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到人走了之后,刘栋流把刘伟名叫进了书房,脸色表现出了一种严肃道:“伟名,你也看到了,刘家的人虽然还是有一些,但是,大多都不可用,这几个人各方面算是可用的人了
刘伟名笑了笑道:“官场其实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刘家树大的时候肯定就能够有一批人来躲雨,现在看到不行了,离开了也正常!”
“伟名,也有一些人摇摆不定的,对于那样的人,我们刘家不再使用!”
刘伟名就点了一下头道:“刘家的人如何使用,爸运作就行了。 ”
看向刘伟名,刘栋流道:“说实话,我对于用人已经没有太大的信心了,用了不少的人,关键的时候都掉链子,前段时间更是出了不少的事情,差点就牵连到了我们刘家。”
“今天我到了二叔家里,感觉他们对你有些看法!”
这事刘伟名还是决定说给刘栋流听一下。
刘栋流哼了一声道:“这事我不再操心了,当时我一说出让老二掌控刘家的资源时,他们也没有推辞!”
刘伟名暗叹一声,这件事情估计当时岳父也就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二叔看到刘家庞大的利益,立即就接手去了!
“爸交给他们的利益很大?”
这事刘伟名还是有些疑惑的,并不知道刘家有多大的利益。
“伟名啊我只能说刘家的利益也很大,梦依得到的仅只是十分之一不到,现在基本上都划给了他们。”
苦笑了一声,刘栋流道:“今天到来的这几个人你见到的,他们由于种种的原因,也有他们自身的原因,并没有进入那利益的圈子!”
刘伟名多少也有些吃惊如果真是这样用这样的庞大利益来支持刘政他们,应该会很容易出成绩的。
“刘系的人都跟过去了?”这是刘伟名最想问的一个事情。
看了看刘伟名,刘栋流苦笑道:“说个实话,我也没有想到,本来我想着一直都是作应该会有很多人跟过来的,真是没有想到!”
说到这里,刘栋流摇头不已。
“今天的这几人看来是铁了心靠向这方了?”刘伟名问道。
刘栋流道:“刘家的事情大家看到的还是表面,这段时间以来,刘家弱势了,许多人接触上层的东西就少了许多对刘家的新情况并不了解,老二表现得一直很精明的,大家也认为刘家一直都是他在运作!”
刘伟名就明白了,刘家掌握的上层并不是太多,大家虽然知道刘家稳住了,看到的还是刘栋宇的能力。
说算是知道一些自己的情况,但是看中的可能更多的还是刘家的那庞大的利益,舍不得利益啊!
从这件事情也看得出来,在利益的权衡上面,大家还是靠到了利益
“伟名,这次运作了一下在市级上面到也安插了一些人,这些人的成长需要时间到也是你的下一步可用的一批人。”
“爸,刘家需要的是一种重生,并不是什么样的人都收拢过来!你看看刘政的情况就可以知道,那些眼睛里面只看重利益的人根本就没有用处,少几个就少几个吧!”
刘栋流其实也想到了这些,只是多少有些失落而已,听了刘伟名的这说法,刘栋流道:“今天你师傅跟我通了一次话!”
刘伟名一愣道:“他说什么了?”
“你师傅说了,他刚到了华老那里去了一趟,华老说了一句,你现在的发展正处于关键,该低调的还得低调!”
啊!
刘伟名没有想到华老都在关注着自己,这话就太有内含了!
“爸,我也认为应该低调一些,草海我不打算办酒席。”
刘栋流道:“本来我们是打算搞两次的,一次是特别重要的人物参加的,另外一次是一般人物参加的,现在华老这样一说,我们只能把第二次的那一般人物参加的酒宴取消了!”
“不好操作吧?”
“也没什么的,有一部分人就让老二老三他们去招呼好了,反正那些人都是他们的人了!,另外还有一些人让你的小姑去招呼,你的就到时去打一个照面就行。”
刘伟名知道刘家这次搞的就是一个宣传,关键的还是放在了重要人物的身上。
“会有些人们人到来?”刘伟名问了一句。
刘栋流摇了摇头道:“这个不好说,有些人想请,级别够不上,有些人又是逐渐与刘家疏远的,搞几桌行了!”
这就是刘栋流所说的大办?
刘伟名这才发现,刘家可能只能影响到一部分的人,并不能够影响到高层,看起来衰败得有些厉害!
“重要人物要看他们的想法了!”刘栋流说了那么一句。
“结婚就是一个仪式,不要管那么多了,亲朋好友坐下来聊聊也不错,不相干的人就别请了,没意思!”刘伟名说了一句。
刘栋流道:“尽力吧!”
明天就要举行婚礼了,刘家的人显得有些低沉,刘政是真的出了大事了,涉入到了一场大的案里面,通过刘栋宇的交换,最后刘政调回了京里挂了一个闲职,不过,谁都知道,他算是从此再也没有了进步的可能。
刘栋雄提交了退休的报告,下一步他也将休息了。
这刘栋雄家的事情发生后,对于刘家的影响力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刘栋雄并没有再到刘栋流的家里来,仿佛就是真的生了刘栋流的气。
忙了一阵,送走了一些人后,刘家的人都坐在这里。
黄欣的脸上带着笑意道:“差不多了!”
刘栋流却是脸色并不太好看地坐在那里。
黄欣不解道:“女儿喜事,你的怎么了?”
看看刘伟名,刘栋流道:“伟名也不是外人了,说点自家里面的话,这次为了低调,仅办了二十桌,这在京城里面也是不张扬的行为了!”
刘伟名微笑道:“二十桌并不少了!”
摇了摇头,刘栋流道:“伟名啊,你的不明白的,在这京城里面,盘根错节的人太多,一不注意大家很可能就是亲戚的关系,一百桌都不够的!”
刘梦依道:“我到是认为没必要搞那么大的排场,亲朋好友请来吃顿饭就行了嘛!”
刘伟名很是赞同道:“梦依说得对。”
刘栋流道:“这次在请的客人上很是讲究,专门拿出了两桌是想请一些部级以上的领导的,请柬到是送出去了,到了现在还没有得到答复!”
刘伟名也知道一点这情况,大家收到了请柬后,都会说出一个要不要来的意见,现在没有听到有人反馈这事,说明大家在观望,想看看刘家的背后还有些什么样的人。
没想到一个婚礼搞得那么复杂?刘伟名多少有些无语。
“伟名,这不仅只是一个婚礼的问题,而是一种态度,还是一种力量的显示,我最担心的是没有大人物的到来!”
刘伟名看到刘栋流的那个样子时,心中感叹不已,刘家没落到了这程度了?如果是刘老爷子在世时,又怎么可能去想这样的事情!
不过,刘伟名也没有去多想这事,刘家的情况就是这样,正是没有大的人物支持,这才搞得势弱了下去。
“爸?我看了一下?这次请的部级领导不少的,这在我们县里是不可想象的。”
刘伟名只好缓解一下气份。
刘栋流摇了摇头道:“不能比的,不能比的!”
黄欣对刘伟名道:“你的爸的顾虑是对的,京城别看一派平静,如果哪一方出了问题?很有可能到来的就是对手们的强大打击,部级在下面看上去很大了,在这京里却是不同,大家看的是核心的力量!”
刘栋流赞许道:“你妈妈说得对,最少也得政治局的委员有个吧人到来才行,这次看来很难有人到来?档次就低了一些了!”
黄欣道:“本来小柔她爸到来到是一件好事,他告诉小柔,这次他不会到来,这事,唉!”
刘伟名道:“我干爹到是表示会来!”
刘栋流的眼睛一亮道:“他能来就很好,虽然还没有进入政治局,却也是迟早的人物!”
刘伟名也知道刘家的这些人还是比较势利的?从这些想法中可以知道,他们借婚礼显示的想法是很强。
正在聊着时,田林喜的电话突然打来了。
接到电话,刘伟名忙道:“师傅,最近几天忙?没去看你的!”
田林喜笑道:“办喜事肯定是累人的事情,这没有什么!”
听到刘伟名在跟田林喜打电话?刘栋流就看向了刘伟名。
“伟名,你的立即过来一下,老领导想见见你的。”田林喜就说出了一个让刘伟名没有想到的事情。
挂了电话,刘伟名看向刘栎流道:“爸,师傅打电话来说了,他的老领导现在想见我一下,让我立即过去。”
本来没有多少精神的刘栋流眼睛就是一亮,忙大声道:“你的快去,快去,别让华老久等!”
说话间,刘栋流的手在沙发上就快速敲击起来。
看着刘伟名走了出去,刘栋流一改刚才的情况,精神再次振作了起来,对黄欣道:“没有一个人到来都没有关系,只要华老的心里面有着伟名,这就是成功!”
黄欣笑道:“看你的高兴得!”
刘栋流看着黄欣道:“你的以为大家不回复是因为什么?那是观望,是想看看我们刘家还有多少助力,刘家现在还没有到最安全的时候啊,你的看看老三家里的事情就知道了,只要有机会,对手们都是下了死手在整!小柔她爸是顾虑到小柔与伟名的关系,也是存了暗中相助的想法,他不来并没有什么,但是,其他的人不来的话,震不住场面啊!”
“伟名他干爹不是要来吗?有他到来,这场面是能够震得住的吧?”
摇摇头,刘栋流道:“呼延傲博虽然升势强势,他的根基还是浅了许多,在这京城里面的情况你的应该知道,讲的还是根基的!”
说到这里,刘栋流笑道:“还好,只要华老的心中还有着伟名,那就如同拥有了千军万马,这下子我才算是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