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老弟,这是我搞到的一些绿苍县的情况,你看看,估计对你还是多少有些用处的。 ”
练了一阵五禽戏,陈喜全的一个手下就从屋里拿来了一叠看上去很厚的资料。
刘伟名眼睛一亮,如果能够事前知道一些绿苍县的情况,对于自己下一步展开的工作就有着极大的好处,看向陈喜全道:“感谢老哥了!”
“呵呵,举手之劳而已,你也知道,我们这些人做其它的事情不行,花几个小钱,什么样的东西搞不到,不过就是一些县里的情况而已,没多大的事情,到是你教的这种五禽戏,还真是不错,最近感觉这阳气充足啊!”
刘伟名笑道:“那就多练练好了,有药材的话,也可以多补补。”
陈喜全哈哈大笑道:“这个不用老弟说,我可是已经在收购这方面的东西了,到时我分你一些,感觉这元气还得多补才有效果。”
刘伟名与陈喜全聊了一阵,这才拿着那一叠资料离去。
县里的事情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刘伟名知道自己离开草海的日子越来越近。
这几天刘伟名做得最多的事情还是到各个乡镇去再次落实一些项目,他希望的就是在自己临走前再多为草海的群众做点实事。
群众们并没有再搞聚众的事情,不过,每次刘伟名到了乡里都能够感受到群众的那种不舍之情,这也很让他感动。
拿着那些资料?刘伟名回到家里?就坐下来慢慢翻看了起来。
果然,这次绿苍县因为洪水冲堤的事情,县委书记与县长都有了责任,被拿下了,现在主持工作的是副书记柳钦智,据了解,这个柳钦智一直都在暗争?在他的想法中?这次应该会升任书记,结果却并没有上位。
点燃了一支烟吸着,看着相片中那个长得很富太的中年男子,刘伟名有一个感觉,这人会是自己的一个对手?刘伟名不相信他这次没有升上去,还会对自己有什么好感。
再看看现在的常务副县长,这人叫耿国宁,是绿苍本地人,这人代表的是本地派的力量,据说这人在本地派中呼声较高?不少的干部都很听他的话。
再看看这人时,刘伟名看到的是一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表情,仿佛没有太大的精神,不过,那相片也照得很到位,那双眼睛很亮。
一点点的看着,时间过去得很快?刘伟名对于这个绿苍县的县里领导情况也算是有了一定的了解。
刘伟名最想了解的还是绿苍县群众的情况。
陈喜全的这些资料搞得很全,不愧是生意人,把整个县的经济情况都进行了全面的调查。
这个绿苍县同样也是一个贫困县,不过,与草海不同的是西江省还是重视道路建设的?一条高等级公路已经贯通全县,到也并不存在封闭的问题?这次发生的**主要就是那公路修建时的**,落马了好几个县里的领导。
官员**,群众却过得艰难!
这是刘伟名看了之后的一个认识。
这还是一个排外情况极为严重的地方,外来的人针插不进,水泼不入的,领导干部们有着较强的排外情绪,上极派出了几个领导,最终除了一人主动调出之外,其他的几个领导全部出了问题。
原来是这样的一个地方!
刘伟名看了之后坐在那里闭目沉思着,这个地方也难怪组织上会让自己进入,还真是一块难啃的骨头。
对于绿苍县的情况算是有了一个很清晰的了解了,刘伟名感到自己肩膀上的担子一下子重了起来,上级的意图是明白的,就是需要自己去到这个地方后,彻底打破本地势力封闭的情况,要注入外面发展的思想,带领群众脱贫。
田林喜的电话这时也打了过来。
“伟名,怎么样?对于新到的地方要有思想准备啊,我了解到那地方并不简单。”
“我正在看绿苍县的资料,这地方果然是问题不少!”
田林喜一愣,他并没有势力在西江省,还是花了一些力量才了解到了一点情况,没想到远在草海的刘伟名已经在看绿苍的资料了,对于这事,田林喜就感到有些好奇,哈哈一笑道:“你搞到了那地方的材料了?”
刘伟名就把陈喜全的事情说了一下。
听完之后,田林喜笑道:“我知道这个陈喜全,在海外还是很有一定的影响力的,没想到他会帮你!”
“师傅,没办法,他想学五禽戏,你又没有反对我教给别人,只好教给他了!”
田林喜笑道:“老领导说过的,有缘就可以教,我是没有那个耐心,你看着办吧,只要有合适的,你就教几个好了,这五禽戏的修炼也是需要悟性的,我只能练到现在这程度了,你看上去应该走得更远,最近老领导把你的那种感悟融入到了他的练习中,听他说有很大的提高,这是好事啊!”
聊了一阵五禽戏的事情,田林喜语气一凝道:“伟名,这次不比你在草海了,老领导是告诫过我的,这次无论是谁都不得帮你,一切靠你自己运作,并且,也交待了,你到绿苍的事情一定要低调,除了少数的几个人,应该不会有太多的人知道你的背景情况。”
刘伟名明白这是进一步考察的开始,说道:“我明白的!”
田林喜有些担心道:“到了新的地方,多看少动,一切都要小心才是。
“对了,伟名,你干爹这次已经有了去处,到津港任市委书记。”
刘伟名眼睛就是一亮道:“太好了!”
田林喜笑道:“这是好事,你打一个电话给他吧。”
田林喜挂了电话后,刘伟名的心情也是不错,真是没有想到呼延傲博升官那么快,已是政治局委员之一了!
拨通了呼延傲博的电话时,呼延傲博的秘书接到了电话,看到是刘伟名打来的,秘书不敢怠慢,忙说道:“伟名,书记正在开一个会,我去跟他说一声。”
“不用,不用,我就是打一个电话问问情况,没什么大事。”
说完这话,与秘书聊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坐在那里,刘伟名就在想着这件事情对自己的影响,加上呼延傲博,自己就有了两个进入政治局的人支持,这力度是非常大了。
再想到田林喜所说的华威的要求后,刘伟名知道就算是有这两大助力,暂时是别想使用了,到绿苍就是一个非常明白的考察行为,组织上要考察的是自己全面的能力,相信只要主动去寻求帮助的话,这次的考察就算是结束了,在这件事情上,无论是田林喜也好,郑成忠他们也好,都是心知肚明的,不到关键的时候,或者说不到那种力量对比太大,又是明显整人的情况下,他们是不会出手的。
再想到韦宏石这样的一些人时,刘伟名也明白,他们同样知道这情况,既然知道,他们就不会犯那种用太高级别的人来打压自己的行为,一切都会在规则的范围内进行。
知道是这样的一种情况时,刘伟名也多少放心了一些,只要差别不是太大,就根本没有任何的问题。
想到陈大祥时,刘伟名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许多人可能都不会想得到陈大祥会是自己的一个暗中的助力吧。
把那叠材料拿了起来,刘伟名又看了看,眉头也是一皱,从材料中也看出了一些情况,渠洋市的不少领导都是从绿苍上去的,渠洋市同样也存在着排外的情绪,正是有了市里的一些盘根错节力量的支持和操作,也才有了绿苍县的这种局面,陈大祥到了这样的地方,他能够适应吗?
这也是一个问题了!
刘伟名还真是没有想到自己还得操心陈大祥的生存问题。
不过,刘伟名也知道,随着韦系力量在西江的快速打入,陈大祥获得的助力会很大,到也不用太过担心他的情况,关键的时候韦宏石应该会出手的。
孙民富这时敲门走了进来,看到刘伟名在看材料,孙民富道:“刘书记,说实话,我们真是舍不得你离开啊!”
招呼着孙民富坐下,刘伟名道:“这套县里安排的房子你们收回去吧。”
孙民富忙说道:“我与老陈也研究了一下,这房子给你留着,你回来的时候还得用。”
摆了摆手,刘伟名道:“按规矩办,别搞特殊。”
孙民富也知道刘伟名的性格,也没有再多言,只是再次说道:“刘书记,你是答应了我的,到合适的时候一定要把我调到你身边工作的。”
刘伟名就笑道:“行,没有问题。”
“刘书记,你就要走了,大家今天想请你喝一台酒。”
刘伟名一般并不会大吃大喝,这次自己就要离开了,想到大家工作了一场时,微微点头道:“行,你安排一下吧,别搞太好的酒,就老白干好了,现在的领导们动不动就上好酒,上贵的酒,那就是一种浪费!”
孙民富笑道:“这个是你一直以来的规定,上酒只上草海老百干,我们一直都是这样做的。”
刘伟名这才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