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今天对于陈大祥来说是一个高兴的日子,经过女婿韦尔志的介绍,南港玄光集团公司的老总要到宁海,这次据女婿说那老总陈喜全是秘密到来的,这个老总不喜欢张扬,要求的是不张扬。 .
虽然自己只是教育厅的副厅长,按道理并不会管到招商的事情,不过,如果能够在这招商引资上取得成功,那占是一个大大的政绩
陈喜全的集团公司据女婿说很大,不仅只是在南港,在国外也有市场,如果能够把这样的集团公司引入宁海,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昨天陈大祥就去向韦系在宁海的主持者省委副书记方明亮进行了汇报。
方明亮在了解到了这玄光集团的情况后也非常重视,这次那陈喜全是前来考察项目的人,如果他们的公司能够落户在宁海,这可是一个不小的政绩,方明亮立即指示陈大祥,一定要按照陈喜全的要求,低调迎接,要让陈喜全在宁海满意。
方明亮作为副书记,同样也需要政绩,这玄光集团那么大的公司如果真的引起了,方明亮就有了一个很大的政绩了。
陈大祥早早就带着两个亲信等在了这里。
听到飞机已经降落的消息,陈大祥就不停向着里面观看。
陈大祥心中也在想,多大的一个老总啊,搞什么明堂嘛,来宁海也不带一个人,就这样独自来了!
要不是女婿说得清楚,这陈喜全的身家很丰的话,陈大祥都不会相信这样的一个老板出行会是那么的低调。
过了一阵,已经有人走了出来。
陈大祥没有见过陈喜全,让人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的几个字是“欢迎玄光陈总”,这几个字也动了陈大祥的一番心思,这样并不会暴露陈喜全的身份,又一看就知道。
目光不停在人群中搜看?突然,陈大祥就看到刘伟名与一个中年人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
又是刘伟名这小子!
看到刘伟名,陈大祥就满心不舒服。
刘伟名这时正与陈喜全聊着,两人到也聊得投机,陈喜全询问练功的事情,刘伟名对他的命相理论也很感兴趣,两人到也不会无趣。
看到陈大祥在那里迎接人?再一看那牌子上的字,刘伟名小声对陈喜全道:“陈总,看来是有人在迎接你了,要不,我们就在这分手吧?”
陈喜全正对修炼的事情感兴趣,抬头看了一眼那牌子?小声道:“他们也不认识我?别理他们,我们快走,这次宁海之行,我就跟着你了。”
刘伟名心中就是一乐,这陈喜全到也是一个有趣的人。
这时刘伟名已是走到了陈大祥的身边。
刘伟名并没有那种与陈大祥说话的想法?本想就这样走过去。
这次韦家的人最终也没有人来参加婚礼,刘伟名已经明白,韦家与刘家算是彻底把这关系断了。
陈大祥从女儿那里也是知道了不少内情的,看到刘伟名,就想到了韦家与刘伟名的矛盾问题,当然不可能对刘伟名有任何的好感。
刘伟名不想惹事?本想就这样走过去。
陈大祥却是不知怎么的,阴阳怪气道:“这不是刘伟名吗?”
刘伟名微微一笑道:“陈副厅长来接人?”有意就把那“副”字说得重了一些。
陈大祥哼了一声。
陈大祥这时也就看到了跟随刘伟名的陈喜全,看到陈喜全一身很朴素的装束时,陈大祥大有看不起的意味,对着陈喜全也哼了一声。
陈喜全看到陈大祥对自己也哼了一声时,疑惑看了一眼刘伟名道:“老弟,他的鼻子有毛病?”
这也是陈喜全心中不快的说法了。他多么精明的一个人?早已看到了双方的情况,有意这样说了一句。
刘伟名微笑道:“也许吧。”对于陈喜全的这问话,刘伟名一下子心情不错起来,就笑着说了一句。
“你!”陈大祥听到了陈喜全这样一说,气得够呛?指着陈喜全就手都有些抖动,还少见有人这样说自己的。
刘伟名对陈喜全道:“我们走吧。”
陈喜全看了一眼气得够呛的陈大祥?心中就在想,那韦尔志说他的岳父会来接自己,难道这个就是他的岳父?这也太没城府了吧?
摇了摇头,陈喜全跟着刘伟名就要离开。
这下子陈大祥不干了,大声道:“你给我站住!”
刘伟名看了看那仍然举着的牌子,就停下了身形,他到是想看看两人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陈喜全操着南方特有的声音道:“你有事?”
陈大祥大声道:“你才有事!你刚才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他是气得身份都忘记了。
陈喜全在陈大祥的脸上看了一阵,摇了摇头道:“你现在气色灰败,做事一定要小心一些才是,要不然,可是会引成大祸的!”
他又犯了为人看相的毛病了,看到陈大祥的面相,忍不住就说了一句。
这下子陈大祥更加愤怒了,沉声道:“刘伟名,你干什么,引些什么人到宁海了?”
他到好,把气发到了刘伟名这里来了。
刘伟名本不想跟陈大祥过不去,手中还捏着他的不少东西的,没想到陈大祥会把气发到自己的身上,脸色就是一沉道:“陈副厅长,注意你的言行!”
陈大祥正想发火时,就看到这四周有不少人正在看着他这里,这才想到了自己所在的地方不适合发火。
心中憋得难受,就怒瞪了陈喜全一眼。
就在这时,只见有几个人已是迎了过来,站在了陈喜全的面前就恭敬道:“陈总。”
陈喜全一皱眉头道:“我不是说了不要你们接吗?怎么又来了!”
说到这里,对刘伟名道:“老弟,我还走。”
刘伟名看了一眼陈大祥,也没有说话,转身就大步离去。
这时的刘伟名也下了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动这陈大祥一下了,这小子有一个女儿做韦家的儿媳妇就了不起了?
本来刘伟名并不想帮韦家的忙,现在也只能是随手帮韦家一下了。
刘伟名也听说了,韦家对于儿子要娶一个小小副厅长的女儿之事是不满意的,但也架不住韦尔志的喜欢,这才勉强同意,现在自己如果搞陈大祥一下,搞不好反而让韦家高兴了。
走了几步,刘伟名整陈大祥的念头又失去了,心中又在想,是否可以暗中与陈大祥交流一下呢?如果能够把陈大祥这样的人用起来,对付起韦家到也是一个大大的暗桩。
陈喜全并不知道刘伟名转了那么多的念头,笑道:“看起来你们两人有结怨啊!”
刘伟名笑了笑道:“你是韦尔志约来宁海的?”
“无意间认识,他说他岳父在这里,我正好也有意要在这里发展一下,就过来看看了。”
“你现在与那陈大祥有了不快,我可是影响到了你与高官结交的机会了,可惜了!”
陈喜全笑道:“华夏并不是只有一两个高官,只要我愿意,什么样的高官都能结交,到是老弟这样的高人不容易遇到,说个实话,我此次宁海之行,最大的收获就是结识了你了!”
刘伟名摇了摇头,对于这些富豪的心思就有着太多的不理解。
这时的陈大祥还在看着出口的地方。
人都出来完了也没有看到一个出来的人,就拨打了韦尔志的电话。
韦尔志这才说道:“我跟陈总有一张合影,我用手机把这相片发给你。”
很快,一张相片发到了陈大祥的手机上。
看着手机上的相片,陈大祥感到眼熟,再一细看时,旁边一个跟随他到来的人道:“陈厅长,这人好像就是刚才跟着刘伟名离开的那个人嘛!”
陈大祥被他一提醒,这才想了起来,果然就是那个人。
再一看刚才要迎接陈喜全的那伙人正要离开时,忙走过去问道:“请问你们接的也是陈喜全,陈总吗?”
那几个人是陈喜全派来了解宁海情况的人,看到陈喜全跟着一个年轻人离开了,正在这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听到陈大祥的询问,其中一人道:“是啊,陈总喜欢低调!“
啊!
看着陈喜全的离去方向,陈大祥的脸上表情就复杂了起来,接个机把人得罪了不说,这事怎么向方明亮交待?
想到方明亮现在还等在那里要宴请陈喜全时,陈大祥就有一些茫然,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接个机会接成这样。
过了好一阵,陈大祥才暗叹一声,凡是与刘伟名沾边的事情怎么就会变样子呢?
这时方明亮秘书的电话也打来了,方明亮秘书在电话中道:“陈厅长,方书记问你接到人没有,他推掉了一个会议,等了好一阵了。”
陈大祥咬了咬牙道:“本来接到了的,结果半途被草海的刘伟名截走了!”
啊!
这下子是方明亮的秘书吃惊了,他是怎么也想不明白,接个人都接不到,心中就在嘀咕,那刘伟名怎么就把人截走了呢?
过了一阵,方明亮的秘书才说道:“行了,方书记说了,你要把情况搞清楚。”
听到手机中挂了电话的声音,陈大祥脸色阴沉着,向外就走了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