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并不会立即赶回草海,回到了宁海时,他还得去拜见一下省里的领导们,这次刘伟名是带有着田林喜、呼延傲博、郑成忠等人安排的任务,不谈其他的人,经过了这次的婚礼,郑成忠已经把刘伟名看成了一家人了,当然得有一些关照了。(品&书)
与陈喜全一道住进了一处宾馆后,刘伟名对陈喜全道:“老哥,我可是在省城有些私事的。”
陈喜全笑道:“你忙你的,我也有些事情要忙,忙完了再聊。”
他到是善解人意之人。
刘伟名对陈喜全的好感更多了一些,心中就在想,五禽戏的事情师傅也没有说不能外传,华威的话语中也说了,这种功法讲一个缘份,如果有缘就传,这个陈喜全既然喜欢,传给他练练,能否练成就看他的造化了。
刘伟名在练了这种五禽戏后,也有一种感觉,感到这功法并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种平凡,田林喜并没有练成多大的效果,自己却是在某些方面超过了田林喜,也许还有待挖掘的地方。
刘伟名进了房间就拨通了曹心民的电话,他知道陈大祥肯定还会到来,既然是这样,那就先把这个陈大祥解决了再说。
曹心民来得很快,一个资料袋就递到了刘伟名的手中。
“都在里面了?”
“这是副件,经我们暗中调查,不少事情涉及到了陈大祥,足以致命!”
曹心民现在是完全投到了刘伟名一方,知道刘伟名要收拾陈大祥,就把这些东西全部带了过来。
做这样的事情他到是很有门道。
刘伟名与曹心民又聊闲了一阵,这才送走了曹心民。
打开那些材料,刘伟名看了一阵,看完之后,刘伟名叹了一声,那陈大祥的小舅子和陈大祥的姐姐真是乱搞陈大祥也有涉入,只需要把这些东西交到纪委,陈大祥就真的完了!
想了一阵,把那些东西往行礼箱中一放,刘伟名打算先办自己的事情。
刘伟名拎着一罐茶叶就到了杨升海的家里去了。
这次杨升海没有参加自己的婚礼,这是郑成忠有意没叫他参加,这是避嫌之意刘伟名回来时,郑成忠让他带一罐茶给杨升海,这就是一种亲近的意思了。
接到刘伟名求见的电话,杨升海显得很是高兴,表示他会在家里等着刘伟名的到来。
当刘伟名到达时,杨升海早已坐在了家里。
刘伟名恭敬道:“杨叔你好。”
“伟名在家里就随便些吧,怎么样,婚礼顺利吧?”
“一切都很顺利。”
看到刘伟名坐了下来,杨升海在刘伟名的身上看看,心中暗叹一声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杨叔,临走前我去拜见了一下郑书记,他让我给你带了一罐茶来。”
说着,刘伟名把那罐茶放到了桌上。
眼睛中都透着笑意,杨升海笑道:“郑书记的这种新茶可是好茶啊!”
杨升海的心情是不错的,虽然是一罐新茶却也表明了自己在郑成忠心中的份量。
再看向刘伟名时,杨升海道:“自己倒茶喝吧!”
杨升海心中明镜似的,上次就知道刘伟名与那郑小柔肯定有事情,这次虽然没有去参加婚礼,却也了解到了一些婚礼的情况,郑小柔身着婚纱当伴娘,据说那婚纱与刘梦依的也差不多还有就是郑成忠两口子都去参加了婚礼的,从这事上就看出了一些明堂了。
郑家也在同时嫁女啊!
当然了,这事杨升海只能是心里面知道就行了,是决不会询问,也不会表现出自己明白的他只需要知道一点就行了,这个刘伟名现在应该是郑成忠地下女婿的关系。
询问了一些草海的工作情况杨升海很有耐心地指点了一些从政该注意的事情,这才送着刘伟名走了出去。
出了杨升海的家,刘伟名又去了省纪委书记张远祥的家里,这次是呼延傲博让他带了一些京里的特产给张远祥。
张远祥同样表现出了一种高兴。
刘伟名是呼延傲博的干儿子的事情大家都知道,这事了没必要藏着,对于刘伟名能够带着呼延傲博的礼物到来,张远祥心情不错。
拜见完了两个省里的重要领导,田系的人刘伟名打算明天去拜见。
有些刘伟名都在感叹,有了强大的后台,去见这种一般人不容易见到的省里大人物时,却也是那么的容易!
回到宾馆时,刘伟名就看到陈大祥正从陈喜全的房间里出来。
看得出来,陈大祥并没有在陈喜全那里得到任何的好处。
陈大祥这时也看到了刘伟名,脸色就不善,心中在想,这一切都是刘伟名从心作梗的原因,如果没有刘伟名掺合一脚,自己接到陈喜全就很容易了。
对着刘伟名,陈大祥就哼了一声。
刘伟名听到陈大祥哼了一声时,就决定收拾一下这小子了,脸上带着笑容道:“陈厅长来了,到我那里坐坐吧?”
看到陈大祥要走时,刘伟名道:“柏付国有些东西在我那里,陈厅长是否想听一下?”
这里也就他们两人,到也不怕别人听到。
刘伟名说完这话就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陈大祥本来要走,听到这话时,心中一惊,就看向了刘伟名,结果却是看到刘伟名走去的背影。
脸上变幻了一下,陈大祥当然知道自己那小舅子的情况,没想到刘伟名会说起这事,本不想跟去,却又担心刘伟名真的捏住了什么样的把柄。
迟疑了一下,陈大祥一跺脚,紧随着刘伟名就走了过去。
刘伟名进门时并没有关门,他知道陈大祥肯定会随后到来。
果然,刘伟名刚坐下时,陈大祥已经走了进来。
这陈大祥在进门时还顺手把门也带上了。
看到陈大祥戒备的样子,刘伟名一指椅子道:“陈厅长请坐。”
“刘伟名,你到底要干什么?”
刘伟名抬头看向大祥道:“这话正是我想问的,陈厅长每次见着我都用鼻子出气,你到底想干什么?”
喘息了一阵,陈大祥坐了下来,看向刘伟名道:“你有事就说。”他还是很在意小舅子的事情。
目光在陈大祥的脸上看了一阵,刘伟名道:“我这里有一些东西,我正在犹豫,是不是应该交给相关的部门呢?”
说话间,刘伟名起身从行李箱中拿出了一个资料袋。
看到刘伟名拿出一个看上去有些厚的资料袋时,陈大祥就有着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陈厅长,这样吧,你拿回去慢慢的看,不急。”
接过了那袋资料,陈大祥根本就没有听到刘伟名说的话,就快速打开了资料袋。
里面有着文字的东西、有一些复印件,更有着光盘。
看到有那么多的东西装在里面时,陈大祥的眼睛都睁得好大。
不少内容陈大祥都很熟,那些复印件就更是清楚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坐在那里看着这些内容,陈大祥都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婆和小舅子会做得那么的严重。
越看越惊心,越看越冒冷汗。
“原件呢?”陈大祥差不多在大吼了。
刘伟名微微一笑道:“我也不从别人那里得到的,本来得到这东西的同志是想把情况向上级反映的,我压下了。”
说完这话,刘伟名发了一支烟给陈大祥。
自己先点燃了香烟,刘伟名又帮陈大祥点燃。
吸了一口,刘伟名才说道:“陈厅长工作了那么多年,不容易啊,我可不希望陈厅长被家人毁了,唉,许多事情坏就坏在家里人身上!”
陈大祥这时已是满脸苍白,头上都在冒汗了。
陈大祥太清楚这些材料的厉害,只要真的传了出去,自己的小舅子是肯定完了,自己呢,当然了有着许多的责任,到时自己必然也是完蛋的结局。
正在陈大祥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时,刘伟名又说道:“这次我到了京城,听说了一件事情,听说韦家的人对于他们家韦尔志要娶你女儿的事情很不高兴啊,不知关键的时候他们是帮你呢,还是做点其它的事情呢?”
陈大祥的心中更加吃惊了,看向刘伟名的目光中透着的就是一种深深的恐惧。
陈大祥虽然在表面上表现出一种高高在上的架子,他其实心里面清楚得很,自己的女儿嫁入韦家的事情是韦家不喜的,这件事情如果在自己这里出了一点情况,韦家不仅不会帮自己,很有可能还会趁机把自己朝死里整,这事就很有可能拆散了女儿与韦尔志之间的婚事了,真的发展到了那个地步,自己就真的全完了。
怎么办?
这是摆在陈大祥面前最为现实的问题。
再看向刘伟名时,陈大祥已经失去了面对刘伟名的勇气,语气变得虚弱之极,颤动着嘴唇道:“你想怎么样?”
刘伟名微笑一笑道:“陈厅长,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我知道你是聪明人,这些东西你先拿回去慢慢看,也慢慢的想,我就不送你了!”
看着陈大祥抱着那袋材料离去,刘伟名摇了摇头,用这东西来威胁陈大祥并不是好事,可是,不这个样子,把他送入到牢里就太便宜他了,这老小子就是欠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