件好事。
飞机缓缓降落,刘伟名与刘梦依互相看看,两人的脸。上都透着一种喜悦,想到这次是回京结婚时,刘伟名就如同大多数年轻人终于完成了一件大事一般,心中的那种快意真是难以言说。
用官场上的话来说,刘伟名现在才算是成熟了。
“伟名,今天的天气真好!”
听到刘梦依说出这样的话,刘伟名就是一笑。
脸上一红,刘梦依轻捶了刘伟名一下道:“笑什么笑?”
看到刘梦依娇羞的样子,刘伟名就笑了起来。
刘梦依也是一笑。
两人显得很是亲热。
从机场出来时,两人一眼就看到了早已等在那里的曹意林。
看到是曹意林开车来接,刘伟名忙上前道:“多谢曹哥了!”
虽然跟这个刘栋流的秘书并往并不多,两人在刘家还是见过几次。
曹意林表现得很是得体道:“伟名,局长接到总理办的通知,总理要听取汇报。”
刘伟名的眼睛就是一亮,刘栋流现在是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的副局长,从媒体上看到,最近各地在安全上出了不少的事情,原局长辞职了,现在总理通知刘栋流去听取汇报,这里面是否有着一个信号呢?
再想到这段时间以来,刘栋流通过种种的交换,刘家又有了生机时,刘伟名估计刘栋流很有可能这次要进步了。
刘梦依道:“谢谢曹哥。”
坐进了车子,曹意林一边开着车子,一边道:“本来大家都要来接的,听说刘政出了一点事情了。”
刘政出事了?
刘伟名知道虽然刘家分了力量,但是,自己的结婚大事上,两边的人都还是会合在一起的,现在突然听说刘政出了事情时,头脑中已是快速判断着这事的得失。
“刘政怎么了?”
刘梦依急忙问道。
“听说是涉入到了一个案内刘政这次估计有些麻烦!”
刘伟名没有说什么,他早就知道刘家分开的内情,刘栋流就是感觉到无法掌控刘家其他的人才下了决心分开的,这事在京城也搞得大家都知道,就算是刘政他们出了问题,这应该是影响不到刘栋流的。
刘伟名不想管这事,再说了他也管不了这事,上次到了京城就知道刘家的这几个小辈全都是那种享受派,吃喝玩乐都很厉害,他们出事也怪不得别人。
车子很快就开进了刘家。
走进了客厅时,刘伟名看到的到也是一派喜气的样子,不过人却没有几个。
洗了澡休息了一下出来时,刘伟名这才看到黄欣有些疲乏地走了回来。
“妈。”
刘伟名随着刘梦依喊了一怕。
看到刘伟名,黄欣笑道:“你们回来了?”
刘梦依一边用毛巾擦着头,一边问道:“听说刘政出事了,到底情况怎么样了?”
黄欣坐下道:“唉不是从政的料啊!”
刘伟名暗自点头,刘政他们这样的公子哥就算是明白官场的凶险,他们也没有那种灵变的手段,这次不用问都知道,肯定又是中招了。
理论和实践完全就是两回事情,以刘家子弟的情况什么样的官场事情没听过,但是,要他们独自去面对时,也就难免不会中招。
如果是第一次出了这问题还能说是意外,现在又出了问题,那就只能说他们真的不是从政的材料了!
看向刘伟名,黄欣道:“如果他们有伟名的能力大家也就不操心了!”
刘梦依道:“反正都分开了,他们又不会听我们的,管他们干什么?”
在这件事情上,刘梦依还是多少带有着一些怨气的,刘伟名正需要帮助的时候那些刘家的人见利忘义的,竟然分了大量刘家的资源都投到了刘政他们那里。
黄欣叹了一声道:“你二叔和三叔正在想办法,不过,从了解到的情况看,刘政的仕途这次是真的完了!”
大家又聊了一阵结婚的事情,刘梦依更是与黄欣去新房中去了。
刘伟名干脆坐在这里看着电视。
正在看着时,刘栋流走了进来。
看得出来,刘栋流的脸上散发着的是一种喜气。
一眼看到刘栋流这个样子,刘伟名就知道自己猜测的事情可能是真的了,笑道:“爸,是不是要升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