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这里的人刚刚散去,刘伟名就接到了赵亦贤打来的电话。
“刘伟名同志,怎么搞的,草海怎么发生了群体性的事件?”
“赵书记,事情不大,现在已经解决,群众刚刚散去了!”
这时的黑兰市也早已进行过了人事的调整,赵亦贤已经是市委书记,接到了李永卫的电话时,他也担心草海真的发生什么大事,如果按照李永卫的说法,这可就真的是大事了,作为书记,这样的事情他还真不敢小视。
赵亦贤一愣,心中就在想,李永卫打来电话说人很多,已经把县委包围了,自己也是有意等了这么一阵才打过去电话,怎么那么快就散去了?不会是刘伟名要隐瞒吧。
对于刘伟名的态度,赵亦贤现在也不是太好处理了,谢家都收兵了,自己也没必在顶在前面。
“刘伟名同志,草海的发展各级都是非常关心的,无论如何也不能出事,如果出了事情,你们县委是要承担责任的!”
“请赵市长放心,草海没有什么事情。”
赵亦贤打了这个电话就坐在那里沉思,刘伟名眼看着要调走了,他应该不会想着搞事,再说了谢逸现在并没有再想与刘伟名过不去的事情,看上去谢逸还有着与田系的人交好的想法,指不定什么时候谢系和田系又会走到一起也难说。
想到这里,赵亦贤也没有找刘伟名麻烦的想法了?打了一个电话给政法委书记刘大江?询问了草海的情况。
过了一会,刘大江就把草海的情况向赵亦贤进行了报告。
听到群众竟然是因为要留下刘伟名的事情才搞出了那么大的动静时,赵亦贤也有一些吃惊,心中也有着佩服刘伟名,能够做到这程度,刘伟名也算是真的有本事了。感到这事还是向谢逸报告一下才
拿起电话就拨通了谢逸的电话,把这了解到的情况向谢逸说了一遍。
谢逸过了一阵才说道:“亦贤?这件事情就顺其自然吧?刘伟名同志既然已经平息了下去,就不要再追着不放。”
谢家老大都这样了,老太太看上去也没几天了,谢逸的心中是不安的,根本不想这个时候多生事端?特别是涉及到了刘伟名的事情,他就更加不想多插手。
赵亦贤一听这话就明白了,谢逸果然现在的思想有了极大的转变。
赵亦贤也就没有再针对着这件事情,不过,赵亦贤还是打算与新任的市长孙维政交换一下看法,就拨通了孙维政的电话?把情况说了一下
孙维政是属于杨升海一系的人,自然也就是郑系的一员,来之前杨升海暗示过他要对刘伟名进行关照,听到是刘伟名的事情,孙维政问道:“这事草海县委都没有汇报,我也没有接到消息啊!”
赵亦贤道:“我也是听到李永卫同志打来电话说起了这件事情才知道了,好在草海第一时间就把事情平息了下去。”
孙维政一愣?作为一个市长,他还是精明的人,心中就在嘀咕,难道说那李永卫与刘伟名过不去?还是李永卫真的有政治敏锐力,第一时间就把情况向上级进行了报告?
这事孙维政一时之间还真是有些难以判断。
与赵亦贤交换了一下意见后?孙维政想到杨升海的一种暗示,感到这件事情还是向杨升海汇报一下才是。
孙维政连续拨打了几个电话出去?详细了解着草海的事情,把所有的情况掌握了之后才拨打了杨升海的电话,过了一会才是由杨升海那边打了过来,杨升海道:“什么事?”
孙维政详细把自己了解的情况向杨升海汇报了一遍。
杨升海对于李永卫亲自汇报的事情很得视,也对草海在处置中的情况进行了询问。
听完之后,杨升海道:“维政,这件事情并不是小事,至少草海的政法部门是有责任的,我看你跟刘伟名同志交流一下,政法部门的同志可以调一下,另外,李永卫同志很有政治敏锐力嘛,可以让他到市政法部门做做这方面的工作的。”
听到了杨升海的这句话,孙维政就说道:“杨书记的指示很重要,我们立即研究这事。”
打完了电话,孙维政就在分析着杨升海的想法,看来杨升海对于那个叫李永卫的人不太感冒,说是重用,并没有说具体的职务,这是要把他打入冷宫啊!
至于草海负责这政法的同志,的确是没做好工作,这件事情如果扩大了的话,对上对下都不是一件好事,是得有人来承担责任才是,就是不知道杨升海为何对刘伟名那里重视了!
刘伟名接到孙维政的电话时是又开了一个会,对于w稳工作进行了强调之后才接到的。
早就知道孙维政是杨升海一系的人,刘伟名却并没有与他有太多的交往,他相信孙维政也并不太清楚自己与郑家的关系,表现出了一种认真,对孙维政道:“孙市长,草海的事情已经平息了,群众并没有其它的想法。”
“刘伟名同志,你要知道,这种事情如果处理得不好的话,很容易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煽动成群体性的大事件的,你们在这方面做得不够啊!”
刘伟名这时对于丁明进也是恼火,这人太没有政治敏锐性了,知道了这样的事情都不向自己报告一下,差点搞得不可收拾,从这事中也看出了丁明进等人的一种私心,为了怕自己走了他们就没有了后台,公然不把这样的事情报告给自己,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自己的耳目失聪了!
听到孙维政的话,刘伟名已经明白,市里对于这事也是有了看法的,就说道:“孙市长,这事我有责任,我愿意承担责任。”
孙维政道:“谁的责任要分清楚,别什么都揽到自己的身上,省委主要领导也关注到了这件事情,这次对你们县的人事会进行一次调整,丁明进和李永卫同志会调到市里来工作。”
刘伟名就明白了,这事是杨升海化解草海这事影响的一个手段,说道:“草海委县服从市里的安排。”
虽然这事应该是赵亦贤来与自己谈,现在却是孙维政在谈,刘伟名明白,孙维政已经能够与其他的常委沟通了,说明市委的格局在不知不觉中已是孙强赵弱的情况。
刘伟名也没有去多想市委的变化,反正自己是要离开了,这草海的事情就交给大家来搞好了,自己也不可能一辈子护着手下的人们,总得让他们自己成长才行。
谈完了事情,刘伟名这才走出了办公室。
陈锁源走到刘伟名身边道:“刘书记,这件事情我了解了一下,有些人是事前知道的,大家也都没有恶意,没想到会搞成了这样。”
刘伟名道:“许多事情都是从小事发生的,你往后主持全县的工作,就别忽视了小事,你想一下,今天的这件事情如果搞得不好,会不会搞成大事呢?只需要其中掺杂了一些其它的事情,或者是有人有意在这里面烧了车子,打伤了人,媒体会怎么样去说这事?”
陈锁源的头上都有些冒汗,想想今天的这件事情还真是有些悬,如果刘伟名不是处理得及时,指不定有人一煽动,还真是会搞出大的事情来的。
大家在这里闲话时,李永卫也刚刚与远处的方超明通着电话。
听完了李永卫所说的情况,方超明半天没言语,过了一阵才说道:“你的操作不及时啊!算了,这次也只能这样了!”
方超明了解到刘伟名又要到一个县去工作时,想到刘伟名已经把一个县搞了起来,如果再搞出一个县的成绩的话,那就真的对自己有着太强的威胁了。
在这件事情上不得不说方超明有些神经过敏的情况,由于有了一个海东市委书记的父亲,又是有家世的子弟,他很自然就有着一种天下第一的想法,把自己看成是下一步的核心人员,一次次了解到了刘伟名的情况时,就存了把刘伟名击倒的想法,这次从李永卫那里知道了一些草海县群众自发的行动时,心中不知怎么的就生出了一些嫉火,指示李永卫暗中设计一下,只需要找人烧上一辆车子,或是打伤一些人,就能够把事情炒大,为此,通过关系,他甚至指示着一些媒体的记者暗中来到了草海,只需要事情一发生,那些记者就能够第一时间把情况搞到
一切都已准备好了,结果却是这样的一种情况,这让方明超心情极度的不爽。
谁也没有想到远在京城的郑成忠这里却坐在桌前沉思,第一时间从杨升海那里知道了草海发生的事情后,对于刘伟名深得群众的信任到也感到高兴,同时,以他的精明,就感觉到了这其中的问题,没用多大的力气,郑成忠就了解到了这李永卫与海东市委书记方**之间的关系。
郑成忠相信方**应该不会搞小种小儿科的事情,想到方**的儿子时,郑成忠心想,既然这样,那就给方**的这个儿子找点事情吧。
一个电话就打到了方明超所在的那个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