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在这里开会,陈大祥却是心情非常不好,知道只要刘伟名的手中有着自己的把柄,随时祭出来时,自己就是一个完蛋的结局。
坐在那里想了好长时间,陈大祥叹了一声,这个宁海是不能再呆了,这地方太危险了!
想到这里,拨通了自己的女儿陈巧秀的电话,对着电话道:“小秀,你到了京城?”
陈巧秀是陈大祥的希望所在,女儿长得是真的很美,也难怪把韦尔志被迷得昏了头,这是陈大祥自豪的地方。
陈巧秀这时与韦尔志正在逛街,接到了电话道:“爸,我和尔志在街上,有事吗?”
韦尔志也忙接过电话道:“爸,你好!”
陈大祥很是亲切道:“尔志,身体还好吧,工作还忙吧?”
韦尔志忙与陈大祥聊了几句才把电话交给了陈巧秀。
陈大祥脸上泛红,多少有些不好意思道:“小秀,爸不想在宁海了,你看看尔志他爸能不能帮我换一个地方?”
陈巧秀道:“爸,我试一下。”
陈大祥就高兴道:“行,行,什么时候到宁海来一趟,你妈怪想你们的。”
两人聊了一阵,陈大祥挂了电话才长长舒了一口气,只要韦宏石帮忙,自己就能够调离宁海。
想到刘伟名,阿大祥叹了一声,心中在想,现在自己是没有了对付刘伟名的实力了,那刘伟名不找自己的麻烦就是万幸了!
想了一下,陈大祥感到小舅子的事情还得处理,又忙着去处理这件事情。
刘伟名开了一早的常委会,县里的工作听取了汇报,又进行了布置,搞完这些也有些晚了,随便吃了一点东西就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打算睡个午觉。
到了家里才发现杨玉仙和崔月兰都在屋内做着吃的东西。
刘伟名吃惊道:“你们不上课?”
杨玉仙笑道:“今天是学校有一个老师的什么活动,放假一天我和月兰过来看看。”
看到桌上摆了不少的菜,刘伟名笑道:“你们还真是会做菜嘛!”
冰箱里面到也有着不少的东西,估计两个女孩翻了出来。
崔月兰笑道:“刘老师这里吃的东西不少嘛!”
刘伟名笑道:“我也不常做菜,你们看着能吃的就带些回去吃。”
突然想到这次从京城还真是给她们带了一些礼物,忙拿出来交给了两个女孩子,都是一些刘梦依帮着购置的衣物。
两人到也没有客气,都收了下来就在这屋里试穿着。
刘伟名看到两女根本就没有避嫌的意思,忙道:“回去再试,回去再试。”
杨玉仙抛了一下媚眼给刘伟名,笑道:“刘老师还不好意思了!”
崔月兰也笑了起来。
两女是有意为之!
刘伟名摇了摇头,心想现在的女孩子比男孩子还大方!
看到两女一边看电视一边吃着饭时,刘伟名的心情也不错。
“唉西江省这次洪水受灾的不少!”崔月兰看着电视中被洪水冲倒的房屋很是同情道。
“我们家在山上,到也不担心洪水!”杨玉仙说道。
刘伟名向着电视中看去,果然,那画面中又是西江省洪水冲堤的情况,这次是说总理已经赶赴到了那灾区。
看着总理在画面中的种种情况特别是看到一些家庭痛哭的情况,刘伟名叹了一声,花了大量的钱财修出来的大堤竟然根本抗不住洪水,看起来这次西江省的问题有些严重了!
当然了,这西江省离自己也很远,到也暂时没必要去管这样的事情。
询问了两女的学习情况时刘伟名很是高兴,杨玉仙现在稳稳把持第一名,崔月兰也进入到了前五名。
没想到崔月兰那么用功,学习的成绩会那么好,刘伟名多少有些意外。
看到刘伟名赞许的目光,崔月兰一挺胸膛道:“我迟早能够追上玉仙!”
杨玉仙撇了一下嘴道:“那是不可能的!”
看到两女不时为了学习成绩的事情对嘴,刘伟名也是一笑说道:“你们一定要努力,到时要到京里去上大学!”
杨玉仙道:“刘老师,我听你的。”
“我也听刘老师的。”崔月兰不示弱道。
“你妈回来没有?”刘伟名看向了崔月兰问道。
普丽仙这次是重点得到了培养,到了南方去学习了以后,又派到国外去学习刘梦依她们也真是重点培养她了。
崔月兰就是一笑道:“我妈现在你肯定看不出来了,改变太大了现在春竹乡的那个公司里,她已是高级领导了!”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道:“你妈妈是能力强的人,以前只是没有给她一个空间,现在有了空间了,她肯定能够有一番作为的,你爸也不错。”
话是这样在说,刘伟名多少也有些担心,崔大石与普丽仙之间不会因为情况的变化而发生了变化吧!
崔月兰道:“他们很好的。”
刘伟名就点了点头。仿佛是明白了刘伟名的意思,崔月兰道:“刘老师,你放心,我们家的人只要有了决定,就永远不会改变!”
刘伟名看向崔月兰时,看到的是崔月兰望向自己火热的目光,心中就在想,现在的孩子成熟得快,这想法也复杂得很!
站起身来,刘伟名道:“你们吃饭吧,我得去睡一下。”
走过去拉开了卧室的门进去后又关上。
也没有去管两个女孩子在外面吃饭看电视的事情,刘伟名倒在床上也没有再想事情,很快进入梦乡。
又是两天过去了,田林喜的一个电话打到了刘伟名这里。
田林喜询问了一阵刘伟名在草海的工作情况,问完了话,田林喜道:“伟名,最近看了电视没有,西江省的情况很坏,总理很震怒!”
“我看了那些堤坝看上去应该是新建的,结果在这洪水的面前纸糊似的!”
田林喜就说道:“不错,这次总理是动了真怒了,中央的领导们也都关注着那里的事情。
刘伟名道:“不知西江是谁的地盘?”这话就问得直白了些,反正与田林喜是这样的关系,也就没必要躲躲闪闪的。
听到刘伟名询问,田林喜道:“西江省一直都是各方拉锯的地方并没有谁的力量能够完全主导。
仿佛是知道刘伟名的疑问,田林喜又说道:“我们都没有人在那里。“
这句话就很明白了,无论是田系还是其它几个刘伟名能够靠上的后台的人都不在那地方。
刘伟名这才放心了一些道:“这样就好!”
田林喜明白刘伟名担心因为西江的事情让大家受到牵连,说道:“这次中央决定对西江省委重新进行调整,当然了,下面的领导调整的力度也很大。”
刘伟名就听出了一些情况了问道:“师傅难道说这次要大量从外面进入干部?”
“从外面派入干部是肯定的,大量到也不一定。”
说到这里,田林喜道:“伟名,我听老领导的意思,他很想你去西江锻炼一下的我很担心啊!”
打电话来的目的竟然是这样!
刘伟名也有些吃惊,华威有着让自己到西江的想法!
“伟名,西江我们都无法帮到你,那地方最近韦系打入得厉害,我很犹豫,如果是以考察的程序你就得去这种地方才能够看出你的能力,可是,那地方水太深了,各方的力量都有打入,一个处理得不好,出问题是很容易的事情,不少京里家族的人员到了那地方都是出了问题的!”
明白了田林喜的担心刘伟名知道田林喜打电话的目的是把主导权交给了自己,假如自己不愿意去那地方,估计在华威那里的份量就会大幅减弱,也许还会影响到考察,可是却了的话,一个不慎也许就会被人搞下。
这的确是一个两难的情况!
田林喜又说道:“你在宁海应该没有任何的问题了,在这宁海,只要不出问题,升入厅级都是可能的!”
这话的意思是说如果不离开宁海,慢慢的爬升,到也可以升到厅级行列,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
想到电视画面中那西江受灾人员的情况,刘伟名迟疑了一下。
田林喜道:“这事关键的还是看老领导了,你有一个心理准备就好,当然了,如果你不想去,我是无论如何也会帮你拦下的。”
感受到了田林喜的关心,刘伟名道:“师傅,还是听组织上的安排吧!”
田林喜就哈哈大笑道:“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心志坚毅的人,行,听组织的安排好了,这事顺其自然吧!”
田林喜在了解到了刘伟名的想法后,也就打消了帮刘伟名拦下这事的想法。
接到了田林喜的这个电话,刘伟名坐在椅子上认真思考着这件事情,他有一个感觉,这是华威有意通过田林喜来试探一下自己心意的想法,组织上把自己列入到了那份名单里面,肯定就不会让自己过轻松的生活,现在的情况上级应该清楚,无论是宁海也好,草海也好,一切都是对自己有利的地方,在这样的地方工作起来,那真的是没太大的挑战性,要出成绩也是很容易的事情,这不符合考察的要求!
再想到整个草海的发展,刘伟名也知道,通过自己的努力,草海各方面的发展已经走上了正轨,明年经济上就能够见效果,这个成绩谁也不可能拿去,从上到下都知道是自己搞出来的,最近z宣部的草海经验也在宣传,成绩已经有了,这个成绩在考察上应该能够得到很高的评
如果真的到了西江省,估计考察的就是自己在逆境中工作的能力了,这是一个从政者必备的素质!
看来去不去都不是自己能够决定了!
刘伟名已经能够确定,如果自己不反对,到西江省工作的可能性就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