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华老,我是党员,也是干部,一切的行动服从组织的安排,无论到了什么地方工作,我相信只要团结同志就一定能够把工作做好!”
目光在刘伟名的脸上看去,看到的是刘伟名脸上流露出的一种坚毅,华威心情不错,微微一笑道:“有这样的想法就好,你的目前有两个任务,一是把喜事办了,二是把草海的工作做好,别的暂时不必去想
田林喜笑道:“这喜事可能太低调了一些啊!”
华威就笑道:“别说那么多,工作做好了,这比什么都重要!”
看向刘伟名道:“你们结婚,没什么送你的,我写了一幅字,你拿去共勉吧!”
从华威那里出来,田林喜非常严肃道:“伟名,听老领导的意思,你在草海可能是呆不长了!”
“是啊,感觉是要让我到一个新的地方!”
“伟名,这应该也是考察的一个部分,如果你当时不同意的话,你的考察可能就结束了!”
刘伟名的心中一惊,就看向了田林喜。(品#书……网)
田林喜笑道:“我是现在才明白过来的,考察无处不在,这其中就有着一种心性的考察,如果你担心会有这样那样的困难,不愿意前往艰苦的地方,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干部,你当时的回答很得体,非常好!”
刘伟名道:“我是真的无所谓,到哪里都是一样的工作罢了!”
田林喜笑道:“宁海的情况变成了现在这样,老领导还是有想法的,太集权了并不是一件好事,你往后在工作中一定要注意这事!”
刘伟名早就想到了这事,点头道:“我也正在想着这事!”
田林喜笑道:“你能够有这样的想法就很好,我也就放心了!”
告辞了田林喜,刘伟名就向着刘家赶回,虽然见华威时很平静,现在却有着许多的想法冒了出来,刘伟名也需要时间好好的想一想。
回到刘家时,刘伟名看到除了自己的父母坐在那里之外,刘家的不少人也都到了。
看到刘伟名进来,刘栋流看向刘伟名的眼神中就充满了疑问。
那刘栋宇也有着太多的疑惑。
再看看刘雨露,这个刘梦依的小姑姑坐在那里,同样是看向了自己。
“伟名,怎么样?”刘梦依关心地问道。
虽然很想知道情况,刘栋流还是说道:“也让伟名坐下喘口气嘛!”
对于刘家来说,刘伟名去见华威的事情就是一件大事,今天刘栋流本来是打一个电话来随便问一问,没想到得到的消息是田林喜带着刘伟名去见华威了,这消息把他震得不轻?第一时间就赶了这来。
得到消息的刘栋雄也坐不住了,同样赶了过来。
这是刘家自从分了势力以后,大家的第一次坐在一起,搞得刘家也热闹了起来。
刘梦依忙着去帮刘伟名倒了一杯茶水。
过去坐下后,刘伟名道:“爸、妈,你们过来了?”
他首先是对着自己的父母询问。
这也表明了刘伟名的孝心。
孙智芳心情不错,自己的儿子就算是在刘家这样的大户人家?还是首先跟自己打招呼的!
“伟名,我们过来看看这边准备得怎么样了!”
刘伟名微微点了一下头,笑道:“都已准备好了。”
刘恒成就笑道:“那就好!”
大家听着这刘家的人谈论着结婚的事情,刘栋流夫妻到是没什么,刘栋雄他们却在皱眉,心中就在想?见华威是多么大的一件事情?这个刘家的人真是的!
刘栋雄忍不住了,就问道:“伟名,去见华老的情况怎么样了?”
刘伟名笑了笑道:“华老关心草海的发展,主要就是问了一下草海脱贫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其它的。”
“就没有说点其它的?”刘栋宇也问道。
“没有?问了一下就离开了。”刘伟名表现得很淡然。
几个人互相望望,刘雨露问道:“华老说了你结婚的事情没有?”
“没有!”刘伟名干脆道。
唉!
刘栋雄叹了一声,站起身道:“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了!”
说话间,刘栋雄已是向刘栋流告辞而去。
又聊了一阵,刘栋宇夫妻也离开了。
刘雨露与刘梦依到是很亲热?表示明天结婚时她会过来帮忙后也离开了刘家。
看到大家都已离去,刘栋流叹了一口气。
刘伟名一直都表现得淡然,刚才有意不说华威见自己的真实情况,就是想试一下这些人的亲情情况,现在看起来,果然是自己猜测的情况,没有了助力?或者说是对他们没有利益的情况下,他们就算是亲情也不会去讲。
刘梦依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她是一个不太也有便说长辈坏话的人,这时也忍不住到:“坐了一早上,听到华老没有过问刘家的事情就走了!”
黄欣也是脸色不太好看?不过,她还是忍住没有说什么。
刘恒成不太明白情况?刚才只是听刘家的人说起了那华威的情况,知道华威是强大的存在,现在看到这情况,他也是对人情世故很明白的人,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儿子的难处。
看向了刘伟名,刘恒成道:“伟名,你要记住,打铁靠本身硬,只有自己过硬了,这才有生存的能力!”
这句话也是有所指了!
刘栋流当然明白刘恒成的想法,有些尴尬道:“亲家说得对,一切都得靠自己才行,伟名很不错!”
刘梦依这时才发现刘伟名很随意放在沙发旁边地上的一幅字画样的东西,不解道:“伟名,你拿了什么东西放在地上?”
笑了笑,刘伟名道:“华老说他就不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了,写了几个字送我。”
啊!
刘栋流睁大了眼睛看向了刘伟名道:“刚才问你时,你怎么没有说这事?”
刘伟名笑了笑,摇了摇头道:“有意义吗?”
这时的黄欣如同捧着一个宝贝一般,早已用最快的速度小心把那字画拿了起来。
“伟名,那么重要的东西,你怎么就随便放在了地上了!”黄欣带有着一些埋怨道。
如果说刚才因为华威没有表示而郁闷的话,现在对于刘栋流夫妻却是一种惊喜了。
“快打开看看!”
刘栋流带有着一些激动道。
刘梦依也感到高兴,就与自己的母亲一起,很是小心地把那幅字慢慢打开,仿佛就害怕一不注意把那东西搞坏了似的。
“夫妻和谐!”
这四个字呈现在了大家的眼前。
刘伟名并没有见到华威写的是什么,这东西明显是早就写好的,离开时华威让人拿了交给刘伟名的。
现在看到这四个字,刘伟名对华威更多了一些敬意,老人对自己的婚姻也很关心啊!
“好!”
“好!”
刘栋流高兴地大声道。
“你看,这里还有一行小字!”黄欣大声道。
大家一看时,只见那行小字写着:赠小刘同志结婚纪念。华威。
看着那“华威”两字,刘栋流仿佛一扫沉闷,有了这样的一个签名,那就比什么都好了!
“伟名,立即装裱,明天就拿到婚礼现场去!”刘栋流眼睛闪亮道。
刘伟名道:“华老的意思还是要低调一些的,这个挂在家里就行了,没必要那么张扬的!”
刘栋流道:“不,华老既然写了这字给你,就是表明了对你的支持,这事不能够辜负了他的心思,这样吧,这事你别管了,你放心,不会对你有任何的影响,我要让大家看看,华老是支持我们的!”
知道刘家太需要这个了,再想到华威在这个时候送自己这东西时的用意,刘伟名也没有再做阻拦,回来的时候田林喜也说过了,这次自己到华威那里去的事情应该现在京里也有很多人知道了,想隐瞒都不可能。
刘栋流看向刘伟名道:“伟名,你想想啊,明天就是你们的婚礼,今天华老专门送你了这幅字,就是想借这幅字向大家表明一种态度的
刘伟名这才说道:“那好吧!”
刘梦依道:“我这就找人装裱去。”
刘栋流看向黄欣道:“我看你还是亲自去盯着做,别做坏了!”
黄欣当然也非常的重视这事,忙点头道:“这是大事,也是最重要的事情,我去盯着!”
刘栋流脸上挂满了笑容道:“这是好事啊!上次伟名就得到了一幅字画,那是华老与付老的合作,现在又得到了华老的字,两样字画足以说明了伟名在华老心目中的份量了!”
“你们聊,我去赶着搞这个,不能误了明天的婚礼!”黄欣拿着那字已是匆匆走了出去。
刘恒成同样也看了那幅字,高兴道:“华老是多么大的领导啊,伟名,不能辜负,了华老的期望!”
刘梦依心情不错,华老写的“夫妻和谐”四个字是她最高兴的话了。
刘栋流这时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有事,很快离开了。
这时也就剩下了刘家的人和刘梦依。
孙智芳笑看向刘梦依,对刘伟名道:“伟名,梦依很好,你要善待于她!”
刘恒成道:“华老写了四个字给你,就是要求你们夫妻之间白头偕老,夫妻关系和谐的,从今往后,你们一家人就要互相体谅了!”
正说着话,只见郑小柔已是走了进来。
一身非常漂亮的着装,整个人看上去容光焕发的样子。
看到郑小柔到来,刘伟名暗中就看了自己的父母一眼。
孙智芳眼睛一亮,就笑道:“小柔也来了?”
“爸妈,你们也来了?”郑小柔的脸上挂满了笑容,看了一眼刘伟名时,脸上微微一红。
刘伟名知道郑小柔是有意把干爹干妈的“干”字有意去掉的!
刘梦依仿佛早已习惯,笑道:“小柔,你都准备好了?”
看到郑小柔与刘梦依同自己的父母谈论着婚礼的事情时,刘伟名只能坐在那里微笑看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