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送两女到了机场,刘伟名帮着她们把行李拿下,对鲁艺仙道:“夫妻间的事情有话好说,可以同顾明忠好好的谈一下,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你打我的电话,我帮你调动一下好了。(品@书)”
看着刘伟名帅气的样子,再看到他关心的情况,鲁艺仙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自己丈夫的那点心思她还真是难以言说,心中就在想,顾明忠的心机太深了,反到是这刘伟名,做事很细心,也懂得关心人,要是有这样的一个男人关心自己就好了!只能强笑道:“刘哥,到时一定会麻烦你的。”
鲁艺香道:“姐,你看看,刘哥就是好!”
鲁艺香走过去看向刘伟名道:“刘哥,打你的电话可不能不接哟。”
看到鲁艺香那调皮的样子,刘伟名笑道:“我什么时候没接你的电话了?”
鲁艺香媚眼一抛道:“好了,不影响你了,你去吧。”
把两女送了进去后,刘伟名坐上车子对司徒羽道:“省委。”
看着机场远去,刘伟名的思维也投向了这次省委找自己谈话的事情。
离开宁海是必然的了,想到草海经过自己的努力发展成了这样时,刘伟名到也没有什么遗憾,下一步草海各地只要按照自己的设计走,群众的生活就能够得到极大的改善。
现在草海最重要的还是政策的延续性,只要新班子按照自己的思路走,不给群众忝乱,就不会出问题。
车子开进了省委,刘伟名对司徒羽道:“你有事就去办吧,别等我。”
笑了笑,司徒羽道:“没事,我等着书记。”
刘伟名微微点了一下头就朝着里面走去。
想到自己就要到新的地方时,刘伟名就在想,看来司徒羽和庞费宇都无法带去?是得为他们安排一个去处才行。
正在想着两人的安排时,刘伟名就发现从里面走来的陈大祥。
看到陈大祥出来,刘伟名心中就是一乐,估计陈大祥也是去进行了谈话的。
陈大祥这时也见到了走来的刘伟名,一愣之下,脸上带笑迎上前来,握住刘伟名的手道:“伟名?到省里来办事?”
刘伟名就微笑道:“是啊,陈厅长也是来办事的?”
“哈哈,今天是组织部正式的谈话,怎么样,碰上了的话,我们就一起去喝几杯?”
陈大祥多少有些得意?这次终于可以远远离开刘伟名的?只要不去触动刘伟名,想必刘伟名就不会再搞自己。
吃饭一说不过就是想换取刘伟名的好感,从而不致于自己离开了还搞事。
“这得等一会了,我要到组织部去,领导等着要跟我谈话什么的。”刘伟名就说了一句。
本来布满的笑意一收?陈大祥吃惊道:“组织部找你谈话?”
这时就见组织部的办公室主任从里面走来,一眼看到刘伟名,就对刘伟名道:“小刘,快去吧,这部长等你一会了。”
刘伟名只好歉意对陈大祥一笑道:“陈厅长,等一会再联系。”
看着刘伟名进去的背影?陈大祥发呆地站在那里。
刘伟名很快进入到了宁保国的办公室。
宁保国正在与什么人打着电话,看到刘伟名进来,朝着刘伟名微微一笑,指了指沙发。
刘伟名就过去坐了下来。
过了一会,宁保国打完了电话,微笑对刘伟名道:“小刘,这次中央决定从几个地方抽调一些同志到西江省去工作?并且点名要你去西江省工作,省委虽然也舍不得放你走,但是,这是组织上的决定,市委组织部已经跟你谈过这事了?你能够服从大局,省委很高兴。”
刘伟名静静坐在那里听着?表现出的是一种很严肃的表情。
宁保国又看了看刘伟名道:“这次西江省遇上了百年一遇的大洪灾,中央对西江省的灾情非常关系,一些重灾区更是需要花大力气重建,经过西江省委的研究,这次你会到一个县去当县委书记。”
刘伟名道:“我服从组织的安排。”
宁保国点了点头道:“西江省受灾严重的地方有好几个,你可能会到其中一个县去工作,具体是哪一个县还不知道,你要做好思想的准备。”
宁保国就谈了一些省里的决定和要求。
正在说着,宁保国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宁保国接听了一阵挂了电话,微笑对着刘伟名道:“西江省方面已经有了决定,你到绿苍县当县委书记。”
绿苍县?
刘伟名就想到了自己在电视中看到的画面,那里看上去问题较多啊!
脸上露出了笑容,宁保国道:“真是巧了,我们省去西江的还有一个陈大祥同志,他是去渠洋市任市长,绿苍县正好就是属于渠洋市,不错啊,有两位宁海的同志在一个市里工作,相信你们会合作得很好的。
话是这样在说,宁保国心中却在想,不会那么巧吧,这陈大祥据说与刘伟名不合,这下子搞得两人都到了一个市工作,这事真是要命!
看看刘伟名时,宁保国又在想,西江可不同于宁海,这刘伟名在宁海玩得转,到了西江后,也不知道他还行不行。
种种的疑惑涌上心头,宁保国也在想,刘伟名有着田林喜他们这些后台,这次怎么就没有见他的这些后台帮忙呢?
作为孟系的一员,宁保国还是知道一些内情的,这时就充满了太多的问题。
刘伟名这时却是放松了心情,以前还以为自己是独自应战,现在好了,有一个陈大祥在市里,刘伟名相信人生地不熟的陈大祥很需要自己的支持,与陈大祥反而成了共存的局面。
“请组织上放心,无论到了什么地方,我都会努力工作。”
宁保国这才笑了笑,说道:“刚才算是组织谈话吧,现在我们聊点其它的事情,你随意一些。”
孟家现在有一个主要的任务,就是要与田系进行一种重新的联系,当然了,作为田系的重要一员,刘伟名的重要性是不可否认的,宁保国想到反正刘伟名都要离开,指点他一下,到时田林喜对自己也会有好感。
发了一支烟给刘伟名,宁保国道:“怎么样,对于到一个新的地方有什么想法?”
刘伟名道:“主要还是不清楚那里的情况,只能是到了那里之后了解了情况再开展工作了!”
宁保国微笑道:“你就要离开了,给你一个星期处理事情吧,你应该有一些工作还得安排,当然了,有需要组织上处理的事情你也可以提出来。”
刘伟名想到宁海田林喜还是能够说了算的地方,要做什么事情并不困难,再说了,县里的事情自己也能说了算,安排几个人并不困难,不过,想到了草海的发展是自己一手操作的,担心着离开后政策的不连续性,就说道:“宁部长,我是担心县里工作的不连续性造成发展的滞后。”
宁保国道:“这事省委是研究过的,这次草海县委书记与县长的人选由你来提出。”
听到这话,刘伟名就知道这是杨升海等人在自己临走前帮自己一把的想法,这样有利于草海的稳定发展,当然了,他们也不希望看到草海有什么情况。
从组织部出来时,刘伟名就看到停车场里并没有离开的陈大祥。
这时的陈大祥还真是充满了疑惑,想到这次西江省的情况时,他有一种预感,也许刘伟名也会跑到西江去也难说。
在没有搞明白情况下,陈大祥就等在这里,想确定一下这事。
等了一阵,就看到刘伟名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出来的刘伟名,陈大祥快速迎上了去,脸上充满笑容道:“伟名,怎么样,谈完话了?”
看到陈大祥那样子,刘伟名就在心里一乐,这陈大祥看来对于自己去谈话的事情很想知道!
刘伟名并没有说谈话的情况,微笑道:“陈厅长还没有走?”
“我专门等着你的,这就要离开了,难得碰上你到省里来一趟,我们一起去坐坐。
刘伟名笑了笑道:“陈市长,这次到西江的干部中也有我的名字,也许下一步还要在陈市长的领导下工作的。”
陈大祥吃惊看向刘伟名,眼睛睁得老大,问道:“你也到西江去工作?”
刘伟名道:“据说是到绿苍县,到时还要陈市长多多关照的。”
陈大祥这时就有了一些呆滞,看着刘伟名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他是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以为躲得远远的了,结果还是没有能够躲得掉。
“陈市长,我得赶回县里去处理一下工作,到了西江后我们再聚吧。”
虽然陈大祥是市长,刘伟名并没有那种把陈大祥看成市长的意思,说起话来并没有多少客气的气份。
陈大祥这时已经没有去想这事了,站在那里充满了郁闷的心情。
脸上强露出笑容道:“你去忙你的吧,说得是,到了西江一起吃饭的机会还有很多。”
看着刘伟名坐上车子已经离去,陈大祥一跺脚骂了一声才上了车子。
陈大祥这感到全身都难受,有一个刘伟名到了西江省,还与自己在一个市里工作,这真是一件要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