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栋流就是一乐,笑道:“你看出来了?”
这里也没外人,刘栋流还是有着一种想向人分享喜悦的想法的。 .
刘伟名笑道:“一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了!”
哈哈大笑,刘栋流道:“不错,总理与我谈了话,要求我把工作承担起来。”
再沉稳的人碰上了这样的事情,又没有外人的情况下,那种喜悦之情还是难免流露出来,刘栋流明显是兴奋的.
“恭喜爸了!”
这是好事,刘伟名还是感到高兴。
刘栋流与刘伟名说了一阵他将会进步的事情后,脸色一整道:“现在刘政的问题很大!”
刘伟名道:“会不会对你造成影响?”
摇了摇头,刘栋流道:“自从刘家分成两股以后,我就没有再管他们的事情,更是搞得京城都知道了,这事就如同是谢家一样,谢家的老大老二其实都是分开的。
刘伟名并不是太明白这些大家族的操作,知道这事对刘栋流不会造民大的影响后,也就放心了下来。
刘栋流还是轻叹了一声道:“那几个小子出问题是迟早的事情,我早就提醒过了,老二和老三的重视还是不够啊,这段时间他们掌握了刘家的资源后,大量的资源都用在了那几个小子的身上,造成了他们自以为是的,你看吧,果然是出了问题!”
“其实,我认为这样也好,不能从政就不会给家里带来麻烦!”刘伟名说了一句。
刘栋流点了点头道:“也管不了的!现在的情况我们既然分开了,我再去插手的话,这事就有些不清不楚了,我过问了一下,这事我们根本帮不上忙。我担心的是老三那里也会受到牵连!”
刘伟名一愣,本来以为只是一个小事,还真是没有想到,这事跟刘栋雄也有关联,如果是这样,事情比自己相像中还要大了!
摆了一下手,刘栋流道:“你别管了,这事你就算有能力也别插手,还是谈一下谢家的事情吧。其实呢,谢家这次的事情与刘家差不多,只是谢家树大招风,谁让谢家老大要进入政治局呢?位子就那么几个,他有了破绽,谁不想拉他下来,这次通过林舒雅那缺口,硬是被大家把缺口无限的扩大了,谢家的那家公司问题非常大,这就牵连到了谢家的老大,这次中央也下了决心,算是临阵换将吧!”
刘伟名并不必去过问详细的情况,他只需要知道谢家的老大没有上去就行了。
“他会不会下来呢?”
“进入全国政协下属的专门委员会任了一个副主任,算是养老了!”
估计级别没有变,但是,到了那样的地方对于谢家的老大来说,那就真的是养老了!
刘伟名的心中也感慨,多么强大的一个人物,为了一些小事就倒下,这里面可是说明许多的问题了,自己往后也得在这方面注意一下才行。
“谢家老大出了问题,现在的谢家会是一种什么情况?”刘伟名也想更多的了解一下谢家的事情。
刘栋流道:“谢家老太太不行了,听说因为这件事情气得陷于昏迷,如果谢家的老太太不行了,谢家再没有一个像谢家老大这样的人撑着,比起我们刘家都还不如,你放心,谢逸就算是能站得稳,他对你也不会再有任何的威胁!”
在这事上刘伟名到也不是太担心谢逸了,相信随着谢家的变局,他们谢家顾自己的事情都顾不过来,又怎么可能有时间再去与自己斗!
刘伟名现在最重视的还是一些不明白内情的对手,那些人对自己才具有着大的威胁。
刘栋流感叹道:“伟名,世事无常啊!想当初我们刘家陷于危险的边缘,谢家下了死手对付我们刘家,想想当时的情况,我都后怕,如果当时顶不住了,搞不好刘家就真的完了!”
看到刘栋流的头发重新染黑了的情况,刘伟名心想,为了刘家,刘栋流到也没少操心!
刘栋流再次一笑道:“谢家也有今天!”
知道刘栋流他们决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肯定要趁机落井下石时,刘伟名明白,政治斗争是残酷的,如果不真的把一方彻底的击倒,让对手缓过一口气来,那就是一个强大的敌人。
看看刘谢两家的转变就知道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世事真的是无常!
“伟名,刘家终于缓过劲来了,趁着你们结婚,我们刘家要大办,要让大家知道,我们刘家倒不了,也要让一些离开刘家的人知道,刘家并不是那么容易就倒下的!”
看到刘栋流突然间意气风发的样子,刘伟名就在想,这办喜事也讲地方,如果在草海大办,搞不好就会被人抓到了什么把柄,在这京里大办,却又是一种聚集人心的大事,真是难以理解!
既然刘家需要这样的一场婚宴来聚人气,自己身后的一些人也不反对,刘伟名也就没有反对的道理,反正一切都不需要自己去操作,那就热阄一下吧!
刘伟名到是没有太多的掺与事情,到了京城的第二天陈锁源就来到了京城,他是陪同着刘恒成老两个到的,表现得就非常的到位,对刘伟名表示他会一直陪同着刘恒成他们,当然了,陈锁源也带来了他的驾驶员和秘书,刘伟名也把庞费宇和司徒羽叫了一起到来,这并不是刘伟名利用权势的问题,而是情理上必须要让自己的贴心人参与婚事,如果他们不能够参与,那就会被人说闲话。
反正刘梦依在京城的房子很大,也足够大家住了。
刘梦依是真的有钱人,为了这次的婚事,考虑得也很到位,就在新房旁,她更是早就为刘恒成他们老两口购置了一套别墅,大家就住在了这套别墅里面。
看着这气派的别墅,陈锁源等人也是感叹。
大家都在想,刘梦依那么有钱,刘伟名根本就不必再为钱的事情发愁了。
刘伟名带着刘梦依先去拜访了田林喜,又到呼延傲博家去坐了坐
事情都在不断的进行。
刘梦依开始忙了起来,她的一些姐妹们陪着她也是乱成了一团。
第二天刘伟名还是礼节到了刘栋宇的家里。
进入到了刘栋宇的家里,刘伟名就发现这里的情况与刘栋流家就有了一些区别。
进门时看到的是刘栋雄也在刘江宇的家里,看上去大家正在研究什么事情似的。
刘栋流对于刘伟名的到来也还是表现出了一种热情,招呼着刘伟名坐下,询问了一些婚事的情况。
看得出来,这刘栋宇的心情并不是太好。
刘伟名问道:“二叔,刘政的情况怎么样了?”
刘栋雄哼了一声道:“这事我们会处理。”
听到这话,刘伟名就明白,刘栋雄对于在这件事情上刘栋流并没有插手的事情还是心存怨气。
心中就在叹气这刘家的人,有了好处时就没有想到刘栋流这边现在刚发生了一点事情,就怪这怪那的。
刘伟名从刘梦依那里也了解到了一些情况,自从掌控了刘家的庞大财力后,刘栋宇和刘栋雄大量的财力都投入到了儿子们所在的地方,到也给他们的儿子创造了不少的政绩,在有些不太好操作的地方,他们采用着与另外的家族交换的方式互相支持同样也是政绩的出现,干得到也热闹。
刘伟名也就没有再提这事。
刘栋宇微笑道:“不管怎么说,刘家人还是一家人嘛,到时我们都是要去参加你的婚礼的。”
刘伟名表示了感谢出来时,就看到刘松刚刚回来。
“伟名回京了?”
刘松笑着问道。
刘伟名点头道:“过来看看二叔。
刘松看了一眼里面,小声道:“他们烦着呢,刘政的事情现在搞得很大,这次有些人拿着刘政的事情来逼他爸,要求他爸退下去了!”
刘伟名就是一愣道:“真有那么大?”
刘松点了点头道:“伟名,说个实话我们几个本来就不是从政的料,非要分什么家嘛,再多的资源都是白搭!”
刘伟名也不太好多言,说道:“到时来喝喜酒!”
“什么到时,我这几天没事就过来!”
刘伟名笑了笑,对这刘松还是很有好感。
从刘栋宇的家里出来,刘伟名摇了摇头谢家出了事情,谢逸保住了,是因为分了家的原因,刘家出了一些事情,看起来刘栋雄有了麻烦不过,从现在的情况看自己岳父这方到也是有了兴旺的景象,这真是世事无常。
回到家里时,刘伟名就看到刘栋流正与一些官员样的人说着话。
看看这些坐着的人时,刘伟名发现自己只认识两个人,一个是南西省的副省长卢江,还有一个就是方起雄,京城现任的公安局常务副局
见到刘伟名进来,所有的人目光都向着刘伟名看来。
大家都明白,这次结婚的人就是这个年轻人,特别是上次刘栋流跟大家私下交流了一下以后,大家就更加明白,刘家能否重新崛起,关键的就是看这个年轻人了。
刘栋流脸上带笑,向刘伟名招了招手道:“伟名,快过来,大家认识一下。”
刘栋流很快就介绍了几个人的情况,除了两个刘伟名认识的人以外,另外还有三个人,一个是明源省的副省长张光明,一个是农业部的一人厅长叫毕书林,还有一个是国家外汇管理局人事司的司长姜山。
刘伟名一个个与大家问好。
看得出来,刘栋流一方的人并没有几人,这几个也算是他能够掌握的对刘家还忠于的人员。
聊了一阵这些人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