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的婚礼让许多人看到了其背后的力量,大家回去后到底怎么样跟自己的人说这事就不知道了,刘伟名最头疼的还是婚后与刘梦依和郑小柔之间的过夜问题,好在两处别墅到也不远,只是一晚上来来去去的有些麻烦而已。
也就是刘伟名练有五禽戏,要不然这一阵下来,可就真的要成阮小二了!
国庆之后,刘伟名还是坐上了回到宁海的飞机。
既然不打算在草海张扬,刘梦依和郑小柔干脆就陪着刘恒成和孙智芳去旅游去了,弄得刘伟名只能是一个人坐着飞机回草海。
有两女陪着父母,刘伟名到也放心得很,这样多少也能减少一些父母因为无法在草海办酒席的遗憾。
这段时间草海的情况刘伟名当然是知道的,群众性的巡游活动很热闹,本来大家想搞一些歌颂一下刘伟名的事情,被刘伟名指示阻止了,到也没有发生什么样的情况。
刘伟名也知道,对方应该从这事也知道了一些情况,暂时不会再去搞事。
坐在飞机上,刘伟名闭目养神,这几天不断来往于刘梦依和郑小柔那里,还得不断去拜见一些京里的人物,也真是搞得他很累。
从京城中也了解到最近京城很热阄,到了最后关头了,还没有揭晓的东西逐渐在揭晓中。
陈锁源他们是第三天离开京城的。
这次到也让陈锁源看到了权势的强大,对于跟随刘伟名的心就更加的坚定。
正在想着心事时?刘伟名就发现飞机突然间巅簸起来。
强大的震动传来时?刘伟名的眼睛就睁开了,心中一惊,心想不会出了什么事情吧?
“今天我出门是算了日子的,算出来出门遇贵人,是一个大好的日子,怎么搞的?”
刘伟名正在吃惊时,就听到有一个南方口音的人在说话。
顺着声音看去时?刘伟名就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坐在那里?仿佛还在用手掐算着。
看到这中年男子的这个样子,刘伟名紧张的心情反而放松了一些,生死由天,自己也没有必要想那么多。
飞机抖得更加的厉害,那中年男子紧张计算了一阵才放松了心情道:“应该没问题?应该没问题!”
难得遇到那么有趣的一个人,刘伟名笑道:“在这空中也能算得出来?”
听到有人询问,那中年男子嘿嘿一笑道:“老弟,这个你就不知道了,我可是祖上传下的玄学,仗着这手段?我可是在生意上不断斩获的。”
这时飞机经过了一阵抖动后恢复了平稳。
飞机的喇叭中也传来了优美的声音,说是飞机遇到强气流,刚才造成了飞机的抖动什么的。
听到飞机没事,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飞机上紧张的气氛也为之
那中年人笑道:“怎么样,我算了就是没事,果然没事了!”
刘伟名笑了起来?对这东西他到是不太相信。
噫!
这人看向了刘伟名道:“老弟,你这相貌不得了啊!”
再看看刘伟名,他又说道:“真的是不得了!”
说话间,对着坐在刘伟名身边的一个中年人道:“老哥,我们两个换换位子。”
就在空姐想要阻挡时?他硬是跟那中年人换了位子。
对着空姐笑了笑,这中年人道:“我只是换一下位子?没事的,没事的。”
坐到了刘伟名的身边,中年人再次把刘伟名看了一阵叹道:“老弟,不得了啊,不得了啊!”
刘伟名笑道:“看来你家传的玄学果然厉害!”
在这飞机上有一个人跟自己闲聊,刘伟名也感到有趣。
从身上掏出一张名片双手递给了刘伟名,这中年人道:“老递,认识一下,在下陈喜全,做了一点小生意,开了一家小公司。”
刘伟名微笑接过那张名片一看,吃了一惊道:“玄光集团?”
嘿嘿一笑,陈喜全道:“小公司,小公司,见笑了!”
刘伟名也笑了起来,他恰好就知道这家公司,并不是一家小公司,而是一家规模不小的大公司,应该是集团公司,听刘梦依说起过这家公司,这家公司是南港的一家公司,刘梦依他们与这家公司也有着一些合作,这家公司主营是光电器件及其它新型电子元器件、信息传输线缆、通信终端及专用通信交换设备的生产及销售,还是一家上市公司。
真是没有想到那么一个集团公司的老总会跑到内地来,还那么的低调。
陈喜全也没有想到刘伟名会知道自己,也是一愣道:“你知道?”
刘伟名笑了笑道:“陈总的大名我是知道的。”
陈喜全就笑道:“有一个项目在宁海,我是想去看看,没想到在这机上遇到了老弟,看老弟的相貌,应该是官场中人吧?”
刘伟名笑道:“陈总的命相术可是不得了的,竟然被你看出来了!”
陈喜全就大笑道:“看来你不相信啊,你我一见投缘,到了宁海,我人生地不熟的,就跟着你了!”
刘伟名就是一乐,笑道:“不担心我把你卖掉?”
哈哈一笑,陈喜全道:“我如果这也看不出来,那就把自己的招牌砸了!你老弟决不简单,难怪我算出了出门遇贵人,果然是遇到了贵人了!你面现桃花,应该是刚结婚把?”
刘伟名微笑道:“我叫刘伟名,你叫我小刘就行了。”
哈哈一笑,陈喜全道:“你我一见如故,我们兄弟相称好了,指不定我还得靠你发展的。
刘伟名看到陈喜全认真的样子,微微一笑道:“这可是不好说,你没找我帮忙,我到先要找你帮忙的!”
两人都是一笑。
“老弟,我给你看看手相。”
这陈喜全对于看相的事情估计是很喜欢,拉起刘伟名的手就看了起来。
看了一阵道:“哈哈,老弟果然与我有些相近!”
刘伟名不解道:“怎么这样说呢?”
“你看看你这里,现出了桃花状,这足以说明你这一生桃花不断,女人是肯定不缺的,再看看这泛起的色彩,鲜艳得很,女人也是极品的女人,老弟啊,女人多了也是麻烦的事情,你看看我,八个女人,唉!”
刘伟名立即有了更多的好奇,笑道:“你有八个老婆?”
陈喜全叹道:“不瞒你说,我是有八个老婆,可惜的是家家处理得不好,一天到晚就吵闹,别人认为女人多是好事,我可是不胜其烦,不胜其烦啊!见笑了,见笑了!”
看到陈喜全不停摇头的样子,刘伟名就笑了起来。
南港的富商娶好几个老婆的事情也听说过,却是第一次碰到。
又看了一阵刘伟名的手相,再看看刘伟名的面相,陈喜全“噫”的一声道:“不对,不对啊!”
刘伟名看到他一惊一乍的样子,越发感到这个陈喜全是一个直爽的人,微笑道:“怎么了?”
“老弟,你应该刚结婚吧?”
刘伟名就点头道:“是啊,国庆刚结的婚。”
陈喜全眼睛一亮道:“不对,不对,你的阳气怎么那么的充足,按道理年轻人刚结婚时肯定是旦旦而伐的情况,看上去你精力充沛,这怎么可能?”
刘伟名暗自摇头,这也能看得出来!
陈喜全又看了一阵道:“有玄机,有玄机!”
凑到刘伟名的耳边,陈喜全道:“我看得出来,你的气色中有着两道桃花气息,应该是与至少两个女人交替而伐的,从桃花气息上可以看得出来,这两道气息也是融入到了你体内的,这就说明了你并不是没有做那事,而是做得很勤,老弟啊,功夫在身啊!”
刘伟名被说得一下子尴尬起来,感到自己真的是遇到了怪人了。
刘伟名第一次对于华夏的命相之术有了一种敬畏。
没见到刘伟名说话,陈喜全扭头看看四周,小声道:“老弟,你不知道一个男人有了八个老婆的痛苦啊,这次老哥我就是跑出来散心的,没想到真的遇到了贵人了,没说的,这次宁海之行我就跟定了你了。”
刘伟名笑道:“你看错了吧?”
陈喜全道:“我看得出来,你的气息有一股是主流,就算是其它融入到了你体内的气流,也都是跟着这主流运行的,这就说明了你有着一股气息很强,这应该是修炼了某种功法的结果,老弟啊,不,我拜你为师好了,看在老哥我可怜的面上,指点一下怎么样?”
刘伟名笑了笑道:“拜师就不必了,我到是有一套五禽戏,没事时我们切搓一下好了。”
眼睛一亮,陈喜全一拍大腿道:“果然是出门遇贵人,出门遇贵人啊,师傅,我就跟着你了!”
刘伟名摇头不已,陈喜全多大的老总啊,其资产根本就不下于刘梦依她们,竟然几句话就跟定了自己,这都什么个事!
看向陈喜全时,只见陈喜全又在掐着手机计算着,心中越发感到好笑起来,这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个陈喜全也是一个高人啊,竟然真就能看看出自己的一些情况。
刘伟名刚才说的切搓的话也并非随便说说,刘伟名第一次有了一种跟陈喜全学习一点看相的想法,如果能够知道一些这方面的知识,搞不好还真是有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