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可能是听到了华威召见刘伟名的事情,今天本来想低调也没有了办法,特别是华威的秘书代表华威来参加婚宴的事情一传来,到来的人就多了一些。 (. . )
京城本来就无小事,华威召见的事情又不是一般的小事,大家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许多人的态度立即有了改变。
看到那么多的人到来,刘家的几个老人到是显得很是高兴,忙上忙下的,仿佛他们才是婚礼的主人。
“小刘,新婚大喜啊!”
听到声音,刘伟名抬头时就是一愣,看到了一个自己没有想到的人,竟然是孙祥军来了。
“孙书记!”
心中就有些震惊了,孙祥军怎么跑来了!
刘伟名记得请柬的名单中并没有孙祥军的。
孙祥军看上去老了许多,虽然也染了头发,但是,从他的脸上还是可以看得出来,苍老了许多。
毕竟是自己的喜事,刘伟名忙迎上前去对孙祥军道:“孙书记好!”
脸上带着笑容,孙祥军道:“怎么样,不请自来,不会打扰吧?”
这话说得!
刘伟名对这孙祥军真的是佩服之极了,这人是一个能上能下的人物!
“孙书记,本想请你的,就担心会影响到你的休息,你能来真是太好了,我送你进去。”
刘伟名表现得就很得体。
孙祥军微笑道:“这个到是不用,我自己进去就行了,你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忙你的吧!”
刘伟名看到自己的父亲正在那里不知道该干什么的,就对孙祥军说道:“我请父亲送你进去。”
刘伟名就走过去对刘恒成小声道:“爸,那是原金陵市委孙书记,麻烦你安排一下。”
刘恒成一惊,金陵是什么地方他当然清楚,没想到是那么大的一个人物忙热情迎上前道:“孙书记里面请。”
孙祥军看上去很满意这样做,紧握住刘恒成的手道:“老人家就别客气了,我们一起进去。”
看着孙祥军在自己的父亲带领下走了进去,刘伟名的头脑中也在想着孙祥军不请自来的用意,刘伟名很清楚,这是孙祥军的一个态度,他是打算用这样的一个态度为他的那个私生子谋一个平安。
人是越来越多更有不少是根本就没有请的人!
看到这情况,刘伟名对刘梦依道:“这事怎么变成这样了,办的那几桌可能不够了!”
刘梦依也发现了这情况,对郑小柔道:“得安排一下才行。“
郑小柔道:“是啊,可能坐不下了!”
苏倩影正找不到事做,忙说道:“我去跟黄阿姨说一下。”说着就匆匆走了进去。
看到苏倩影那么积极的样子郑小柔道:“倩影还是很不错的!”
就在刘伟名在这里办喜事时谢家的人都集中在谢老太太的病床前,老太太已经无法下地了,看上去情况很是不妙。
谢家的老大阴沉着脸坐在那里,他是真的郁闷,本来很顺利的升势不明不白中就受到了阻击。
谢逸也从宁海赶了回来他对于大哥的事情并不是太关心,两人也不知是怎么的,一直就不对路。
老太太这时显得很虚弱道:“你们两个是怎么的,一直都不和,俗话说和为贵,家和万事兴啊!”
才说了那么一句话老太太就喘成了一团。
谢家老大叫谢鸣,看了一眼谢逸道:“妈,你放心,我们都很好!”
老太太这才看向了大家道:“我们谢家与刘家是你爸他们老一辈的积怨,现在搞得大家仇人似的,这样对双方都不好,这段时间我躺在这床上也想了不少事情前段时间谢家对刘家朝死里整,现在呢?”
说到这里,又在不断的喘着。
谢鸣道:“妈,你别说了,休息一下。”
“我不行了这个我清楚,有些话我得跟你们说。”
过了一会气息顺了一些后,老太太道:“刘家几个后辈是什么德行你们也知道,他们并不可怕,为什么刘家到了现在反而站稳了呢,这事你们应该好好的思考一下了!”
谢逸道:“这事我想过了,主要是刘家通过那个叫刘伟名的把几个势力串了起来,要不然!”
谢鸣道:“妈,没事的,我现在虽然无法有作为了,谢家也倒不了!”
“你啊!有的时候就得面对现实,对手强大并不可怕,可怕的还是你不能从中看清楚情况,你们想过没有,如果刘家没有了那些助力,他们还能够顶得住吗?”
其实,以谢鸣和谢逸的心智,对于这事早就有着自己的分析。
老太太道:“你们在对待刘家的事情上一定要区别对待,现在刘家分裂成了两派,可以针对刘栋宇他们,最好别去招惹刘伟名他们,那才是刘家的真正实力所在啊!”
谢家的人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老太太想的是这样的一件事情,都沉默了起来。
看了一眼谢逸,老太太道:“我们谢家的情况与刘家一样,你大哥可以与刘家的刘栋宇他们搞,你却不必,借着大家知道你与大哥不和的事情,你应该与那刘伟名一方站在一起,只有这样,你才不会受到那些势力的打击!”
谢逸迟疑道:“不知道刘家的人是什么样的想法了,我们两家斗得太久了!”
老太太又喘了一阵才说道:“刘伟名的背后是华威,你们惹不起!除了这事以外,我最近琢磨了许久,感觉z纪委那块对刘伟名也是支持的,另外,你们发现没有,郑成忠虽然与刘家不怎么友好,在对待刘伟名的事情上却也是下了功夫在帮,还跑到了草海去了一趟,我才不相信他没事会跑去草海!呼延傲博又将进入政治局!你们想想这事,惹了一个刘伟名,就如同是捅了马蜂窝了!”
看向谢鸣,老太太道:“你啊,其实这次之所以受到了阻击,关键的就是捅了这个马蜂窝了!”
不得不说,这老太太分析得非常的到位,经过她一分析,谢家老大就更大的郁闷了,目光就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的林舒雅,又看了一眼谢逸,他知道一切都是在宁海搞出来的事情。
谢逸这时也明白了老太太的想法,说道:“你老的意思是说,老大继续与刘家掐着,我去与那刘家交好?”
“不是与刘家,刘家算个什么东西!是与那个叫刘伟名的年轻人,他才是主要的人物,其实呢,我也分析过这个刘伟名的性格了,他并不是一个喜欢惹事的人,一切都是你们主动去招惹了他,他也是一种自保的行为,我说过了,对刘家,你们一定要区别对待,别把刘伟名看成是刘家的人!”
谢逸的大妹叫谢莹丽道:“妈,怎么能说他不是刘家的人呢,今天是他的结婚日子,娶的就是刘梦依!”
老太太喘了一阵道:“你们啊,你们认真想一想,刘家给到了刘伟名什么样的帮助?我不相信那个刘伟名的心中没有想法,既然有了想法,只要你们不去触动他,他就不会搞事的!”
看向了谢逸,老太太道:“今天既然是他结婚,谢家就得做一个样子给大家看看,也给那刘伟名背后的人看看,你去参加他的婚礼吧,代我也备一份礼过去。”
说完这些话,老太太已经无法再说了,闭着眼睛喘息着。
看了一眼谢鸣,又看看大家,谢逸道:“还是听妈的吧!”
当谢逸来到了刘伟名的面前时,刘伟名同样也是吃了一惊,他同样也没有想到这个谢家一直针对着自己的人会到来。
“伟名,结婚了也不发一张请柬过来啊!”谢逸表现得就很和气,脸上带着笑容。
想到谢逸的身份是宁海的政法委书记,他那么大的领导能够主动前来时,刘伟名不管怎么样也得表现出一种恭敬,忙迎上前道:“谢书记能够到来,我真的很感谢!”
陈锁源这时刚好跟在了刘伟名的后面,听到说话,一看时,心中就是一惊,这不是宁海的政法委书记吗?
看到谢逸表现出来的这种态度时,陈锁源暗叹自己今天真的是长了见识了。
这时田林喜也到了,看到谢逸正与刘伟名说话时,田林喜的眼睛一亮,就走过来道:“伟名,今天不错,容光焕发的!”
刘伟名一看是田林喜,忙笑道:“师傅的气色也很不错嘛!”
两人都笑了起来。
田林喜握住谢逸的手道:“谢书记,我们一起进去?”
看到是田林喜,谢逸忙与田林喜握手问好,本来就是想做给田林喜他们看的,有了这样的机会,他当然高兴,与刘伟名说了几句闲话,就同田林喜走了进去。
看到谢家的人都到了,刘伟名对于政治又多了许多感悟,果然是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谢家和孙家来了,不知道那韦家的人会不会来呢?
韦家的人毕竟与刘家曾经是亲戚的关系,请柬到是发了的,当时发请柬时大家也猜不到韦家的人会不会到来,现在出现了新的情况后,刘伟名就有一个感觉,韦家的人就算是做表面的工作也应该会派人来,就不知道是谁到来了!
这个喜事办得真是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