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书记,不好了!”
一大早,刘伟名就接到了政法委书记丁明进打来的电话。(品#书)
心中一愣,刘伟名道:“怎么了?”
丁明进大声道:“刘书记,不知怎么的,县城一下子涌来了大量的村民,他们打着标语,要求你不要离开草海。”
刘伟名道:“乱弹琴,组织上的安排怎么能说不走就不走了!”
“立即劝散群众!”
这里刚放下了电话,孙民富就跑来了,看向刘伟名道:“刘书记,县委外面聚集了不少的人。”
刘伟名起身透过窗子往外一看时,果然陆续有村民到来,看上去人也越发多了。
这下子刘伟名有皱眉了,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情并不一般了,刘伟名不相信丁明进他们不清楚这事,多少也应该在事前有一些消息的,他们之所以不阻止,目的当然是真的不想自己离开,但是,除了他们之外,其他的人是否也会在这里面推波助澜呢?
想到李永卫上次想搞事的情况,刘伟名就在寻思,这事群众有自己的呼声很正常,如果被别人用心的人利用了,搞不好就会搞出一件大事来。
刘伟名也分析过华夏的不少事情,开始的出发点都是好的,结果却根本就不是下面的群众能够掌控,最后搞得不可收拾。
这种群众的做法虽然看上去是挽留自己,是一种好意可是传到了上级那里,上级会怎么想,可能会认为是自己不想离开草海,从而暗中鼓动群众闹事。
不能让事情扩大啊!
刘伟名坐不住了,对孙民富道:“我去看看。”
孙民富也明白刘伟名的想法,紧随着刘伟名就向外走出。
才走了几步,陈锁源的电话也打来了对刘伟名道:“刘书记群众聚集到了县委周围,再不控制可就会扩大了!”
“我知道了!”
刘伟名大步走着。
刘伟名走出县委大楼时,看到村民们是越聚越多,看上去近千人的样子。
看到那么多人的到来,刘伟名也大事屋吃惊这些还只是周边的一些村民,如果让全县的人到来,指不定要出多大的事情。
县委的领导们这时都闻讯赶来了。
李永卫大声道:“搞什么嘛,这种群体性的事件决不能够让其扩大,我认为应该派出警察坚决驱散!”
说到这里,看向丁明进道:“明进这事要坚决一些,立即让警察出动,不行就抓几个人吧,我认为是别有用心的人在煽动,这不是给刘书记找麻烦吗?”
看到那么多的人到来,大家的心中也是震惊,这人也太多了吧。
“我们要刘书记留在草海!”
“草海需要刘书记!”
“刘书记对草海有功调走刘书记是阴谋!”
“不留下刘书记,我们就上访!”
糟杂的声音传来。
刘伟名听到群众喊出来的口号,心中充满了复杂的感情,既有着群众对自己支持和信任的感动,又有着可能造成的不好影响的担心。
丁明进听了李永卫的话对刘伟名道:“刘书记,我调人来?”
瞪了丁明进一眼刘伟名沉声道:“别告诉我你事前不知道!”
对于丁明进,刘伟名就有些生气了,这丁明进出发点是想留自己在草海,采取了隐瞒的做法,可是,发展到这程度,他是有责任的。
现在更加感到这小子不行了,被李永卫轻轻几句话就相信了,下一步还不被李永卫当枪使!
这丁明进不行啊!
丁明进开始时也只是想到这事并不是一件坏事,如果刘伟名能够因为群众的呼声留下,对大家都是好事,可是,今天才发现自己低沽了群众的力量,那么多的村民听到刘伟名这个让他们的生活得到了极大改善的人将要离开后,都跑到了县城,这一聚之下就有了那么多的人,他有些傻眼了。
王报国并不是一个多言的人,看到这情况,紧紧就跟在了刘伟名的身边。
刘伟名接过了王报国递上的一个话筒,几步就跳上了一辆警车。
“我是县委书记刘伟名!”
刘伟名的声音透过话筒传得很远。
刘伟名就这样连续说了几遍。
群众们本来就是冲着留下刘伟名而来的,并不是想闹事,听到刘伟名亲自出来了,看到站在车上的刘伟名时,人们逐渐静了下来。
很快,又有人大声道:“刘书记,你不能走啊,草海离不开你!”
“不错,刘书记,没有你就没有草海今天的发展,你不能走!”
“刘书记,是不是有人要整你,你放心,我吴老四拼了命不要也要为你打报不平!”“刘书记,没有你我们全家就完了,我这一身肉就交给你了!”
“有黑幕!”
一时之间又是人们纷纷的大声说话声。
刘伟名的心中真的是感动了,自己也就是为群众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群众就把这些事情记在了心中!
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刘伟名饱含着深情道:“乡亲们,说个实话,我在草海也付出了太多的感情,我对草海是有感情的,大家的心意我能够理解,但是,我是党的干部,组织的安排是必须要服从的,调离的事情是组织上慎重考虑的事情,并不存你们所想的任何黑幕之内的事情,草海的脱贫工作省市都非常重视,这项工作也会一直搞下去,真到大家都能够过上好的生活,你们已经看到了我们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你们的身边有着太多优秀的党员干部,他们才是真正能够带动你们不断前进的人啊!我刘伟名虽然做了一点事情,不过是代表了县委在做事情,是上级的意图在做事,只要有党的坚强领导,我坚信你们的生活会一天比一天好转!”
看到大家并没有听进自己的这些话,刘伟名又说道:“乡亲们,你们想一想,草海现在需要的是什么,需要的是安定团结的局面,你们这样聚集在一起,这是一种很不好的行为,会影响到全县的稳定,也会给一些有心人利用,我刘伟名感谢大家的信任,但是,你们的这种行为我不赞同,如果你们还认我这个人,就散去吧!”
说到这里,刘伟名道:“大家的厚意我刘伟名心领了,我是党的干部,组织上派我到其它的地方去工作,这是组织的决定,大家这样做很不好!”
看到人群的前面是一些各村的有威望的人,刘伟名知道再说什么都没用,现在说的这些话只是稳住了大家,还得与这些各村的领头人交流才行。
看向站在下面的一个老头,刘伟名道:“板石村的吴光棍,你们村的大棚刚刚建起来,不带着大家搞发展,跑到这里来搞什么嘛,你说过的,群众有钱了,要请我喝酒的,快带着大家回去搞发展,那才是正理!”
看到那叫吴光棍的老头露出缺牙的嘴嘿嘿笑着,刘伟名又看向另一个年轻人道:“姜正飞,你小子就是乱搞,你们项的根雕项目是关键,你可是向我保证了的,要把根雕卖出国去,事情还没有做好,跑来这里捣什么乱嘛!”
这话也说得那个叫姜正飞的年轻人有些不好意思。
看向一个中年妇女,刘伟名道:“刘二嫂,你们的竹编厂正忙着,货都订了,你不忙着抓生产,跑来干什么,带着你们的人回去,你可是说了的,到时我请我们全县的领导吃饭的!”
刘伟名就这样一个个的说着,他对全县的事情太熟悉了,几句话就拉近了与大家的感情,又说了一些有趣的事情,本来激动的情绪被刘伟名这样一搞就缓和了下来。
那吴光棍道:“刘书记,草海真的离不得你啊!”
刘伟名道:“你们这样一搞,看来是见不得我了!知道的明白你们是想留下我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对上级不满了!呵呵。”
这开玩笑的话一说,那吴光棍一愣,他也是一个明白事故的人,看看刘伟名道:“刘书记,你的恩情我们绝对不会忘记,是我们考虑不周,给你忝麻烦了,我这就带人走,唉,你就算是走到多远,还要回来看看啊!”
老头一跺脚,对身边的人道:“跟我走吧。”
多好的群众!
刘伟名的眼睛里面就有些湿润了。
吴光棍走了之后,一个老头又走到了刘伟名的前面,大声道:“刘书记,我们没有什么能送你的,请受我一拜!”
说完这话,身子一躬,然后才转身离去。
有了这老头的带头,大家都没有说话,一个个静静走过来,对着刘伟名躬了躬身子这才离去。
刘伟名感动道:“大家快别这样,你们再这样,我刘伟名一个个回礼的话,这腰都会直不直起来了!”
这话说得大家也觉得有趣。
看到只要有人躬身行礼,刘伟名都会躬一下身子,那个叫刘二嫂的人笑着大声道:“行了,大家别为难刘书记了,心中有这份感恩的心就行了。
人群很快散去。
站在那车顶上,刘伟名再次感到自己所走的路是正确的,一个人就得实实在在的为老百姓做事情,只有把自己的心交给了群众,群众才同样会把心交给自己,以心换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