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飞机在西江省缓缓降落,刘伟名看看飞机外面,看到这是一个晴朗的天气,这就是自己将要工作的地方?
随着人流走出了飞机,刘伟名听着的是与草海完全不相同的声音。(品@书)
耳中全都是不同的西江省特有的那种声音,刘伟名心想,自己一个外地的人,能否在这西江省站稳脚跟呢?
在草海的发展是因缘际会发展了起来的,从一个手握重权,说话间应者众多的情况转变成现在这种手中没有一兵一卒的情况,刘伟名多少还真是有些不太适应。
宁海省委开了一个介绍信就把自己派了过来,并没有人来相送,要求自己到西江省委组织部报到。
刘伟名坐在飞机上,头脑中仍然在回想着草海群众送自己的事情,他根本就没有想到群众会搞出这样的阵仗,有了这次的体验,刘伟名感到自己的思想中融入了更多的东西,如果说以前自己做事还是带有着一些功利心的话,通过这次的事情,刘伟名对于自己那带有功利心的想法就有些惭愧了,自己还是没有真正表现出一种真诚啊!
脑海中想的事情太多,各种的想法都有,当然了,也有着到新的地方工作的一种忐忑。
很快,刘伟名又把这样的想法抛到了脑后,脸上也现出了一种坚毅的神情,无论如何也要把这里的局面打开。
说实话,刘伟名初到一个新的环境,这里又是自己非常陌生的地方,能否快速的开展工作,这对刘伟名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十八岁考入大学,四年大学毕业,工作了两年,到了现在,刘伟名毕竟也才二十四岁多一些,这第年轻就已是一个县委书记了,这事一直都让刘伟名有着一种梦幻般的感觉,也难怪许多人并没有把自己看成是一个县委书记!
摇了摇头,刘伟名拎着行李走出了机场。
西江省的这个机场并不算太大,在这西江省,刘伟名人生地不熟的,也不可能会有人来接自己。
刘伟名也知道,这次到了西江省,后面的人们都是明白的,谁也不能够明白的帮自己,更有可能还会把自己拥有关系的事情压下,这是一个要求自己独自展开工作的地方。
出了机场,刘伟名瞬间感到自己如同进入到了一个蒸笼似的,那扑面而来的热浪袭来,身上的汗水一下子就往外冒。
好热的天气!
打了一辆的士,刘伟名道:“省委。”
开车的司机嘿嘿一笑道:“加上你,我可是今天拉了两个到省委去的人了,都是外地来的人!”
“有那么多人到来?”
“哈哈,上次的是一个老同志,看上去就很有气派,估计是调来工作的人,”
刘伟名就明白了,这次从各地到来的人还真是不少。
刘伟名笑了笑道:“你们这西江省真是好热!”
“唉,省城算是好的了,你没去一些最近受灾的地方看看,那才叫一个惨啊!”
“这次受灾的情况很严重?我只是在新闻中看到了这里的情况,听说水淹了不少地方!”
“可不是吗?***那些当官的,国家花了那么多的钱,尽被他们贪了,还五百年一遇的大堤!在一场大水下就纸糊似的,你没有去看啊,好惨啊!”
司机很健谈,不断与刘伟名说着西江的事情。
“西江最近几年发展得怎么样?”
刘伟名很想听听这些最基层人员的看法。
嘿嘿一笑,开车这师傅笑道:“我哪管那么多的事情啊,对于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来说,物价能够控制住,有碗饭吃就行了,现在我们有些官员啊,你贪点就贪点吧,可也不能那么贪吧,看你也是一个官吧?”
说到这里,这师傅就看了一眼刘伟名问了一句。
刘伟名一笑道:“你看我象一个官?”
正好是红绿灯,这开车的向着刘伟名的身上看看,就是一笑道:“我看着也不太像!”
刘伟名感到有趣了,问道:“你怎么看出的?”
“你啊,首先就是这身衣服不像,我还是有些研究的,一般的领导,那都是一身笔挺的西装,领带是要系的,就算不这样,茄克装也是很有派头,还有,那皮鞋都是挺亮的,这只是表面的东西,前面拉的那领导就是这形象,当然了,关键的是人家那身行头可都价格不低,你看看你,手上那块表,我看还没有我戴的这块值钱!”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
这开车的也笑了起来道:“我估计你有两个可能,一个就是新分来的大学生,运气好,考上了公务员了,到省委去报到,还有一个就是有朋友在那里,去找朋友碰运气的。”
刘伟名笑道:“你眼光真是不错!”
“小伙子,现在混官场也挺难的,当官的都是研究官场的人,你没有看到现在官场的书好卖吗?虽然许多官场书存在这样那样的毛病,可那里面却是真的有不少智慧的东西,学就得学那些智慧!唉,阴谋诡计的我看是用到了极至了,如果你是要去混官场的,我看啊,先把书店里面的书都购买了再说,别一头扎进去,淹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淹死的!”
说话间,车子已经启动,转了一个弯就开到了省委。
“看到没有,你看看那进出的人,一个个都是有气派的人,当官就得先练那架子,要不然人家把你看轻了!”
刘伟名摇了摇头,付了车钱下了车子。
这就是老百姓对官员的看法!
心中多少有些感叹,刘伟名拉着李行箱向里走着。
看到刘伟名到来,一个仿佛早已等在这里的人就走了过来,在刘伟名的身上看了一阵道:“来报到的?”
刘伟名就把自己的介绍信递了过去道:“从宁海调来的。”
这中年人就脸上带笑道:“原来是宁海来的同志,今天来报到的人有些多,先帮你安排一下住处,完了后休息一下,明天由省委组织部统一跟大家开会。”
说到这里,这人自我介绍道:“我是组织部的邱迎树。”
刘伟名忙与对方握手。
这邱迎树在刘伟名的那介绍信上看了一阵,又看看刘伟名,心中多少也有些吃惊,这个年轻人竟然是来担任绿苍县委书记的那个刘伟名!
并没有说什么话,这邱迎树已是带着刘伟名到了省委宾馆。
住进了省委宾馆,刘伟名感叹一声,看来这次从各地调入西江的干部不少啊!
说了吃饭的事情,这个邱迎树就走了。
刘伟名打开电视时,正好就看到省委领导们进入灾区的情况,看看这新闻中的情况,刘伟名仍然能够看得出来,西江省的灾情并不容乐观。
正准备去洗澡时,刘梦依的电话也打来了,问道:“伟名,你到了?”
“刚住进了宾馆,说是明天统一开会,应该是来的人很多。”
“爸要跟你说几句。”
刘栋流就接过了电话,对刘伟名道:“伟名,西江的情况很复杂,我们并没有什么人在那里,你一切都要小心一些!”
刘栋流现在对刘伟名的事情也开始上心起来,在电话就就指点了不少为官之道。
虽然刘栋流的能力不行,但是,他的许多为官之道却也对刘伟名有着帮助,刘伟名对于刘栋流的关心也感到高兴,这才是一家人啊!
“伟名,下一步我会尽力活动一下的,无论如何也要打通西江省的渠道!”
“爸,你放心,我会注意的!”
“对了,你三叔已病退下来了,刘政也回到了京城。”
刘伟名知道这是必然的事情,刘栋雄看来是为何他的儿子,只好退下了,也不知道刘栋雄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
“二叔的情况怎么样?”
刘伟名就问了一句,目的是想看看三叔那里出了事情后,刘家在资源的调配上是否有一些新的变动。
结果却听到刘栋流说道:“伟名,他们的事情你就别管了,安心把你的事情做好就行了!”
听到这里,刘伟名就明白了,刘家的情况并没有任何的改变,资源仍然投入到刘家的子弟一方。
对于这事,刘伟名其实也并不是太在意,本来在他的想法中,如果刘家的人还有一些亲情,把自己看成是刘家的一员的话,自己到也可以帮助一下,现在看到这情况,他也失去了帮助之心,反正刘家的人除了刘栋流之外,大家都没有把自己看成一家,自己就没必要再去管他们的事情。
“伟名,浩宇书记正在西江的,听说到了绿苍县了,看来对绿苍的工作很重视,你现在是绿苍县的书记,就更要小心才是!”
刘栋流说这话时,电视画面中早已有了浩宇书记到了绿苍的镜头。
看到浩宇书记那表情严肃的样子,刘伟名看得出来,浩宇书记对于绿苍的受灾情况是非常关注的。
这里打完了电话,刘伟名把电视中的声音开得大了一些,就听到浩宇书记对西江的救灾工作的指示,认真琢磨着浩宇书记的指示时,刘伟名也在想着如何着手进入角色的问题。
紧接着,一个个的电话打了过来,大家都在询问着刘伟名到了西江的情况。
感受到大家的关心,刘伟名还是一一跟大家讲了自己到了西江的情况。
西江省委现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救灾了!